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绍宋 > 第三十五章 年节

  斩首十二级,外加驱逐一船十五人,虽然是难得的对金作战胜利,而且其中是有五六人确定是真正的女真兵的,算是极大鼓舞了士气,但在数万大军有城有山有河跨区域对峙的情况,仍然是区区小胜,不值一提……为此庆功是要记到史书上被人笑话的。
  至于王德升任统制,更不是什么值得庆祝的喜事,甚至这都不是王德作战能力的彩头,而是本就是讨论好的事情。
  毕竟嘛,刘光世死后,其部现在就数王德官位最高、部属战力最强、资历最深,他本人更是少见的有对金作战经验之人;而赵玖虽然正式从枢相汪伯彦身上夺回了他原本的兵马大元帅一职,成为了刘光世旧部三千西军名义上的直领,却不可能真的指挥打仗。
  恰恰相反,现在淮南八公山大营这里,有分为左右两翼,由乔仲福、张景所领的三千西军;有三千傅庆部;有一千呼延通部;有数百御前班直;还有一个两千王德部;还有五六千从淮北撤下来却被留下修筑大营的民夫……抛去无可奈何的空饷、缺员,合计共有一万四五千人,其中战兵近八千人,具体披甲者不下五千,各军战马也有七八百!
  这都是赵玖通过赏赐摸清的数据,也是他坚持亲自去监督赏赐的缘故,他需要把这个数字记到自己御帐中的一个小本本上,而且也确实记下了……
  总之一句话,这么多兵马,让赵玖这个毫无经验的人来指挥,肯定是要亡赵亡国的!必须要得有个真正抓总的!而王渊王太尉又实在是让赵玖很难信得过。
  所以还那句话,王德上位理所当然,不可能为这事大肆庆祝的。
  恰恰相反,此时金国四太子兀术引金军主力赶到,两万出头的大约数字远比之前的十万让人释然,但依然是野战不可敌的状态,依然是让宋军望之生畏的,更别说刘光世渡河前那把火,把下蔡城变成了孤城。
  天知道下蔡城是不是下一刻钟就会开城投降?然后让金军从容越过这么一个重镇,从淮西某处搜罗船只、渡过淮河,再然后来个搜山检海。
  但是,说了这么多,这日赏赐以后,也就是金军到来后数日的某日,淮南八公山大营却依然还是不合时宜的大肆宴饮起来,甚至还有张灯结彩的意味……原因再简单不过,要过年了!而之前奉命带着淮北士民南渡的寿州知州林景默,又正好从南面带来了赵玖翘首以盼的东南各州转运的物资,其中不乏大量酒肉!
  天寒地冻,背井离乡,恰逢佳节,又临大敌,还是现成的酒肉,没有理由不发下去鼓舞士气。
  “朕这个官家当的真是……”
  山顶御帐前的帷帐中,高高飘扬的金吾纛旓之下,赵官家望着林知州给自己专门置办来的‘特殊饮食’,却是难得失笑。
  而周围一起同宴的重臣、近臣,也都难得赔笑。
  原来,正如当日在界沟,只因为有内侍恰好买了一桶姜豉,便有知州送物资时专门给官家预备几桶姜豉一般,这一次,大概是因为张俊张太尉在淝口预备菜肴,官家只留了几种鸭子的缘故,这林景默居然又给赵官家预备了一堆淮地出名的咸水鸭子!
  这要是传出去,姜豉天子、鸭子官家的绰号可还行?
  当然了,大家也就是笑一笑,因为姜豉和咸水鸭子毕竟都不是什么奢侈品,真穿出去无伤大雅,反而显得官家平易近人。便是之前数日,为了提振士气,赵官家还每日带着班直和那两翼西军中的军官出寨,专门在淮河边上到处射野鸭子呢!
  只是越吃惯了鸭子,今日这过年的咸水鸭子就越显得难以下咽。
  实际上,赵玖开过玩笑之后,便只啃了一个鸭腿,他确实也觉得味道出色,但这玩意毕竟太腻了、也太咸了,太多的话实在是用不下去,以至于剩下的几乎一整只都只好放着不动,反而只能用些米粥、炒猪肉之类的来佐酒,并常常往中书舍人胡寅处投出羡慕的目光……后者几乎啃光了他身前的鸭子,速度之快、胃口之好,着实让包括赵玖在内的所有人都暗暗生羡。
  但且不提这些鸭子,毕竟是过年,毕竟是靠着赵官家的头铁熬过了两次重大危急,毕竟物资补充了上来,毕竟金军还没有渡河的能力,毕竟下蔡城还没有投降……按照中国人及时行乐的规矩,宴饮的气氛还是很不错的。
  不过,酒过三巡,醉意渐显,按照中国人的酒场规矩,便免不了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了:
  刚升了官的王夜叉大概是想表达一下感激之情,非要给官家敲鼓跳舞……军中敲鼓就算了,跳舞还是允许的;
  接着,王渊和汪伯彦又各自‘回忆’了一番在河北与官家同甘共苦的往事,一个哭一个叹,算是又表了一番忠心;
  然后乔仲福、张景二人得了赵玖几句安慰后,忽然痛哭流涕,也不知道是因为身为西军宿将,之前在刘光世麾下却一直不能作战,所以一直觉得受委屈了,还是那日处在上下左右之间,实在是担惊受怕,忧惧不堪,今日才释放出来;
  不过,真正的高潮出现在原本晴朗了数日的天空又开始飘雪的瞬间……吃鸭子特别给力的胡寅大概是真喝大了,不管不顾起身做了首诗,却是一面概括除夕,一面替赵玖怀念了一番此时根本不知道在何处的‘二圣’,最后还含泪勉力赵官家早日抗金功成,直捣黄龙,迎回二圣!
  这是一个无可辩驳的政治口号,赵玖没有建立起绝对权威前不可能轻易更改的,而且多少是抗金的,是要直捣黄龙府的,绝对是对路的,便是迎回二圣也能堵住多少士大夫的嘴,赵玖当然要神色严肃的起身,并带领淮南大营的文武们一起郑重纳下了!
  此事之后,雪花渐大,赵玖专门下令让军中小心防范,须得分出充足人手巡视营寨、河岸,看紧物资。
  而既出此令,便是没有转入山顶小寨帐中继续宴饮的意思了,不过难得过年,营中开禁,这些文武若想要再私下饮酒自可归营再饮,也不碍事。
  于是乎,雪花之中,众人便将目光渐渐汇集到行在臣僚之首,尚书左丞吕好问身上,等着这位相公带领大家一起告辞。
  而好脾气的吕相公也没有让大家浪费时间,又饮了一巡之后便带着七分醉意摇晃起身,然后缓缓来到帷帐内赵玖所坐的案前俯首:
  “官家,今夜除夕,本当宴饮达旦,君臣同乐,然大敌当前,又是军营之中,临淮作乐,实在是不该滥饮无度……臣年长,不胜酒力,请归营中歇息,并稍作个恶人,请诸位一并罢宴归营。”
  宰相既然说话,其余所有文武便也纷纷离案,跟在宰相之后请求罢饮。
  赵玖当然也无话可说,便也起身离案,却是顺势扶住了有些踉跄的吕好问,竟然是要亲自送宰相归入山顶小寨旁新起的木质营房。
  这是了不起的恩遇,君臣之间,俨然一片和谐。
  然而,就在二人在前面于雪中缓缓踱步,好不容易挪到小寨那边的营房前,身后诸多武将终于松了一口气的时候,即将入房的吕相公却忽然回身摸住了官家袖口,然后一时摇头感慨:
  “官家穿个袍子还要系着袖子,不嫌太紧吗?”
  赵玖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只是随口而答:“系着袖子确实方便许多。”
  吕好问无奈,只能再去摸官家腰中:“那许久不见官家戴幞头、着玉带了,又是为何?好些东西,莫非都丢了吗?”
  赵玖怔了一下,终于醒悟对方意思,却是微微一笑,直接顶了回去:“吕相公喝醉了,天子为天下帅,临阵之时,总得准备时时着甲吧?玉带、幞头如今不合时宜。”
  吕好问闻言终于撒手,却是指着自己头上的幞头尴尬而笑:“如此说来,倒是臣的脑袋不合时宜了。”
  这下子,赵玖反而也有些尴尬起来,却只好连连大笑遮掩,让内侍接过吕好问送入房内,便回头挥手,让群臣自散,然后方才缓缓归入北峦御帐前去了。
  PS:继续祝大家新年快乐……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