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夫人又双叒叕失忆了 > 第25章 噩梦

  见傅冰呈现出一副愁眉不展的表情,楚彦清有些不忍,缓缓地走过来,一脸平静地说着:“只要你乖乖地呆在这里,别说是三千万,就算是再给你六千万,我也愿意。”
  这算是告白吗?不,哪有男人告白这么霸道的?
  因为想得太多,傅冰的头又开始疼了起来,柳眉微皱,呈现出痛苦的表情。
  楚彦清捕捉到她神情的变化,立刻变得紧张起来。他伸出手臂,将傅冰揽入怀中,满是关切地问着:“你怎么了?”
  “头……好痛!”艰难地说出这三个字后,傅冰眼前一黑,便晕了过去。
  在黑暗中,她朦朦胧胧地感觉到自己似乎是置身于一个废旧的工厂,周围的臭味、汽油味颇为刺鼻。
  她想要睁开双眼,可无论怎么努力,始终都无法动弹,肢体更是不受自己的控制,就这样无力的被禁锢在黑暗中。
  “老大,这个女人该怎么办?”黑暗中,熟悉而又带着点陌生的话再次在她的耳畔响了起来。
  傅冰整个神经都变得紧绷起来,她下意识地认定,这声音来源于那个刀疤男。
  之前支离破碎的记忆开始慢慢地拼凑起来,但无论她怎样的努力,始终都无法拼凑完整。
  黑暗中,她只觉得有人在她的腰上狠狠地踹了一脚,这一脚虽然不是很重,但牵扯到了她满身的伤口,所以真的是很疼。
  “还没死!这个女人命还真够硬的……”
  声音中透着一股狠劲,但更多的是陌生。
  这是一个新的声音,她之前从未听过,傅冰很努力地想要睁开眼睛,看清楚这个被唤作老大的人,但终究是徒劳无功。
  “老大,那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办?该用的刑罚我们对她都用过了,她就是不肯说出来密码。现在她只剩下一口气了,若是再继续用刑,只怕小命难保了。”
  用刑了吗?怪不得会这么痛!
  身上的疼痛就像是万只蚂蚁在啃食她的肉.体一般,偏偏她没有办法动弹,只能够默默地承受这份痛苦。
  “在她的伤口浇上盐水,我就不相信,这个小丫头还能够继续嘴硬。”
  在伤口上撒盐……这也太狠了吧?
  紧接着,她的身边一片寂静,直到一盆水泼到了她的身上,那钻心之痛顿时袭来,将她从黑暗中硬生生痛醒。
  望着眼前那宽敞明亮的卧房,望着那奢侈的装饰,傅冰明显地松了一口气。
  为之前所做的那个噩梦长长地吁了一口气。
  虽说是梦,但是对她来讲,这个梦却是那样的真实,直到醒来,她都隐隐感觉到那份钻心之痛,傅冰忍不住地打了个冷颤,眼神中闪烁着几分惶恐。
  这段时间她所做的每一个梦都是不好的,而又是那样的真实。
  令傅冰有些时候自己都分不清楚,到底哪个才是现实,哪个是梦境??
  脑海中的记忆仍旧是支离破碎的,她很努力地想要通过梦境去拼凑这些,但每当她很努力地想要拼凑这些的时候,头都会剧痛无比,像是在刻意地阻止着她去找回这些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