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绍宋 > 第四十八章 浮桥
        战争中个人的微小情绪似乎并不值一提,尤其是这个人在军队中的地位还显得那么微不足道的时候。
  
      实际上,无论存着什么情绪和想法,都很快变得无人在意了,因为仅仅隔了一日,淮河战场的沉寂,或者说是之前那种花里胡哨看似你来我往激烈非凡的人心交锋,便彻底终结了,取而代之的是真正意义上的军事行动——金军开始搭建浮桥,尝试渡淮!
  
      且说,毫无疑问,几乎所有人都知道,十几年来,金国人就是靠着这一招崛起至此的……他们野蛮粗鲁,他们没有对手聪明,他们没有对手数量多,他们不懂得什么是孙子兵法,只会使用打猎中那些对付野兽的法子,甚至必要时只会硬打硬冲!
  
      然而,每一次的胜利者却都是他们!
  
      一切的荣誉道德、人心算计、计谋装备,甚至是文明和制度本身,都在真刀真枪的最终对决中被金人杀得烟消云散!
  
      实际上,赵玖之前在淮河两岸的那些表演,跟他的前辈们相比,真的不值一提,关键还得是军事行动本身。
  
      这一次,如果金人真的被阻拦在淮河一线,不管宋军被打的多惨,那么赵官家这一波的作为就说不得还是有希望成为一个伟大时代序幕的;可如果金兀术洋相百出,却最终成功渡河,来个了竟斩赵玖首级而去……那赵官家之前的表演只能反而成为一个笑话。
  
      “这必然是前几日官家大发旨意,有往淮北的使者在两翼被劫的缘故。”下蔡城上,望着就在城东不足两里处开建的浮桥起点,全副披挂的田师中几乎是脱口而出。“金兀术用兵果然还是有些能耐的,前面忍下泰山大人如此挑衅;后面察觉可能会有义军来援,便即刻渡河,堪称当断即断!”
  
      不过,同样是全副甲胄的张俊张太尉,闻言却只是望着浮桥方向一言不发,并未接女婿的话。
  
      “太尉。”另一员张俊部大将刘宝,也忍不住咬牙多言。“城中士气尚足,沿淮堤岸又无阻拦,要不要主动出击一番,但能毁了那浮桥前基,便是泼天的一份大功!”
  
      “不可以!”张俊面无表情,连连摇头。“金军是故意这么近,故意敞开这条路的……看似只区区两里地,可全城这两三万人送光了也未必过不去。”
  
      “夜袭呢?”田师中低头思索片刻,旋即再问。“待暮色至,这里佯攻,然后从水门处将百余敢死之士悬索而出,沿河堤潜行……”
  
      “计策或许可行。”张俊摇头道。“但就怕来不及……”
  
      “何意?”一直没开口的赵鼎原本听得连连颔首,听到此言却悚然一惊。“莫非这浮桥一日便能成?”
  
      “不是一日便能成。”张俊扭头严肃应道。“而是恐怕大半日便能成,到日暮时分便能渡过去千百精锐甲士!”
  
      赵鼎愕然失声。
  
      “赵大牧有所不知,这淮河说宽也宽,说窄也窄,金人临时伐木,木料不经打磨晒晾,不可能做成渡船,却能在烤干后能做诸如木箱、船舱形状的稳妥东西,上架木排,以绳索连结,所以如无阻挡,这浮桥简直是说成便成!”田师中见状赶紧在旁解释道。“而且金军的敢战,绝非寻常,我当日在河北作战时,曾亲眼见过金军大军数万,在金国二太子斡离不带领下公然冬日去甲,浮马蹚河,根本不吝惜牲畜、军士,乃至于他们金国贵人们的性命……”
  
      言至此处,田师中忍不住稍微顿了一顿,却才在赵鼎惊愕的神色中多提了一句:“彼时正是六贼之一的梁师成为帅,他原以为可以隔河相拒金人,结果望见斡离不身为金国数得着的权贵居然当先浮马渡河后,竟骇的不战而走,十几万大军也一触便溃!而今日这城外的金国四太子兀术,当日也在斡离不麾下为将,末将不以为这才一年,此人便失了那种亲自浮马渡江的气魄,恐怕浮桥一成,便会不惜性命强令全军渡河。”
  
      赵鼎听得面色发白,却无言以对。
  
      想想也是,赵元镇赵大牧此时又能说什么呢?他固然知道此战根基在河南八公山的官家身上,也知道此战成败胜负便在金军能否渡淮成功,更清楚即便是以下蔡城自保为论,也该尽量阻止金军渡淮……可是问题在于,张俊、田师中、刘宝这些人不知道吗?
  
      他们也知道,而且他们前几日也不是没做过努力,现在也不是没有想法,只是金人之前没有理会他们,现在没给他们机会罢了……或者说,赵鼎自己也非常清楚,在下蔡城与淮南大营被分割的情况下,此时金军既然选择渡淮而不是攻城,那压力本就该由淮南大营来承担才对,下蔡城管不了许多。
  
      张俊看了一阵子,回过头来面色不变,却又问及了另外一事:“内渡修葺的如何?”
  
      “还是很慢!”田师中赶紧再答。“关键是水中沉积杂物太多,又极难打捞,而且幕僚紧缺……”
  
      “加派人手,日夜不停……砲车都可以稍缓;此外,全军小心防备,没我亲自下令,不得擅自出战!”张俊如此尽力吩咐一番后,便即刻转身下城去了。
  
      而赵鼎叹了口气,虽然没有随着张俊一起下城,却也只能徒劳立在城上观望而已,然后偶尔看向河对岸的那面遥遥可现的龙纛。
  
      而随着赵鼎视线转向淮河南岸,八公山北峦峭壁之上,金吾纛旓之下,作为可能是整个战场视野最广阔的地方,眼见着金军开始在眼皮子底下有条不紊、顺顺利利的起建浮桥,此地的气氛却也可能是整个战场糟糕的所在……原因很简单,这地方可能汇集了整个战场上所有军事上的白痴!
  
      “官家!”御史中丞张浚看了半日,眼见着对岸也竖起一面大纛,然后无数铁甲骑兵拥着数人上了大堤,到底是忍不住出口相询。“要不要派人下去催促下王夜叉?让他速速发兵阻止浮桥?”
  
      “不要!”端坐不动的赵官家咬牙应声。
  
      “官家!”隔了一会,眼见着金军浮桥一面基座起来,然后开始延展不停,汪伯彦也忍不住开了口。“不去找王德,要不要趁机发个旨意给下蔡?”
  
      赵玖终于大怒:“船只无论大小都在我们手里,金军则是在弃战马、铁甲之利渡天险,张俊、王德又都是军中宿将,之前议论的时候不是很妥当吗?你们到底在慌什么?!”
  
      龙纛下瞬间安静下来,并持续了一阵子。
  
      不过,随着日头渐渐高起,淮河浮桥几乎成了一半之时,还是有人忍耐不住了。
  
      “官家。”吕好问额头上微微沁汗,小心翼翼而言。“金军架桥如此神速,而且桥型稳固,并无丝毫被水流冲歪的迹象……这个赞且不提……关键是我军现在还没动静,是不是山下军中那些将领不服王德,以至于起了什么龃龉?要不要派个使者拿个金牌去问一问?”
  
      赵玖见是吕好问,多少给这位行在第一重臣留了点面子,却是扭头看向了已经哆哆嗦嗦的内侍省大押班蓝珪:“去给吕相公、汪相公各自加一把椅子,然后再让人泡几杯茶来,朕要陪两位相公喝茶!”
  
      蓝珪狼狈受命而走……且说,这八公山居于淮南要道,早早接上了东南供奉,自然是什么都不缺,须臾便有几案、高凳摆上,并有茶水奉上……平心而论,若非来倒茶的小内侍看见对岸金军浮桥,惊得摔了茶壶,此地端有一番淝水之战重演的风采!
  
      又隔了一阵,几乎正午时分,当金军浮桥进展到四分之三的时候,眼见着八公山大营西面通道的水寨大开,密密麻麻不下百余大小舟船涌出,转入浮桥上游列队,大部分人都松下来一口气来。
  
      “官家!”
  
      就在此时,居然又有人忍不住出言,众人回头一看,却居然是行在天字第一号的激烈愤青胡寅胡明仲,倒是不禁疑惑起来。
  
      “官家,”胡明仲面色潮红,昂然相对。“既然我军将战,何妨移御驾至山下东道渡口,然后官家亲自擂鼓助威,以壮士气?”
  
      “我助你……”
  
      赵玖听完后愣了半晌,方才醒悟对方对方的意思,却几乎要骂出脏话来。
  
      “胡舍人糊涂了!”本不该插嘴的杨沂中实在是听不下去了,便冒天下之大不韪插了句嘴。“往东道渡口擂鼓助威不是不行,但若如此,应该早定此事,现在移驾,河中将士怕还以为官家逃了呢!”
  
      胡寅怔了一下,倒是老老实实闭了嘴。
  
      而就在这时,微风鼓动龙纛,却居然是一股东南风,赵玖心中微动,居然略添了几分自信,然后便要趁此时机说几句场面话表演一番。
  
      但不等他开口,胡寅却又再度蹙眉相对:“既如此,为何数日前说起应对浮桥之时,诸将竟无一人请官家临淮督战呢?”
  
      赵玖刚要失笑做答,却不料小林学士又忽然紧张进言:“官、官家,王德刚刚提拔为统制,恐军中其他诸将不服,要不要派人去看一下,以防他们相互有什么龃龉,误了军机?”
  
      赵玖气急败坏,却是不顾河中浮桥已经架到南岸浅水区,河对岸战鼓催发,金军全军振发,就在座中直接指着林景默对胡寅愤然言道:
  
      “胡舍人现在知道为何诸将都不愿朕到渡口督战了吗?因为今日,朕在这北峦龙纛下坐着不动,便是两个破天大功……一个是激烈河中士气,一个是替他们拴住你们!”
  
      言未迄,两岸鼓声便已经齐齐大作,连下蔡城中居然也直接擂鼓助威,却是金军眼见着浮桥将成,而宋军舟船却要行动,便干脆催动甲士弓手上浮桥强渡,而宋军舟师也不再犹豫,直接在乔仲福、张景两员宿将的带领下,自上游划船向东,往浮桥上直直撞来!
  
      赵玖来不及去跟身后面色发白的一众文臣说话,赶紧也回头去看,却见到不过是须臾之间,宋军舟师前锋便已经冲到跟前,却是七八艘小船……然而再想细看,却因为相隔太远,根本看不清楚。
  
      只能隐约结合着之前军议所闻,猜测这几艘船应该是带了放火之物……然而,虽然看不真切,但很显然,片刻之后这几艘船便立即失败了——火没有放起来,舟上人看不清楚,但应该非死即伤,因为这七八艘小船很快便失去了控制,并顺水势接到浮桥上,成为了金军的战利品。
  
      实际上,也的确如此,在赵玖视线不能及的地方,这几艘船几乎没有一艘抵达浮桥,便败在了金军硬弓劲弩的攒射之上!
  
      且说,浮桥之上,以金军、汉军为多,前者用弓,弓术本是他们的主要野战战术,其射程并不远,但胜在箭身极长,箭头也居然长达五六寸,所谓势大破甲;而后者多用从宋军缴获的劲弩,这就更不用说了!
  
      小股部队放火失败,宋军虽然受挫,却并未动摇,在两员将领的亲自驱动下,第二波主力攻势几乎是尾随而至,却是几艘偏大的船只为前,数十艘小船在后援护,从河中心顺流而下,奋力朝着浮桥撞上!
  
      这一次,金军俨然不可能通过攒射来阻拦攻势,却是被数艘大船迎头撞上,不知道多少段浮桥整个被掀翻,数不清的金军甲士、弩手直接落水!而浮桥后半段某处,可能是彼处水流之最强,干脆被一艘大船直接撞成两截!
  
      经此一轮撞击,原本已经连到淮河南岸浅水区的浮桥,干脆直接少了三分之一!
  
      赵玖等人在八公山北峦临淮峭壁上远远看的分明,几乎是人人释然,此时才觉汗流浃背,而山下左右两道寨中士卒,与对岸下蔡城头上也是齐齐欢呼不止。
  
      “战机到了!”
  
      然而,立在淮河北岸堤上的金兀术眼见如此,却居然不怒反喜,竟是大笑中抬起手中马鞭,奋力一挥。“蒲卢浑何在?不要管别的,趁此机会,速速引你部顺浮桥肉搏夺船……若能将浮桥裹住的这些船弄来,还要什么浮桥?!”
  
      “四太子早有计算?”随着蒲卢浑部持勾索自河堤扑出,骑马立在金兀术身侧的万夫长阿里忍不住微微眯眼。“怪不得之前再三吩咐要浮桥尽量连结结实,而不求速起?”
  
      “俺今日的算计可不止这些!”金兀术睥睨一瞥,却又豪气冲天,厉声言道。“阿里将军今日看着俺成不世之功便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