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攻略清冷小哥哥 > 173章 我也去

  书房内一瞬间陷入无边的沉寂。
  是挺沉重。
  毕竟看过这事儿,是人都没办法当做不存在。
  别说司煌自小受家庭的影响跟熏陶,骨子里的正义跟黑白观念非常之重。
  即便是跳脱如景琛,就算在生死面前都能不改嬉皮笑脸毛病的人,此刻却也感觉心口又沉又重。
  说不上什么感觉,愤怒吗?是有,但在这种事情上,愤怒好像对比其他情绪就显得很苍白了。
  瞥见沉默的少年,一向淡漠又清冷的人,此刻身上竟然也沾上了杀意。
  景琛咳了下,开口打破凝重的气氛。
  “U盘拿到手,余洋跟曹芯蕊那边会不会起疑?咱俩上去坐的电梯,里面有摄像头。”
  倒是不怕余洋跟曹芯蕊一旦发现两人的足迹,被激怒会做出什么事情。
  只是当时也不知道少年是去拿U盘的,否则从一开始就不会坐电梯了。
  更何况大门跟小区里都有监控,如果余洋那个多疑的女人突然发神经查起来,不是给自己找麻烦嘛。
  景琛一向不怕事,就怕麻烦。
  更何况对方还是余洋这款性质恶劣、肮脏不堪的恶源。
  他实在是非常非常不愿沾染。
  司煌收回思绪,将U盘装回口袋里。
  “不怕。余洋虽然多疑,但曹芯蕊却不是。听两个人的对话不难判断,看来之前在陆广生住处,余洋一定是对曹芯蕊提出过什么合作方案,并且允下诱人的条件。只是当时处于什么原因曹芯蕊拒绝了余洋。想来是这几天自己又想起余洋的提议,觉得可行。不然也不会在今天特意拿着U盘找上余洋的住处。”
  说到这儿,少年微微蹙了下眉心,闪过一抹别扭的神色,才继续道。
  “···而且,这两个人如今厮混在一起,想来一时半会儿也不会考虑查看U盘的事。余洋这个人,你也算了解,非常自我且自负。她觉得曹芯蕊能主动找上她,就绝对不会骗她。估计也觉得曹芯蕊没有骗她的胆量。所以事后即便两人发现U盘不见,也不会怀疑是有人尾随在门外,在她们两人眼皮底下拿走U盘。”
  少年勾起唇角,突然笑了下,非常淡,却邪肆的很。
  “而且经过余洋霸王硬上弓后,你觉得曹芯蕊是更关心U盘的事,还是更在意自己被一个女人强了的感受?”
  景琛一副惊恐的模样看着他,觉得眼前的少年,简直邪恶的很。连这点都预料在内,跟少年一比,他觉得自己智商根本不够用。
  少年见状轻笑道,“所以就算发现U盘不见,曹芯蕊也没有心思再去想这之间的细节。反而可能因为精神恍惚,认为是自己并没有将U盘带过去吧。何况U盘本身对曹芯蕊就没有任何意义。她之所以拿在手里,一方面是因为之前陆广生的交代,另一方面嘛···可能是见余洋那迫不及待想要抢过去的样子,觉得蹊跷罢了。不然你觉得如果曹芯蕊再看过U盘里的东西后,还会这么傻傻的上赶着跟余洋合作?偷鸡不成蚀把米。说的就是曹芯蕊。余洋承诺的好处还没有影子,倒是自己先被人家攻了个彻底。都不知道曹荣光知道这件事后,会不会直接气昏过去?”
  看少年单手托着下巴,说的一副风轻云淡,眼里却闪着邪恶的光。
  景琛抬头看着天花板,心里感叹非常。
  黑!
  忒黑!
  程度堪比黑心棉!
  天使外貌恶魔心,杀人不见血,说的就是眼前这个人。
  景琛深深的叹了口气,突然幽幽的说道。
  “我现在总算是明天所谓的‘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的意思了。真是庆幸啊,还好是你跟大哥两人互相收服,不然得冤死多少人?”
  司煌闻言,眸色浅浅的落在仰着头无语望天的景琛身上。
  勾起的唇角划出一抹邪妄的笑意。
  “看来我等下一定要跟良辰希好好说说以后对你改造的问题。”
  景琛嘴角不受控的狠抽了两下,“你可真够坏的··”见少年听着自己的话,脸上的笑却越发的灿烂,景琛感觉后背悠然冒出一股冷意。
  随即非常狗腿的拍马屁,“···可爱。难怪大哥那么喜欢你,呵呵,就算坏坏的样子也是让人觉得非常赏心悦目,呵呵”
  坏的可爱?
  赏心悦目?
  司煌嗤的笑了下,“看来你说的对,你的确需要好好看看书学习一下。虽然不对你能够出口成章抱有希望。但最起码,应该知道有些词在哪里出现才比较合适。”
  景琛板着一张脸,目光悲切的看着少年,仿佛少年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一样。
  少年没有打理景琛对自己怨念的眼神。
  而是掏出手机不知道给谁拨了电话过去。
  然后很简短的对电话那端的人,似吩咐般的说了几句话。
  原本景琛并没有想要听人家说话的内容,只是少年说的话虽然寥寥几句,但在最后挂电话前说的一句话,还是让景琛敏感的意识到什么。
  “恩今晚就走。准备好后。你跟一白在老地方等我。”
  就是这句话,让景琛警惕的看着少年,走过去一脸严肃的问。
  “走哪儿去?别说你要去孟加?”
  虽然这样问,但景琛对上少年淡漠的眼神,还是明白自己这个问题根本多此一问。
  没等少年回答,景琛炸毛的抬手抓着自己的头发。
  “我告诉你不行啊!大哥绝对不会同意你去孟加的!不然也不会在今天离开的时候什么话都不跟你说。你该明白他绝对不允许你涉足孟加那个地方。不是危不危险的问题,是他不想···不想···你明白吗?”
  当然明白。
  少年看着景琛像没头苍蝇一样在自己面前踱来踱去,感觉非常晃眼睛。
  忍不住伸手一把拉住景琛的衣服,阻止他不停的走动。
  “你想说什么我知道。但你应该也很清楚他不允许我去的原因。既然这样,比起那些没有实体的因素,跟他的危险比,哪个更重要?而且现在孟加,不止他一个人,还有战哥还有我们华夏最无畏的战士。我知道他们都很强,但是他们再强还是会因为被规矩跟条框限制而不能大施拳脚。但他们要面对的一方却并没有任何恼人顾忌。那些人有多毫无下限,有多卑鄙无耻,我想在刚刚的视频中,你应该看的很清楚才对。”
  少年站起身,跟景琛面对面。浅灰色的眸子,将景琛眼底自己的倒影看的清清楚楚。
  “景琛,我从来不觉得自己是个好人。”少年说,“但是我有自己的底线跟做事原则摆在那里。谁都不能碰触,绝对没有法外开恩这一说。我跟大哥二哥都不一样,即便是离开部队,二哥的身上还是背负着国家的使命。他们都有被束缚的东西,所以就算想的再果敢,一些事情他们不能去做,因为一旦做了,就不会再是属于他们个人的事情。而是国家跟部队要承受压力跟骂名。他们不会允许这样的情况发生。但是事情已经演变成这样的地步,如果不能一次性铲除干净,春风吹又生的话,就真的不能控制了!”
  “所以。他们不能做的事情,我来做。我不属于任何一方,更不属于任何的管制范围。我有我自己的方式,可能不太光明,但绝对不会是不堪的。而且行之有效。毕竟我是个对自己跟身边的人,要求都很高的人。”
  少年说着,将口袋里的U盘又重新拿出来,递到景琛手里。
  “把这个交给你舅舅,作为总统,我相信他会对这份资料非常感兴趣。而且这枚U盘在他手里,会比在任何人手中的作用发挥的都要完美,且意义重大。”
  景琛握着手里的U盘,低垂着眸子,并没有回应什么。
  司煌也不在意,拍了拍他的肩膀,自己出了书房。
  景琛离开的时候,司煌正在卧室里收拾这次要带东西。
  从房间出来时,书房里景琛已经不在了。
  想了想可能是景琛对自己决定要去孟加的事,有心阻止却又无能为力,不知道用什么理由说服自己留下,又或者也算了解自己的他,知道不管什么样的理由,都无法阻止自己的决定,所以才悄无声息回去了吧。
  在景琛身上倒是难得显现出如此挫败的一面,司煌心里有一瞬间觉得,还挺负罪的。
  不过在这件事情上,的确不管是谁来说,他的态度跟决定都不会改变。
  看了看时间,司煌先简单的吃了些东西。
  然后在沙发上眯了会儿,等到时间到晚上七点时。
  才将放在一旁的小腰包扣在腰上,外面又穿了一件薄风衣,然后开着车出了半山别墅。
  刚离开半山别墅的监控范围,司煌就看见前方的十字路口附近停了一辆熟悉的车。
  车子旁站着两个人。
  景琛跟良辰希。
  司煌有些意外的将车子停下,看着景琛拉着一张脸往自己这边走过来。
  后面良辰希亦步亦趋的跟着,只是眸色落在走在前面的景琛背上,深深浅浅,寓意挺深,却也透着一股子无计可施。
  景琛径自走到副驾驶的车门旁,拉开车门直接坐了上来。
  见状,司煌将视线落在走到自己这边的良辰希脸上。
  无言的问什么情况。
  良辰希无奈的看了一眼坐在副驾驶上闷着脸,对自己无视的景琛,叹了口气才看着司煌说道。
  “你要去孟加帮大哥他们,下午小琛回来跟我说了一嘴,就说要跟你一起去。”
  闻言,司煌挑眉看向景琛。
  见司煌的表情,良辰希知道他显然也是不赞同的。
  如果少年不同意景琛去的话,不管是出于什么,景琛愿不愿意都只能留下来。
  不过如果真那样的话,情况或许更糟。
  良辰希对景琛的了解,恐怕比景琛自己都要细致。
  而对少年,不说很了解,最起码还是知道他的底线在哪里。
  所以看到少年淡淡的眸子落在景琛身上时,良辰希是能感受到少年的不满的。
  当然这不满并不是因为景琛自作主张的要跟他一起去孟加。
  而是因为景琛在明知道孟加的危险后,还要这样一意孤行赴险,这才是司煌不满的地方。
  “你别怪他。虽然我开始也并不是很赞成。不过想来没有劝住你,不管会不会受到大哥的责怪,小琛都不会心安理得。与其让他在这边天天担心我也觉得让他陪在你身边相互照应更能安心些。这样,我们几个在这边也放心。”
  闻言,司煌挑眉,“我并不是孤身一人去孟加。你们不用担心,景琛留在这边,跟你们一起最安全。”
  少年说完话,良辰希还没回答,景琛抬起头目光恶狠狠的瞪着良辰希。
  三分威胁七分撒泼。
  “别在这儿咬文嚼字。我决定的事不会变。”说着又看着司煌,语气缓了缓。
  “跟怕大哥生气没关系。你都说了你的身份跟大哥他们不一样,我也是。我只属于自己。虽然没有你厉害,但我也不是一无是处。这次不管说什么,我都要跟你去。关键时刻,我保证不会添乱同时也能自保。”
  说完,景琛就抱着自己双臂,眼睛转向窗外,散着一声低冷的气息,想要摆明自己的决定。
  见这样,司煌跟良辰希两人都很无语。
  对视一眼,纷纷从彼此眼中读懂了对对方感同身受同情。
  没办法,最后景琛还是被少年带在身边,一起去了孟加。
  对于景琛说的自保能力,司煌从没怀疑过。
  不管是他的身份,还是家世,都不可能允许景琛会是个一无是处的人。
  虽然对比起豪门中的暗斗,景家跟砚家都属于氛围和谐兄友弟恭的幸福之家。
  但家庭和睦并不代表没有外敌的觊觎跟虎视眈眈。
  更何况景家以后的当家人还是要景琛来执掌。
  既然如此,从小的培养是必定的事情。
  尽管平时的生活中,景琛表现出来的一面的确执跨邪肆且有些不着调。
  不过又有谁能说,只看到这样一面的景琛,就能肯定真实的一面,的确如此?
  生于他们这样的隐世之家。
  除了有慑人的本事跟能力,演戏似乎也是必备的一种生存技能。
  不管是对内还是对外,这样一招伪装的技能,的确能让当事人活的比较随心所欲。
  不止不担心,相反,司煌相信在某个关键的时刻,景琛可能会帮到自己很大的忙。
  只是,心里对于跟自己一起涉险孟加的决定,司煌的确是不赞同景琛的做法的。
  可能景琛也是了解自己的。
  知道想要说服自己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与其多费唇舌,倒不如跟自己一道前往行动更实际些。
  司煌并不是那种瞻前顾后的人。
  相反,他太果敢果断。
  冷静、理智又很理性,很难有什么事能让他情绪有所波动,即便有,也能被他很好的控制在自己能掌控的范围内。
  所以,不熟悉他的人会觉得他有些冷漠却很清贵。
  界限分明,有尺有度,虽然不是热情的人,却会做些让人温暖的事。
  不过,这也只是不熟悉的人的感受。
  其实真实的少年,没有人了解。
  不,有个人,应该说是非常了解的。
  毕竟对于冥二爷而言,这个世界上除了少年再没有什么,是让他想要毁灭世界都想要得到的。
  所以很多时候,对于少年的评价。
  他都只有一个词总结。
  冷血。
  他足够优秀足够良善。
  但同时,他太冷漠、太理智,对事情的运筹帷幄的意料之中也总是一副冷冷淡淡的态度。
  所有人都说他冥枭冷血、狠戾又决断。
  哪有人知道,真正决断的,明明就是这个小孩。
  风轻云淡的态度,那才是漠视一切的冷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