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攻略清冷小哥哥 > 172章 意外之获

  司煌点头。
  毕竟是跟某人曾经一起登上娱乐新闻头条的人。
  哪怕当初只是扫了一眼,也并不妨碍少年记住了曹芯蕊的那张脸。
  虽然对当初有关两人的绯闻少年并没有什么感觉。
  但是当看到旁边景琛扫过来的视线里,一脸的欲言又止时。
  少年还是忍不住挑了下眉尾,单手抄在裤子口袋里,似笑非笑的斜睨着他。
  实话说这样的少年非常勾人。
  甚至带着一抹邪肆的恶魔味道。
  尤其是少年此时刻意流露出的气息,很难让人有所抵抗。
  但是这样一副让人想入非非的画面,却因为少年嘴角那抹淡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非笑。
  让景琛忍不住缩了缩脖子。
  赶紧将自己好奇的嘴脸收回。
  没再理会景琛,少年抬头看了一眼自己所站这栋公寓楼。
  半眯着眸子不知道想什么。
  随即长腿一迈,阔步走进公寓楼。
  景琛见状,紧随其后。
  两人乘坐电梯到十二层。
  从电梯出来,看了一眼楼层格局。
  电梯正对面是一小段走廊,目测要有两米远的距离就是一堵白墙。
  让这条短短的走廊形成一个直角。
  然后左转又是一段走廊,长度有三米,不算窄,可容三人并行。
  尽头便是住户门。
  竟然是独户独层。
  少年半眯着狭长的眸子,嘴角勾起一抹兴趣。
  随即两人没有在十二层多做停留,而是拐进左边的楼道里。
  放低了呼吸跟落脚的声音,两人一副缓慢的悠闲姿态慢慢往楼下走。
  于此同时,十一层的公寓里。
  余洋正窝在沙发上,抱着手机,手指快速的在屏幕上敲打着,俨然一副在跟什么人联系的样子。
  这时,门铃声突然响起。
  余洋敲打信息的手顿了下,视线落在门口。
  半晌,门铃又被摁响,似乎比起之前多了份急促。
  余洋依旧没有动作。
  仿佛察觉到屋内人的谨小慎微一般。
  接着门外传来刻意压低的声音。
  “是我曹芯蕊,开门。”
  听到是曹芯蕊的声音,余洋像是松了口气。
  将手机扔到沙发上,起身走过去将门打开。
  看到外面站着的曹芯蕊,余洋双手抱臂,眼底闪过一抹深意,勾唇笑得一脸暗讽。
  “呵,那天晚上不是斩钉截铁说不会找我吗?怎么这么快就自打嘴巴了?”
  曹芯蕊扫了余洋一眼,没理会她的冷嘲热讽,直接推开她走进屋子。
  对于曹芯蕊的推搡,余洋并没有放在心上。
  反而嘴角的笑变的肆意了些。
  转身跟着曹芯蕊走进来,坐到沙发上,继续抱着手机发信息。
  见余洋一副对自己不理不睬的样子。
  曹芯蕊忍不住蹙了蹙眉,不满的问道。
  “你那天晚上说的现在还算不算数?”
  余洋低头看着手机,闻言头也不抬,只是笑了笑。
  “当然。我不是说过,只要你愿意,合作随时开始。”
  听了余洋的话,曹芯蕊低眸似乎在考虑什么。
  余洋见状,无声的笑了笑。也不催促。
  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之前曹芯蕊说的一副毫无回旋余地的坚定,她的确是以为这个计划废了。
  这几天她都在想着其他的计划。
  没想到曹芯蕊竟然找上门来了。
  既然今天曹芯蕊能来,就说明她已经有了想跟自己合作的打算。
  至于现在在考虑什么,余洋并不关心。
  毕竟,不管是什么都跟她无关。
  她只关心自己的计划跟想要得到的东西而已。
  没一会儿,曹芯蕊抬头看着余洋。
  一副下定了决心的表情。
  “我知道了,只是接下来要怎么做?”
  余洋将手机放下,从沙发上站起来,走到曹芯蕊面前,微微低眸凑近曹芯蕊的面庞,看着她,笑道。
  “只要把你手里的U盘交给我,下面的事你就不需要管了。”
  听闻,曹芯蕊忍不住蹙眉,怀疑道。
  “只是这样就可以?”
  余洋看着曹芯蕊娇嫩的脸蛋,勾着嘴角笑着。
  一个没忍住,抬手抚上曹芯蕊的脸蛋,顺势捏了一把。
  曹芯蕊眉头皱的更紧,忍不住将脸往一边躲。
  余洋笑的更加肆意,眼里有着忽明忽暗的火光在跳动。
  转身走到余洋身后,突然伸手将曹芯蕊抱进怀里。
  曹芯蕊身体在瞬间僵住,只不过对于余洋的举动却并没有推拒。
  对于曹芯蕊的反应,似乎是在余洋的意料之中。
  余洋将下巴搁在曹芯蕊肩头,鼻尖似有似无的蹭着曹芯蕊的侧脸,声音低沉如同喃喃自语。
  “如果你早这样,先前我们也不至于劳心费力,两败俱伤了。”
  这话乍一听似乎并没有什么,只是曹芯蕊听着余洋在耳边似自言自语般的话,潜意识却觉得话里的意思并不是她字面上所理解的那样。
  只不过曹芯蕊也不傻,在此刻聪明的没有过问。
  只是余洋却并没有放过她的打算。
  见曹芯蕊锁着眉头,一副没听明白自己说什么的样子。
  余洋侧脸看着她,靠近曹芯蕊耳际呵呵笑着。
  一股热气喷在曹芯蕊的侧脸跟脖颈上。
  曹芯蕊下意识的缩了下脖子,想要躲避余洋过于暧昧的碰触。
  然而,她忘记自己正被余洋抱在怀里。先前不拒绝,此刻再想挣脱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况且,别人不知道,曹芯蕊却对余洋这个女人算是相当了解。
  对比起自己这种真正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对上余洋,在身手上根本就是单方面的碾压。
  这么明显暗示的动作,如果再装作不懂,的确就是刻意了。
  更何况曹芯蕊并不是笨蛋,这种暧昧的暗示,她也不是第一次遇到。
  不管是陆广生还是万崇延,不都是通过这种耳鬓厮磨般的暧昧才让自己跟他们厮混在一起的吗?
  只是对象换做余洋,除了别扭外,还有一种说不明的情愫。
  跟曹芯蕊比起来,余洋俨然是跟她性格相反的另一个极端。
  自私、市侩、虚伪、轻浮、贪婪、肮脏又冷血无情。
  几乎所有低贱的词汇都可以用在她身上。
  对此,余洋并不是不知道。
  她对自己的认知跟定义非常的清晰且不以为然。
  可能她就是那种生来就是祸乱别人的臭虫。
  她不以自己所作所为为耻,更不在乎别人的抨击与非议。
  实话讲,她本就是没有三观底线的人。
  淫靡、堕落、贪欲又心狠手辣。
  似乎这样的人已经腐败到极端。
  没有廉耻心,又是从孟加那样的地方出来,似乎让人恶心的同时又无从下手。
  毕竟她看上去,似乎对什么都无所畏惧的样子。
  其实····也不过是看上去而已。
  毕竟遇到这样的人,除了极少能与其狼狈为奸者,大多人都会选择对这样充满糜败的源体唯恐避之不及,就会沾染上晦气。
  可能也因为从小到大,身边都是喜欢躲避跟事不关己的人,所以这从根本上有意无意中都助长了余洋心底阴暗的气焰。
  要么共同毁灭,要么拖着别人一起堕落。
  反正不需要佛渡,最好大家一起万劫不复!
  这就是余洋,一个哪怕死一千次都不足以让人泄愤的万恶之源。
  曹芯蕊觉得自己跟余洋从本质上就不一样。
  虽然她出身不算真正隐世豪门,但在京都地界上却也是让很多人心生羡慕的富家小姐。
  自小虽没有母亲,却因为是曹家独女,被曹荣光捧在手心呵护备至。
  而曹先止在死之前,其实是为自己的儿子跟孙女铺平了一条毫无后顾之忧的康庄大道。
  奈何好好一条路,被父女二人硬生生走到深渊。
  这中间究竟是不自量力惹的祸还是贪恋在作祟,已死的曹先止是不知了。
  而剩下的曹荣光跟曹芯蕊父女二人。
  一个已经有心无力,剩下的日子,活着的每一天都是在赎罪,用生不如死来诠释都不为过。
  而曹芯蕊,因为从小到大对于她的要求,曹荣光几乎是有求必应。养成后来贪念又不懂自省的性子是必然的事情。
  先前曹荣光身体好的时候,她还有所忌讳,加上曹荣光在她身边周全善后,曹芯蕊自以为生活就是这般随心所欲,并不觉得是有谁在为自己抗了什么。
  哪怕是到了现在这一步,不管是跟陆广生扯上关系,还是后来跟了万崇延,再到今天甚至跟余洋扯到一起,已经在深渊中渐行渐远的她,却仍不自知。
  有些人的堕落其实都有预兆,就像曹芯蕊,走到今天,甚至可能在之后会变成跟余洋一样的万恶之源都没有什么可奇怪的了。
  能不能自省对于现在的曹芯蕊来说,已经没有任何意义。
  不管她想不想悬崖勒马,现在已经不是她自己能做主的时候了。
  如果在今天之前,一切都有可能。
  可是从她今天按响余洋家门铃的那刻开始,就已经注定她这辈子,只能在黏臭的沼泽里,慢慢陷下去。
  最终变成她心里自始至终都没瞧得上的,像余洋一眼的人。
  直到某些夹杂着暧昧气息的声音透过未关上的门缝断断续续在走廊飘荡时。
  靠在走廊跟楼道门口的景琛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屋子里正在发生着某些不可描述的事情。
  景琛一脸尴尬的扭头看向身后背靠着墙壁的少年。
  只是明明听到声音的不只是他,可跟人家少年淡漠清贵的模样比起来,自己显得特别没见过世面一样。
  倒不是真没见过世面。
  也不是对这事儿抵触。
  毕竟不说司煌跟冥枭的事。
  单说他,不也是跟良辰希如此这般,这般如此吗。
  但说实话,男人跟男人这事,倒是已经不新鲜。
  可是女人跟女人这事儿,就算是见多识广的景小爷,此刻也忍不住有些受惊了。
  更何况屋里那两个人,不是势同水火,恨不得掐死对方吗?
  怎么今天违背事情走向的滚到一起去了呢?
  景琛一脸疑惑的看着少年。
  少年侧眸看着他,侧耳听着里面的声音由断断续续的清浅变得急促且亢奋起来后。
  突然从景琛面前走过,径自走向微掩的门口。
  用脚尖轻轻起开门,门缝开到足够他走进去。
  然后就在景琛一脸惊愕的表情下,坦然自若的走进了余洋家。
  很快,反正景琛觉得没有一分钟,就看见少年又从里面走出来。
  又用脚尖将门缓缓关到初始位置。
  才回到楼道,看了景琛一眼后,然后缓步下了楼。
  短短不过一分钟,景琛一脸懵逼的看着少年淡然自若的进出余洋的房子,然后继续一脸懵逼的跟着一言不发的少年,走出公寓楼。
  直到重新回到车上,景琛才回过神来,看着发动车子准备离开的少年,问道。
  “啥意思?不会今天带我来就是为了听墙角啊?”
  少年睨了他一眼,递给他一个看智障的眼神。
  接下来的一路都没有搭理他。
  这可把话痨的景琛给憋的够呛。
  关键是,少年不说话,不惧天不怕地的景小爷也不敢再多什么了。
  毕竟一言不合就开揍这事儿,他已经在少年身上不止吃了一次亏。
  久而久之也就有了经验,更懂得会揣摩着少年的脸色好让自己及时止损。
  毕竟挨揍啊,好像没人喜欢才对。
  车子开回半山别墅。
  即便心中疑惑重重,景琛也只是乖巧的跟在少年身后进了别墅。
  司煌带着景琛上了楼上的书房。
  打开书桌上的笔记本电脑,景琛看着少年从口袋中摸出一个小小的U盘,插进笔记本的USB接口上。
  少年漂亮的手指在键盘上敲了几下,接着,景琛就看见电脑屏幕上出现视频播放画面。
  这些画面显然是通过安装在隐秘角度的针孔摄像头偷拍下来的。
  有些位置放的甚至只能拍到一些人的侧脸跟大体轮廓。估计是怕别人发现,所以开始的几个画面中,角度的确掌握的不算好,一看就很业余。
  好在接下来的视频角度都调整的不错。被拍的人跟环境都很清楚。
  画面都是一段一段的,几分钟,十几分钟甚至长达一小时的录制都有。
  最重要的是这些视频的内容极其恶劣、低俗。
  里面的人倒是不缺有一定社会地位的显赫者,甚至有几个景琛并不陌生的别国面孔。
  不是没想过跟孟加扯上关系的人中不管是身份地位还是金钱权利者自然是有的。
  不然怎么会就让一个被各国遗弃的不管地带,仅仅是几年的功夫就发展到如此超出控制的局面。
  明明是一个老鼠屎,却让各国束手无策。
  最后只能放之任之。
  若说其中没有当权者的助纣为虐,怕是连三岁娃娃都不会相信的。
  这些视频无论长短,哪怕单取一段曝光的话,都足以引起社会舆论的极大动荡跟恶劣影响。
  到这个时候,景琛是明白司煌刚刚不到一分钟的时间进到余洋的房子里做了什么。
  难怪不管是陆广生还是余洋,都在极力寻找这枚U盘。
  有了这份U盘在手,随便拎出里面一个人物的视频给对方发过去,别说自保,恐怕后半生的生活也是过的风生水起。
  不管对陆广生还是余洋,亦或是U盘内的某个当事者而言,这个U盘在手的话,跟拥有一个金钟罩没差了吧。
  不仅防御,还能让别人有所忌惮。
  这个世界有光明自然就有黑暗。
  即便生活简单的普通人都知道,更何况是他们这群天天把脑袋别在裤腰上的人。接触的黑暗肮脏根本不在少数,且自认为这个世界的黑暗他们都已经见识过。不会再有什么是比他们经历过的还要黑暗的事情了。
  然而今天,这枚U盘里的内容,可真是让他们大开了眼界,完全超出了他们的预想。
  虽然得到这枚U盘,的确算是一个让人惊喜的意外收获。
  但看过里面内容的两个人,却无论如何都高兴不起来。
  找不到词来阐述视频里的人所做的事情了。
  毁三观、灭人性,更别提是违背伦理道德,蔑视法制了。
  他们是不怕这些东西的,甚至应该说那些人根本就没有这些东西。
  可是他们真的什么都不怕,无所畏惧吗?
  少年捏着指间的U盘,狭长的桃花眼眯起,眸中闪着幽幽的冷芒。
  未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