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绍宋 > 第四十六章 帐内 上
    话说,不管小林学士有没有附议,都不影响吕好问和汪伯彦这两位东西府相公难得硬气一回!
  
      毕竟,前面那些倒也罢了,包括让李纲万一之时扶皇嗣继位什么的,都不是没有讨论余地,反正就像所有人心知肚明的那般,眼前的状况是事实上亡了国,然后不知道哪天这个小朝廷和半壁江山就要玩完,金人两万多军队就在河对岸是假的吗?
  
      但是,即便如此,什么亡宋不亡天下,什么取河山自用,这种话要是能从两府通过,当成正经诏书发出去,那吕好问和汪伯彦便是能随赵玖一起从这波金人的攻势下活着走出八公山,也活该被李纲、张悫、许景衡那些士大夫给按着头淹死在淮河里。
  
      实际上,便是赵玖想以谕令的方式把这些话私人传递给李纲、宗泽等重臣,也几乎不可能,因为除了一个附议的小林学士外,其余所有人都在赵玖这番话后做出了最激烈的反应,连一向和赵玖最配合的激进派,也就是中书舍人胡寅都表达了最直接的反对意见……最崩溃的杨沂中干脆直接下跪涕泣起来!
  
      不过这么一折腾,到了最后,除了这最后一句话外,其余赵玖赵官家想说想做的所有的事情,基本上全都成了。
  
      “故战端一开,地无分南北,人无论老幼,皆有守土抗金之责!”
  
      “念下一个!”金国淮北大营的中军大帐内,金兀术面露不耐。“时参军念重了,这是第一个……”
  
      “是!”
  
      又一次侥幸从金国四太子怒火下得生的参军时文彬赶紧放下这个文告,复从案上取了另一个过来,而且这一次他先看了几眼,确定不是重复的方才继续念了起来。““朕绍膺骏命……”
  
      “直接说意思好了,这话听了许多遍了!”这次倒不是金兀术不耐,而是万夫长讹鲁补拍案呵斥。“虽说天下万族都懂汉话,可这种绕弯弯的话一遍又一遍又有啥意思?”
  
      “是、是!”
  
      “这个旨意其实是在宣麻拜相,给在扬州养兵的李纲李相公提了一级,变成了总领三省的平章军国重事……”时文彬赶紧快速浏览了一遍,然后说与讹鲁补以及帐中所有女真、契丹、奚、汉将领听。
  
      “李纲不本来就是宋人第一个大相公吗?”有人忍不住开口询问。“如今又涨,岂不是空衔?”
  
      “不一样的。”
  
      且说,帐中宋朝降人虽多,但多不敢轻易开口,到底还是时文彬赶紧解释了一下。“这个旨意连着之前赵宋官家绝不再退的那个旨意,便有了托孤之意……万一这边四太子得胜,赵官家崩了,那边李纲便可轻易在扬州与孟太后一起拥立新君!”
  
      “这便对了。”金兀术恍然颔首,却又微微蹙眉。“不过时参军,什么叫俺万一得胜?”
  
      时文彬惊得身上寒毛都起来了,却是直接扑通一声跪下。
  
      “起来。”而不等对方请罪,金兀术便不耐挥手。“之前两次带回那种回信俺都没杀你,今日如何为这个杀你……便是真要杀你,也须你把这一堆抢来的宋国文书给念完!”
  
      “若还有文书就赶紧念!”另一位阿里将军也渐渐不耐。“不要误事!”
  
      时文彬匆匆谢恩,狼狈再起,然后在岸上翻腾了半天,却还真又找到一封未读过的文书,可大略一看,却又忍不住泪流满面。
  
      “如何又哭了?”金兀术无语至极。
  
      “回禀四太子,”时文彬勉力收泪而对,却又怎么都止不住眼泪往下流。“这是一封针对靖康以来到刚刚年节时所有降人的一封文书……说的是,年节之前,因为金军……因为我大金军力强盛,不可强人所难,故有大宋文武手无寸兵者、力战穷途者,为金人所迫,一时曲身金人府中、军中者,皆可赦免,皆许反正归宋……唯三者不赦!”
  
      “哪三者?”金兀术瞅了瞅自己案前泪流不止的时文彬,又看了眼帐中那数量颇多,然后一时骚动的一堆沿途宋国降人,却是冷冷相询。
  
      “一曰有违节度、谎报军情、不战而逃之授节太尉,如刘光世者;二曰为虎作伥,有攻杀、镇压大宋军州士民实迹,如知济南府刘豫者;三曰……三曰有受金人军职,出谋划策,位属敌国如知沂水县时文彬者……”勉力读罢,时文彬努力控制情绪,却还是忍不住眼泪哗啦啦的流下来。
  
      而金兀术也在稍作思索后忽然捻须大笑,笑完之后方才摇头不止:“老时,俺算是听出来了……这其实就是谁都赦,但你们三个实在是太跳脱,所以无论如何不能赦!不然天下虽大,对岸的赵宋官家却如何听过哪里有如你们三个的什么者?”
  
      时文彬闻言愈发落泪不止。
  
      金兀术看的好笑,却又连连催促对方继续读那些旨意……而等时文彬上气不接下气读完之后,这位四太子方才挥手将闲杂人等斥下,并与阿里、讹鲁补两位将军,还有十七八个女真、契丹、奚人猛安(千夫长)一起,甚至还留下了皇宋官方认证的宋奸、参军时文彬,算是召开了一场扩大型的军事会议。
  
      “不管如何,这些文书只能说明俺的计策成功了!”金兀术昂首挺胸,丝毫没有前一晚见到那张绢帛后亲手抽了时文彬十几鞭子时的那种失态。“宋国的新官家被俺激到,乱发旨意且不提,最要紧的是,他现在根本不跑了!而后日,咱们便可以尝试搭浮桥渡淮了!”
  
      “为何这么仓促?”阿里忍不住蹙眉提出了质疑。“宋国皇帝的那些旨意我是不懂得,但四太子的计策成功了好像却似乎也是真的,而那宋国皇帝既然都明发了旨意说就守在八公山一步不退,又让他们的丞相带着皇嗣在后面以防万一了……如何还要如此着急渡淮?不能慎重一点,等物资更齐备稳妥一些吗?”
  
      “有三个缘故。”金兀术昂然答道,一副智珠在握之色。
  
      PS:感谢新盟主君忆星,不用说了,这也是老书友了……但是汉故征西将军为啥想当团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