笔趣阁 > 攻略清冷小哥哥 > 171章 偶遇曹芯蕊

  半个小时后,冥枭离开冥家大院,乘坐私人飞机飞往孟加。
  少年站在落地窗前,看着隐没在天际的黑点。
  狭长的桃花眼微眯,眸底幽暗无比。
  即便刚刚在自己面前,某人说的轻描淡写。
  可是不管陆广生还是余洋、亦或者掺和在其中的其他人。
  但凡能涉及到孟加那个地方,就不可能是简单的事。
  孟加。
  可能对大多数人而言,这个名字,代表的是对人性特权绝对自由的国家。
  现在就连社会上最普通的阶层,在听到孟加这个国家的名字时,眼睛里总是不自主流露出向往与艳羡的神色。
  通过此就不难看出孟加领导者对外宣传的形象有多深入人心,叩击人性弱点并且深刻入骨。
  然而事实呢。
  只有真正了解过孟加的人,有一个统一的评价。
  垃圾场!
  这里所谓的垃圾场自然不是我们口中所说的垃圾。
  而是对社会甚至是人类中,最肮脏、无耻、毫无道德跟底线的渣滓的统称。
  他们或许有着哪怕在世界上都让人望而却步,心生羡慕的权利跟地位。
  或许穿着光鲜靓丽,举手投足优雅又绅士。
  气质清冷高贵,让普通人看一眼都觉得是一种亵渎。
  也或许他们生活极其拮据,亦或入不敷出,穷困潦倒,已经对生活万念俱灰者也有。
  不管是哪种,但凡能够跟孟加这个地方扯在一起的,其真实性都绝对不会是我们所看到的那样。
  他们来自世纪各地。
  为了不同的原因奔聚于此。
  可不管是因何原因。
  在踏入孟加这个国家后,他们都成了一种人。
  不再是身份高贵,无法攀登的世界首富。
  亦不是高高在上,让人仰视的女神。
  哪怕你过了大半辈子蝼蚁的生活。
  也可以在这里,享受与那些一辈子不敢想的人平等的权利跟资格。
  甚至你可以在那些穿着暴露,身姿妖娆的女人从身边经过之际。
  用已经几个月都不曾洗过的脏手,去光明正大的放在那些女人们白的发亮的皮肤上,狠狠的掐一把,然后笑得一脸淫邪,语言轻浮说一句,“这皮滑的真特么欠干!”
  即便如此,也不会再有人大声咒骂你,甚至将你打个半死。
  因为即便你这样做了,她们也不过是回头看你一眼,哪怕眼底还是有着厌恶跟鄙夷,却也不会再有别的过激的动作。
  运气好的时候,可能会引来对方的投怀送抱也不是不可能。
  毕竟,那个地方,可是被世界联合抵对的隔离区。
  那里有世界上最大的地下人口贩卖赌场。
  只要你有钱,就可以买到世界上任何你想买的东西。
  器官?人命?女人?奴隶?枪械弹药?米分?毒?
  呵呵。
  这些在孟加,简直不能再司空见惯!
  那是个没有任何法治约束的地方。
  真的,只要你有足够的金钱,如果手段又够强硬一击震慑。
  那么要占地为王,也绝对易如反掌的事。
  当然,于此同时你也就有了至高无上的权利。
  金钱、女人,你想要的,应该有的,都会自动送到你面前。
  其实这个现象,世界各地都有,只是有了法律的约束。
  或多或少、或明或暗。
  都不会是光明正大的进行。
  然而在孟加,这些就都不是问题。
  有问题的只有一个,就是你穷。
  没有人在意你的钱是否来路光明,又或者沾满肮脏与罪孽。
  毕竟,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什么比孟加那个地方更让人恶心满是糜烂之气的地方。
  在那里,没有束缚,没有制约。
  你可以尽情的放纵,尽情的为所欲为。
  没人会管,毕竟大家都很忙。
  恩,是的,只要你有足够的钱。
  想到这儿,司煌脑海里又想起那个叫余洋的女人。
  自上次《史上最坑》节目中的事情之后,差不多也已经有两个月没见到余洋。
  虽然冥枭并不允许自己动手参与到那些危险的事情。
  更不允许跟那些脑回路相当复杂多变的危险人物接触。
  但这并不妨碍司煌安排其他人去调查。
  原本他还在想,这两天要怎么摆脱某人,好回栾华那儿看看最近的情况。
  没想到冥战那边出了事情,倒是让某人急匆匆走了。
  对于栾华那边传来的消息他也有些急迫,转身去浴室简单洗漱了下,司煌也开车离开了大院儿。
  下楼的时候,没有看见冥老爷子,估计是跟蒙管家去隔壁串门了。
  自从上次带冥老爷子去列铭阁参加了一期节目,那些老战友都非常羡慕。
  这让冥老爷子之前低沉于那些老战友家中频频添喜的情绪,找到了一个反击的突破口。
  突然之间冥老爷子的情绪一改之前,脸上笑容多了不说,就连爱怼人的毛病也温和了不少。
  这一点感触最深的,就是冥烈。
  这几天冥老爷子也不窝在家里了,天天带着蒙管家串门。
  就连午饭都不回来吃了。
  对此,冥烈自然是乐于所见。
  其他人倒是觉得,冥老爷子的脾性越发孩子气了,这样还挺好的。
  司煌回到团圆居时,栾华并不在。
  想来是有什么事,司煌并没有给栾华打电话过问。
  等了一个小时,栾华还没有回来。
  司煌边往外走边拿起手机给景琛拨了过去。
  电话响了两下就被接通。
  接着便是景琛吊儿郎当的声音。
  “哟,怎么主动给我打电话呢?大哥竟然也允许?”
  没理会景琛话里的调侃,司煌打开车门坐上去,说道。
  “他去孟加了。你今天有没有事情?”
  一提孟加,景琛便知道是什么事情了。
  “没事啊。刚拿出本书准备看看,你电话就进来了。”
  听闻景琛的话,司煌没忍住,嗤笑一声,毫不客气的讥讽道。
  “这话如果是良辰希说我信,换做是你,呵呵”
  后面一句呵呵,真的是意味深长。
  即便景琛说不清,也知道司煌这声冷笑里的歧视。
  少年一句话让景小爷炸了毛,一句卧槽后,不满道。
  “我说司煌咱俩还能不能愉快玩耍了。好歹你现在可是我大哥受法律保护的老婆。作为大嫂,这样对我,你良心不会受到谴责吗?”
  少年轻呵一声,淡淡道,“不会。你又不是小烈。”
  这句话,彻底让电话那端的景琛边一个劲儿的抓着自己的头发。
  边念叨着,“不公平不公平!”
  司煌惦记着事情,也没有跟他再继续打诨。直奔主题说道
  “既然你没事,我现在去接你。跟我去个地方。”
  景琛一听,倒也没问去哪儿,说了一句知道了,两人便收了电话。
  车子还没到景琛公寓楼下,司煌就看到站在楼下等着的景琛。
  穿着一身白色休闲服,白色短袖白色休闲裤,还有一双白色板鞋。
  头发打了喷雾定型。
  双手插着口袋也不好好站,一副明明吊儿郎当却又让人觉得痞帅痞帅的可爱模样。
  看着拉开车门坐上来的景琛。
  司煌边将车子掉头,边问道。
  “你穿的这么骚气冲天,是怕良辰希不知道你背着他求偶吗?”
  卧槽!
  景琛噎语。
  转头看向开车的少年,眼中不禁满是惊艳。
  少年精致的侧脸白皙的皮肤上被阳光照得都能看到细微的小绒毛。
  长睫卷翘,不是浓密的那种,却是根根分明。
  配在少年狭长的桃花眼上,衍生出一种无意识诱人的魅惑感。
  这种魅惑感往往当事人并不自知。
  但就是因为这种不自知的魅力,往往最容易让人沉沦,异常致命。
  或许因为皮肤过于白皙的缘故,少年的双唇显得异常的红润。
  而且少年的唇形是那种只有漫画中才有的心形唇,特别好看。
  记得网上曾经有过一篇帖子。
  内容说的就是关于人唇形的详解。
  天然的心形唇非常罕见。很多人会把差不多形状的唇误称作心形唇。其实都是门外汉的自以为。
  你看漫画中的那些男主们,一般都会是心形唇。
  但在实际生活中,拥有这样唇形的人非常少。
  而且这样唇形就算有,一般也是在女孩子身上,男孩子更是少之又少。
  可是少年不禁长了一张被上帝亲吻的脸,还有一张罕见的适合接吻的心形唇。
  眉眼如画又如丝,鼻梁非常挺翘,却又不是男人的那种充满男性味道的高挺。
  墨色的碎发很软,自然的垂着。
  毛茸茸的,配着少年一身清冷淡漠的隽贵之气。
  非常慵懒,不够温暖,也并不是冷漠的让人不敢靠近。
  就是会让人产生一种舍不得去破坏这份清冷的仙气。
  而且少年今天窜了一件V领的针织薄衫,下身一条棉麻的长裤,宽松又舒服。
  景琛看着少年完全显露出来的漂亮锁骨。
  默默吞咽下口水。
  大爷的,一个男孩子长得这么漂亮,真是造孽。
  难怪每次见到少年,他那个冷血无情的大哥就跟狗看见骨头一样。
  呃···虽然这比喻很不唯美,但却异常贴切。
  想到这儿,景琛忍不住咂嘴道。
  “不是我说,司煌你说你长成这样多拉仇恨。你说我大哥,多清心寡欲一和尚,都因为你破了戒,真是妖孽啊。”
  听了景琛的话,司煌余光扫了摊在位置上的景琛一眼。
  风轻云淡道,“你说我把你这幅欲求不满的样子发给良辰希,会不会明天你就不用下床了?”
  “卧··卧槽!”景琛一听立马坐直身子,看着少年脸上露出不敢置信的样子。
  “我说司煌你这么不地道。咱俩好歹也是一起上过节目的人,共甘同苦的。你真的要因为姓良的,出卖咱俩的革命情谊?”
  少年呵的轻笑一声,冷冷道,“我从来不知道跟在别人后面捡人头的人,哪里来的脸说革命情谊。”
  景琛心虚的摸摸鼻子,哈哈尬笑着岔开话题。
  “你还没说带我去什么地方呢?”
  对于景琛如此生硬的转换话题,少年也不在意。
  解释道。
  “这次冥枭去孟加是因为大哥那边的任务出了问题。虽然他只是说任务进行不太顺利,但我想你应该知道,在那个地方执行任务,并不是顺利不顺利的问题。而是一定是非常棘手。”
  少年顿了顿又说道,“而且前几天,我的人查到余洋已经回了京都。而陆广生却还留在孟加。上次在书房,听到暗二跟暗七他们的谈话,不难想到余洋跟陆广生之间一定是出了问题,且他们的关系已经不可修复。不然没道理两个人刚去孟加,余洋转头就自己又回来了。而且回来后直接奔向陆广生的住所。看来陆广生之所以留在孟加并不是他不想回来,应该是被余洋摆了一道,不得不留在了孟加。”
  听闻,景琛低眸沉思了一会儿,随即哼道。
  “人家是蛇鼠一窝。余洋跟陆广生连蛇鼠都不如,简直就是蝇蛆。两人都臭的要死,还互相嫌弃对方恶心,也真是没谁了。不过余洋那个女人本来就不是什么好货色。能教唆别人杀人还那么心安理得跟被害人的老爹睡了这么多年,我都不知道应该说这女人是良心狗肺,还是极度缺男人!”
  “而且”景琛突然笑了下,“两个人明明从一开始就是各怀鬼胎的凑在一起。互相防着是肯定的。更何况俩人之间还有不共戴天的杀子之仇,能在这个时候还被余洋给摆了一道,说实话,陆广生这脑子到底装的是不是浆糊还真是不好说。反正换作是我,绝对不可能让余洋在自己之前下手。”
  “所以看来,陆广生在女人身上下的心思还是太多了。最起码,对余洋这个女人有这样疏忽的松懈,就是把自己推向火坑。这样说来,也是咎由自取。没什么值得可惜的。”
  这话不置可否。
  却也并不是如此决断。
  少年淡淡道,“虽然面上看来的确是这样。不过,你不觉得说不通吗?就连我们片面了解两个人之间的恩怨后都知道会对余洋防备,没道理陆广生想不到。即便他再对女人难以抗拒,他也不是就只跟余洋保持着暧昧关系而已。”
  少年说,“你别忘了,还有那个叫曹芯蕊的女人。不管她跟陆广生之间有没有发生关系,都不能否定这个人在余洋跟陆广生的关系中,起到了某些让两人看似和平的关系变质的作用。而且余洋之前跟这个叫曹芯蕊的女人可是动过手,听说还蛮激烈的。就算两个人之间没有男女之事,但说两个人关系单纯,怎么都说不过去。而且自从这段关系曝光,很明显能感受到,陆广生是偏颇于那个叫曹芯蕊的女人。”
  景琛闻言,也认可的点点头。
  这时,车子已经到达两人此次的目的地。
  余洋所住的小区。
  将车子停在小区门口的停车区,两个人从车上下来。
  看了一眼眼前的小区。
  虽然不算高档的富人区,但绝对也不算是低端的。
  毕竟在京都这样寸土寸金的地界上。
  还是在三环以内。
  这里的房价也已经在十几万每平方了。
  两人进了小区,明确的一路往里面走。
  因为之前调查的资料中,对余洋的住所有详细的介绍。
  所以两人很轻松就找到了余洋所在的公寓楼。
  站在楼下,两人相视一眼,刚要抬脚往公寓楼走。
  从身后突然走过一个人,然后在两人之前走进公寓楼。
  虽然对方走的很快。
  但紧紧一个侧面,还是让两个人看清了对方的脸。
  景琛看着司煌,用口型说了一个人的名字。
  曹芯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