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诸天最强金身 > 第118章 二胎?

  路上,二人并没有用轻功奔跑,慢慢地在竹林小路上走着。
  “聂大哥,明天天一亮我就离开,不过,有空会回来的。”
  “嗯,徐浩你实力这般强大我也见识过了,就不嘱咐你注意安全了,江湖险恶,不要轻易相信人。”
  “行,承你吉言。”
  “徐浩,你说······”
  走着走着,聂人王突然停在原地,叫住他,磨磨蹭蹭道。
  徐浩不解地看着胡子拉擦的聂人王,疑惑问道:“什么?”
  “我问你,你觉得我···我和你嫂子再给风儿生个弟弟如···如何?”聂人王结结巴巴说道。
  “额,哈哈,聂大哥人老心不老啊!”
  “你就说吧,风儿知道了会怪我们吗?”聂人王不好意思问道,说着头便低了下来,恨不得钻到地缝里去。
  “要我说啊,挺好的,风儿长大了,现在就出去闯荡了,你们在家里可以趁早再生一个,他知道了一定会疼爱弟弟妹妹的。”徐浩正色道。
  他知道古人脸皮薄,尤其是聂人王这种性格的,更是对这种事羞于启齿。
  看着徐浩认真的劝解,聂人王表情不再扭捏,脸色红润兴奋道:“你这么说,如果我和盈儿再生一胎,风儿真不会生气吗?”
  徐浩笑着拍拍它的肩膀,道:“放心吧,我了解你家聂风的性格,他不是那种嫉妒的性格,绝对会疼爱你们的二子的。”
  “哈哈,哈哈!”年过四十的聂人王挠着头大笑。
  于是,竹林间传来浑厚的中年男子笑声,吵醒了好几家积极造人的邻居。
  再次告别,徐浩回到自己的院子,连夜收拾东西。
  家里已经没有多余的金属材料,那么多雪茄中华之类的烟都已近抽完,除了那几乎没用的头盔,一副望远镜,就剩三身从现代带来的特制衣物了。
  结实耐穿,不易粘灰不起球,尤其是对于徐浩这种武林高手最重要的一点便是不扯裆。
  反正是刘飞找门路搞来的,徐浩也不知道加了多少珍贵材料,反正穿着及其舒服。
  拿个小包袱收拾着,徐浩吐槽着抠门系统不给开放个储物空间,还得麻烦兮兮的,以后去了其他世界一定要搞个储物戒指乾坤袋之类的。
  简单打包,徐浩正襟危坐,开始进行修炼打坐,等待着天亮。
  而十几米外的另一个院落中,灯早早的也熄灭了,不过隐隐有如泣如诉的喘息声传来,伴着夜色和小风,却是有点恐怖。
  徐浩现在心思都沉浸在眉心识海中,照着功法之中记述的观想之法观想着。
  当初得来的那截人骨龙脉早就被他吸收,或者说被他的念力精神力吸收,于是徐浩又将它还了回去,在那方神座下挖洞埋葬起来。
  在一方四周黑暗无色的精神空间里,有一龙一象如混沌神魔一般,身上托着一位身着金炮的佛陀。
  只见那金龙身长百丈,浑身散发着闪耀的金光,一开一合的眸子照射出苍茫威严的神光;再看之前不甚真实的巨象,两根光滑洁白的象牙弯着指向苍穹,好似绝世神剑般锐利的牙尖仿佛要刺破空气,浑身散发出洪荒的气息。
  面相柔和却更多是霸道威严之色的面孔,细看便是徐浩本人的相貌,好似远古佛陀,又如镇压天地的神魔,周身环绕着来自远古的吟唱,一道道霞光透体而出。
  外界,陷入神念观想的徐浩身上隐隐有亮光,从眉心散发而出,在漆黑的屋内勾勒着出一个金边人影。
  自从初到此界不久,在凌云窟深处吸收了龙脉内飘出的点点金光,徐浩的念力便好似发生了质变。
  虽然它的单位被限制在99.9没有寸进,但是前后差别还是犹如云泥之别的。
  以前只能搬石头砸人或者用飞刀飞箭对敌的念力,竟然有了具体的实体。
  可以当成高速旋转的护罩,也可以幻化成子弹头状的飞机头让徐浩轻松达到几倍音速的飞行速度,也可以化为虚空掌印,直接拍死敌人或者将敌人凌空握起。
  这时徐浩才反应过来,或许这念力算是异能或者超能。
  因为你看电视剧里也好,还是小说也好。
  那些修炼有成的人精神力强大或者修炼出元神,也没有自己的这些妙用,哪怕元神出窍可以附别人的体,能遨游虚空。
  所以,他一直盼着自己的所有属性达到饱和,然后突破精神力,看看会不会凝结元神,有何妙用。
  转眼一夜过去,徐浩缓缓从观想中醒来,敲了敲坐麻的腿,起身走出院子。
  背着行囊,临走前从瓮里舀了一瓢水喝,没有过隔壁打招呼便头也不回地走了。
  ······
  聂风和断浪被徐浩派出去后,第一时间便快马加鞭赶往侠王府,足足行了十几天,终于来到一座热闹非凡的大城。
  入得城内,一身黑衣的断浪和一身白衣的聂风并肩而行,两边各自牵着自己的马。
  一番打听,二人在侠王府门前停下,半丈高的石狮雕刻立于大门两旁,颇显威严。
  “等等,阿浪。我们就这直接进去?”聂风拉住断浪的胳膊问道。
  断浪面无表情转头看了看聂风,语气随意反问道:“不然呢?”
  聂风被他呛了一嘴,翻了翻白眼,说道:“我们进去是直接要还是抢?你觉得合适吗?”
  “我听说,这侠王府的人也不是什么好东西,直接抢来吧!”断浪语气平淡得好像在阐述一件很平常的事情。
  “怎么会?据我所知,侠王府中侠王的称号是世代相传的,他们以义为先,而初代侠王行侠仗义被世人冠以美誉。”聂风说道。
  断浪被聂风拉着也没办法,只能解释道:“你的消息过时了,我之前花了些银两打听过,现在的侠王纵容他儿子廉四处行凶作恶,欺辱民女,横行霸道。师傅说过,打劫这样的人,是替天行道。”
  聂风刚要说的话咽到嘴里,缓了口气奇怪问道:“你何时打听的,我怎不知?”
  “就刚才路上你买了个糖葫芦的时候我问的摆摊商贩。”
  “额!我的大哥,你这么草率就定下结论,能不能不要相信别人的一面之辞啊!”聂风抓狂,低声喝道。
  断浪被他磨磨蹭蹭的样子搞烦了,问道:“那你说师傅的命令,你不尊吗?”。
  “要不···要不我们半夜来此,悄悄偷走得了,我可不想刚入江湖便被人当成不讲理的强盗!”聂风看着看向这边的侠王府守门家丁,有些面薄的拉着断浪转头就走。
  “好吧好吧,服了你了,小偷小摸哪有抢东西来的痛快!”断浪被聂风拉着往另一个方向走去,无奈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