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诸天最强金身 > 第98章 住在颜盈隔壁?

  见徐浩没说要收自己为徒,且有了断浪的对比。
  聂风大大的眼睛里蕴满泪珠,小嘴委屈地抽噎着。
  徐浩走了几步,就发现这家伙的不对,原来早已无声间泪流满面。
  “哎呦,小聂风你怎么哭了啊?别哭别哭。”徐浩蹲下身来安慰着。
  “我也想拜师!”
  “你让你爹爹传你家传的武功,可厉害了!”徐浩给他擦擦眼泪捏捏小鼻子说道。
  “断浪拜师我也要拜师,我爹爹打不过你。”聂风说着啊地一声大哭起来,好似受了莫大的委屈。
  而这时早就闻听得动静的聂人王刚刚走近,结果发现自己的儿子哭了,本想上前抱起儿子好生安慰,结果听到聂风的话,满头黑线,现在想哭的是他。
  “我不气···我不气···”聂人王在一旁茂密的竹林里安慰着自己,没有急着走出去反而想看看自己儿子还会说什么坏话。
  “聂兄,你儿子哭了,快过来。”徐浩发现了走近的聂人王连忙招呼道,好歹是习武之人,而且突破了先天,想要发现没有掩饰靠近自己的人还是很简单的。
  其实他也不是死活不收聂风的,谁知道这孩子还晓得拜师就拜厉害的,连他老子都看不上了。
  这不是徐浩认知中的聂风啊!
  如果拿了摄像机,把这一幕录下来,将来给聂风看,想想就有趣。
  被徐浩叫破行踪,聂人王笑着走了出来,伸出手把聂风包入怀中,道:“别哭了儿子,你想学武功爹教你,不比他姓徐的差。”
  聂风别看年纪不大,他才不傻呢,明明他爹打不过雄霸打不过徐浩还打不过那个冒着火的怪物,为啥要学他的武功?
  而且从刚刚认识的好朋友断浪拜师就能看出来,人家断浪和自己年龄相仿,却行事说话有理有据,比他强不少,既然如此那断浪认准的人准没错,跟着他就对了。
  在自己老爹的怀里别扭地扭了几下,聂风红着眼睛小声问道:“我能和阿浪一起和叔叔学武功?”
  “额!”
  聂人王双臂陡然一僵。
  随即太阳穴处青筋暴起,闭着的嘴用力咬了咬牙。
  一位父亲最失败的地方就是自家的孩子当着自己的面想让别的男人带着玩而对自己置之不理,那他现在算不算一位失败的父亲?
  “哈哈哈!”
  看见聂人王现在的样子,徐浩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没想到小时候的聂风这么好玩,父子两人在一起更有意思。
  “可···以····”
  聂人王无视了徐浩嘲讽般的笑声,从牙缝出挤出两个字,心里难过的流血。不过为了儿子,他还是深吸一口气,忍着不爽朝徐浩露出个僵硬的笑容问道:“徐兄弟可否答应小儿的请求,教断浪的时候也教他点东西。”
  “当然可以,我只说不收他当徒弟,没说不可以教他武功。”徐浩淡笑道。
  “这是为何?”
  聂人王露出疑惑的神色。
  “呵呵,天机不可泄露,聂风命中注定要拜一人为师,我就不破坏他的机缘了。”
  看着他神神叨叨的样子,聂人王不想理会,反正只要自己儿子不哭闹就行了,聂家祖传来武功将来也是会传给他的,能再多学几门也不错。
  “听见没风儿,你徐叔叔答应教你练武了,别哭了哦!”聂人王哄着怀里的聂风。
  而聂风在听见徐浩说的话时就已经露出了笑脸,至于让不让拜师他不在乎,因为他不是很了解这是什么意思。
  “聂兄,我此次来这儿,也是想摆脱一件事。”徐浩说道。
  “哦,什么事能让徐兄弟亲自请求啊?”聂人王脸上露出隐晦的笑容,朝着儿子挑了挑眉。这徐浩不就是比自己厉害那么一点吗?自己好歹是成名江湖的北饮狂刀,你看,这不就求我来了吗?
  “是这样的,我既然答应了浪儿进洞中替他寻找他父亲,自然要办到。所以想让聂兄帮忙在村里找个院子,好方便我居住。”徐浩不紧不慢说着。
  “就这事?”聂人王瞪大眼睛问道。
  “对啊,聂兄以为还有何事?”徐浩亦是不解。
  “嗯,没有没有,房子还真有,巧的是就在我家隔壁。”
  “前阵子隔壁家王阿婆去世,他的独子便将她下葬,留下屋子去了百里之外的小城之中,拜托我照看一番,若有人买,便卖了合适的价格等他年后回来祭奠母亲时给他。”
  “我这邻居是个孝子,我看他不容易也就答应下来,顺便照看一番。”
  还真是巧了!徐浩心中想着。
  “那正好,带我去看看如何?”
  “走吧,正好阿盈做了饭菜,跟我回去先吃点。”
  “那聂兄请?”
  徐浩伸手礼貌地往前带了带,两个半天前还打生打死的男人竟然互相恭敬有加地向前走去。
  ······
  “夫君,回来了?”
  “这位是?······颜盈拜见恩公!”
  颜盈做好饭正在院子里摆放着饭菜,听见动静低着头问了声,结果一抬头看见换了身衣服的徐浩拉着断浪走了进来,先是一愣,仔细观瞧才认出来,于是一边说着一边微微蹲下身子,两手交叉叠起低了低头行礼。
  “呵呵,嫂子不必多礼,快快请起。”人家丈夫在此,徐浩总得给些面子,客气的说着。
  说到颜盈这女子,有的人看不起,有的表示理解。
  徐浩很难喜欢上这种女子,不过倒也不是完全厌恶。
  你想,一个被称为江湖第一美女的女子,手无缚鸡之力,在这人命如草芥的年代只能委身与实力强大的男人来保护自己。
  然后,她的性格再加上点虚荣,毕竟她自己也有点资本。
  谁知道聂人王这货竟然幻想着远离江湖,躲避尘世牵绊。
  这让她怎么忍受,自己长得再好看也不再见人夸了;每天打扮出门,除了自己丈夫就是树林里的动物能见得她的美貌,怎么忍受?
  这换成现实世界的女子,可能很大一部分会是跟她一个选择吧?
  这也是徐浩能稍微理解对方的一点,聂人王自己就是自作孽,把自己的想法强加于别人身上最后没有好结果,也怨不得人。。
  而且从她今天羞愧难当高空跳下说明也是有廉耻的女子,这放在现代······,算了,就不比了。
  综上所述,由于这女人知廉耻、懂感恩,徐浩能主动理解颜盈的苦衷。不过,对于背叛自己男人的女子,他永远也不会喜欢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