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诸天最强金身 > 第六十一章 老乞丐上门

  郭靖在临安买了个宅院,将华筝安顿在此地,便带着自己老娘赶往襄阳。
  二十年前的牛家村,郭杨两家算的上是世交。
  当初郭靖和杨康还在胎中的时候,两家便约定子女出生后同性结为兄弟或姐妹,异性结为夫妻。
  在路上,郭母听说是去找儿子的恩人,同时杨氏夫妻也在那里,心里激动难抑,颤抖不已。
  ············
  在襄阳城,现在全城百姓都知道一个道理,惹谁都不能惹李家。
  因为很多活生生的例子摆在他们的眼前。
  半年前有位公子哥不听掌柜的劝解在第一楼闹事,被当时在场的穆念慈打断双腿。他的父亲带人来酒楼问罪,徐浩得知后叫来李云虎出面亲自处理此事。
  反正外人不知究竟发生了什么,只听说没过两天对方家主亲自把那对父子捆绑押到酒楼门口,拿皮鞭活活抽死。
  而作为襄阳官面上最大的官员,襄阳太守对此事讳莫如深,毫无反应。
  这让城里那些等着看热闹的豪族败兴而归。
  其实很简单,李云虎亲自带队潜入那个家族,把每个人的头发割下来一缕放到他们的床头。
  玄部成员经过训练,不止是武功以及打探消息的水平很高,潜入刺杀等技能也格外强悍,毕竟他们是徐浩当做现代特种兵训练的队伍。
  江湖高手就那么点,那些豪族家里豢养的护院家丁能和真正的武者比较吗?你再有钱的家族也怕遇到不跟你讲道理,上来直接就是刚的对手。
  类似的事情发生过好几遍,总有不信邪的人和李氏商行对着干,但没有一个有好下场的。
  久而久之,也就没人去捋李氏的虎须了。
  而现在李氏旗下的报社在中原大地上大出风头,很多习武之人眼巴巴的看着那些江湖名宿登上榜单,恨不得上门跪舔,大家都知道一代门阀家族就此诞生。
  而且最近江湖上有一个劲爆的消息不知从何传出,说成功刺杀大金皇帝和蒙古可汗的人便是榜单上排名第二的小李飞刀李寻欢,也是李氏商行的东家。
  这让襄阳城里的百姓每当说起这件事就与有荣焉,仿佛亲眼所见。不过无风不起浪,大家觉得这件事的真实性还是有那么一点可靠的。
  消息传到中都和蒙古,完颜洪烈气得摔了茶杯,却又无可奈何,他可是亲眼所见徐浩的武力,只能叹气抚须,徒呼奈何。而拖雷等人更是气急败坏,想要派人前来捉拿徐浩,结果手中无人可用,大兵想打到襄阳还早着呢。
  而徐浩命人放出消息,也是想自己带个头,将江湖的力量凝聚起来,共同对抗欺压百姓的金兵和蒙古兵。
  ············
  这日,秋高气爽,李家的黄部儿郎们在庄园东边的麦田里收粮,一举一动暗含着武学的意味。
  徐浩正在小院里的躺椅上喝着茶享受着秋风的吹拂。
  日益粗壮的虎妞在一旁百无聊赖地舔弄着自己的皮毛。
  突然,一阵不同寻常的气息传到虎妞的鼻子里。
  只见它喉咙里传出嗬嗬的嘶吼,身体弓起,眼睛死死地盯着院子对面的一颗大树。徐浩被它的声响惊动,抬头看向那个方向,念力在刹那间笼罩到树上。
  “哈哈~”
  三四丈高的树上跳下来个脸色红润的乞丐,破烂衣服上打满补丁,手上还提着一个玉质细棍。
  “小家伙挺机警啊,这都被你发现了。”
  乞丐对着露出尖牙的虎妞说笑道。
  徐浩第一时间看向乞丐的手指,见其左手缺了一指,恍然道:“原来是北丐洪七公洪前辈,将军没事了。”
  虎妞将军听见徐浩的话,收回了外露的虎齿,回到徐浩身后来回转悠着,时不时看着这个不请自来的客人。
  “老叫花闲来无事,听闻江湖上出了一位武功高强又侠义心肠的大侠,遂来拜访一下,没想到小友这么年轻,还养着一头灵性十足的猛虎,真是当得上人中豪杰,羡煞旁人啊!”
  “呵呵,前辈谬赞了,来请坐。”徐浩笑着搬来一个木椅伸手请道。
  要说射雕里当得上光明磊落之称的,郭靖算一位,眼前这位江湖传奇也算一位。所以徐浩对他还是蛮有好感的。
  二人面对面坐下,徐浩拿起茶壶给对方倒上,说道:“洪老前辈这次来我家,招待不周,等晚上让你尝尝念慈那丫头的手艺。”
  “嘿嘿,那感情好,想当年老叫花和那丫头有过一面之缘,还顺手教了几招!”
  二人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着,看天色不早,徐浩提出切磋一番,洪七公欣然答应。自修习武功以来,徐浩还没有堂堂正正和实力相当的人正面战斗过。
  这次洪七公自己送上门来,正合他意,不参加实战训练哪能练好武功。
  二人来到后院训练场,清退参加训练的新一批学员,摆开架势沉默不言。
  这些学员都是逃难到了襄阳附近的年轻人,被在外的玄部成员吸纳进来,每过一段时间就能分配到各部扩大李氏的实力。
  家主老爷亲自到来,大家满脸兴奋之色,在场地外围围成一圈激烈讨论着。
  “请!”
  “请!”
  二人沉默片刻调整气息,同时摆手示意开始。
  只见徐浩满脸兴奋,迈步探脚,左手般若掌右手罗汉拳向洪七公打去。
  在他出手的瞬间,洪七公面色一紧,压力瞬至。左腿迈出,右掌向外划圆,一招亢龙有悔迅速使出,将徐浩的拳掌档住。
  砰!
  二人同时向后退去。
  要知道,徐浩好不容易碰到实力高强的对手,根本就没有留有余力,举手投足之间蕴含千斤巨力。
  而老叫花洪七公正是一瞬间感觉不对匆匆出手,凭着丰富的经验才将他这一招档下。
  不过就算如此,洪七公也不好受,揉弄着自己的胳膊外侧,疼的直咧嘴。
  “好家伙,你小子不愧是风云榜上自封的天下第二呐,这简简单单一拳一掌老叫花好悬没接住。”
  “哈哈,痛快。前辈咱们再来!”。
  话还没落地,徐浩笑着冲了出去,用上了如影随形腿法,犹如滑不溜秋的泥鳅,缠住洪七公的腿直攻他的下盘,同时练至大成的大力金刚掌使出,就像两个大蒲扇,对着洪七公身体猛地扇去。
  训练场上时不时传来家丁们的叫好声和鼓掌声,杨铁心穆念慈父女俩不知何时走了进来静静地看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