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诸天最强金身 > 第99章 终于突破

  在聂人王一家的帮助下,徐浩将他们隔壁的竹屋收拾出来,向村里人花钱买了新的家具,不过都是大家闲暇之余拿竹子拼接绑扎的桌子椅子床罢了,旧的已经被他拿出去扔掉了。
  这天,照旧去聂人王家蹭饭回来。
  断浪和聂风在院子里站成一排,徐浩坐在一个躺椅上,双方面对面。
  “浪儿,风儿。”
  “师傅!”“徐叔叔!”两小孩很会郑重严肃地抱拳恭敬道。
  “今天也该教你们习武了。我有一门内功,练到大成可突破先天之境,内力自生真气自转,形成护体罡气,百毒不侵,反弹伤害,便教于你们。”
  没错,正是徐浩得自少林寺的九阳神功。练就此功,可出氤氲紫气,可随意扩散到体内、体外,可刀枪不入,水火不侵,毒气不生,物化不之,金刚不坏之躯也随之而来。
  练成此功,行走坐卧都能自行运转,而且随意施展拳脚都有莫大威能,并且可以加强领悟能力,张无忌就是因为将这门神功练至大成才能一天之内将乾坤大挪移修炼完成。
  ‘“叔叔,那我能修炼吗?”聂风有些羡慕地问道。
  “你最好先别练习,不过我教浪儿的时候你可以在一旁,武功口诀可以告诉你,但是它不一定适合你。”徐浩说道。
  聂风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只要徐叔叔没有避讳自己就好了,而且也不是不教自己,只是暂时不建议自己学罢了。
  “他强由他强,清风抚山冈。他横由他横,明月照大江。他自狠来他自恶,我自一口真气足。”
  “先来跟着我将内功口诀背会,然后师傅就教你俩如何打坐,如何行功。”
  将九阳神功的总诀教给二人,徐浩起身回屋拿出一张纸和一个中性笔将口诀写上去,递给二人。
  “这是?”
  见到如此洁白整齐的纸张,还有那内里有一漆黑的细棍子外表却是透明圆柱貌似为笔的东西,二童目瞪口呆,颇为神异。
  “这是为师从极远之地带回来的,这些你们就不用管了。”徐浩淡道。
  真不是他装逼,而是不习惯用毛笔。
  在射雕之时倒是学过繁体字,不过当时也有自带的笔,就没学毛笔字了,这会儿也一样。
  一刻钟后,两人停下嘴里的呢喃,异口同声道:“师傅(叔叔)我们记住了!”
  考验一番,不过就这一句话,两人确实背会了。
  “那好,总诀是这门武功的整体概要,也就是说,当你陷入修炼瓶颈之时,要好好想想总诀,自会找到突破思路。”
  “知道了!”
  “那好,现在我来教你们第一重的口诀,跟着我背!”
  “子午卯酉四正时,归气丹田掌前推。
  面北背南朝天盘,意随两掌行当中。
  意注丹田一阳动,左右回收对两穴。
  拜佛合什当胸作,真气旋转贯其中。
  气行任督小周天,温养丹田一柱香。
  快慢合乎三十六,九阴神功第一重。”
  两个孩子认真地跟着徐浩读着,而徐浩一边带着他们背口诀,一边又拿过刚才那张纸将第一重口诀也写到上面。
  写完之后,徐浩把纸给了他俩,便坐回躺椅,拿出雪茄吧嗒吧嗒地抽着,好不惬意。
  断浪很是认真地拿着纸张一字一句念着,同时转动小脑袋记忆着,而聂风在他一旁歪着头一同小声念着,不过小眼睛时不时瞟一眼徐浩,满是好奇。
  徐浩早就看见了他们二人的不同,不过只是微微一笑不去理会。
  断浪现在无父无母,一心想着练会武功进凌云窟内寻找父亲,哪怕他幼小的心里也觉得父亲还活着的希望渺小。
  这也是徐浩欣赏他的原因,自古孝道能感天动地,一个有孝心的人绝对是值得大家认可的,哪怕他其他方面很不堪。
  而且,原剧中断浪在天下会中披荆斩棘,努力练功,却得不到和聂风步惊云的同样待遇,就算这样,他也心系聂风,并没有嫉妒这位儿时好友。
  有天赋,仁义孝心皆具的断浪,很合徐浩的脾气,他很欣赏这样的人。
  如果说风云后期的断浪是个反派BOSS大魔头,那他变成这样也是被大家逼迫,被所处的环境逼迫的。
  就像徐浩一直喜欢的一位现实世界的非著名相声演员老郭,他在功成名就的时候面对采访说过这样的话:我想给你们当狗的啊,是你们不要啊,怕我咬你们,现在我成龙啦!
  这是他经历过多少挫折与坎坷,浴火而生之后的感慨啊,其中心酸让人动容。
  ······
  不主动教聂风武功尤其是内功,徐浩也有自己的考量。
  聂风承载此世界风无常之命格,可以说他是天生的风灵之体,而自己的龙象功和九阳功都是带着佛教属性的内功,颇有金刚之意境。
  般若掌和罗汉拳教他也不是不行,就是不知道对他有没有用。
  不过如果说到契合,可能如影随形腿法和破戒刀还真有用。
  如果将来聂风依旧拜了雄霸为师,那就有很大可能被雄霸传授风神腿,而如影随形腿和其有些相似,可以作为基础功让他练习。
  而且破戒刀法作为一门霸道杀戮的刀法,配合他将来疯魔之后,其威力想想也可怕。
  于是接下来半个月,徐浩一边将有了松动的真气融于自身血肉和筋骨,一边教两个孩童识穴段窍,白天就在院子里让他们打拳练腿,晚上就照着穴位图记忆学习。
  而半个月时间过去了,徐浩不负期望,终于将真气一散而空,完全融入身体。
  这天晚上,断浪早早被他赶去睡觉。
  徐浩拿了一蒲团盘坐在院中,头顶是星辰闪烁,明亮如昼的夜空。
  最后一丝真气消耗完毕,徐浩小心翼翼地结龙象印,内心一片清明,不敢有任何遐想。
  呼呼呼!
  就在这平静淡雅的竹林小院之中,凭空出现一股股风,在地上盘旋着卷起阵阵尘土。
  而徐浩则是感觉有很多嘈杂而充满诱惑的声音在耳边轻语,那温柔的风吹到耳垂,让他心痒难耐。。
  好似粉红骷髅,有好似天魔肆虐,徐浩险些被干扰破功吐血。
  好在他知道这是自己突破龙象功第十一层必然经历的一道门槛,内心坚定岿然不动,幻想着自己就是那高高在上的佛陀,将龙象踩于身下,威震天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