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诸天最强金身 > 第三十八章 雪天寻墓

  转眼半个月过去,年关将近,襄阳城里弥漫着喜庆的气氛,百姓们张灯结彩,结伴出行。
  这段时间徐浩并没有放松龙象般若功的修炼,本着打铁趁热的态度,将自己强行提升的修为巩固下来。
  取名为第一楼的酒楼产业顺利开业,城内商人豪族一直对这位出手阔绰却不见人影的俊俏公子充满好奇,所以都喜气洋洋的上门祝贺。
  于是开业当天第一楼里频频传出“哇!哇!哇!”的惊叹声,第一届李氏拍卖会顺利进行。
  经过一段时间宣传预热和实物展示,一群年轻公子哥争得头破血流,将打火机抬出一个又一个高价。
  其中一个银白色刻有龙形的打火机更是被叫到五千两白银,然后被襄阳城驻守将军的幼子收入囊中。
  徐浩听说此事后会心一笑,很容易就能猜到这位仁兄打的主意肯定是进献给官家,不然就凭这个打火机的外表都能被人扣上意图造反的帽子。
  这段时间以来,他顿顿以药蛇肉为主餐,并且将襄阳城里收购来的几株百年野山参切片服用。
  龙象般若功第四层修为终于有了松动,向着四层后期前进。
  期间闲得无聊的徐浩抽空飞了趟中都城外,顺便欣赏一番大雪覆盖整片大地的美景,找到刚刚穿越来此世界的那个树林,将藏在那里的钢锭带回襄阳。毕竟藏的再严实也不如在家里看管。
  …………
  这天,天空格外清澈,犹如一片光滑的镜子,连续下了十多天的大雪终于止住。
  从高空向下看,整个襄阳城都被白雪覆盖,行人们裹着厚厚的棉衣在街道上神色匆匆路过。
  徐浩静极思动带着跟屁虫穆念慈和沉默寡言的杨铁心出城散心。
  已经连着修炼近一个月,练功也要讲究劳逸结合。
  趁着功法又止步不前,徐浩想起襄阳城外的山林里还有个剑魔墓穴,便叫上杨氏父女一起出行寻找,顺便舒缓舒缓练功积累下的烦闷心情。
  襄阳城西门外,两个身穿盔甲,手持红缨枪的守卫无精打采地打着哈欠,进出城门的行人半天都不见一个。
  “踏踏踏~”
  “李大哥,你到底带我们出去找什么东西啊,这大冷天的不在家练武看书,尽瞎折腾。”脸蛋冻的通红的穆念慈搓着两只手说道,对着徐浩直翻白眼。
  “怎么说话呢!没大没小的,公子既然带我们出来,就老老实实的跟着,哪有那么多废话!”杨铁心沉声教训道。
  徐浩摇摇头笑着说道:“没事,杨叔。念慈年纪轻轻的就应该活泼一点,要像你这么沉闷,那才不正常呢!”
  “就是就是,什么都不懂,真是老顽固。”穆念慈如小鸡啄米般点头同意道,还回头呛了父亲两句。
  随后哼了一声便一蹦一跳地跑到两人前头去,像极了幼儿园小盆友放学看到家长来接的样子。
  三人一路观赏雪景,深入山林。
  一路上穆念慈开心的像个孩子,时不时的揉弄个雪球偷袭自己老爹和徐浩,哪有初次遇见时那股英气洒脱,也不像电视剧里演的那样温柔贤惠,妥妥的捣蛋鬼一个。
  在白茫茫一片丛林之中深入十几里,徐浩三人七拐八拐随意行走,已不像刚出城时那样兴致勃勃。
  这雪景好看是好看,但看多了也就没甚稀奇的。
  “嘎吱嘎吱……”
  踩着将近半米厚的雪,三人裤子都已经湿透,融化了的雪水将腿冻的通红,穆念慈甚至是功力更加深厚的杨铁心都开始发抖,穆念慈更是打开了喷嚏。
  “阿~阿嚏~”
  陡然间停下脚步,徐浩尴尬地挠挠头,回头对默不作声的二人说道:“这个,看来今天不适合寻找我说的好地方了,要不咱先回去?”
  其实对于现在身强体壮的徐浩来说,这点温度没有丝毫不适,不过考虑到杨铁心父女无端受累,他的心里多少有些不忍。
  “公子,不碍事的,我们还能坚持!”杨铁心抱拳恭敬道,但说话都打颤的样子怎么看都挺滑稽。
  “杨叔,你啥时候也学会口是心非了?我又不是非得找到不可,此事不急,我们等过阵子冰雪消融开再来找吧!”
  “那,只要公子不急就好,这山林都被雪层覆盖,白茫茫一片也不好找那地方,那开春之后再来寻找也不迟。”
  那还等什么呢,回呗!
  剑魔墓穴打卡失败,三人又转头向城内往回走。
  …………
  “呼~”
  凌冽的寒风刮来,吹在脸上犹如冷刀子割肉一般,厚实的棉衣裤也挡不住冷风的侵袭。
  沿着来时的脚印往回走,徐浩气血浑厚,身体异于常人,倒也没什么感觉。
  杨铁心父女二人则是冻地牙齿直打颤,不过二人都有多年功力傍身,倒也能坚持住。
  “念慈,杨叔,坚持一下,再走个小半时辰就能回去,这大冷天的确实不适合出来折腾。”徐浩略带歉意回头说道。
  “公子,不打紧的。这些年带着念慈四处奔波,靠卖艺为生,这等寒风雪天年年都经历得!”杨铁心抽了抽鼻子沉声道。
  “李大哥,我也没事的。回去我熬点姜汤我们一起喝点就好了。”穆念慈懂事的附和道。
  看着穆念慈不复来时的活泼,徐浩也是顿感惭愧,没考虑清楚就带着俩人走了这么远。
  此时几人已经从山上丛林走了出来,马上就要上官道。
  放眼望去,大道上前后都无行人,只有徐浩带着倒霉的父女俩出来“散步寻宝”。
  也许是无聊,徐浩边走边装模作样道:“此情此景,心生感慨,念慈,要不要听李大哥给你高歌一曲?”
  此时小丫头正跟在父亲身后低头走路,闻得徐浩要唱曲子,着实奇怪,但自己少爷还有闲心要抒发情怀,也不好扫了他的面子,遂开口道:“李大哥你唱吧,我听着哩!”
  “咳咳~那我唱了哦!”
  徐浩清了清嗓子,扭动着脖子,挥舞着手唱道:“北风呼呼地刮,雪花飘飘洒洒,突然传来了一声枪响,这匹狼它受了重伤,但它侥幸逃脱了,救它的是一只羊,从此它们约定三生,互诉着衷肠……”
  “噗,咳咳,哈哈哈~”
  父女俩本来还好奇自家少爷能唱出什么附庸风雅的曲子呢,结果是一段怪异的腔调。
  你说腔调怪就怪吧,歌词还是能听懂的,前两句也挺应景,可是后面的是什么鬼?
  ???
  羊和狼?约定三生?互诉衷肠?
  杨铁心努力憋着嘴不笑,颤动的嘴唇不知道是冷地打颤还是什么其他原因,穆念慈则停在原地抱着肚子哈哈大笑。
  原谅古代人枯燥无味的精神文明建设,连活下去都很辛苦了,哪还有闲功夫管狼和羊能不能在一起。
  活跃了下气氛,三人重振精神,加快速度回了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