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诸天最强金身 > 第110章 金麟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便化龙

  摘下头盔,徐浩打量着这座宽阔连绵的的雪山,其高耸入云,好似群山之首。
  原来这里并不是荒无人烟的地方,只见前方百丈之外有亭台楼阁,倚山而建,雄伟巍峨,气象万千,令人叹为观止,此时依稀能看见还有匠人在修缮建筑。
  徐浩闲来无事,上前行去。
  “站住!来者何人?”
  “我想问一下此地是何处,你们是何门何派啊?”徐浩一脸随意的表情问道。
  “此山乃是天山,我等为天下会帮众,阁下是何人?为何来此地?”问话者身穿黑色紧身便袍,头上还用黑布包着,一脸严肃地问道。
  “哦?天下会?那不知雄帮主可在帮内,在下可是老朋友了,你叫他出来见我。”徐浩说道。
  “哼!年纪不大口气不小!你在这里等着,我去禀告帮主。”黑衣帮众冷哼一声返身回去,不过周围其他看门的人围了上来,死死地盯着徐浩。手里的刀抽出一半,露出刀刃。
  天下会大殿,雄霸正在大厅正对面的主座之上,一位面白无须,脸上涂满粉尘的男子,摇着手里的羽扇,轻声细语道:“帮主,这下方之人便是江湖传说铁口金断的泥菩萨,一生算卦无数从未失手。”
  只见雄霸所坐之处,高八尺神座立于大厅深处九层台阶之上,两边扶手之上是纯金打造腾飞之龙。
  在台阶下方,左手边靠前的座椅上,一身着粗布麻衣平头短发男子,脸上长满麻子,颧骨处有可怕脓疮,甚是恐怖。
  “你就是泥菩萨?”雄霸威严雄厚的声音在大堂响起,左右伺卫眼观鼻鼻观心静立一旁,不敢言语。
  “江湖上给在下一些薄面,称我为泥菩萨。”泥菩萨金属般刺耳苍老的声音传来,雄霸眉毛微微皱起,有些不信。
  换用现在人的想法,就是你这么牛笔,就长这求样?
  不过为了达到目的,让对方给自己好好算一卦,雄霸语气柔和些许,道:“那能否给雄某人卜算一卦。”
  语气稍显柔和,但泥菩萨从雄霸那深邃的眼光之中可以看到他的狠厉,如果今天不从了他的要求,恐怕难以走出此地。
  “唉!”
  泥菩萨心里微微叹气,僵硬的面孔带上一丝笑容道:“雄帮主雄武霸气,在下自然不会拒绝,不过···”
  “泥菩萨有何难处不必拘泥,请说出来,我雄霸自不会亏待于你。”雄霸笑着道。
  泥菩萨语气沮丧道:“雄、雄帮主,在下、在下福运浅薄,须得消耗一身气运才可为雄帮主这样雄才伟略的人算得一卦,且只有前半生。那后半身之卦,得等十年之后才能算出!”
  看着对方丧着个脸结结巴巴,雄霸哪能不知道对方的真实想法。
  都是千年的狐狸,心知肚明即可。
  眼睛一转,雄霸一副宽容表情笑着道:“那,还请菩萨十年之后再算另一卦,那现在可以先算我前半生了吗?”
  “可,不过······”泥菩萨说着,转头看看周围的侍卫和文丑丑等人,雄霸领会他的意思,一挥手,这些人微微一躬身向后退着离开大堂。
  “雄帮主稍候!”泥菩萨一脸正色道,说完从怀里掏出一个圆形的金黄色铜盘,好似那命运转轮般咔咔转动,似有命运奇光从里面透出。
  雄霸有些坐不住,一脸慎重地从上方走了下来,走到泥菩萨一旁,问道:“可有结果?”
  “嘶!”
  泥菩萨深抽一口冷气,看看轮盘再看看雄霸,最后装模作样般摇摇头,道:“雄帮主且附耳过来,在下只说一次。”
  “哦,好好!”雄霸道,牵扯到自己的命运,这时他也顾不上拿架子,有些慌张和激动地凑上前去。
  “金麟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便化龙!”
  泥菩萨一字一句将这句类似于对联或诗句的卜算结果说出,雄霸呆立当场,嘴巴张的大大的,随后急忙问道:“何解?”
  “天机不可泄露!”
  而天下会大堂之内,陡然刮起一阵阴风,以肉眼不可视的形态吹到泥菩萨脖颈之处,瞬间对方的身体一僵,脸色变得苍白无色,嘴里缓缓溢出一口鲜血。
  “噗!”
  泥菩萨吐血倒地,全身痉挛着惨叫,将雄霸吓了一跳。
  不过这时得到结果的雄霸才不管他呢,反而对方现在一副受到天地反噬的样子使他更加相信卦象结果,大笑着转身离去。
  空旷的大殿里面独留下打滚挣扎的麻衣男子和雄霸大笑的余声。
  “金麟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便化龙!金麟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便化龙。哈哈哈······”
  从后面小门出得殿外,雄霸嘴里重复念着这一句批文,脸上止不住溢出笑容。
  文丑丑在门外柱子边静静等待着,看见自家主子魔怔般念着一句话,好似有化龙二字,立马露出谄媚的笑容,如一只翩翩蝴蝶,步伐轻盈走上前去。
  “恭喜帮主贺喜帮主,千秋万代,一统江湖!”
  “嗯?”雄霸收住笑容,脸色阴沉,喝问道:“你可是偷听?”
  “丑丑不敢,帮主饶命。”文丑丑吓得立马双膝跪在地上,一边行礼一边喊着求饶。
  “呵呵,起来吧,吓吓你。”雄霸陡然又恢复了一脸笑意,笑着说道。
  “谢帮主饶命,谢帮主饶命!”文丑丑激动地答谢,然后小心翼翼站了起来,弓着身子,道:“帮主,我其实是看到您高兴的样子,猜测到卦象一定不错才恭喜您的,哪想到······”
  “嗯。”雄霸收起了笑容,恢复了那副庄严威猛的神态。
  “帮主···帮主···”
  这时,远处小路上跑来一名帮内弟子,雄霸也叫不上对方的名字。
  “慌慌张张成何体统!”文丑丑脸色一下变得严肃,指着这名单膝跪地抱拳行礼的黑衣帮众喝骂道。
  “说吧!”雄霸面色冷淡,挥了挥手道。
  “是!帮主,门外来了一位短发奇异男子,穿一身黑衣,手里拿着一个圆圆的能发出黝黑光芒的怪异物事,说······”
  “别废话,说有何事!”雄霸冷厉的声音传来,吓得这位帮众缩了缩脖子,脸色变得惨白。。
  “对方、对方称是帮主老朋友,让您出去见他!”
  “哦?我有什么老朋友?”雄霸微眯着眼,自语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