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绍宋 > 第六十二章 五日 4k2合一
    岳飞见对方拔出刀子指向自己,却根本不慌,反而用跟对方一样的河北口音坦然做答:
  
      “好教这位李首领知道,俺当日在河北曾被金军围住,突围时被箭簇伤了眉骨,所以看谁都像是翻白眼,并没有看不起谁的意思。”
  
      李成骤然怔住,尚未想到如何应答,旁边张荣却已经干脆叉腰笑出了声,却是让李成愈发羞赧之余骑虎难下!
  
      “好了!”
  
      就在这时,老杨太尉忽然开口。“傅选,你去将座中豪杰的兵刃都收一下……”
  
      不得不说,杨惟忠之前看似粗鲁,其实已经人老成精,他许久不开口,一开口便恰到好处,既给了李成台阶下,又化解了李成、张荣、岳飞三人的冲突,还顺便强化了自己权威。
  
      而听到军令,杨惟忠麾下一名年轻武臣即刻上前,带领着其余几个武臣一起,从前往后,收缴起了堂中诸人兵刃,只收了一个桌子,第二个便按顺序来到了岳飞、马扩二人身前。
  
      马扩不以为意,直接将腰中宝刀交出,但岳飞却居然巍然不动。
  
      “这位岳统制……”名为傅选的武官忍不住催促了一句。
  
      “你是太行山八字军?”岳飞端坐不动,只是抬头盯着此人脸颊上的八个刺字,微微轻叹。“应该不是当日渡河的十二部所属吧?不然我不至于不记得你。”
  
      此人微微一怔,旋即肃然:“回禀岳统制,金人迁移女真、契丹猛安到河北各军州,又动辄几十万大军往来,索求无度,河北百姓熬不过日子,便纷纷起兵往太行山聚义……其中北太行五马山有信王作保,在北面声势最大;而南太行却以王太尉的八字军名头最亮……我是去年十一月离家去投的王太尉,然后刺的字,也的确在小范参军口中听过岳统制名声。”
  
      岳飞微微颔首,又瞥了眼身侧马扩,方才继续问道:“既然八字军声势正大,你为何又在此?”
  
      “这不是下山时候被金军主力冲散了吗?”傅选无奈答道。“山中声势是越来越大,但一旦入平原,着实不是金军骑兵对手……所幸这次败走后往东行时恰好遇到了杨太尉,就一路跟来了。”
  
      岳飞再度颔首。
  
      “岳统制。”傅选在满堂人侧目中与岳飞说完闲话,却最终是催促了一句。“想要说话,咱们今晚上摆酒,我慢慢跟你说,此时请将兵器上缴……让兄弟好做则个!”
  
      岳飞终于扶着腰中宝刀缓缓摇头:“杨太尉认得我,你也听过我,便须知我是大宋东京留守司统制,正阶武功郎,而这里须是大宋官府大堂,断无堂堂大宋统制和一群盗匪一般要上缴兵器的道理。”
  
      马扩闻言一时羞赧,傅选也是措手不及,而杨惟忠却干脆扭头不语。
  
      “你是何意?!”堂中李成闻言再度勃然大怒,并二度拔刀相对。“你这个什么鸟统制须还是看不起我李成对不对?!”
  
      “并非是看不起李首领,只是在说实话。”岳飞诚恳相对。
  
      李成愈发大怒,居然直接向前一蹿,便一刀当头劈来。
  
      见此形状,最近的二人,一个马扩一个傅选都已经反应极快,一个赶紧试图掀案阻拦,另一个则立即回身摸刀。
  
      但那李成俨然不是什么花架式,而且用心狠毒,绝非是随意唬人,这一刀劈来力大势沉之余居然速度也极快,根本就是冲着杀人来的。相对而言,傅选尚未回身摸到武器便已经瞥到刀光,至于马扩根本就没把几案掀起来……因为有一人比他俩反应快得多,岳鹏举见到对方来砍,却是直接一脚踏上几案,便沉腰发力,拔刀相对!
  
      几乎是电光火石之间,众人只觉得眼前一花,这二人便在堂中奋力对了一刀!且白刃相交之际,居然有火花溅出!
  
      在座的除了那位已经看傻了的文官外,几乎都是刀上卖命之人,只一刀而已,便明白这二人虚实,却是上下齐齐凛然起来,连提拔过韩世忠、见多识广的杨老太尉都忍不住微微眯眼。
  
      至于岳飞与李成本人更是各自警惕,握刀之余也细细打量起对方……前者实在是没想到这个草寇居然有如此武艺、力气,多少有些感慨;后者更是心惊,因为此人出身河北,从军淮南,落草山东,大河南北全都走过,别的倒也罢了,唯独武艺自诩无敌,结果今日偷袭之下却居然只是平手,这岂不说明眼前这个平平无奇的宋军军官武艺到底胜自己三分?
  
      那又如何不惊?!
  
      “李成!”
  
      就在二人对峙不语之时,老杨太尉再度开口,却已经立场分明。“你在俺大宋的官府大堂上抽冷子砍俺大宋的一个正经统制,是咋个意思啊?!”
  
      此言既出,傅选等人回过味来,纷纷哐啷出刀,而跟着李成的一群山东好汉,也纷纷拔刀相对,却被回过神来的李成本人抬手制止。
  
      非只如此,此人居然主动收刀,复又挺胸向前一步,赤手相对身前十余名手持白刃的宋军武官,然后隔着这些军官对后面的杨惟忠开了口:
  
      “杨老太尉,俺们今日过来,都是应着你的大旗来抗金的……今日堂上固然是俺李成先拔了刀,坏了规矩,可你莫非就要为此杀了俺吗?杀了俺,京东两路豪杰谁还信官家的那些旨意?官家自河北一路逃到淮上,方才羞愤振作,下定决心不愿再退,结果他在那边尚未食言,杨老太尉便要在京东坏了官家的信誉吗?!”
  
      “好利的口舌……”杨惟忠不由捻须冷笑。“如此利舌,刚刚为何还与张首领说话时落了下风?”
  
      张荣回过味来,也是微微一怔。
  
      “不管如何,杨老太尉若不杀俺,俺便先行一步了!”说着,这李成也不扶刀,也不理会身前宋军军官,只是深深瞥了一眼早已经面色如常坐回去的岳飞,便快步走出堂去。
  
      而此人既走,许多山东好汉,或者说是京东东路的豪杰,四顾之下,大概是觉得李成走了,他们这些人在此处难以立足,也都觉得纷纷唱喏告辞……之前还热热闹闹的大堂登时空了一半。
  
      不过,张荣却是叉腰而笑:“如何,杨老太尉,此番俺来做你副手如何?也给俺个统制做做,回去梁山泊俺也好戴朵红花在头上炫耀一下……”
  
      “张首领且等等,容我去后院喘口气。”杨惟忠捏住胡子,直接起身,却又换了一口流利官话。“岳飞、马扩,你俩随我到后院来一下!”
  
      “老太尉随意!”张荣不由咧嘴再笑。
  
      而岳鹏举与马子充即刻起身,傅选等人也匆匆随行……须知,岳飞之前在元帅府也曾直属杨惟忠,至于马扩更是熙州狄道人,属于西军背景,不然之前也不至于被杨惟忠一纸文书轻松喊来,此时如何敢怠慢?
  
      “岳……”
  
      根本没到后院,只是转入大堂后面的走廊而已,杨惟忠便忍耐不住,意欲开口。
  
      “那李成本就是存心不良。”
  
      然而,不等老太尉开口问出来,岳飞便已经从容做答。“他虽是河北人,但手下却都是京东东路的人,敢问他们一群京东东路的盗匪,如何弃了泰山、沂蒙山地利,弃了家乡,跑到京东西路来抗金?不过是见到乱世已现,所以专寻金人与我等交战之处,意图左右摇摆,坐地起价,乃至于趁机割据起来罢了!说句不好听的,也就是此时官家在淮上顶住了金军,若顶不住的话,淮上沦为金军践踏之处,这群人还要跑到两淮为乱的。”
  
      杨惟忠想了一想,居然无法反驳,便是马扩和傅选等人也都纷纷颔首赞同。
  
      “至于张荣则不同。”岳飞继续面不改色言道。“水泊梁山一半都在济州境内,而此番五千金军就压在挨着梁山泊的济州州城内,然后还作威作福,践踏百姓,张荣身为水泊之主,手下都是以水泊为生的穷苦渔民,对付这股金军之意怕是与我们一般坚决……所以,张荣可放心来用!而且想要击破济州五千金军骑兵,唯一之法便是引诱金军到水泊之中,借地利覆灭!”
  
      杨惟忠想了半日,却还是无话可说,傅选和马扩也还只能颔首。
  
      “唤张荣来!”杨惟忠见岳飞一时不再说话,自然心知肚明。
  
      俄而,那张荣果然叉腰进来,见到三人立在这里,便要继续笑起来。
  
      孰料,岳飞根本懒得与此人多做口舌,反而劈头便问:“张统制有多少兵?”
  
      张荣不由肃然,上前插手而立:“杨老太尉和这位岳统制果然真要打?”
  
      杨惟忠越岳飞皆不言语。
  
      张荣无奈,只能点头:“若出水寨路上作战,俺只能有七八千青壮!不过俺这统制不比你们,俺不吃乡亲空饷,你们也不会与俺饷……”
  
      “若引诱至水泊畔呢?”岳飞懒得与对方贫嘴,只是正色再问。
  
      “那俺能唤出来一万五六!都是能开弓划船用刀的,只是甲胄实在不多。”张荣愈发严肃。“你们果然真要打吗?莫要唬俺!”
  
      “老太尉有多少兵?”岳飞扭头再问。
  
      “我只一千多残部,不过傅统领自太行山带出来三千兵不止……”
  
      “那便足够了。”岳鹏举眯着眼睛答道。“精选出两万人,利用水泊之势,寻个出色地方设伏,足可破敌!须知,五千之敌,两万人伏击足矣,多了没用。”
  
      杨老太尉和马扩、傅选三人还是不知道该怎么反驳。
  
      “水泊梁山八百里,神仙地方多的是,俺闭上眼睛都能知道哪里能让金军死了喂鱼。”倒是张荣依旧觉得有些浑噩。“可金军哪里会主动来水泊,还入俺的埋伏?”
  
      “当然趁敌此时猖狂无度,诱敌前往。”岳飞干脆做答。
  
      “谁去诱敌,那是五千金国骑兵!”张荣重新叉起腰,嗤之以鼻。“谁去都是个送死!”
  
      “自然我去。”岳飞依旧言语波澜不惊。
  
      春暖而花未开,走廊内熏风阵阵,这下子,连张荣都不知道该如何反驳了。
  
      “真要打?”停了半晌,张荣再度身前插手而立。
  
      “如此来做,须几日能预备妥当?”杨惟忠捻着胡子咬牙询问。
  
      “你那里缺军械吗?召集人手又要要花多少时间?”岳飞继续询问,却是对张荣而言。
  
      “不缺,也不用花时间召人手,水寨里啥都齐备,人也齐……本来就是聚在一起提防金军的,只要派船接你们从济水这边偷渡过去便是。”张荣也咬牙做答。
  
      “那从此时算,到渡过去安排妥,当要几日?”岳飞继续追问。
  
      “五日足矣……你们明日一早动身,放肆赶路,后日中午就能到水泊边上,坐船一整夜,再休息一日夜,顺便整修器械,第五日无论如何都能埋伏妥当……这俺闭上眼睛都清楚。”张荣居然有些慌乱起来。“这条道俺走了不知道多少遍。”
  
      “那就五日破敌。”
  
      岳飞回过头来,对着杨惟忠从容给了答复,宛如一个没得感情的木头说些日常一般。“老太尉名声太大,不妨带着剩余残兵与那些小股义军留在此处饮酒作乐,以作吸引;张首领最好与老太尉当众吵闹一番,然后今晚便偷偷回去;而明日一早,马兄和傅统领便速速引兵往梁山泊;我则引五百骑兵从定陶这里渡河到济水南岸,并以第五日正月二十八为期,引金军主力往水泊而去……届时,你们在水泊前做好接应,指引我进埋伏圈,然后两万人齐发,胜负一场便定……不要拖时间,须知日久反而生变。”
  
      杨惟忠捻着胡子盯着岳飞看了许久,宛如在看什么古怪,本能的就想驳斥对方胡话。但他穷究自己半生的军事经验,思来想去,却还是不知道该如何反驳。
  
      至于傅选和马扩,早已经听呆了。
  
      倒是张荣掐指一算,忍不住多了句嘴:“五日之后正是正月二十八不错,还请岳统制最好中午之后,下午正中间之前,把金人引过去。”
  
      “可以。”
  
      岳飞依旧宛如木头一般神色,但到底是微微打量了一下身前这个宛如渔民一般的水泊梁山之主。
  
      pS:你们天天说我短小,我看了下……某本成绩比我好的新书,也是正好二十万字,却比我早半个月发书,而且分了90章整!天地良心啊!
  
      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