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无量你个大天尊 > 第一百七十二章:终有一剑会惊艳世间

  林峰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查探星陨剑内的那株小草,林峰依然记得在星陨剑指他的时候,那株看起来柔弱的小草,为了他在对抗着整个世界。
  那株小草是他的剑灵,此时正随风飘摇,林峰用神识轻轻地抚慰着小草,就像抚慰着一只刚出生的小奶狗一般。但林峰知道,这只小奶狗虽然很小,很萌,但是它能为了主人露出未成长的犬齿,咆哮诸天。
  林峰抚摸着星陨剑,白衣道人告诉他,从此之后这把剑才真正属于他。不,应该是属于他和小草,他相信终有一天,嫩草也会直面疾风,终有一剑会惊艳世间。
  就在林峰内心生出无限豪言壮语时,牛魔王向林峰招了招手。林峰怀着复杂的心情看向牛魔王,他知道牛魔王不是那头老黄牛。
  林峰收拾褴褛衣衫,将门板大剑再一次背在身上,这一次林峰清晰地感受到了其中的重量,那是历史的浩瀚,那是岁月的积淀,那是星陨剑无数代剑主的誓愿。林峰几乎迈不动脚步,但紧接着林峰微微一笑,当心中的郁积化解,这些重量却是随风而消。
  林峰抖了抖肩膀,却是一步腾空,向牛魔王处飞去。
  这一次林峰重新审视了众位大仙,他再也没有雾里看花的感觉,在林峰的视界里,这里的所有人都不是真人,他们不过是凝聚的神魂。只是那神魂太过凝练,以至于能够像肉身一般进食。
  至于那食物,这是一条硕大的鱼,林峰有印象那是他剑斩的那头飞天巨鲲。此时,在巨鲲之上,有两个小家伙在忙碌着。
  当然一个是忙着翻烤,一个是忙着吃。白讪讪本没有能力御空,但是架不住小绿衣的威胁,当然威胁的自然是白泽。
  于是乎原本身为主人的白泽此时正被小胖墩骑着,那鲲鱼着实太大了,只能烤一处,吃一处。
  于是就行成了这样壮阔且滑稽的光景,几人多方转战,从巨鲲上的皑皑白骨看来,此饕餮盛宴想必已经开了好一会儿了。
  小绿衣吃的满嘴流油,而其余大仙却颇为矜持,待林峰飞至身旁,牛魔王大大咧咧地拍了拍了林峰的肩膀。
  “吾徒可否有恙?”
  林峰僵自在远处,却是不知如何作答。
  牛魔王双目一横,牛面鼻孔中哼出一口白气,他有些温怒,“怎滴,莫不是不认俺老牛?”
  林峰立马拱了拱手,“牛魔王说笑了,只是晚辈只有一个师傅,师傅对我恩重如山,万万不可另拜他人。”
  牛魔王不屑的瞥了一眼林峰身后的星陨剑,语气轻佻地问道:“可是那武夫?”
  林峰笑道:“非也!我师傅叫李乘风,天下第一剑圣。”
  “天下第一有个锤子用!来来,老牛这就废了你全身功力,重修咱惊天动地的《大力牛魔经》,老牛保你横扫诸天。”牛魔王摩拳擦掌好似真要随时废了林峰一般。
  林峰摇了摇头,轻笑道:“悬崖之上,风从崖边起,牛在天上飞,是为吹牛!”
  牛魔王好似想到了什么不堪往事,瞬时暴怒揪起林峰的衣服,“小子,谁告诉你此事的?”
  林峰摊了摊手,笑了笑,却是把视线转到别处,因为有人正在看着他。
  兰陵君适时调侃牛魔王说道:“你那糗事,不是早已传遍诸天万界了吗?”,紧接着他又把目光移向林峰,“武夫可还认得本君?”
  林峰摇头道:“我不是武夫,我叫林峰,大概将来会手刃你的人!”
  “哈哈,千万年岁月过去,武夫居然不敢承认自己是武夫,你难道就那么怕我对你动手?”
  兰陵君面对笑意的说道。
  林峰眼中精光一闪:“大可试一试!”
  林峰知道兰陵君以及在场的仙人或许都有无上伟力,但是林峰也知道,他们此时以神魂形态降临在此世间,实力却会有桎梏。他自己此时的境界虽然只是通玄中境,没有正面硬抗兰陵君的实力,但是抓住自己命运之线的林峰,此时无比通透,他虽然没有成为武夫,但是却得到了武夫的一部分记忆。
  打不过没关系,大不了掀桌子。
  兰陵君与林峰四目相对,清透的双眼映照着彼此,无言却有意。
  隔了半晌,兰陵君笃定道:“你就是武夫!”
  “哈哈!”
  林峰笑了,他知道在场的仙人或许和自己的“大号”之间有诸多牵绊,就像他自己不懂白衣道人所谓的变量一般,这些仙人大概也不明白他的本质。
  林峰慢慢地把星陨剑抽出来,扛在肩膀上,“我是谁?我说了算。”
  兰陵君笑了,“你若不是武夫,凭什么向我拔剑!无尽岁月以来,你是第一个向我拔剑的凡人。”
  林峰好似想到了什么:“你就是那个伐天盟的叛徒?”
  林峰没有想到的是,当“伐天盟”三个字说出来时,好似触动了天道禁制一般,远处在帮绿衣“煽风点火”的铁扇君突然浑身一阵。而兰陵君身上的一块矩形玉佩也爆发出璀璨夺目的光华。
  原本还在吃着大餐的绿衣,却将刀叉扔在了鲲鱼之上,破口大骂,“笨蛋林峰!知道点儿事情就憋不住了?完犊子....”
  绿衣立马对白泽说道:“赶紧将海天世界遁到混沌深处,不然一会儿那些狗闻着味儿就来了。”
  白泽目光严峻,他看着那个背剑的人,无论他是不是武夫,他都不该如此大大咧咧说出那三个字。千万年岁月里,但凡和伐天盟有牵连的人,说出那三个字,就会触碰天道。而如今的天道正是那五方老狗在掌控,眼前的兰陵君是青狗的鼻子。
  兰陵君伸出兰花般的手指,往九天之上一指,“如今,即使我想放过你,他们也不会放过你!”
  林峰抬头望天,只见那九天之上却是有万钧雷霆孕育而生,天幕风云滚动。
  另一旁的小绿衣焦急的催促道:“白泽快啊,将海天世界遁入深处去!”
  白泽摇了摇头,他看向兰陵君。小绿衣顿时恍然大悟,她忘记了那家伙也有一把钥匙,于是她向其余大仙求助道。
  南极仙翁紧皱眉头,杵在一旁,两位便宜娘亲却是直接向她飞来。
  缥缈说道:“事到如今,只能带着他们逃盾了。”
  玄女点了点头,“无论如何一定要保住绿衣。”
  绿衣一听却是感动的一塌糊涂,她扑腾着翅膀表示,还是娘亲好。
  然而就在缥缈和玄女准备用大神通将林峰和绿衣一起带走时,九天之上去突然冒出一个葫芦。
  “请宝贝转身!”
  九天之上,一个冷漠地声音响彻海天世界。
  却是见到那葫芦开出一道裂口,一道银白色的匹炼从天而降,直指林峰所在。
  绿衣焦急地喊道:“娘亲速带林峰走!”
  然而就在两位帝女还未动手时,林峰已经抡着大剑迎向了匹炼,大剑之上闪耀着金色光华,那在林峰的眼中,那金光和他那条金色的线何其相似。
  金色剑芒,迎上了白色匹炼。
  “轰!”
  顿时间,海天世界四周身处无数裂缝。九天之上却是响起了一个声音:“此大逆已是凡尘仙,若不除之后患无穷,再请葫芦君。”
  而在九天之上,那被称为葫芦君的仙人,身着明晃道袍,而在他手中正抱着一个明黄色的葫芦。
  仙人并未开口,反倒是那葫芦上现出一张人脸开口道:“出手可以,一万份紫青灵机。”
  “这...”
  开口求援的神将却是有些犹豫,这些年来但凡是这葫芦出手,必定耗费无数紫青灵机,但是在天地通道被关闭后,上界仙人无法肉身下界,自然也无法收集紫青灵机,全靠下界势力敬贡,这一万又一万,他手中却也捉襟见肘。
  然而就在他犹豫之间,下方却有一道明晃剑光传来,并且夹着一道冷漠的声音。
  “又是一个叛徒!”
  那金色的剑光,宛如一条通天光柱,从下往上袭去,而发出那剑光的,却是一个衣决飘飘的年轻人。他狂发乱舞,手中一把黑色的门板大剑熠熠生辉。
  当那黄袍道人定睛一看,当他目光移向那黑色大剑时,一股跨越千万年岁月的寒意从心底陡然而生。黄袍道人,连滚带爬的向后退去。
  “他回来了!他回来了!”
  说完却是驾云远离天地井而去,一旁的天兵神将却是疑惑地看向葫芦君,到底有什么大恐怖能让葫芦君吓成这样?但是就在神将统领再次通过天地井向下搜寻大逆踪迹时,却发现已经失去了大逆的踪迹。
  此时,海天世界中。
  众人皆疑惑的看向兰陵君,谁都没有想到兰陵君居然会主动将海天世界挪动位置。
  小绿衣飞过去拍了拍兰陵君的肩膀,老气横秋的说道:“不错嘛!小兰,我爹说,当年大家都冤枉你了,看来是真的。”
  但是谁知兰陵君却一把抓住绿衣,绿衣手忙脚乱。两位帝女怒斥道:“兰陵,快放开她!”
  兰陵君却宛然一笑,他本是个男子,但是此时却流露出不逊色于两位帝女仙子的美色,他就像一朵盛开的兰花,清新淡雅,馨香迷人。
  林峰冷冷地看向兰陵,绿衣不仅是和他有着共生契约,最重要的是那位前辈让他一定要好好照顾绿衣。林峰承了对方一个天大的人情,但是此时绿衣却被一个分不清好坏,且极度危险的人物拿捏在手。
  林峰剑指兰陵君。
  就在这剑拔弩张之际,南极仙翁却站了出来,“兰陵君,我知道你的野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