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诸天最强金身 > 第149章 徐福受伤

  “小子,没想到江湖中冒出你这么个怪物,老夫现在对你好奇地紧呐!”帝释天防范着徐浩说道。
  只不过徐浩才不是初入江湖的小白,对于帝释天的狡猾阴险他可是相当了解,暗中提高警惕严加防范着呢!毕竟眼前这货可是眼睛嘴巴都能杀人的。
  果然,只见对方慈祥伪善的脸上,眼睛陡然冒出一阵精光,徐浩对视的眼中一阵茫然闪过,随后精神陷入恍惚。
  当然,徐浩的精神力可以说超越了这个世界的界限,虽然卡在那个关头好久不变,但其本质早就发生了奇异的变化。
  帝释天的惊目劫发动一瞬间的功夫便被他识破且防住,根本没有受其影响。
  识海空间,那不动如山的佛陀双眸微微张开,威严又神圣的无量金光自他身上发出,将突破徐浩双目侵入识海的精神攻击屏蔽。
  “虚空手印!”
  徐浩暗喝,右手挥舞紧握。
  只见一道微弱金光凭空出现在帝释天的身边,在他好奇的注视下形成一丈巨手,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帝释天的身体握紧,然后快速将他的身体提到空中。
  “破灭之箭出鞘!”
  在金色空间里都快放馊了的三十三把新型陶瓷材料打造的破灭之箭化作漫天箭雨陡然出现在徐浩身前,然后以诡异灵动的轨迹各自飞走,最后以不同角度射向被提至半空中的帝释天。
  “嗖嗖嗖!”
  尖锐的啸声划破虚空,灵活的短箭带着破尽一切的气势在空中加速后直射而来。
  而帝释天却是被徐浩的这一招惊艳到了,没想到还能虚空控物,给徐浩平添了些许神秘。
  这让帝释天有点不爽,到底谁是真正的神啊!
  “啵!”
  一道细不可闻的声音从空中传来,帝释天运转圣心诀,身体微微一转便逃离徐浩的束缚,然后凭空消失,让近在眼前的破灭之箭失去了目标。
  “桀桀,小家伙手段不少啊!”
  一道诡异的笑声在徐浩耳前相响起,对方不知不觉间站在了自己身边。
  对于这样的能力,徐浩有些羡慕,他自己并不能做到突然消失又出现在别的地方,除非是以极快的速度达到这个目的,不过他刚刚能够感应出对方是类似于闪现消失和出现的,这就有点难搞了。
  “我们的游戏···才刚刚开始!”
  帝释天嚣张的话语刚落,便被徐浩的念力再一次缚住。
  这一次,他将全部精力用出,念力围住帝释天形成一个比他身体大了一圈的淡金色人形空间,然后慢慢加固念力空间的牢密度。
  帝释天再一次运转功力想要逃脱,哪想到并没有成功,动弹不得。
  “呵呵,有两下!”
  嘴里夸着徐浩,帝释天将手放在自己的左边胸口,眼睛直愣愣地看着徐浩。
  “咚咚···咚咚···”
  空中传来打鼓的声音,徐浩哪能不清楚这是天心劫的招式,对方试图控制自己的心跳干扰念力牢笼。
  “啧啧···”
  嘴角轻蔑地撇了撇,徐浩依然将注意力放在锁住对方,破灭之箭悬在空中将他围绕,而与此同时,天心劫的力量也成功而至,徐浩的心跳陡然加速,随着空中传来貌似打鼓的声音慢慢保持同步。
  其实,正常情况下来说,徐浩的心跳本就是常人的几十倍。
  他的身体并不能以常人的水平度量,强大的筋骨气血,其实质便是徐浩的身体各器官脏腑都不知道强化到何种境界。
  说实话,徐福特意调快自己心跳速度,然后让施展神功让徐浩跟他频率同步,对徐浩来说根本没有任何影响,甚至还降低了他平时的心脏跳动频率。
  “看来,不来点狠的你这老家伙不会服气呢!”徐浩像没事人一样走近帝释天。
  随后,便见一把把散发着锐利剑芒和银光的三尺长剑从虚空出现,好似充满灵性的毒蛇般吞吐着剑气飞在帝释天的身边。
  一把宝剑、十把宝剑、一百把宝剑、一千把宝剑、数不清的宝剑····
  帝释天都顾不得施展那没什么用出的天心劫,瞪大眼睛看着凭空出现的几千把近上万把上好宝剑。
  他可以确定,这些剑并不是剑气所化的幻象,而是实实在在具有实体的剑,货真价实!
  “你···这是纳须臾于芥子!”
  没有理会对方,徐浩拿出了磨炼五年的剑阵。
  空间内上万把宝剑,他现在能如臂指使般控制的数量为三千把。这些剑能在他的心意指挥下组合成各种剑招,将独孤九剑的九式剑招同时使出,也能合体化为一把三丈巨剑,以斩破天地的气势斩击而出。
  再一次被徐浩升入空中的帝释天,周身方圆十丈之内,上下左右前后全方位无死角被数之不清的宝剑包围。
  这些剑在剑冢之中被徐浩日夜操练,已经出具灵性,逐渐脱离凡兵的范畴。
  单单拎出一个,或许万万比不得绝世好剑火麟剑等神兵,但架不住人家剑多势重,那无数剑芒汇聚而成的冲天剑势,饶是帝释天马上突破结丹天境结成武道金丹的境界都招架不住。
  “帝释天,天门门主,自称为神。”
  “当年受始皇派遣屠杀神兽凤凰,却自己独吞凤血,得长生不死之身。”
  “千年来,当过高高在上的武林盟主和皇帝,也当过乞丐魔头,游戏人间。”
  “现如今盯上了神龙,意图收集七神兵,在惊瑞之日,屠龙得龙元,获得真正的长生不老。”
  “我说的可对?”
  徐浩操控着三千把剑将帝释天围困,语气冰冷地说道。
  而身在空中忌惮于惊天剑阵的帝释天,此时嘴里发出无意识的嗬嗬声,好似见鬼一般。
  “你···你···怎么可能!”
  帝释天伸出来指着徐浩的手指都在颤抖,他不相信世界上果真存在这样的人,好似将自己的内心看透,着实可怕。
  “嗖嗖嗖!”
  二人对话间,破空声传来。
  原来是徐浩不按套路出牌,取消念力牢笼的瞬间将所有宝剑发动,将心绪慌乱神台不稳从而来不及招架的帝释天刺成刺猬。
  上百把剑刺向对方的身体,锋利的剑气毫无阻碍刺入其体内,滚烫的冒着火光的血液喷射而出。
  “啊!”
  身受重伤的帝释天一声怒吼,身体陡然虚化,化为一块巨大的玄冰面具,飞上天空消失不见。
  半空中,徐福擦着嘴角的血,外露的剑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合住恢复,不过他的神色萎靡,本来苍老的面孔更加恐怖。。
  “失策了,这到底是哪里冒出的小子,老夫的屠龙计划看来要被耽搁了···”
  帝释天带着冰雕面具的眼中露出浓浓的恨意,恨不得将徐浩扒皮抽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