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诸天最强金身 > 第十一章 处理翡翠 二

  晚上八点,徐浩来到酒店自己提前定好的房间,先去洗了个热水澡,然后躺到床上一边吃零食一边给两家拍卖行的官网邮箱发了照片,并留下自己的电话。
  “像我这样优秀的人,本该灿烂过一生,怎么二十多年到头来,还在人海里浮沉,像我这样聪明的人,早就告别了单纯,怎么还是用了一段情……”徐浩被一阵电话铃声吵醒,揉了揉眼睛,本来想省点事自己飘起来让衣服自动穿到身上,想了想各位前辈的经验,在主世界还是低调点好,只能老老实实起床穿衣。
  “嗡嗡……”手机又开始震动,徐浩猜测应该是拍卖行的人来的电话,随手接起:“喂,哪位……”
  “喂,您好徐先生,我是魔都苏富比拍卖公司的客户经理小刘,现在是想和您了解一下昨天是您给我们公司邮箱留了电话和翡翠玉镯图片的吗?”
  “嗯,对,我想要拍卖这两副手镯,不过我还联系了另一家公司,我想想定个时间大家出来谈谈怎么个条件,刘经理您见谅,我这个人比较直接,咱把条件往那一摆,我会直接选定合作方,毕竟以后我也想固定个合作方长期合作的嘛……”徐浩直接了当得回答道。
  “徐先生您看这样好不好,我现在就去找你,我们的专业鉴定师把东西鉴定一下,然后咱再谈谈条件。您给个地址我马上就过去,您看……”电话那头的刘经理一听以后还要合作急忙说道。
  “不用,那多麻烦,刘经理,这样吧,我再等等佳士得那边的消息,咱一次性两家出来谈好多省事啊,说不定你们一家还真吃不下我的东西呢!”徐浩吊着对方的胃口道,随后答应有消息了给对方回个电话就把手机放下。
  说实话徐浩心里也急,他身上就剩一千出头了,再拖四五天他就真的是身无分文流浪街头了。但没办法,上赶着的买卖太被动,只能装淡定。而且徐浩打定主意在接下来的合作过程中全程装下去,以后经历多了也就真淡定了。
  没等多久,仅仅比上个电话晚了十分钟他的电话就再次响起,故意等了会徐浩才接起电话:“谁啊?”
  “您好,是徐先生吗?我是佳士得拍卖行的魔都分公司总经理王志伟,我想和您了解下两副翡翠手镯的情况,您看是您来我们公司还是约个时间见面,我会带上我们的首席玉石鉴定师给您免费鉴定。”电话另一边自称佳士得老总的人一口气说道,虽然语气平缓,但徐浩还是察觉到对方的紧张急迫。
  徐浩停顿了两三个呼吸的时间,含糊说道:“噢,王总您好,是有这回事,不过,呃……”
  “不过什么?”
  “是有个这么个情况,抱歉啊王总,我刚刚苏富比拍卖行的刘经理约好了见面的,您看是不是下次再找您啊?”
  对面的王总已经有点急了,这两家公司可是艺术品玉石珠宝拍卖界的死对头,怎么能让主动送上门的肥肉溜走呢?
  “徐先生,我们拍卖行在各方面都不差于苏富比,所谓货比三家,您看要不我也和您见个面怎么样,您现在有空的话,我派车去接您怎样?”
  “那不用,要不这样吧,下午四点钟,外滩附近,人民路333号古城公园茶室,您带鉴定师过来,我和刘经理已经约好在那儿见面了。”
  “嗯,好的,那我四点带我们的首席鉴定师过去,期待我们的见面!”王志伟松了口气答应道。不是他不想拿捏徐浩,实在是眼看十一月底的秋拍就要开始了,今年收集到的顶级翡翠出奇的少,正赶上着急上火的时候徐浩送上门来,王志伟暗暗下定决心,哪怕是被这位徐先生狠狠宰一刀也认了。
  徐浩挂断电话以后,直接给之前的刘经理发了个短信。约定下午三点见面,先探探路,免得两人进门前碰面把自己给拿捏住。
  魔都的十一月天气正好,十几度到二十度出头的气温,这是一年之中最舒服的天气,时不时地再下点雨,只需要一件薄外套就能出门。
  下午两点出头,一丝丝凉风吹过街头,徐浩上身短袖,下身牛仔七分裤,背着书包溜达着向茶室走去。
  这间茶室也不是想象中的那么好,就普普通通公园风格,大红的门梁,院子里种满了竹子,大院里摆放着三五席木桌板凳。
  不过胜在离双方都近,又人流旺盛,万一出现个啥意外情况徐浩也方便跑路,原谅徐浩小说看多了,不自觉地就带入了小说主角的行事风格。
  走到茶室门口,只见一位身穿银灰色西服,头上打了发胶,戴金丝边框眼睛的年轻男子在大门处站着,手上还拎着一个公文包,正和一位头发花白身着黑色唐装的老人交谈。
  徐浩上前问道:“刘经理?”
  “对,您是徐先生吧?您可真年轻!”年轻男子爽朗地夸了徐浩一句,随后右手向前虚托,将徐浩和老者请了进去。
  三人叫来服务员各点了一杯红茶,徐浩客气地让老先生就座,随后首先开腔道:“约二位来呢,是想给我的手镯估估价,等会佳士得的魔都分公司老总也要过来,我对你们拍卖行的规矩不太了解,也就痛快说下我的要求,您二位觉得不合适也坐一块聊聊,咱以后有合适的机会还会合作的嘛。”
  刘经理轻咳一声,面带微笑礼貌说道:“徐先生您说什么客气话,这世界上就没有谈不成的生意,我们公司创建于1744年3月,至今能一直保持世界顶级拍卖行的名誉,那靠的是诚信和广大朋友的支持,在资源这一方面绝对没问题,只要您有好东西,就不用担心没有人出高价买。至于我们的收费规则,我简单跟您说一下,成交价10万美元以内收取25%;10万零1美元到200万美元之间的比例为20%;超出200万部分收取12%。”
  徐浩点点头,这些都是网上很容易就能查到的资料,看来这个刘经理没见到实物之前还是不会放心啊!
  将放在长凳上的书包拿过来,徐浩掏出两个小木方盒子摆在桌子上,这是刚刚来的路上找了家艺术品店买的。
  “二位可以打开看看,一副玻璃种帝王绿手镯,一副玻璃种紫罗兰手镯,都是价值千万起步,您鉴定之后咱再说其他的好吧!”徐浩轻轻地将两个盒子打开推到两人面前说道。
  说实话,徐浩一点也不担心被强,只要他一发动念力将盒子压下,就是十个人也拿不起来。
  刘经理粗略扫视一眼,对着老者点点头说道:“牛老师您给掌眼,我就不评价了。”
  老者伸手从包里拿出一个放大镜和一副白手套,缓缓戴上手套,轻缓地拿起镯子看着,不时的点点头,又抬手将手镯置于阳光下观看。
  在这期间,徐浩和苏富比的刘经理保持着沉默,静静地等待着鉴定师牛姓老者的定论。
  十分钟后,安静的局面被打破,一位同样身着西服的中年男人走了过来,一眼看见徐浩三人,便放缓脚步走了过来。
  作为从业二十几年的拍卖行精英,王志伟一眼就看出二人在等待着鉴定结果,所有很有礼貌得站在微笑点点头,随后保持静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