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诗剑飘香 > 第一百六十二章:活人的秘密
     江南的秋天应该是秋雨最多的时候。
       秋雨绵绵,总能让文人墨客们写出一些伤情伤感的诗文词句来。
       然而此刻,只有秋风,秋风瑟瑟。
       有点寒冷的秋风,似乎明白这里的一切,不但送来了伤感,而且吹凉了来到这里的人心。
       挂在天上的月亮也好像困了,有一点昏暗。
       李清看着马车上的人。
       无论他现在是否出来,萧泪血的掌必定会击破这口棺材,他也讨厌藏着里面的这个人。
       李清也想看看这个大光头,他为什么这么侥幸,总能躲过每一次的追杀?
       等待棺材破裂的一刻还是没有来到,料想不到的事情,就在眨眼的功夫发生,它来得实在太快了
       萧泪血的掌并没有落到大红棺材上,一道身影快速拦在了空中,生生接住了萧泪血的这一掌。
       空中的两个人掌力发出了‘砰’的一声,好似下雨前的雷声,让李清也是一怔,出手阻拦的人居然是张帆。
       一招‘鹞子翻身’,翻身落地的萧泪血看着自己的门下许久,终于缓缓吐出了一句话,这句话带着最伤情的伤感。
       “今天的客人果然不一般,今天果然是个好日子。”萧泪血用冰冷的口气说到。
       张帆没有任何的表情,只淡淡地说道:“今晚就是一个好日子,也是一个杀人的好日子。”
       萧泪血仔细瞧了瞧张帆言道:“今天的你想杀人?”
      “本来没有这个打算,现在好像有了一个机会。”张帆很平静,却没有抬起来自己的头。
       萧泪血道:“机会?”
       张帆道:“的确是个机会,我等了似乎很久。”
       萧泪血道:“杀谁?”
       张帆道:“杀你!”
       李清被这句话话吓了一跳,在他的眼里,这位老者是一个忠实的铁匠,他有一只可以折断剑的铁手套。
       在西村是他的弯刀杀死了铁书使者,而且他的手指还杀死了飞剑使者。
       然而此刻的萧泪血却显出了平静,反而笑了笑,他看着张帆笑出了声,笑声好大好大。
       等到笑声消失的时候,张帆道:“门主觉得这句话好笑?”
       萧泪血非常自然的说道:“本来不觉得可笑,可是我再想了想,今天你居然敢出手,说明你鼓足了勇气,可惜却没有办法做到。”
       张帆道:“门主为何这样认为?你还有希望?”
       萧泪血轻轻用手拍拍了衣衫,道:“你觉得我现在没有希望了?”
      “断臂已经死了,影子现在是个废人,孤独的剑等着李少主,最后一位朋友现在已经受了伤,这个机会最好。”张帆的眼睛了充满了自信。
       李清不能不否认,张帆算计的很好,他现在心里有点难受,这个人比藏在棺材里的大光头还要可怕。
       高迁的手中已经没有了飞箭,他只能保护自己,这里只有自己与萧泪血,两个姑娘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
       若是自己出手相助,站在这里的宁儿与小蝶必然会受到威胁,她们的手法再快,毒蜘蛛林媚儿的暗器她们肯定无法躲避。
       坐在这里的人还有东方笑是个正常的人,自己与他的过节还没有完结,这个人若是趁机出来。
       任何意外都有可能发生,这个人始终也在寻找一个机会。
       苏海的表情更是古怪,此刻的他倒像一个局外人,剧烈的一动,或许消耗了他的力量。
       在这紧要关头,他居然看到了桌子上的酒,李清的手摸摸鼻子,这个人果然是个酒肉朋友。
       没有银子的生意,这个人绝对不会去做,这是酒肉朋友的本性。
       没有绝对的把握,李清现在绝对不会冒然出手,可这里的萧泪血只有一个人,昔日震惊江湖的‘鬼门’门主。
       在这一刻显得孤单无助。
       李清有种感觉,此刻的萧泪血就是猛虎来到了平川,他本该是山中之王。
       在他们之间,也许没有需要遵守的条件与门规,在利益的驱动之下,难免会产生其它的想法。
       李清虽然无法容忍这种背叛,可他们之间的恩怨,自己插手又觉得有点不应该,他现在实在有点进退两难。
       棺材中的人就是花和尚,此刻他离开了棺材,竖起来的棺材,就像乌龟的大贝壳。
       这个人就是有点像喜欢缩头的大乌龟,他还喜欢呆在万花楼中,李清心中黯然一叹,这也许就是缩头乌龟的真正来历。
       人纵身跳下了马车,用自己地手拍了拍他的大光头,眼睛看了看李清手中的剑,移开了目光。
      “老朋友好,真是挂念!”花和尚的脸上挤出了一点笑,很勉强。
       这样的人总是能长命,萧泪血叹息了一声,淡淡道:“你也是来杀我?”
      “我的机会一向不好,可我总能逢凶化吉,只要是个机会我就想试试。”花和尚努力在笑
      “你躲在棺材中,为什么没有憋死你?我很奇怪?”萧泪血的呼吸开始变得沉重。
       对待这样的一位老朋友,谁都无法让自己做到真正的心安无事。
       “你就我这么一个老朋友,死了你会感到非常的寂寞。”花和尚的表情有点古怪。
       萧泪血没有反驳这句话,继续言道:“老朋友就是好,我倒没有想到,今天还是一个可以与老朋友叙旧的好日子。”
       花和尚的嘴角带着微笑,道:“有一个老朋友很不错了,总比那些喜欢自欺欺人的伪君子要强很多。”
       李清心中一叹,这样的朋友也能谈到君子二字?
       萧泪血怔了怔,道:“看来今天我很倒霉,失去了与老朋友聊天喝酒的好机会。”
      “喝酒的机遇总是很多,只要你想与朋友去喝酒,总能找到一个理由。”花和尚道。
       萧泪血点了点头,道:“幸好我的朋友很多,只要我想喝酒,总能找到一位朋友来陪我。”
       李清不明白这句话,难道现在萧泪血还有心思坐下来喝酒聊天?这位朋友的喜好真是不一般。
       不一般的人,总能做出别人根本想不到的事情。
       李清看了看马车上,大红棺材竖立的很直,林媚儿的眼珠子嘟噜噜在转动,她是个非常复杂的女人。
       女人都不喜欢冷漠,在男人特别多的地方,越是美丽的女人,她们越能表现自己的存在感。
       女人也不喜欢一个人呆在大棺材的旁边,她也跳下了马车,来到了张帆的身边。
       林媚儿对着张帆轻轻一笑,妩媚的笑声,让所有的男人都可以看出来,他们就是一对老相识。
       李清突然明白,‘西域四怪’来到这里,必然有熟悉的人,张帆也来自西域,他的故事一定是个谎言。
       美丽的谎言总能掩盖过去的一切,况且时间已经过去的太久了,没有人去追问他的过去。
       过去的一切只有他自己知道。
       “你为什么要背叛你的门主?他是一位不错的朋友。”李清说话的一刻,看了看小蝶。
       这个胆子最大的姑娘,才是今晚最大的麻烦,她手中的令牌已经被黑衣人摧毁,这里的每个人都能在眨眼间要了她的命。
       男人的顾虑, 懂事的女人都能领会,小蝶立刻转身离开,走进了木屋之中。
       看到小蝶离去,李清等到了张帆的回答。
      “聪明的李少主,总是心疼女人,如果我是一个姑娘,肯定会喜欢风流潇洒的李少主。”张帆没有解释李清的问话。
      “你身边的这位女人也不错,她的腿就是多,不亏有个蜘蛛的名号。”李清‘呵呵呵’一笑。
       聪明的女人都会听懂李清的话,这是他故意没有说出姑娘两个字,任何一位漂亮的女人,都喜欢男人称呼自己为姑娘。
       虽然这是简单的两个字,但女人与姑娘的含义,却是完全不一样。
       蜘蛛的腿有八条,这句话对林媚儿的形容,可真是恰当不过,毕竟在同一个夜晚,她身边的男人在不停的变动。
       林媚儿的反应非常得快,她的双手叉在腰上,眉头一皱道:“老娘的话不中听?我与你有仇?”
       李清再次一笑,道:“敢自称‘老娘’的人,肯定年纪不小了,若是我称呼你一声姑娘,怕你不乐意。”
       这句话简直就是在羞辱眼前这个女人的自尊,李清感觉自己形容的刚刚好。
       “你。。。”林媚儿的嘴动了好久,只说出了一个字。
       “我的话从来都不会说错,说的刚刚好。”李清淡淡道。
       “你。。”林媚儿的话,还是一个字。
       身边的女人还有一个,这个女人的心态也很特别,何况女人最喜欢听到男人去羞辱另外一个女人。
       而且说话的男人特别的潇洒帅气,同时又对自己特别的关心。
       宁儿没有仍住自己的笑,她发出了女人特有的笑声,这种笑声女人们都懂,漂亮有点自尊的女人更加懂。
       皱着眉头的林媚儿没有等到宁儿笑声落下,手中的银丝绣花针便飞了出来,声音随后才到,“死丫头,你找死!”
       李清当然不会忍心让宁儿受到伤害,无论宁儿的剑术与飞刀多快,可林媚儿的针中总是有毒。
       身影一闪,宁儿进入了李清的怀抱之中,脚垫在地上,身子像离弦的箭,冲向了木屋之中。
       门在瞬间撞开,屋里的小蝶坐在炕沿上,她看到了李清,李清的怀里还抱着一个大姑娘。
       进来的速度实在太快了,胆子大的小蝶瞪大了自己的眼睛,她根本想不到李清会突然破门而入。
       他的怀着居然还抱着一位漂亮的大姑娘。
       李清这是想干什么?
      作者留言:
      1、分类大封加更!喜欢的朋友来去多评论!有月票的朋友,支持一下,多谢了!
      2、感谢《万象天劫》作者:西门小陆的捧场大力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