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诸天最强金身 > 第117章 临别比武

  聂人王低头看着露出惬意笑容的徐浩,露出羡慕的神采。
  不过很快便摇头挥散思绪,拍拍徐浩的肩膀,道:“虽然不知道你现在是何境界,但我请求你不要大开杀戒,给中原武林保存点实力,我们的神州,经不住折腾了啊。”
  徐浩一怔,不解得看看聂人王,那黝黯的眼神,忽然有些理解他了。
  明明有着强大的实力,却甘愿隐居在这竹林,一心想着老婆孩子热炕头。
  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相处,徐浩隐隐明白了聂人王的想法。
  这个江湖,没有想象之中那么美好,到处充斥着仇恨与掠夺,没有道理,全凭实力。
  可能是钱财,也或许是珠宝、武功秘籍,甚至是一次口角,各种各样的原因,引发了帮派火拼,江湖仇杀,这一幕幕赤裸的杀戮构成了武林江湖。
  聂家祖传的疯血,犯病之后实力大增。
  可能聂人王就是为了不让妻儿跟着自己担惊受怕,也可能是怕自己发狂将中原武林打个残废吧,于是选择了平淡无味的简朴生活。
  不过出人意料的是妻子颜盈竟然不理解自己的忧虑,一心想着别人的吹捧与虚名,被雄霸抢走了竟然过的有滋有味。
  幸亏当年佛顶大战颜盈先是被雄霸的话羞辱,然后被徐浩无意间的话刺痛尊严,自寻短见。
  自从那次见识过生死之后,颜盈就如换了个人一样,当起了贤妻良母,每天照顾聂风和断浪两个小孩,要不就是放下身段做一些竹笼来换钱,这也让聂人王慢慢放下了心里的芥蒂,恢复了对她的感情。
  ······
  沉默片刻,徐浩点点头,不再言语。
  聂人王淡笑一声,转头离去。
  就在他迈着无声的步伐走出院子的时候,徐浩抬头看着他的背影,轻声道:“要比试一场吗,聂大哥?”
  聂人王嚯的一声转过头来,眼神之中的色彩豁然绽放。
  久违的笑容挂在脸上,聂人王爽朗着笑道:“呵呵,徐兄弟有请,岂敢不从?”
  “那就请吧!”徐浩起身说道。
  说着,并没有回屋里把盘龙棒拿出来,二人并着肩脚步虚踩,飞身上竹树顶端,身轻如燕般踩着竹叶快速向北面村外的河畔跑去。
  “呼呼呼!”
  听着耳边传来风声呼啸的声音,徐浩和聂人王对视一眼,露出纯真的笑容。
  男人之间的友情,只有经过岁月的磨洗,才能如稚童般纯粹。
  一刻钟的时间左右,二人从林中飞下,在草地上疾走百步,便来到了大佛对面的河边。
  “徐兄弟,你不会是想让我一个人打你和火麒麟吧?”聂人王指着那传来阵阵轰鸣和火光的凌云窟问道。
  “哈哈,聂大哥你想哪去了!”
  话音刚落,一声低沉的吼叫传来,只见火麒麟身上绽放着艳丽的火光,踏江而来。
  “吼吼吼!”
  脚掌踏在草地上,火麒麟自觉地将身上的火焰收回,兴奋地在二人周围蹦跳着,嘴里发出开心的兽吼。
  “这家伙能在很远的地方就感应到我的存在,尤其是我来到这里,他老远就能闻到我气味,正好,要不你俩一人一兽打我一个?”徐浩看看眨着萌萌大眼的火麒麟和聂人王笑着道。
  火麒麟久于徐浩玩闹,加上那天地四灵的神兽血脉,早就能够完全听懂人言,这时听见徐浩又要与自己玩耍,高兴地在地上蹦跶,一个虎扑直接就动手了。
  这也是徐浩和它八年来养成的默契,根本不会磨蹭。
  “聂大哥你动手吧!”徐浩左脚清点地面向后退去,嘴里喊道。
  聂人王愣愣地看着一人一兽已经交上手,一招玄武神掌的直捣关山,翻手做掌,这一掌好似有无穷重力,厚重如山,直直追着后退的徐浩打了上去。
  得到徐浩的同意,聂人王主选了这门玄武神掌修炼,其掌劲如同高山厚重,变化犹如大海莫测。
  现在徐浩经过多年的修炼,只靠着肉身力量和防御便能无敌于先天境界。
  也就是说,胡乱莽打一通,用最简单的格斗术出手。
  像聂人王和雄霸这类先天圆满境界的顶级高手都打不破他的防御,最多皮肤外膜有点青肿。
  而徐浩一拳之力打出七八千斤巨力,哪怕他们能够勉强接住,也得提前蓄力用出最强的状态招挡。
  如果再加上那全部练到大成境界的五强武道,汇于一体,施展类似十方皆杀的弱化版五方皆杀,来是个雄霸聂人王之流都得跪。
  于是,让聂人王抓狂的一幕出现了。
  只见徐浩一只手被在身后,右手时而为掌,时而变拳,又忽然出指,恍惚间又好似一直都呈爪形,快如魅影,在火麒麟和他之间对招,潇洒应对。
  这就是徐浩依照当初洞中壁画上的十方皆杀琢磨出的五方皆灭,杀还是灭的无所谓,主要是威力其实并不弱于加上武器的另外五种武道兵器。
  这些年,徐浩以圆满境界的如影随形腿法为根基,把山海拳经、玄武神掌、烈强腿绝、圆融金指、甲骨龙爪以及无相劫指甚至独孤九剑的理念都杂糅在一起。
  凭借着常人二十五倍是速度,真正做到了一秒内将五门功法的招式全部出一遍。
  也就是说,一秒之内,共一百多近两百多式拳掌指爪腿所有招式都能从各种不同的角度全方位照顾到对手,漫天虚影却招招实攻。
  徐浩之前还纳闷过,为何系统的状态栏不统计五方皆灭这一自己自创招式。
  后来在练习的时候遇到招式的衔接问题,他有点明白了,或许所有武功都达到圆满之境,然后能够完美的随意组合出招,这七门武功便能直接融合为一了。
  借着夜色,一身黑衣的徐浩好似完全融于虚无的暗夜中,时而在百米之外踹火麒麟一脚,时而飞到树上和聂人王对轰一拳,简直是无限分身一样。
  “不打了不打了!”
  聂人王大喊一声跳下枝头,朝着跑远的火麒麟和徐浩呼喊着。
  本以为自己这么些年的静修下来,只差一步就能突破先天之境一窥玄境风貌,没想到徐浩藏得这么深,打起自己来就跟逗弄步履蹒跚的婴孩一般,实在让人沮丧。
  “呼!吼!”
  火麒麟看见停下来的徐浩,嘴里发出呼呼的吼叫,又责怪似得冲着聂人王低吼一声,期盼的看着徐浩,眼神里透露出还没尽兴的意味。
  “好了,打了这么多年,还没玩够啊!”。
  停下攻击,徐浩白了火麒麟一眼,摸摸它的头。
  一番告别之后,在它恋恋不舍的眼神中,徐浩和聂人王返身回了村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