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攻略清冷小哥哥 > 176章 我怕你们自卑

  冥枭带着蜥蜴跟博士离开后。冥战也只是深深的叹了口气,叮嘱其他人注意安全,众人随即离开竹屋,分开行动。
  任务已经被冥二爷安排的很完美也很完善,只要中间不出现大的意外,这次的任务也并不会太难。
  众人现在想要的只是尽快完成任务,然后彻底铲除孟加这个祸害。
  说起孟加,外人只道是一个小小的边界国。
  坐落在F州北部,跟Y州搭界。
  占地面积不大,总人口数在5000人左右。
  相当于一个镇子的容纳量。
  孟加的主城市在整个国度的中心地带。四周环围着4个小镇子,镇子的容纳人数差不多在500到800人不等。
  孟加的主城市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
  伊甸园。
  多数人所知道的伊甸园的由来是源于《圣经》中亚当跟夏娃生活的地方。其寓意原本代表着美好、圣洁的含义。
  然而在这个地方,却让这个代表完美神圣的名字沾染上了污秽的色彩。
  伊甸园的总人口数只有2000多人。
  不管是城市面貌或人口生活水平质量却都非常之高。
  曾经有专家调研结果显示,孟加伊甸园的生活水平占居欧美生活水平总值的百分之九十三。
  一个只能跟乡镇人口可比的小国家,其主城市的生活水平却已经达到大国的约满值比,很难想象其内未知的深水有多深不见底。
  毕竟一个只有2000余人,且还是个被众国遗弃的死国,不仅能起死回生,甚至在短短几年的时间在全球占居了让人生畏的地位。
  即便是杀伐果断的各国领导人,面对孟加这个不起眼的小国时也不禁要好好深思一番。
  尽管孟加面积不大,周边的每个小镇距离伊甸园的距离却并不近。
  而且除去伊甸园的风光跟奢靡,周边的四个小镇不管是生活水平还是对外的交涉都非常之闭塞跟落后。
  说是天差地别都不为过。
  很多人对此种境况都表示非常费解。
  既然当初接手了这盘死棋并且有能力转废为宝,要想将周边的四个小镇的经济一并带起来,根本不是难事。明明不过是举手顺带的事情,却从一开始便扔在一边由着自生自灭。
  这样的两级对待,除了让人费解还是费解。
  等冥枭三人抵达伊甸园的时候,已经近乎傍晚。
  三人先找了一个不起眼的公共卫生间,悄无声息的进去,不过五分钟左右,又相继从里面出来。
  只是这次出来的三个人,不管是身份还是外貌却都有了本质上不同程度的变化。
  博士的外貌倒是没怎么变,只不过是把身上舒适的短袖跟长裤换成了正式的西装。里面搭着白色的衬衣,扣子散着几颗,里面的肌肤跟锁骨要露不露的,散着一种隐晦的暗示。
  还是板寸头,脸上戴的依旧是那副金丝边框的眼镜。
  本就偏白的肤色,眉眼温和俊秀,携着一身的书卷气息,当真是一枚散发着禁欲诱惑的美男。
  蜥蜴这次,秉持一贯的作风,浅蓝色的衬衣,亚麻色的休闲裤,干净利落的短发。
  顶着一张小白脸,眼睛不算大,却明亮有神,透着一股子的机灵劲儿。
  将大学生的气质,诠释的入木三分。
  不过博士看到这样的蜥蜴,只是斜瞄了一眼后,微微扯了扯嘴角,淡淡的吐了一句。
  “扮嫩。”
  蜥蜴闻言嘿嘿一笑,理直气壮的纠正道,“不不不,我这是真嫩。”
  博士抿抿嘴,对此不置可否。
  听到身后传来的脚步声,两人一并回头。
  入眼的男人,头发被一丝不苟的抿到脑后,露出光洁的额头。
  原本绝艳的面孔也稍稍做了调整。
  肤色被盖深了一个色号,变成了很健康的小麦色。
  眉毛画粗了些,唇色变成了砖灰色。
  最引人注目的是脸上那道从眉骨到鼻梁的刀疤。
  即便是靠的这么近,博士跟蜥蜴愣是没瞧出这道疤痕的破绽。
  一身黑色的短袖长裤黑皮鞋。
  虽然面孔跟肤色都做了调整,这扮相自然不难看出装扮的身份。
  不过,博士跟蜥蜴看着那张,即便是刻意想要扮丑些,却依旧很扎眼的脸,配着近一米九的身高,除了更具男人味勾着人的视线外,真的是一点都没有作为一个保镖该有的气质存在。
  两个人一脸蛋疼的看着眼前的男人。
  跟对面的男人一比,他们两个刻意美化的人,竟然还不如一个刻意扮丑的人好看,也真是特么的醉了。
  蜥蜴看着眼前自带气场的男人,喉咙滚了两下,才闷声问道。
  “二爷,您这是打算以保镖的身份进去?”
  冥枭淡淡的点了下头,看着两个人道,“你们两个的关系自己定,我的身份是他的保镖。”
  说着,用下巴点了点博士,究竟要保护的是谁,其意思已经不言而喻了。
  博士有些意外的瞪大了眼,随即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抬手摸了摸鼻子。
  神色带着几分尴尬跟窘迫,“虽然知道是团体,但没想到是这样的关系。”
  蜥蜴瞅呢一眼难得露出如此窘迫之色的博士,咧了咧嘴,笑得一脸事不关己跟幸灾乐祸。
  “从现在开始,那我就是啃老族的富二代大学生好了。”
  闻言,冥枭只是眸色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后点点头。
  倒是博士,听到蜥蜴为自己制定的角色,不禁嘴角抽了两下,一脸无语的抬头望天。
  别说,这小子这模样,还真是有二世祖的潜质。
  成吧,身份明确、目标明确,三个人便直奔这次的目标地点-------Chip。
  一座外表看上去像是私人别墅的二层楼建筑物。
  单从外面看,没人会对一个私人小别墅的住所产生别样的想法。
  其貌不扬的二层小楼在伊甸园并不是稀缺的存在。
  更何况,Chip内部的玄机可是在地下呢?
  能够将孟加这个已死的小败国起死回生到如今让人忌惮的地步,得脑洞多大才能想到里面的肮脏跟黑暗已经到了何种让人发指的地步呢?
  三个人站在Chip的门前,接受对面男人的盘查跟搜身。
  三个人倒是很配合由着对方搜完身。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三人面生的原因,哪怕从三人身上连根可疑的头发丝都没有搜出来,但那人的视线却一直就没有从三人脸上移开半分。
  三个人知道对方这是显然对他们疑心未消呢。
  该冷脸的冷脸,该高傲的高傲,一丝心虚都没有的任由对方的视线一遍遍从自己脸上扫视而过。
  冥枭突然往那人面前一站,高大的身形将后面的博士跟蜥蜴轻而易举的挡在身后,隔开了那人碍眼的视线。
  “啪”
  一叠崭新的钞票拍在那人的胸前,随即散落在地。
  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就听顶着一张保镖脸的男人,半眯着眸子,冷声警告。
  “搞清楚自己是什么身份?维肯什么时候也放任手下的狗这么随意对金主狂吠了?”字正腔圆的调调,不轻不重却字字打在那人的心头上。
  那人不禁面露惧色,看着冥枭的眸子都在发抖。
  虽然来Chip的人的确都是身份尊贵不乏金钱权势的上位者,但是知道Chip真正老板名字的人,却屈指可数。
  但只要是能喊出名字的,不管何种背景,必定都是Chip的座上宾。
  就连维肯对这些人都以礼相待,又哪里是他们这种小罗罗能得罪的起的。
  况且,面前这几个人,一看身份就非常厉害。连一个保镖模样的人都能有这般骇人的气势,那后面两个看上去冷冷淡淡正主模样的人,也一定不会像表面上看上去的那般无害。
  毕竟,人不可貌相这句话,在这圈子里真的非常实用。
  这样的人如果被自己得罪,不用等维肯知道,自己一定活不过明天了。
  想到这儿,那人非常尊敬的弯了个九十度的腰,对着三人诚恳的认错。
  “三位先生非常抱歉,因为我刚来Chip不久,很多面孔我并不熟悉,所以难免会多看几眼。只是因为职责所在,并不是对三位有什么不敬。”那人顿了顿,接着又压低了几分声音道。
  “更何况,三位既然是老板的深交,应该也了解老板的为人跟最近的局势。我这一关如果守不好,后面可能会引起大乱子,到时候老板要了我这条命是小,可能对Chip跟老板都会造成不好的影响跟伤害,那才是最可怕的。”
  “所以,还请三位原谅我刚刚的无心之举。如果让三位先生心里不舒服,三位尽管出气。”
  那人说着,腰身往下又弯了一度。
  三人听着这人的话,视线对视了一下,心里却有了不小的收获。
  蜥蜴走上前,抬脚踢了踢那人的小腿,带着小执跨的调调,嬉皮笑脸又带着几分讥讽。
  “行了行了,一个男人腰板说折就折也不觉得丢人?”
  “看你态度还算不错,就卖维肯一个面子。不过这事儿绝对没有下次!”
  一听这话,那人感激涕零,一个劲儿的点头应下。
  “不会不会,谢谢三位的赏赐,祝老板财源广进风生水起。”
  哟。
  一听这话,蜥蜴乐了。
  连看这人的眼神,都变了几分。
  “没看出来,还是个嘴蜜的。”说着拍了拍那人的肩膀,“好好做,前途不错。”
  说完,跟在冥枭跟博士身后走了进去。
  等看不见三人的身影,那人才拍着胸口暗暗松了口气。
  低头看着脚下的钱,双眼明亮,隐隐泛着狡黠的光,哪儿还有刚刚的怯懦样子。
  “不错不错,这意外之财来的让人心生欢喜。”
  步行走下半截楼梯,展现在三人面前的是一条长长的走廊。
  走廊的装潢很简单。两侧墙面均是普通的白底色。墙上挂着几副画作。
  画风不同,作画之人也并不是什么名作大家。谈不上多清雅出色,却也还能将就着看。
  走廊顶上吊着几盏吊灯,看上去珠光璀璨,其实不过就是玻璃罩子装饰的,整体说不上多底端,但的确看不出被了外人传的神乎其神的Chip有哪里吸引人。
  “赚这么多钱怎么搞得这样,这破走廊布置的连酒店的走廊都比不上。”蜥蜴皱皱鼻子,压着嗓子嗤声说着。
  博士只是眸色淡淡不动声色的打量着走廊上隐秘的监控探头,对蜥蜴的话恍若未闻。
  倒是跟在两个人身后亦步亦趋的某爷,听到蜥蜴嘀咕声,淡淡的解释道。
  “表象而已,这种事他最擅长。更何况上面两层的作用也不过是摆设,主要目的应该是监视。这样的环境若不是心思跟直觉敏锐的,还真能被蒙混过去。”
  不等蜥蜴提出疑问,某爷接着说道。
  “连你这样受过层层极端考核的人都有这样的疑惑跟反应,可想而知那些没有经过什么考验的人,即便是有名利权势加身,也不过就是普通人。所以这么多年孟加势头如此凶猛也不是没有道理的。越是看上去毫无特色的东西背后的反差就越大,带给人的刺激也就越突出。”
  所以,言外之意就是,不要先入为主。
  这样的想法很容易误导最终的判断跟结果,尤其是出现在他们这样的人身上一旦有这样的想法,真的非常危险。
  冥枭并没有指责的意思,毕竟不是自己的兵,所以他也只是看在冥战跟部队的面子上,指点而已。
  但蜥蜴还是深感惭愧,抿了抿嘴,很认真的说了一声抱歉。
  冥枭点点头,并没有解释什么。
  倒是博士突然想起什么,扭头看向冥枭,有些迟疑的问道。
  “二爷,你···为什么把自己脸上弄道疤?这做工我看半天都找不出破绽来。如果不是原本就知道你脸什么模样,我都以为是真的了。”
  冥枭闻言,神色淡淡的扫过同样好奇脸的蜥蜴,将视线落在博士脸上。
  语调低沉又带着特有的质感,非常迷人的声线,说出的话却非常让人想揍。
  “能以假乱真只能说明我伪装的本事出神入化,之所以在脸上弄道疤···”顿了顿,冥二爷一脸高冷的半眯着眸子,道。
  “自然是为了顾及你们的感受,毕竟接下来几天我们出入一起,天天对着我这张脸,怕你们自卑!”
  “······”蜥蜴。
  “······”博士。
  卧槽!
  突然很想打人是怎么回事?
  知道您是盛世美颜,但这么不要脸的自卖自夸真的好吗?
  看着踱步走在前面的某爷,连背影都这么勾人痒痒的,心里莫名感觉有些自卑的两人,相视一眼,竟然纷纷无言以对。
  这糟心感,也真是特么醉了!
  瞎问什么,嘴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