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攻略清冷小哥哥 > 174章 孟加

  在少年带着景琛、穆一白跟小A三人乘坐私人飞机飞往孟加的时候。
  远在孟加的冥枭经过一番波折后,才刚刚准备跟冥战等人碰面。
  这是属于孟加边境的一座小镇子。
  房屋破败,外墙的墙壁早已破裂脱落,露出里面最原始的土青色砖块。
  原本窗户上的玻璃也早不知道去了哪儿,有的窗子甚至只有一个空荡荡的四方洞。
  伴着土青色的房屋摇摇欲坠的样子,在满是尘土飞扬的空气中,格外显得凄凉又诡异。
  冥枭坐在一辆小破桑塔纳车子上。
  车子年份太长,走在高低不平的土路上,伴着发动机苟延残喘的声音,车子一路颠簸,发出吱吱咔咔的声音,给人一种随时都可能散架的忧虑。
  即便是这样的车子,出现在这样的镇子上显然也是非常稀奇的存在。
  车子一开进镇子,冥枭就注意到那些或有或无的窗口边,总有那么几个怯怯的小脑袋向自己乘坐的车子这边望过来。
  远远的只能看到他们指着车子嘀嘀咕咕应该是在讨论着什么,一脸的惊讶跟新奇。
  尽管脸上有着对新事物的好奇与向往,但更多的还是对未知跟陌生者进入的恐慌。
  穷并不代表只是一种现状问题。
  延伸开来的,还有很多潜在的劣质隐患。
  比如尊严、疾病、生命,很常见的东西跟权利,对于他们而言,都是奢侈。
  当一个人连解决一顿温饱都是问题的时候,很多原本的底线都会随着一再的降低直到不复存在,甚至逐渐沦为负值。
  久而久之,活都是一种奢望了,也就不再有谁在意那些可笑的原则跟底线问题。
  一个人尚且不足畏惧,可这样一个地方,哪怕是一个小镇,人数却也在千八百上。
  临近孟加那个奢靡窝,就算不能与之相比,按说也该是衣食无忧才对。
  可眼前破败的场景、一个个穿着破烂又肮脏衣裳的面孔,眼里满满的胆怯跟恐惧不是骗人的。
  而这一切无一不在说明着,那个掌控着孟加在这几年发展凶猛的幕后黑手,有多淫意且惨无人道。
  冥枭收回视线闭了闭眼,强制自己将某些挤在胸腔的情绪压下。
  大多时候,他太明白有心无力是何种感受了。
  想要这种现象消失,光拯救是没多大作用的,而是要对最后面的那只手,彻底的铲除消灭掉,才真正算的无后顾之忧。
  车子最终停在小镇的最里端,一座看起来算是这座镇子最豪华的建筑前。
  说豪华,却也不过是清一色的竹子建筑的一行小竹屋罢了。
  虽然很单调,但在这萧条的镇子中却起到了让人耳目一新的异样感。
  这种感觉虽然有些突兀,但却并不让人排斥。
  相反,让人觉得死气沉沉的镇子,总算还有些让人想要去拯救的人味儿在。
  车子停下,开车的男人走下车子,将冥枭这端的车门打开。
  “先生,到了。”
  冥枭点头,随即从车子里走出来。
  跟着男人走向竹屋,由男人推开第二间竹屋的门,冥枭才走了进去。
  竹门推开的同时,屋子里的人同一时间将视线转了过来,在看到走进来的男人时,每个人脸上松了口气的同时,眼底也浮上显而易见的欣喜。
  冥战走过来,拍了拍冥枭的肩膀,“一路还顺利吗?”
  “还不错。”冥枭说着扫了一眼简陋的屋子后,才将视线落在冥战的脸上。
  “情况如何?”
  闻言,冥战带着冥枭走到桌子前,伸手将手中的一叠资料递给冥枭。
  “这是最新的资料。你看一下,我们再讨论。”
  接过资料,冥枭顺势坐在一旁的椅子上,快速的将几页资料浏览完,随即将资料扔到桌面上。
  从口袋里掏出烟点上,双眸清冷,脸色阴沉。
  看冥枭的脸色,冥战倒是深有感触。
  来到孟加的这几天里,他们也是带着这般心情过来的。直到此刻,这种沉重又糟心的感受依旧存在,且只增不减。
  资料内容其实很简单,不过对在场的众人而言,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线索,对彻底瓦解孟加这个黑洞同样起到了重要的一笔。
  直到此刻,冥枭也才明白,为什么冥战一定要让自己亲自过来一趟。
  毕竟不管如何,若是旁人或者是不值一提的人,自然是不用冥枭亲自来孟加一趟,只不过千查万查,就连冥枭自认为已经将孟加背后所有参与的黑暗势力都已经尽数查清,此刻也得承认,自己这次确实还是马失前蹄,漏失一笔。
  且还是最重要的一笔。
  男人半眯着眸子,口中吐出的缭绕烟雾将男人绝艳的面容朦胧了几分。
  在场都是冥战手下的兵。
  这次的任务危险性跟难度都极其大,原本有了冥枭提供的线索,按理说其实不算困难。
  没想到真正到了孟加后,冥战才后知后觉发现现实情况与他们所掌握的信息已经有了本质上的偏差。
  虽然有些棘手,但冥战还是庆幸自己接手任务时,提议由特战队执行这次任务的决定。
  特战队对于冥枭自然是再熟悉不过的。
  很多内情,旁人或许不知,他们作为特殊部队,却还是能够知之一二的。
  虽然这是第一次真正意义上跟眼前这个拥有战神之称的男人并肩作战。
  但对特战队成员来说,心中的激动跟兴奋却异常高涨。
  身体里的血液都隐隐透着躁动且持续上浮的势头。
  这可是华夏兵者心中最最崇拜的战神啊!
  对于特战队众人心中所想,冥枭自然是不知道的。
  将指间未抽尽的香烟按灭,冥枭抬头看着冥战。
  “原本还以为孟加之所以能造就现今这般无所顾忌的程度,有背后那几个人的势力护身已经让人觉得匪夷所思。没想到这背后最大的隐藏势力跟掌权者竟然另有其人。”说到这儿,冥枭微勾起唇角,呵的笑了一声。
  只是这笑里,却透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冷意。
  半晌,冥枭才幽幽道。
  “虽然有些出乎意料,不过凭今时今日他的地位跟权利,能把当年死气的孟加发展到如今的地步,倒是一点都不意外。”
  冥战蹙起眉心,垂着眸子不知在想什么。
  听闻冥枭的话,轻点了下头,声音沉沉道。
  “的确,如果是他,有孟加如今在世界上的影响局面,的确不足为奇。不过,我只是想不明白,以他如今的成就、名望、地位,已经足够让人望尘莫及。为什么还要走这一步险棋?孟加所涉及的层面,不说有多恶劣不堪,随便拎出一项,一旦身份暴露都足以让他死百次也不足以泄愤。我不明白到底有什么原因值得他这样以身犯险,赌上手中的权利跟一生的名誉?”
  对比起冥战的纠结,冥枭这种本就冷情的人却并没有什么觉得不能理解。
  尽管刚刚知道是那个人的时候,他的确感到有些意外。
  不过,却也仅仅是意外而已。
  “人心不足蛇吞象。欲念这东西虽然很难掌控。但也不能说是人就能抵抗的了的。你觉得不难,未必旁人就觉得简单。”
  看着冥战眼中隐隐夹杂的纠结跟痛色,冥枭倒是心里多少能理解。
  毕竟那个人,说到底,也算是冥战的半个师傅。
  如果不是他曾经对冥战的惜才之心倾囊相授,也不会有这么多年来冥战的辉煌战绩跟成就。
  所以这个世界,总是披着唯美的外衣,却处处埋着要对你闷头暴击的伏笔。
  很多隐患可能早就存在,只是可能因为对方的闪光点让我们不由自主的忽视,也可能是我们把这个世界想的过于简单且美好,又或者,从一开始不是无所察觉,只是被心中自以为是的了解间或接的遮掩了事实本相。
  所以在后来的虚幻华衣解开,露出丑陋的真相时,才会显得难以承受跟逃避不及。
  现在的冥战,其实就是这样的状况。
  明知是真的,却还在想着有什么地方是衔接错的。
  如此的自我折磨,除了让自己尽显局促不安,其实对事实本身并不会有任何改观。
  是人就有贪恋。
  只是每个人的自制力不同,所达成的效果自然不能同日而语。
  更何况,就算先前是谦谦君子,并不代表后期不会有所改变。
  毕竟每个人所处的环境不同,所接受的遭遇跟境况也不一样。
  有些诱因的爆发,并不会是突然之间就出现的。
  不管承不承认,能引起你恶性一面且最终爆发而不可收拾的因素,其实都是早就潜伏存在的。
  循序渐进,一点一点的渗透,总是比蒙头一击更让人防不胜防。
  而其成效,越是身居高位的掌权者,利害越是大的。
  对此,冥枭虽然理解,却并没有要安慰或开解的打算。
  作为冥家人,若是连这点自控力跟承受能力都没有,也就没有资格冠着冥这个姓氏了。
  因此对于冥战的沉默,冥枭也只是冷眉而视,由着他自己消化。
  的确。
  冥枭是了解冥战的,自然这跟是冥家人的确也是有关系的。
  外面传言只道冥家男人皆是有勇有谋,手段决绝雷厉风行之辈。
  由冥老爷子坐镇,冥家家风不可能有所偏失分毫。
  对此,不管是哪一方对冥老爷子个人跟冥家育子之道都是服气的。
  不过这也只是外人所知道的其一二,然而事实不止如此。
  冥老爷子的确是有手段的,且在子孙后代的教育上,更是丁卯清晰明辨,不管是对内还是对外,从不有所偏颇不公的时候。
  且他本身就是从建国伊始一路吃苦流血走过来的,很多人情世故看的通透明了。因此对冥家后背的管教上,自然也比寻常人家要严苛跟规矩的多。
  以身作则,以己传教自然是最让人信服的。
  不管是冥家人还是作为华夏的兵者,谈及冥老爷子没有是不竖大拇指的。这其中抛开冥老爷子的开国之功不说,其为人处世之手段,才是最让人敬佩且忌讳的。
  就连总统砚督,每每谈及冥老爷子都是带着七分敬重三分畏惧。
  原本冥家有冥老爷子一人,已经是让人避讳三分,谁成想后来的冥枭冥家二爷,更是青出于蓝。
  单是提及冥枭两个字,已经是太多人心中的噩梦,别提其手段到底到了如何讳莫如深的程度。
  好在冥家的其他人,虽然在各自领域均有一番作为,但对比起冥二爷带给人的震撼跟打击却也在能承受的范围。
  所以,作为冥家人,没有哪一个是手腕不够硬,城府不够深的。
  不管遇到什么事,在国家面前,任何事情都不值一提。
  这也是自小,冥老爷子给他们每个人灌输的理念,不管有心无意,还是潜移默化的渗透,都已经将这种信念刻入骨血。无需刻意提及,所做之事自然而然就带了自我约束的规矩在。
  冥战也确实没有让众人跟冥枭失望。
  只是半刻间,就将情绪消化的差不多。
  他坐到冥枭对面的椅子上,然后看着明显与这里格格不入的某爷,突然就觉得脑袋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