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诸天最强金身 > 第六十八章 刘家父子

  到停车场取了车,徐浩开着这辆野兽般壮硕的巴博斯一溜烟回到了小区,唐臣一品。
  距离地下车库还有三米,车库卷闸便自动打开。
  从车库里边的电梯直达顶层,徐浩回到自己的家中。
  说实话,现在的他和穿越前是两种不同的心态。
  对于这个空中豪宅,也不是买之前那么的满意了。
  由于自己练武的原因,这里其实并不是很适合。就算专门隔出一间屋子用作练功室,徐浩也不敢放开练武。
  万一自己兴趣所至,一脚将楼层跺踏怎么办?
  所以他想着是不是将来再花钱买块地,自己找人设计一个园林类的庄园。
  然后专门划出来个地方,按照机场跑道的级别,额不对!
  应该是把这个地方直接浇灌成金属地面。
  对!就这样办。
  徐浩在沙发上再一次陷入幻想。
  无奈手里钱不够,只能等待拍卖完再说。
  接下来这几天,徐浩无所事事,在家里闭关沉淀龙象般若功第十层的真气修为。
  他感觉想要强行把真气散去,熔炼到自己血肉骨骼之中,就像往装满水的桶里倒水,满溢而出,得不偿失。
  而且这几天晚上睡觉前徐浩尝试打坐修炼,压根修炼不出真气。
  也就是说他那一身龙象真气用多少就少多少,不会再有补充。
  这把雄心壮志的徐浩打击够呛。
  他真的是忽略了这个问题,否则,就不用小说作家们构思幻想了。
  如果现实世界有真气内力生存的土壤,说不准内力高手真的就存在呢!
  躺在两百多平的阳台上,徐浩看着被雾霾遮挡的月光,暗自庆幸。
  辛亏自己选择强大肉身,并没有将内功作为安身之本。
  不过难受的是真气现在并不能合理利用,融入血肉。
  只能是一点点消磨,慢慢进行了。
  ······
  翌日清晨,阳关透过窗帘的缝隙照射进来,将徐浩晃醒。
  今天他还有一些琐碎的事情要办,比如解决自己在家吃饭的问题。
  让他这个吃货自己做饭,那还不如等他快要饿死。
  所以找一个专职厨师是他最近的首要目标。
  刷牙洗脸,徐浩对着镜子自恋的看来看去。
  穿了一身新的西装,配宝石蓝的领带,左手手腕上带着宝饥机械手表,徐浩一副成功人士的样子下楼开车。
  回了现实世界的这几天,他还是有一些不习惯的。
  吃的这些东西不论有多么美味,徐浩都感觉吃了没劲,浑身提不起力气。
  所以自己的食材来源也是问题,需要专门找机会去解决。
  零零总总搞的他有点心态爆炸,还是有杨铁心穆念慈二人的日子舒坦。
  只要伸手张口就好。
  在街上瞎晃了一个多小时,徐浩目光呆滞看着外面,不知道想些什么。
  这时手机响了起来。
  “喂!”
  “喂,徐哥,你有空来一下我店里吗?”
  “现在吗?什么事?”
  “对,我爸也在,就是咱开店的事!”
  “行,我正好离你不远,这就过去了。”
  “哎,好嘞。徐哥那你路上小心。”
  挂断电话,徐浩笑了笑,调转车头向刘飞家的冷兵器定做店铺的方向开去。
  不到半个小时,徐浩就转转悠悠来到位于豫园附近的刘家兵器行门口。
  一张古色古香的牌匾,刘氏冷兵器五个大字刻于其上。
  刘飞听到门口的动静,连忙从前台跑了出来,狗腿一般给徐浩开了车门,满脸笑容。
  “你爸在店里面?”徐浩从后备箱拿出来一个貌似剑匣的盒子,单手拎着边往进走边问道。
  刘飞看着剑匣眼珠直转,连连点头,道:“在呢在呢,老爷子上年纪了,在楼上打盹呢。”
  徐浩进了店里,找了个宽敞地面将抱在怀里的剑匣轻轻放下。
  咚!
  饶是他动作轻缓,地面仍然传来一声闷响。
  刘飞被吓得一呆,看徐浩的动作本以为里面的东西不重呢。
  连忙上前弯下腰打开剑匣。
  徐浩则是放任不管,转身到后面的椅子上坐下休息,顺带看看好戏。
  刘飞打开盒子,只见里面露出一把黑黝黝的宽剑,剑宽足有四五寸,长两尺半。
  就像一个缩小版棺材板一样躺在剑匣里面。
  “这···什么玩意啊!”刘飞一脸疑惑歪着头问道。
  徐浩饶有兴趣地看着他,说道:“你自己拿起来看看呗!”
  “嘿!我倒要看看徐哥你神神秘秘弄来的什么宝贝!”
  说完,刘飞撸撸袖子,双手握住剑柄,很是悠闲地往上提。
  嗯?
  提不动?
  再来!
  刘飞不信邪地加了把力气,直到脸色通红,青筋暴起,才堪堪将剑拎起,不过离地没几秒钟就将剑放下一头来,呼呼喘气。
  “哈哈!”
  徐浩看着他的样子笑出了声。
  “等等,别放下!”
  这时,刘飞老爹从里面走出来,看到他手里这把黑黝黝的宽剑急忙叫道。
  刘飞刚准备将剑放回盒子里,看到自己老子出来,疑惑不解得将放到半中间的剑柄又抬了起来。
  “小友,没看错的话这柄黑色宽剑通体用玄铁打造的吧?”刘老头对着玄铁剑敲敲打打,扭头对着徐浩问道。
  不过看他那笃定的表情,其实不用徐浩本人认可也知道了它的真实身份。
  徐浩起身来到二人身旁,同时答话:“没错,刘叔,我这把剑重七十八斤,没有掺杂任何其他材质的金属,由一整块玄铁锻造。”
  “好宝贝啊,这东西要是熔炼了,掺到其他兵器里边,能打造多少削铁如泥、摧金断玉的宝剑啊!”
  额,徐浩头上仿佛冒出三根黑线。
  “刘叔,我这次来呢,有两件事求您帮忙。”
  “这一来呢,你也看到了,就是这把重剑,我想要把他回炉重造,做出一把刀来。”
  “第二件事,就是想开一家兵器研究店,给我自己研究制造强大又好看的冷兵器。”
  “您看?”
  刘飞的老爹好似没听到一般,继续摸索着那把丑不拉几的重剑。
  刘飞着急地踹了下自己老子的脚跟,小声道:“爸,我徐哥跟您说话呢!”
  “知道了,臭小子!”
  老刘没好气地对自己儿子翻了个白眼,起身跟徐浩道:“小飞上礼拜回家跟我提起过这件事,我知道他想跟着你干,本来呢我还不是很认同,不过看过他给我的那个手抄本之后,我只要你答应我一件事,我就同意。”
  徐浩认真地看着对方,点头道:“您请说,我一定尽量办到。”
  “我知道你有钱,这和我们家没关系,我只求别让我儿子牵扯到那些危险或者犯法的事和人。”。
  “您说这个,我现在就能保证。”
  “我让他研究冷兵器仅仅是我自己的爱好,没有其他的意图,所以您就放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