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诸天最强金身 > 第114章 天地玄三境

  “咳咳···”
  雄霸摸着胸口,披头散发,将嘴里残存的瘀血吐出。
  “徐兄弟,没想到你藏得这么紧,雄某佩服!”雄霸一边运气调息,一边稳住身子说道。
  只不过配上他那狰狞的面孔,徐浩知道他打出了真火,估计是怕现在不除掉自己以后便没有机会了。
  “过奖过奖,在下拼尽全力也才挡住雄帮主随意的一式猛攻,雄帮主才叫人佩服呐!”
  嘴里说着假惺惺的话,徐浩运转龙象神功,发现体内的真气少了三成,看来这一招不能多用。
  “今日雄某多有不便,徐帮主你看?”雄霸扯着带有血迹的嘴角问道。
  其实他恨不得将徐浩打杀当场,不过现在徐浩一脸风轻云淡,让他琢磨不透底细,贸然动手怕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雄帮主客气,徐某刚刚切磋其实还没过瘾,不过既然您现在不方便,那在下便就此告辞,来日再来拜访!”
  徐浩一拱手,转身去拿放在远处的头盔,脚步在地面虚踏,三步并做两步转眼消失在天下会的范围内。
  看着消失的徐浩,雄霸眼中露出愤恨不甘的神色,狠狠地在空气中挥了挥拳头。
  像他这样雄心壮志建立帮派,想要一统江湖成为霸主的枭雄。凡是不能为我所用之人便会当做拦路虎与踏脚石除去,现在实力不在他之下并且更加年轻的徐浩,简直就像心头刺一样,不除之不足以心安呐。
  长长的黑色金纹袖口在空气中搅动发出猎猎声响,雄霸冷哼一声带着满脸凝重与不甘转身踏上台阶。
  天下会山门之外,徐浩平息了汹涌的真气,一脸轻松的走了出来,回过头看看气派的天下会,摇摇头将头盔带好,嗖地一声飞到高空。
  依旧是用念力模拟圆锥形螺旋弹头,徐浩犹如入海蛟龙,在云端遨游,向着千里之外的凌云窟飞去。
  飞行之中,他回忆着刚刚施展的龙象托天,其实便是将一直观想的龙象虚影映射到现实之中,这就牵扯到了先天圆满突破下一个境界结丹境,这是这个世界武功真气所进阶的方向。
  先天高手如雄霸聂人王之流,修炼出浑厚真气,先是将丹田充满,然后溢出到筋脉之中,当有一天筋脉里的真气也都充满,那就会影响到功法的运行和真气的运转,所以练武之人到了这个境界便会多多闭关,将真气压缩回丹田,然后气态真气逐渐凝练为真气液滴。
  结丹境又分为三个境界,第一步,真气化液,达到这一步的人谓之玄境高手。
  真气修炼圆满,精神力异常精炼,将自己的武道意志通过强大的精神力烙印在真气液体之内,一招一式之间有异象伴随,威力猛然提升一大阶。
  第二步,名为地境高手,依旧是一步步积攒化成液态的真气,直到其填满丹田,溢出到筋脉之中。这时,那液态真气在筋脉之中犹如千钧山岳,让人实力凶猛犹如神魔同时一举一动也要承受莫大压力,于是就要再次压缩真气,使之密实如汞,恍若仙丹。
  达到这一步实力之人,在风云世界是基本上不会出现,至少明面上雄霸先天后期的实力已经是绝顶高手了。
  徐浩猜测那隐居幕后,神州大地江湖门派实质上的掌控者帝释天便是这个境界。
  结丹境第三步,也就是圆满境界,名为天境,便是将真气压缩成为实质的固体,圆润如意,似仙丹妙药,正所谓一颗金丹吞入腹,我命由我不由天。
  徐浩估计帝释天露头后实力最强的时期便达到了这一步,不过龙元被打散,一分为七,断浪等人吞下之后,实力也是迅速提升,所以他最后依旧被打败了。
  真气结丹并不是终点,需要无数精力去打磨使之坚硬似铁,最后每一次压缩磨炼,便是将神念意志融入其中的过程,足足将其压缩九次,玄丹九转,意志完全烙印,才能达到所谓的金丹境界。
  而金丹境界很明显的不同便是有了法力,是由体内真气进阶的元气和神念相结合的产物。
  古人有云:
  天有三宝,日月星。
  地有三宝,水火风。
  人有三宝,精气神。
  其中精便是人的气血,精力等,是构成人体、维持人体生命活动的物质基础。
  气是生命活动的原动力,人体的呼吸吐纳,水谷代谢,营养敷布,血液运行,津流濡润,抵御外邪等一切生命活动,无不依赖于气来维持。而在有武功仙法的世界,气又指体内修炼出来的真气、元气、仙气。
  神便是人之精神、意志、知觉、运动等一切生命活动的最高统帅。是元神,是灵魂,玄之又玄。
  修者将意志逐渐烙印到结成的内丹之中,使元气中蕴含自己的神念,才能如臂指使般施展神通法术,这就是法力。
  而传说中人族修炼之法,便是圣人老子游走洪荒人族部落,不忍其蒙昧无知不识天数,特意创造出最适合人类修炼的金丹之法,给人类修真成仙的机会。
  ······
  飞出天山境地,徐浩回忆来时法方向往回走,洁白的白云好似一层厚厚的屏障将天地隔开,不过徐浩每过一段时间便会降下身去辨别方向。
  途径一地,他也是像之前一样快速掠过,然后升空。
  谁曾想一道冲天剑气从地上发出,直冲云霄,把徐浩吓得差点掉下来。
  感应到那搅动风云,似要捅破天穹的锐利剑意,徐浩凝目向下看去。
  相隔数里之外的地面,一个发丝斑白的老者脸色沉重地握着一把出鞘的剑,抬头仰望着天空,哪怕中间隔着飘动的云彩,也好似能透过其厚实的躯体与徐浩对视。
  不过现在还不是徐浩搅动风云的时候,新到手的武学还没练到家呢,等十年后聂风断浪他们长大,才是他徐大佬出来浪的时候。。
  透过黑的头盔对着下方那锐利的目光一笑,徐浩陡然提速笔直地冲向云层,如一只穿云箭消失在这片天空。
  而下方一处草庐外,一身麻衣,头发灰白的独孤剑,收回手中的剑,满是忧虑地转身回到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