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超级贵婿 > 第337章老墨家的人

  “对,咱们还是研究一下盗墓……哦不,应该是探墓……”
  墨尘脱口而出之下,立刻意识到失言了,于是赶忙又改了过来,只是云扬和蒲军的目光,还是异样的盯上了他。
  “哥们都别这么看着我呀,我……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意思是……是……是……”墨尘是了半天没是出下半句。
  “老兄,你要是抱着这种心思的话,那我可不能让你跟我们一起下去。”云扬很是认真的说道。
  “别呀,我……我真不是那个意思,云扬,你放心,下去之后我一切都听你的安排,你不让我拿的东西,我绝对碰都不碰,你看这样总行了吧?”墨尘赶忙说道。
  “我能相信你吗?”云扬看着墨尘问道。
  “哥们你放心,我拿人品给你担保,保证下去之后不会乱拿东西。”墨尘赶忙信誓旦旦的说道。
  云扬想了一下道:“老兄,记住你说的话。”
  “放心放心,一定一定。”墨尘连声说道。
  云扬点了点头道:“既然你们都想去,那我也不好拦着,不过只是我答应了没用,等我墨师父回来之后,还是由他决定吧。”
  墨尘和蒲军想了一下,也只能点头答应。
  “不过有件事我可要提前告诉你们,想要下墓的话,必须斋戒七日,包括不能近女*色。”云扬认真道。
  “额……”此话一出,墨尘立刻就为难了,因为这段时间以来,他老婆基本都是索求无度,除了每月的那几天之外,基本每天至少都要活动一次的。
  “怎么?老兄你做不到?”云扬见墨尘欲言又止,不由得笑了笑问道。
  墨尘摇了摇头道:“不是我做不到,是……是你嫂子恐怕不愿意!”
  “那你有两条路可以选,要么不去,要么禁*欲。”云扬笑道。
  “额……好吧!等我回去给你嫂子说说情况!”墨尘无奈道。
  云扬想了一下道:“老兄,你最好找一个其它的理由,我担心,万一嫂子对外说漏了嘴的话,可就不好了!”
  “额……行吧,我知道了!”墨尘讪讪的说道。
  “军哥,你没问题吧?”云扬转而又对蒲军问道,毕竟蒲军现在正和安瑶处的火热,搞不好已经纵马奔腾过了,所以,云扬觉得还是确定一下比较好。
  蒲军被云扬这么一问,还真有些脸红,讪讪的说道:“没事,放心吧,我知道该怎么做。”
  “那好,事情暂时就这么说定了,如果没有什么其它事情的话,二位老哥就先回去吧。”云扬说道。
  蒲军犹豫了一下道:“我再坐会吧,我想等墨叔回来,毕竟我们爷俩好多年没见了,我想看看墨叔。”
  “我也再等会吧,墨师父毕竟是我老墨家的人,我也想看看这个墨家人有多大神通。”
  墨尘原本是打算现在就回去的,可是蒲军说要等墨天之后,他也就跟着要一起等了。`最新{a章a`节上◎!酷匠W网Ik0
  这一等不打紧,直接等到第二天早上。
  “师父,您不是说随便出去溜达一会就回来吗?怎么去了这么久?”
  早上天蒙蒙亮的时候,墨天回来,一进客厅就发现了沙发上歪着三个人,云扬似乎是感觉到有人进来,所以第一个醒了过来。
  听到云扬说话的声音之后,墨尘和蒲军也相继醒了过来,毕竟他们都是非常警觉之人。
  “为师是随便遛达了一圈,不过溜达的这一圈有点大而已,所以便回来的晚了些。”
  墨天说话间,目光扫了一下已经从沙发上站起来的墨尘和蒲军。
  “墨叔,你是墨叔叔?”
  蒲军有些不敢确认眼前的人是墨天,在他的记忆里,墨天可是不修边幅,邋里邋遢的那种酒鬼形象。
  墨天皱了皱眉道:“你是蒲家村的军子?”
  “是我,是我啊墨叔,十年多没见了,墨叔可是跟以前大不一样了啊。”
  蒲军有些激动的搓着手,似乎不知道该把手放哪里,因为他觉得握手不合适,拥抱吧,此刻他又不敢。
  墨天伸手拍了拍蒲军的肩膀,笑道:“好小子,比小时候长的强多了,不错,不错。”
  “师父,这位是我的好兄弟墨尘。”云扬又给墨天介绍了一下*身旁的墨尘。
  “墨尘?”墨天盯着墨尘看了一下又道:“不错,是我们老墨家的人。”
  “额……墨师父,您好。”没见到墨天的时候,墨尘一口一个他们老墨家的人,甚至还直接称呼老墨,现在真的见到墨天之后,立刻就拘束了起来,因为墨天身上有种不怒自威的气场。
  “师父,你……你和墨尘是一家子?”云扬听到墨天刚才那话,不由得就开口问了一句。
  墨天笑了笑道:“天下墨姓虽然不都是一家,但是有一支墨姓人却很特别,生来就带有一种肃杀之气。”
  “哪一支?”云扬好奇的问道。
  “墨翟那一支。”墨天淡然道。
  云扬皱了皱眉道:“师父,您说的是墨子是吗?”
  “不错。”墨天点了点头。
  “就算如此,可我也没看出这哥们有肃杀之气啊?”云扬纳闷道。
  墨天笑了笑道:“小子,那是因为你不是我们这一支的墨姓人,再加上你修为不够,所以,你才看不出来。”
  “额……是吗?”云扬尴尬的喃喃了一句。
  墨尘听到墨天这么说,可是有些得意了,再加上看到云扬吃瘪,于是一本正经的对云扬说道:“哥们,听到墨师父的话了吧?我早就跟你说,墨师父是我们老墨家的人,你还不信,现在怎么样?知道我说的没错了吧?”
  “滚犊子吧,你这就是瞎猫碰个死耗子,纯粹是歪打正着!”云扬也是一本正经的骂了一句。
  “哥们,你这怎么说话呢?你的意思我是瞎猫,墨师父是……”
  墨尘故作严肃的说了半截话,下面三个字他是没敢说出来,不过所有人都知道那三个字是什么。
  云扬立刻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于是赶忙对墨天陪着笑道:“师父,徒儿可是没有那个意思,徒儿的意思是……”
  “行了,为师知道你是无心的,为师不会跟你计较。”墨天笑了笑说道。
  知道师父没有怪罪自己的意思之后,云扬转而又瞪了墨尘一眼。
  接下来,蒲军和墨天叙了一会旧,墨尘和墨天套了一会近乎,二人得到墨天许可跟云扬一起下墓之后,这才满心欢喜的各自回了家。
  一个星期的时间虽然不短,但是也不算长,当约好的时间到了之后,蒲军和墨尘如约来到云扬的家里集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