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诸天最强金身 > 第十七章 哥哥我想买手表

  这时,古灵精怪的妹妹徐小青才插上话:“哥,那你有钱了是不是也给我买点新衣服啊!还有爱疯和爱派的,对了还有我到现在还没做过飞机呢!”
  徐浩笑着点了点头:“行,都给你买,不过看你成绩能不能进步再说!你要明年中考考好了,哥带你去魔都上高中怎么样?”
  徐小青瞪大眼睛惊讶道:“真的吗,我能去魔都上高中吗?”
  “我徐浩的宝贝妹妹,想去哪去不了啊,不过还是看你成绩了,成绩不好就别去那边丢哥的脸了!”
  徐小青一听这话圆脸蛋瞬间就变了颜色,嘴撅的都能挂酱油瓶了。
  徐小青在学习上可比徐浩当初差远了,同样的题换个数字就琢磨不明白了,徐母给她报了补习班补习,可不见成绩转好。
  看到妹妹这个样子,徐浩笑笑没说话,起身将行李箱打开,把给家人准备的礼物拿了出来放到地上。
  徐小青看到一堆衣服和其他包装盒,嘴角止不住地上扬。
  上前搂住徐浩的胳膊,小眼睛期盼地看着他撒娇道“哥,给我买了什么好东西呀?”
  徐浩把给徐小青买的两身衣服手袋挑了出来给了她,同时还有个粉色Nike书包,一款三万多买的卡地亚最新款蓝气球系列女士腕表。
  徐小青看着这些礼物乐的都合不拢嘴,抱着徐浩的脖子在脸上亲了好几口。
  “哥,要不要帮我拍个小视频啊!”
  “拍啥?”徐浩不解地问道,对于自己的妹妹,那真的是看着她蹒跚学步到亭亭玉立,宝贝得不得了。
  “你就配合好了,你拿手机拍我,我一说你就会接我话了!”徐小青嘟着嘴说道,同时打开自己手机里的抖音,点开视频录制界面递给徐浩。
  徐浩坐到沙发上,手机对准妹妹,比划了个OK的手势开始录视频。
  “哥哥我想买手表!”
  徐浩楞了不到两秒就反应过来。
  “买!买卡地亚的!两块够吗?”接完话茬,徐浩赶紧把专门挑出来放在茶几上的两个女士手表盒子扔到徐小青面前。
  “够了,谢谢哥哥!哥哥真好!”徐小青抱起地上的两个盒子,朝着手机比划了个耶斯的手势。
  徐小青兴冲冲地拿过手机抱着手表盒子回卧室玩去了,而徐母也端着菜从厨房出来。
  看到地上一堆衣服袋子,桌子上还有几一个酒盒两条烟,两个不知道装了啥的黑盒子。板起脸怪罪徐浩瞎糟蹋钱,但是嘴角泛起的笑意却止也止不住。
  …………
  晚饭过后,徐浩跟母亲唠叨着自己将来的打算。
  “妈,你让我爸把他的挂车卖了吧,要不给我三叔也行。等明年夏天青青初中毕业了一家人搬到魔都住,我想让她到我那儿念高中,正好那会我房子也买下了,我还想买个超市,你和我爸就没事过去查查账……”
  徐母静静地听着儿子的规划,心里感慨自己儿子好运,自己夫妻两人也能放心了。不过让自己和丈夫离开生活了半辈子的小县城去魔都那么大的城市,一时有点犹豫。
  看着母亲犹豫的神色,徐浩知道只要不拒绝就有希望说服她,至于父亲的意见,那不重要,他被母亲管的死死的,肯定无条件支持母亲的决定。
  徐母看着徐浩眉飞色舞地做着未来的打算,感觉儿子变了,变得更加自信有底气。想一想徐浩的姥姥姥爷都已经去世很多年了,对这里也没了什么牵挂,便点点头同意了徐浩的要求。
  冉冉晨雾重,晖晖冬日微。
  十一月二十六日早上十点钟,徐浩身着一身运动服绕着小区南边不远处的清泉湖跑着步,不是他有多爱运动,实在是在家里待着快发霉了。
  徐浩有三个死党,一个是初中同学,一直形影不离玩了三年,高中时不在一个学校但一直保持着联系,后来对方家里发财了,两人因为玩不到一块也渐渐断了联系。还有俩是都是高中同学,至今还时常开视频聊天,不过两人都各奔东西谋发展。
  所以每次回来的时候家人上班的上班,上学的上学,也没人陪他,以前的徐浩闲的发慌,一整天都在网吧待着,也不玩游戏,随便开个电影就掏出手机看小说,连网管都能感觉出来他是真的闲的蛋疼。
  “像我这样优秀的人,本该灿烂过一生,怎么二十多年到头来,还在人海里浮沉,像我这样聪明的人,早就告别了单纯,怎么还是用了一段情,去换一身伤痕……”耳机里传来自己一个人的时候最喜欢听的歌曲,徐浩本来还奇怪咋突然换歌了,随着裤子口袋里传来嗡嗡震动声,他才停下了脚步接通电话。
  “喂,哪位?”
  “您好,徐先生!我是苏富比的小刘啊!”
  “哦!是你啊,找我什么事,我现在不在魔都!”徐浩知道这厮肯定是要和自己谈那两副手镯的事,不过既然已经和佳士得签订了合同,也就把苏富比忘在一边没有理会了。
  “徐先生,是这样的,我已经请示了老总,他已经同意只您8%的佣金,我想那位王总也不会比我们要的低,所以您看是不是抽个空来魔都谈合作啊!”
  想得美!徐浩心里鄙视着他,嘴上却很客气:“刘经理啊!您的这条件我很满意,不过,我还想再等等,哪怕最后没卖出去,放在手里也不至于贬值,你说是不?”
  电话那头的刘经理陪着笑说道:“看您说的,徐先生,我相信我们苏富比是很有诚意和您合作的。而且等过了这个月,佳士得那边也不一定会给您什么好价钱了。我们苏富比就不一样了,我们怀着真挚的诚心和您合作,不管什么时候,我们都热情欢迎像您这样的伙伴!”
  徐浩有些不耐烦了,之前这位经理就因为自己是外行人糊弄自己,现在还来假惺惺地套近乎,真是讨厌死了!
  “刘经理,实话跟你说吧,我已经和王总签了合同了,这次咱是没办法合作了,不过以后有机会一定找你,我还有点事,就这吧!”
  按下挂电话按钮,徐浩也没了跑步的兴趣,转身回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