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诸天最强金身 > 第137章 雷峰塔下得神石

  此次,徐浩匆匆从拜剑山庄来到杭州,便是打着最后一颗神石的注意。
  传闻这最后一颗神石没有名字,就叫神石。
  被人打造成钵盂的形态放到雷峰塔下,阻挡着民间相传的地狱之火和黄泉之泪两处天险,如若将之取出,便会爆发灾难毁灭神州。
  当然,这只是某些人自认为的而已。
  原剧情中,这神石化为的钵盂便被神将所得,也没见西湖干涸大地开裂,屁事没有!
  夜晚,乌云盖天,将明亮的月光阻挡在云层之外。
  徐浩这次懒得换衣服了,每次都鬼鬼祟祟换个夜行衣,也不知道要防谁。
  依旧一身白衣,在这昏暗的街道不走近也不是看不清的。
  徐浩不急不缓地往目的地走去,脚底下好似有着某种魔力,每迈出一步,便向前走出四五米。
  而他的身体就像电视剧里的白无常,明明是在正常走路,却以闪烁的姿态消失不见。
  西湖,依旧如后世那个闻名全国的景点,水质清澈,可直视湖底。
  徐浩在现实世界匆匆来过这里,空气确实清新,带着一丝甜意。
  而这里的雷峰塔却是百年前就修建好的,并不是毕业之前游玩的那个在原址上重建的高塔。
  空气中发出一丝柔风般的波动,徐浩轻声飞起,来到九层塔顶处。
  他记得此处是一个机关,直通塔底。
  仔细观察一番,徐浩用手抓住塔尖,用力一拧。
  陡然,寂静的夜色中传来一阵‘咔咔’的齿轮转动声。
  塔尖处随之转动开,露出一个仅可容一人通过的洞口。
  一股淡淡的热浪随着地底的风从中涌出,就好似前阵子徐浩在拜剑山庄洞窟内的感受一般。
  徐浩用念力将全身包裹,同时真气运转,深赤色龙象真气遍布身外形成罡气外罩,猛然跳入洞内。
  “呼呼呼!”
  在这狭小的空间,极速下降的身体带动气流呼啸,好似魔渊,如有魔临。
  无声间降下,徐浩向着前方不远处发着光亮的地方走去。
  自从突破龙象般若功十一层之后,强大的精神力便能聚于眼上,那加强的视力在漆黑的夜晚只要有一丝月光都能明亮如昼。
  这时徐浩看见前方通道口之处立着一处石碑,上书‘白素贞之墓’五个大字,看来里面应该有人守候了!
  果然,在他快速走过通道之时,一个带着面具的白衣女人突然堵在出口处,深寒的目光直直地盯着徐浩。
  “离开此地,否则便留下性命。”
  不带有一丝生机的话语冷冰冰地从对方嘴中说出,那幽邃的眼眸看着徐浩就像看着一具尸体。
  “呵呵!”
  对于这种智障,徐浩懒得理会。
  右手凌空虚握,金色大手印直接突破空间将这女子抓住使她不得动弹,随后就这么让开前面的路。
  “你这凡人,胆敢侮辱于我,当真找死!”
  这话徐浩就不爱听了,合着您是个神仙啊?
  手印一点点缩紧,将她身体全方位包裹,好似捏泥巴一般使劲合拢。
  徐浩进洞时看见那白素贞的墓碑便猜到这里有人。按照原剧情,守卫这里的便是搜神宫神母小青,负责看守神石。
  而她自认不凡,可以长生。于是在她的眼中徐浩哪怕武力强大也只是凡人一个,此时更是在亵渎一位神灵。
  无视对方双目含火似要吃人的表情,徐浩直接用念力手印将她捏爆,散成肉沫碎块掉在地上。
  真是可笑,哪怕你长生不老又能如何?你的肉身骨骼能撑得住万斤巨力吗?
  将这位自视不凡的神母搞死,徐浩心中不起丝毫波澜,继续前行。
  又指穿过另一个洞内通道,只见外面豁然开朗。
  一个冒着漫天火光,将整个洞窟照亮的宽阔岩浆池出现在徐浩的面前。
  在池子正中央的半空中,有一个金色钵盂悬空漂浮,稳稳地镇压着下方蠢蠢欲动的火浆。
  而它的正上方则是露出一个三尺宽缝隙的小洞,徐浩猜测上面便是西湖湖底。
  现在看来,想要安然出去,最好是拿了神石原路返回,因为撤去它之后湖水倒灌、岩浆上涌,顷刻间便会水火相接,水汽灰尘涌出。
  念力发动,向着钵盂裹去,等到它在徐浩念力的作用下慢慢移动,徐浩终于放松了一口气。
  深深吸了一口气,徐浩也不知道在大自然的破坏面前自己会不会阴沟里翻船,最好还是谨慎一点的好!
  “嗖!”
  一声破空声传来,徐浩以电闪雷鸣般的速度将神石拘了过来收到空间,然后转身向后飞走。
  身子在洞内通道半空飞速掠过,徐浩能感觉到身后犹如万马奔腾般发出撼天震地的响动,而一道灰蒙蒙的灰尘正好似咆哮的恶龙从他身后追来。
  不管怎样,他可不喜欢自己的赶紧衣服被搞脏,用出念力弹头在身前顶着,以突破音速的飞行速度极速冲了出去,沿着雷峰塔的密道一飞从天。
  半晌之后,徐浩立于西湖之上,静待结果。
  这闷雷巨响确实将西湖边很多百姓惊动,他们只以为是地震来了,连忙穿上衣物往出跑。
  不过,等大家跑出来以后,却看见清澈见底的西湖地下有一团黑烟滚滚冒出,随后整个湖面发出热气,好似仙境,而那地面传来的震荡也消失不见。
  夜空中,大家都没注意到五百米高的地方有一白衣男子漂浮空中。
  前后也就等了半个时辰,眼见事情过去且没有危害百姓,徐浩松了口气,降下云头回到客栈。
  翌日清晨,徐浩早早地起床。
  从拜剑山庄出来之时,他的身上不带一物,甚至是连一匹马都没有牵。
  因为之前已经将一些地图记在心头,徐浩这次直直朝着西南方向飞去。
  而无双城内,聂风和断浪早就带着行李跑出城外几十里处,在一小山沟找了个山洞暂居,白天便拿着买来的工具在洞内向内挖掘,轮番上阵。
  “你说我们跑了出来,叔叔如果来此能找的到我们吗?”
  聂风一边干活一边抬头看着断浪问道。
  “放心吧,我走之前师父已经交代过了,只要我们每日去城内一趟,然后去哪悦来客栈等着便是。”断浪靠着一块大石头摇头晃脑说道。。
  “你们背着我又约定什么啊?我怎么好多事情都不知道!”聂风翻着眼发了个牢骚。
  “哪有,只不过师父说过,如有有必要互相寻找的话,最好去那城中最好的酒楼,我看啊,用不了几日师父就会出现!”断浪笃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