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诸天最强金身 > 第87章 前往赴约

  和王志伟特意打了招呼,徐浩继续往家里开去。
  小区进口,野兽般强壮有力的引擎声从转角处传来。
  徐浩本想开着车直接进去,哪想到门口停着一辆黑色奥迪车,看到他的巴博斯开了过来,从车上下来一位西装革履,头上打着发胶的的年轻男子。
  “铛铛铛!”
  徐浩降下车窗,看着这位来历不明的不速之客,一言不发,心里想着,莫非搞鬼的人出现了?
  “是徐浩徐先生吧!”
  ···
  没人言语。
  “呵呵,徐先生真是年轻有为。”
  “做个自我介绍,鄙人汪泉,这次来是想邀请徐先生参加我们几位朋友的聚会,时间地点都在这张纸上。”
  男子说完将一张折叠起来的小纸条扔到车里,扭头回到奥迪车上离开。
  “老板,这是什么情况啊?”
  徐浩打开纸条,写着一个酒店的地址,东来酒店四楼雅香阁,时间是今天晚上八点。
  随手将纸条揉成一团扔出车窗,徐浩发动汽车回到自己的车库。
  一路上陆雨桐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他,对于今天的所见所闻,简直好奇死了。
  上楼的时候,面对陆雨桐的提问,徐浩并没有做答,这种事怎么说?说了一件就会扯出另一件事,徐浩可懒得回答好奇宝宝的一堆为什么。
  时间刚过中午,徐浩还没吃饭,陆雨桐在他的催促下跑到厨房忙活去了。
  走几步就回过头来看徐浩一眼,然后噘噘嘴,白他一眼。
  现在的陆雨桐也在慢慢转变。
  以前变着花样做美食,哪怕普普通通的食材,也要做出好看的菜肴。
  然后直播的时候表现出吃到绝世美味的样子,把屏幕对面的观众馋的直流口水。
  其实哪有那么多好吃的又好看的菜啊,不过是这丫头演技好,表现出来的而已。
  所为的,也不过是观众姥爷的打赏。
  而自从来了徐浩家里,做了几期直播后,她都没发现自己的直播方式悄然间发生了变化。
  从一位吃播转变成做饭的主播。
  以前都是自己一个人把色香味俱全的饭菜做好,摆在桌子上,然后打开手机做直播。
  现在呢,虽然人家徐浩不介意,不过她也不是不知好歹的人。
  两人关系再好,说到底她也是个领工资的。
  所以她更多的直播内容是在厨房完成的,吃饭时匆匆就关掉直播了。
  这次出去买菜,陆雨桐感觉徐浩可能是遇到事了。
  虽然不知道明细,但结合今天在车里看到的制服穿着的人去了商场,接着徐浩给王志伟打了个莫名其妙的电话,再然后楼下门口遇见的一个穿西装的家伙。
  这一丝一缕联系起来,不得不让人多想。
  所以做饭时陆雨桐匆匆拿起手机发了个请假通知,罕见的没有直播。
  下午,徐浩打发眼巴巴看着他求解真相的陆雨桐去了楼下的健身馆锻炼,自己一个人到阳台练起了刀。
  很多小说影视里的人喜欢用剑,动起手来剑气纵横,动作飘逸,犹如谪仙。
  不过徐浩知道自己是做不成那种翩翩俏公子,浊世谪剑仙了。
  就像玩游戏一样,你给一个肉坦加攻速加移速,远不如将大头堆肉,剩下的加点攻击。
  况且刀也不差,凌厉霸气,可以更好地将他力量的优势发挥出来。
  与剑相比,刀法大开大阖,变化较少而威力不减。
  从书房拿出那把黑银相间的屠龙刀,徐浩又来到了阳台。
  呼~
  刀身在空气中劈斩,发出一阵呼啸声。
  “破空斩!”
  嘴里喊着自己取的招式名字,徐哈纵身跃起,双手持刀,以肉眼不可见的速度在空气中快速斩击,刀刃从他的左边肩膀处闪电般挥出。
  所谓单刀看手,双刀看走。
  在刀法中非持刀手及步法极为重要。
  单刀对敌,徐浩可以左手使拳或掌。双刀之时,徐浩的如影随形腿法可比一些顶级身法,搭配沉重的刀势,给人一种连绵不绝,不可力敌的压迫感。
  就破戒刀法而言,用最简短直接的连接方式将最基本的用刀动作连贯起来,正适合徐浩的性格和攻击风格。
  不要花里胡哨,也不需要什么九九八十一路连环刀法。
  直来直去,追着敌人砍就完了。
  现在的他说到底还是凡人一个,所用的攻击手段还是术的境界。
  等将来突破了武功的范畴,那简单的一刀斩击或劈砍,都能使出刀气,刀势,刀意。
  这就涉及到了道的境界,还太遥远。
  ······
  晚上,拒绝了陆雨桐凑热闹的请求。
  徐浩穿了一身黑色运动衣出门,直奔五十公里外的东来酒店。
  这时已经八点半了,距离对方约定的时间已经超过半个小时。
  如果运气好不堵车的话,估计九点半徐浩就能到达。
  而在东来酒店四楼雅香阁中,五六个年龄在二十到三十的男子正围坐在一张酒桌上抽着烟,如果不是每个人都身着价值不菲的衣服,带着各款名表,怎么看都是一伙乌合之众的样子。
  “汪泉,怎么回事,不是说好八点的吗?”
  汪泉,也就是今天中午在小区门口等徐浩的年轻男子此刻也是着急万分。
  这姓徐的小子别不是不来吧,这事要办砸了以后还怎么搭上这几位大哥家里的关系赚钱啊。
  看着其他几人都面色不善地看着自己,汪泉耷拉着脸说道:“我也不知道啊,当时我就将咱们定好的地址和时间写在一张纸条上了,亲手交给那姓徐的,而且我之前也看过他的照片,确认是他本人。就是不知道为啥这个点了他还不来。”
  “你们说是不是这个叫徐浩的家伙堵车了?”一个二十七八岁带着棒球帽和墨镜的男人插话道。
  万森摇摇头,冷笑了一下,道:“你们啊,就是不多动脑子。你说八点在这约饭,人家同意了吗?”
  说完,万森看着汪泉重复问道:“人家同意了吗?”
  “这个···好像是没同意。”
  “这不就结了吗?人家就算要来也不需要掐着时间赴约啊?”
  “这小子既然能赚得现在的身价,自然有点能力,等着吧。我想他回来的。”。
  万森说完往后以靠,翘起二郎腿默默地抽着烟。
  而作为聚会发起者的李正,抱着膀子一言未发,看着众人沉默着,不知道在想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