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攻略清冷小哥哥 > 177章 除了小煌,他不会对任何人动情!

  直到走廊尽头,三人左手边有一条五六米长的走道。
  走道往下是一截长长的楼梯。
  视线触及的地方开始变得有些黯淡下来。
  三人边往下走,边适应着逐渐昏暗的环境。
  这段楼梯很长,又很陡,坡度也很大,有一种笔直下垂的失重感。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光线过于昏暗的缘故,总感觉这条楼梯的宽度好像随着往下走逐渐变得越来越窄了。
  再一次跟身边的博士肩膀碰到一起时,蜥蜴忍不住低声问道。
  “变窄了?”
  “恩”博士淡淡的应了声。
  何止变窄了。
  感觉越往下走,视线也变得越来越不清楚。
  连丝可以透光的缝隙都没有,即便在黑暗中适应能力极强的他们,此刻也不得不对眼前的情况感到无可奈何。
  三个人只能凭借着耳朵的听力,判断周边环境里的讯息。
  走了近三分钟后,蜥蜴不禁蹙眉低声嘀咕。
  “怎么感觉这段楼梯没尽头似的。你们没感觉到好像越走身子就越头重脚轻?而且从刚才开始我怎么感觉有些冷飕飕的,怪瘆得慌呢?”
  三个人里,冥二爷是绝对不可能会回答他的问题,这一点蜥蜴自己显然也很清楚。
  所以蜥蜴在问这话的时候,身子微微向身边的博士那边倾了下。
  感觉到似有若无的气息就喷在自己的侧脸上,博士在黑暗中忍不住缩了下眉心后,边开口解释。
  “头重脚轻原因有二,一是因为楼梯设计偏陡直,二是我们所处的空间渐窄,空间小,空气稀薄,越往下走身体感受反应就越明显。加之黑暗里,眼中无所视会让人本能上有一种无措的感觉。至于冷,同理,这地方没有光线透气透亮,终日暗无天日的地方,何止是冷飕飕,你没感觉有些阴森森?”
  听到博士淡淡的解释,尤其是后面说的“阴森森”三个字时,蜥蜴忍不住缩了缩肩膀,打了个冷颤。
  尼玛,要不要这么吓人?
  就在蜥蜴缩着肩膀,瞪着双眼在黑暗中寻找可疑的蛛丝马迹时,走在两人身后的男人突然低声道。
  “到了。”
  闻言,两人边将视线落在毫无焦点的前方,一边平稳的前行。
  果然,走了不过一分钟后,三人面前渐渐涌出光线,视线触及的地方变得明亮起来。
  蜥蜴忍不住侧眸看了身后的某爷一眼。
  跟二爷一比,他们两个真的好像是在有意无意中都表现出了一种怂真的气质。
  重要的是。
  同样处在伸手不见五指的环境里,人家二爷怎么就那么淡定且男神气质丝毫不受波动。
  有一种仿佛一切都在他意料之中的胸有成竹,这种自信跟运筹帷幄怎么看怎么让人觉得毛骨悚然。
  难怪外界对这位爷既敬又畏惧,满目崇拜却又不敢泄露心意。
  不知道博士心中所想,反正此刻的蜥蜴心里真的是将这种矛盾的感受体会了个彻底。
  等彻底从暗处走出来站在重现光明的地方,蜥蜴深深的吐了口气,感觉心终于也落在了实处。
  三人走向面前的唯一一部电梯。
  看着很有年代感的破旧电梯,蜥蜴撇撇嘴,刚要说什么。
  博士淡淡的咳了一声,“电梯到了,走吧。”
  三人陆续进入电梯。
  虽然不过一部电梯而已,却跟破旧的外观却是截然不同的风格。
  不能说多么的奢华。
  可是一溜的金黄色装饰,连互衬的两面镜子都是金光闪闪的样子。
  更夸张的是,三人头顶上的那盏照明灯,呵呵,竟然是纯水晶的。
  而且外围还围了一圈小小的装饰灯,别看小,却非常明亮。
  抬头看,还晃得眼睛难受。
  蜥蜴不禁瞠目的看了半天,一度怀疑自己是不是进错地方了。
  这品味,还真是让他这个糙汉子特么的难以苟同。
  知道自从进了电梯,头顶上的监视器才算是真正的发挥作用了。
  蜥蜴也只是一瞬间的错愕,随即撇撇嘴,一副不屑又无语的样子。
  将没见过世面,又不缺钱花的富二代大少爷神情演绎的入木三分。
  博士依旧平淡的一张脸,双手插在裤子口袋里。因为脸上架着的那副金框眼镜,显得非常儒雅。隐隐透着一股子斯文败类的气息。
  而作为保镖的冥枭,则是在此刻将保镖的气质完全释放出来。
  死气沉沉、漠视,还带着几分嗜血的冷。
  即便是透过监视器,都能让屏幕前监视的人感受到那种只有从死人堆里走出来的浓浓的死亡之气。
  正是因为这种非常让人难以忽视的冲击的感受跟压迫,才越是让人难以怀疑这个人的保镖身份。
  所以相比起这个保镖,另外两个人显然是更被着重注视了些。
  要是让蜥蜴知道后面监视人心里的想法,一定会指着对方的鼻子骂娘了!
  从接受这个任务时,就知道这块骨头不好啃。
  虽然对手很强劲,然他们也不是弱小之辈。
  既然敢接受,那就一定是抱着一战到底,且是必赢的结局。
  短短的两分钟不到的时间,电梯的显示屏最终停在18层。
  其他两个人倒是没什么反应,蜥蜴看着这两数字时嘴角都没控制住,接连抽了好几次。
  地上十八层都没多少人会留,更别说还是地下了。
  这个维肯是不是脑子有病?
  还真是把自己当成阎王爷了,还整了个地下十八层,地狱啊!
  没等蜥蜴多想,随着电梯发出“叮”的一声,电梯门随即打开。
  瞬间,热浪尖叫的糜音伴随着强光的冲击迎头扑面而来。
  三人淡定的迈出电梯,面对眼前混乱糜败的场面还是从心里升起一股难以启齿的抵触感。
  不是没见过荒诞的场面。
  只是眼前的情景,却还是让人有种词穷的肮脏跟不堪。
  若不是亲眼所见,真难想象竟然在世界的某个角落真的会有这般厚颜无耻又淫靡不堪的事情在光明正大的上演。
  若非不可选择,冥枭此刻更想做的是,直接一颗导弹将这地方跟这群肮脏的败类炸成肥料。
  可以想象连冥枭都是如此,其他两人的心里承受度显而易见就不是很好了。
  都说生吞苍蝇很恶心,可是此时的博士跟蜥蜴心里想的是。
  当初在亚马逊那边出任务时,毒虫鼠蛇生吞都没此刻这么让他们感觉恶心过。
  现在想起来,有些东西你不找到对比方,就不知道自己的眼界有多窄,曾经的经历又有多美好。
  三个人视线不经意的交流间,已经确定了下一步的计划。
  相持而对的三个方向,各自进行自己接下来要做的任务。
  看上去脚步随意,神色更是在瞬间染上了醉生梦死的迷离跟向往,只是那不达眼底的深处,透漏的却是深邃到难以忽视的冷意。
  博士跟蜥蜴两人在跟冥枭分别后,几乎是同一时间,就被眼前裸着大半身子,透露着浓重异国风情的女人给拦住了去路。
  博士的眼睛在金丝框的眼镜下微微半眯了起来,里面冰冷的嫌弃跟鄙夷被很好的掩在眸底。
  有什么东西在那里波光流淌,似要喷至于出。
  却被紧紧抿住的嘴角在极力的掩饰与克制着。
  这样的表情很容易让人误会其真正的意思,不仅让站在面前的女人表情起了微妙的变化,就连两人身旁的众人都忍不住将视线落在二人身上。
  沉默的气氛刚要升起,就被人群中爆出的一声哨声打破,空气中瞬间染上几分暧昧的色彩。
  距离博士不远处的蜥蜴也在经受相差无几的处境。
  眼前的女人穿着半透不漏的比基尼,某些重要的部位若隐若现的大刺刺的印在众人的视线中。
  意味不明的哨声此起彼伏。
  淫*荡*不堪的笑声更是毫无顾忌的一阵接着一阵。
  这种情景,换做是正常人,即便再色,也怕是会不可控的选择临阵脱逃。
  不过蜥蜴身份毕竟不是普通男人。
  可是有谁能明白他心里此刻百爪挠心的感受?
  面对如此明目张胆的色诱,老子特么的为什么····手脚发软,想做个逃兵?
  虽然说了别人也不一定相信。
  如果不是顾及此刻的身份跟处境不允许。
  他真的想要大声吼一句:
  老子特么的是处男!!!
  当然这句话,蜥蜴只能默默的在心里狂喊。
  早知道是这样的任务,当初打死他也不会那么积极的唯恐落不到自己头上!
  这叫什么事?
  让他一个死都不怕的纯爷们此刻竟然有了想要做逃兵的想法,这糟心感,也真特么醉了!
  只是此刻不仅要单枪匹马作战不说,还要装作一副久经情场的纨绔花心大少的形象。
  唉!
  蜥蜴在心里暗暗发誓,以后,这样的任务绝对……没有以后了!
  对比起多少有些焦头跟无措的两人,冥二爷那边显得就太顺风顺水了些。
  好像所有人都在避着他走一般。
  不仅是女人,那些混迹上层的成功名士们,表现出的对眼前这个身材高挺,面容带着死亡气息刀疤的男人,是一种难以掩饰莫名的恐惧。
  那是从心里嘣出来的危险信号,没有道理,甚至是一种可笑的直觉跟第六感,但却由不得他们不信。
  毕竟他们可不是外面看守的小喽喽。
  察言阅人这一点上,不说百分百的准确,却也在九成以上的自信。
  不然,早就在某个不知名的角落腐烂成泥了,哪还有他们此刻的醉生梦死的惬意时光?
  对于这些人糜*烂的想法,冥枭自然不知。
  况且,他实在也没空闲去关注旁人的事情。
  若不是这次涉及的层面跟势力都太广,甚至已经覆盖了几个国家的当权者。
  又被总统砚督亲自任命接手,他才懒得管这些肮脏的地下层。
  想想刚刚跟小孩登记,还没等陪着小孩出去散散心,倒是被这些事情先绊住了脚。
  也不知道小孩现在正在干什么?
  趁他不在,那些狂蜂乱蝶的又重新围上小孩,他要怎么一次性处理干净?
  想到这儿,那张威慑力十足的脸上,寒气显露的更甚!
  此时与Chip相隔一条街的高楼顶上,狙击手无尾熊正占居最有利的位置,监视着Chip的一举一动。
  顺便将刚刚三个人进去之前在门外的情况讲给身边的老班跟长臂猿听。
  顺带的声音透过耳际,也传达给了正埋伏在Chip外面的另外三人耳朵里。
  而且透过特殊的追踪器,身处Chip内的三人的情况非常清晰的传进外面六人的耳朵里。
  这种不见画面却能清晰听到声音的处境,真的是太绝妙了。
  里面那些娇笑跟喘息都被听的一清二楚。
  六个人就跟商量好的一样,听着耳机里的声音,默契的一言不发。
  半晌,银豹突然低声对身旁的冥战问道。
  “队长,你说二爷是不是早就猜到了什么才选择了保镖这个身份?不然以二爷的气质跟颜值,里面此刻哪能是这样小风小浪?”
  正在应付自己面前女人的当事的两人。
  作为小风小浪的博士跟蜥蜴。
  “·····”
  “·····”
  为什么他们不仅没有听出同情,反而听到了嫌弃的意味?
  接着耳机里响起老炮那即便刻意压低,也非常有辨识度的粗狂声音。
  “那还用说?冥二爷是谁,就算不知道里面具体是个什么杂乱,估个八九不离十还是差不多的!”
  接着长臂猿的声音也跟着传过来。
  “我怎么没听到二爷那边有什么动静?难不成真因为二爷在脸上添了一道疤魅力受到折损?不能啊,我一个大老爷们看了都觉得更有味道,哪个女人能抗拒的了这样的男人味?”
  “不会二爷正被哪个女人缠住了吧?听说这里面的女人各个妖媚功夫了得,你说二爷会不会····”
  “不会!”没等银豹说完,冥战打断他。
  “除了小煌,他不会对任何人动情!”
  这一点根本毋庸置疑!
  银豹自然知道冥枭对司煌的感情,他当然也没有别的意思。
  只是现在听到冥战的话,他也知道刚刚自己差点说了什么触碰某爷逆鳞的话。
  还好队长及时打断了他的作死!
  作为被谈论的冥二爷,听着耳机里的声音,脸色依旧冰冷平淡。
  而两外两个当事人,简直是无言以对。
  这是知道他们没法回应为自己辩解,竟然就这么无所顾忌还在那儿讨论起来了?
  当他们死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