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诸天最强金身 > 第四十一章 再次寻墓

  庄园第一批家丁都已就位,或者说家兵更为合适。
  徐浩面临着手下无人可用的局面。
  杨铁心忙的脚不沾地,恨不得学会上古道家神通一气化三清。
  徐浩对比也是尴尬万分,看着杨铁心这样东一榔头西一榔头地搞,他也很是揪心。
  包惜弱看着自己丈夫连做梦都在给手下吩咐任务,很是心疼,特意找徐浩来求情,希望自己能分担点丈夫的压力,可惜她一辈子就守着个破茅草屋,啥也不会呐!
  杨铁心现在又要兼顾城里第一楼的生意,又要训练孩子们习武,连家丁们每天吃啥都要过问,真的是痛并快乐着。
  一方面,他感恩徐浩收留自己,让自己一家团圆。另一方面,他每天忙来忙去,疲倦的同时又感到踏实,真真是忙碌操劳命!
  每日晚餐,徐浩都会和收留的三兄妹以及杨铁心一家一起。
  饭桌上徐浩连连给杨铁心敬酒,真的是很感激这位长辈,为自己省了很多事,可以无忧无虑修炼龙象般若功。
  不过,徐浩现在根本没有合适人选来替杨铁心减负,只能继续压榨这位老实人喽!
  他今年二十四岁,加上在射雕世界的这段时间,刚好二十五。
  从三岁上幼儿园开始,一直到二十四才念完书。
  进入社会不到半年就得到了诸天穿梭系统,压根没有任何管理经验。
  不说管理这么多人,哪怕跟官府、商业豪族打交道,他都怕自己三言两语被套路了,卖了自己还帮别人数钱!
  所以别看徐浩有着健壮的身材,样貌也挺出众,武功更是深不可测。在襄阳城各大家族眼里,这更是位神秘莫测、轻易不敢招惹的狠角色。
  自家人知道自家事,多说多错,少说少错。
  一直以来徐浩除了在杨铁心面前虚心请教,在别人面前一直都装作高深的样子,沉默少言,用眼神行事。
  这大概就是古装电视剧唯一教给现代人的一场课吧!装深沉谁不会?
  …………
  寒冷的冬天过去了,和煦的春风吹遍大地的每一个角落,灿烂的阳光照耀着大地,唤醒了万物。
  这日早饭过后,徐浩吩咐穆念慈带着天部四百多位家丁到庄园后山寻找剑魔墓穴。
  穆念慈很快做出了安排,命令手下四位排长带人去库房领兵器,进山搜寻。
  这里就不得不提一下穆念慈率领的天部家丁如何分布。
  在一次晚饭聚餐的时候,众人聊到部队的百夫长千夫长制度,徐浩当时摇了摇头。
  实在是懒得了解古代的军队排布,再说照搬现代我军的不好吗?
  所以当时徐浩给出了意见,也别设立指导员政委啥的职务了。
  简单点,以十人为一班,挑选其中出色的一人设班长。
  以此类推,十个班为一排,四个排为一连。
  这不正好穆念慈担任连长,手下四位排长。
  而且将来有了更多的天部家丁,穆念慈这丫头还能过过升官的瘾,虽然这并不会改变她还是仅仅统领天部的事实。
  徐浩越来越觉得自己变坏了,哈哈!
  半个时辰的时间,天部众家丁以一个班为单位,分四十个部分各选一个方向向山林进发。
  徐浩抱着自己黄头发的妹妹,哦不对,是虎妞将军,在众人身后缓缓前行。
  穆念慈手里拿着一把精铁锻制的长剑跟随在徐浩左右。
  训练家丁已经月余时间,穆念慈再也不是以前柔柔弱弱的形象。
  一身黑色紧身衣袍,腰间还缠着一根皮鞭,长发高高束起。
  很是有一种江湖儿女的侠女气质,又向一位叱咤沙场的英气女将,在手下面前永远是一副生人勿近的高冷样子。
  不过在徐浩身边,她才会露出本来面目,娇憨可爱萌!
  走了大概八九里地,天部家丁已经散布整片林地,认真搜寻。
  只有徐浩和穆念慈一路赏风悦景,好不惬意。
  二人走到一块大石头跟前,徐浩示意穆念慈坐下歇会。
  虎妞将军早已经在徐浩的怀里睡着,粉嫩的舌头露出一截,嘴里发出咕噜咕噜的声响。
  温暖的阳光透过树枝斑驳得照射在脸上,穆念慈收拢下垂下的发丝,偏着头看看徐浩,微笑着说道:“李大哥,现在的感觉真好!”
  “额,啥感觉好?”徐浩楞了一下问道。
  穆念慈秀脸一红,转移话题道:“李大哥,能给我唱首曲子吗?就像上次来这边你唱的那个狼啊羊的那种,好有趣哦!”
  说着好似想到了上次徐浩搞怪的样子,穆念慈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哦,呵呵,没问题啊!”
  “那我唱一首春天的歌吧!”徐浩道。
  他可不敢再唱狼爱上羊那种网络神曲了,搞得大家以为他有病的样子。
  看着穆念慈双手托举下巴,眨着一对大眼睛看着他,徐浩习惯性的咳了两声开口唱道:
  “春天花会开,
  鸟儿自由自在,我还是在等待,等待我的爱,你快回来,
  总是假装不经意,经过你家大门外,
  期待你美丽的身影从远远的走过来,
  我的天使我的爱为你不怕风吹日晒,
  偏偏命运如此的安排,只有路灯它笑我呆,
  我的爱我等待,你回来分享我的爱,
  冬天风雪来花儿谢了依然会开,
  鸟儿明年一样会回来只有我等到双鬓斑白,
  昔日相思树亲手为你栽,
  依稀人影在只是红颜改。”
  一曲唱完,徐浩眼巴巴看着穆念慈,期望能得到掌声鼓励。
  哪知道穆念慈听得曲中歌词,以为徐浩在调戏自己,唰地一声羞红了脸,扭头捂脸跑远了,远了,了~
  独留徐浩一人依然一副期盼的眼神,右手保持伸出去的状态,石化当场。
  这么多人进山寻找,徐浩并不担心找不到,它又不是什么秘境,藏的没那么严实的。
  其实他完全可以飞到高空,拿望远镜扫视一周,很大概率就能找得到。
  不过徐浩将这次行动当成外出踏春,也就表现得很是随意,更何况还能逗一逗穆念慈这丫头,放松心情。
  额,穆念慈要是知道他的真实想法,绝对会大翻白眼。。
  年纪轻轻就跟颐养天年的老人一样,家里的事都丢给人家父亲一手包办,你天天都很轻松,还要专门出来放松个鬼。
  坏的很,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