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诸天最强金身 > 第90章 就这样被你征服!

  于是,几个被吓破胆的公子哥拿起纸笔在上面写着自己的信息。
  万森,男,31岁。
  身份证号:310103xxxxxxxxxxxx
  住址:xx区xx路xxx小区5号别墅。
  公司:万象贸易有限公司地址:xxxxx
  作为组织者之一的万森,很是干脆的将自己的一些信息写于纸上,然后拿起印泥沾了沾,按了手印。
  然后,三人酱油党看见万森的果决,也任命似地将信息填好。
  不过,为了让这些人真正感到威慑,不泄露自己的秘密。
  徐浩想出了一些算是比较稳妥的办法来克制。
  不光是这些人自己的信息,他们父母子女爱人亲戚,有多少写多少。
  所有人的手机被徐浩拿出来,互相交换,让他们把对方亲人的手机、VX,甚至是聊天记录里的照片都发到自己手机里。
  最后,所有人交换A4纸,互相检查,只要第一个人指出问题所在,徐浩确认之后就放过他。
  没想到李正填写的内容出了问题,他家的公司名字地址,包括家庭住址,父母信息都不对,貌似除了他亲哥,其他的就没一个对的。
  每个人都参与了举报,无一例外。
  结果可想而知,徐浩懒得慢慢折磨他,一脚踹过去。
  “啊!”李正被踹飞两米远,嘴里发出惨叫,不巧的是脑袋撞到墙上,咚的一声,甚是响亮。
  整个人更是疼痛地生不如死,不过已经没有力气再喊叫,意识模糊。
  钱凯两只手就像螃蟹的两只钳子,在胸前部位举着,朝外呈九十度诡异地弯折着。这里除了李正就属他掺,现在更是犹如缩头乌龟,每当徐浩碰一次李正,他就吓的缩缩脖子。
  “你们说说,在座的没穷人吧?”
  “想要钱问家里要,自己挣去,多好?”
  “为什么想要来找我麻烦呢?”
  “丑话说在前头,谁要是再敢打我主意,或者我家人和公司的,那就消失吧!”徐浩踱着步子在他们面前说着话。
  然后万森为了脱身主动把李正的信息交代了个一干二净。
  徐浩没有让他走,不过让他的坐到一边,不用一起蹲着。
  收起大家写得A4纸,徐浩兴趣所致,打开摄像功能,对准还蹲在墙边的三人笑着说道:“诶,你们听说过一个梗没有?”
  “跪在地上唱征服,知不知道啊?”
  “现在给你们个机会,我起头你们唱,蹲地上也行,不过得抬头看镜头,唱完我就撤,你们就自由了。”
  “哇~”
  张鸣忍不住哭了出来,他在一般人眼里也算出身高贵,家里亲人有当老板的也有当小领导的,何时受过这等委屈?可又不敢反抗,越想越难过。直到徐浩的这个要求出来,所有委屈都化为决堤的河水一般,波涛汹涌喷薄而出。
  徐浩没有理会,他才不会心软呢。
  “来,就这样被你征服,预备,唱!”
  徐浩‘温柔’地起了个头,拿着手机对着几人。
  钱凯带头就唱:“就这样被你征服,切断了所有退路······”
  张鸣哭着附和唱着,看来是怕再挨揍。
  汪泉今晚当了一晚上鸵鸟,生怕徐浩记恨自己在他家门口装逼,索性有钱凯挡在他前面,没有被徐浩收拾。
  视频录了不到一分钟,几人的样貌清楚地记录在视屏里。
  看到徐浩放下手机,钱凯和汪泉停了下来,只有张鸣还在唱着:“我的剧情已落幕,我的爱恨已入土。”
  这是这首歌最后一句歌词,没想到这怂货一边哭还要一边唱完。
  “嗯。大家表现都不错!那就收拾收拾回吧,我就先走一步。”徐浩挥挥手犹如明星退场。
  走到门口之时,他突然停下脚步,回头道:“我要看到我的公司明天恢复正常,还有,今晚的事最好你们咽到肚子里别说出去,否则···”
  徐浩一拳打了出去,门框附近的墙面直接被他打了个五六公分的坑洞,水泥石块乱溅,连里边植的筋都露了出来。
  咔嚓一声,徐浩开门走人。
  万森从椅子上跌坐到地上,深深地呼了口气,摇头苦笑道:“真的是狠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唉,这事我是真不敢插手喽,老老实实做生意多好。”
  感慨完,万森起身往出走,同时双腿隐隐有些颤抖,看来心情并没有完全平复下来。
  汪泉张鸣扶着钱凯站了起来,看了眼躺在地上昏昏沉沉的李正,张鸣抽噎着说:“要、要不要把李哥带、带走。”
  汪泉摇摇头,叹道:“不了,咱们今天把他得罪狠了,他要是不敢报复那姓徐的,铁定要找咱的麻烦,走吧,别管了。”
  于是三人继万森之后也迅速撤离。
  只有李正晕晕乎乎在地上细声呻吟着,直到服务员进来打扫卫生才发现他,不过李正拒绝了对方报警的好意,让其帮忙送到医院,而且酒店所有的损失他也声明全部承担。
  而徐浩则是开车直接离开。
  回到家中,徐浩把那些信息都拍了照发给张古,让他想办法找私家侦探之类的把这几人的信息核对并且完善了,他可保不准这里面的几人会不会再给他添堵。
  拿了个网上买的蒲团,徐浩坐到阳台之上,在群星密布的夜空之下打坐休息。
  其实在回来的路上他就觉察了情况有些不对。
  自己的心态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按照他的性格,处理这件事有很多办法,或暗中威胁,或警告,或借刀杀人,三十六计随便用都行。
  但自己刚刚在包厢里却没有忍住,选择了最直接最暴力的手段。
  这样做爽是爽了,可是结果却被当时气红眼的自己抛之脑后了。
  仔细想想,这些人中只要有一位的家人选择报警,警察一介入,要是把自己的经济来源也牵扯出来呢?
  再然后,自己无法解释,被更高权限的国安之类的部门带走?
  想想都觉得太莽撞,不像自己办事的风格。
  当然,这也是在主世界他才畏首畏尾,原因自然是不想破坏自己的生活,这里是他穿梭诸天的港湾,避风港!!
  那么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自己做出今晚这种不理智的事呢?
  徐浩百思不得其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