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诸天最强金身 > 第二十八章 救王道长

  盘坐在床上静休了一个时辰左右,忽听得隔壁屋里传来一阵少年的痛哭声,接着是一阵大笑,随后只听王处一的高歌声传来:
  “知其雄兮守其雌,知其白兮守其黑,知荣守辱兮为道者损,损之又损兮乃至无极。”
  徐浩此时听得一脸懵逼,虽然穿越来此之前也是经历过道教佛教文化熏陶,不过他也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不明觉厉!
  他知道郭靖这是准备去其他市镇买药材,不过还没出门就被他的蓉儿妹妹一封信唤到了城外西边十里处的湖边,随后就是童年时深深记在脑海里的经典画面,黄蓉变回女儿装。
  不多时,听得一阵匆忙的脚步声远去,徐浩出了屋去隔壁敲门。
  “咚咚咚!”
  “谁?”王处一紧张道。
  “是玉阳子王道长吗?晚辈李寻欢得知前辈身受重伤,可出手医治,不知前辈可否赏脸一见!”
  其实徐浩完全没必要隐瞒自己的名字,毕竟他说自己叫啥名字也无从查起。不过既然决定前期用念力伪装小李飞刀行走江湖,出于尊重,那就替他在这个世界散播点名气!
  “请进!咳咳!”王处一咳嗽着回道。
  此时的他就是砧板上的肉,任人宰割,拒绝又有何用?再说听得门外年轻人的声音,并不像是寻仇,不如见上一见。
  “吱……”
  开门走进屋内,王处一正盘膝坐在床上,应该是之前正在运功疗伤。
  “咳咳,年轻人我们是不是在哪见过?”
  病情严重的王处一疑惑的看着徐浩道。
  就在今天中午,徐浩从高升客栈下楼出门,赵王府的下人正邀请王处一和郭靖前去赴约,当时徐浩和他曾擦肩而过。
  “今日在高升客栈晚辈曾有幸见得前辈一面!”徐浩不卑不亢道。
  “李公子,贫道的伤势你也看到了,你真的有办法治好我的伤?”王处一精神萎靡问道,眼神里带着些许期盼。
  点点头,徐浩回道:“王道长,如果是得了病那我治不了,若是逼出毒血,晚辈自然能做到。”
  王处一仍然有些不解,这年轻公子明显就是跟踪自己二人至此,难道就是为了给自己治伤吗?
  不过他也是个直性子,见不得弯弯绕绕,索性直接问道:“那李公子如此这般,所之为何?”
  徐浩向前踱了一步,微带笑意道:“晚辈有一事相求,待我将道长的伤治好,求道长教我如何练武可否?”
  王处一摇摇头,嘴唇微颤拒绝道:“我全真教有规定,教内武功不得外穿,贫道恕难从命!”
  只见此时王处一呼吸急促,身体开始颤抖,情况很是危险,应该是和徐浩说话导致气息不稳,压不住毒血的流通。
  徐浩踏步上前扶住王处一,拍了拍他的背,加快语速解释道:“王道长你误会了,我只是没练过武,即使有内功心法也入门不得,晚辈恳请前辈答应伤好后教导一番,道长不需要将你门内武功教给在下。”
  此时的王处一已经有些意乱神迷,但还是强忍着点头同意。
  “好,那就约定好,等晚辈弄来武功心法自会通知道长,现在我就给你治伤,请道长忍耐。”
  收拾激动的心情,徐浩平心静气,将双手抵住王处一的背,意念聚集在他的体内迅速扫视,待发现一团黑色血团在他体内快速扩散,立刻发动念力将其包裹聚拢,顺着血管小心翼翼地向着喉咙处前行。
  “噗!”
  徐浩猛地一发力,将血团引出口腔,王处一陡然向床前吐出一口黑血,随后呼哧呼哧纸喘粗气。
  徐浩下得床来,拿桌子上的碗接了些井水,给他端去。
  一炷香时间,王处一终于能够顺畅呼吸,面色由之前的惨白变得红润。
  打量着坐在桌前的徐浩,王处一感觉这位年轻人神秘之极。
  明明刚才给自己疗伤的时候显露出一身雄厚的内力,否则那股逼迫毒血的异力从何而来?但却非常认真地请求自己指导他练功,难道自己教导弟子的本事已经名声再外了?
  想到此处的王处一老脸一红,暗道自己也是不知羞耻!
  此时他已经恢复了些许精神,身体也不像刚才那样站都站不起来。不过看到徐浩正一脸认真的看着自己,王处一清了清嗓子,道:“贫道刚才已然答应李公子的要求,承蒙公子相救,待公子相召,贫道自然信守承诺,教尔习武!”
  既然人家对自己有救命之恩,那就不管他功力高深不高深了,他王处一最讨厌出尔反尔的小人,只管报恩便是。
  徐浩站起身来,准备辞行,抱手弓拳道:“那晚辈就不打扰道长了,不过奉劝道长赶紧出城,此是非地不可久留!”
  通过这短暂的相处,王处一感觉这位李姓公子眼神清明,说话客气有礼,要不是行事神秘,他还真想招回教内,收为徒弟。
  徐浩轻轻关上房门,快步走了出去,准备原路返回赵王府。
  刚出门没几米远,徐浩停下脚步,明明人家郭靖那小子和他的蓉儿妹妹在城西,自己却要在王府苦等,不行,得去看看戏,现实中的蓉儿自己可没见过呢!
  思索片刻他转身向着城西跑去,出了城门见周围没啥行人,冲天而起。
  “呜呼!”
  蓝蓝的天,洁白的云彩,不用担心头顶有卫星监控,徐浩感觉一阵放松。
  向西飞行也就十几个呼吸的时间便看到一汪湖水和泛舟二人,男子便是之前出门买药的郭靖,而另外一个,则是着一身白衣,长发披肩,束一金带,貌若天仙的十五六岁的妙龄女子,应该是黄蓉了。
  徐浩此时还是有点小激动的,毕竟童年时期一家人拿着光盘看了好几次射雕,在那之后,任何版本的黄蓉都无法比拟翁美玲版本,因为在他的心中,黄蓉好像就应该这个样子。
  念力包裹自身,犹如落叶随风飘下,徐浩躲在树枝后边看着青涩的二人。
  其实哪有什么和人家郭靖抢媳妇的想法,看着二人从相识到相伴,很温馨的画面,不必插手捣乱,自己将来也不会再来此世界,为啥要留下感情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