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绍宋 > 第六十七章 水泊 续

  “不是潮水?”上得大船来的岳飞见到了换了身皮甲的张荣,却得到了一个意外的说法。
  “湖中哪来潮水?”张荣叉着腰,满脸的不以为意。“此地此般景色只有春秋两个季节能见到,明显跟水位有关,许是地下暗河按时候灌入……不过岳统制问这些干啥?水能涨上去便是,你当它是潮水也无妨!”
  “也是。”岳飞微微一笑,当即颔首。
  而火光之下,张荣见到岳飞居然发笑,也是叉着腰笑的更灿烂了。
  话说,无论原理如何,刘麟的解释和完颜塞里的猜想从结果上而言根本就没有错。
  后路被阻塞,前路有重兵,关键是水也涨了起来,而且还在越涨越高,这种情况下,陆战强横的金军在区区一艘破烂小船面前便基本上丧失了抵抗力……偏偏自傍晚到夜间,彻底围住了金军的水泊梁山好汉们根本就没有发动总攻,而是点起火把,唱起渔歌,在躁动中等待水位最高的那一刻!
  相对应而言,金军早已经渐渐失去了自控能力与理智,从天黑之后,一直有人脱去甲胄,试图浮马逃窜,却被乱箭射死、被小船撞死……或者更直接一些,在深水区被梁山泊的渔民拽入水里活活淹死!
  至于畏缩在平坦砂石滩上的金军,却只能随着时间变得饥饿、寒冷和畏惧起来。
  整个过程,没有军官站出来组织突围或者组织投降……投降是不可能的,而且他们心里明白,这些本土济州渔民是不会放过他们的;至于突围,坦诚一点,任何金军都明白,从湖水涨起来以后,他们就基本上丧失了存活的可能性,因为这跟战力、意志力没有任何关系,这就是最典型的天地造化之力!
  而且再说了,天黑之前那一阵子,他们不是没有尝试过步战突围的,但是没用。那处隘口早已经被碎木、甲片、尸首给弄成了一片死地,即便是在三面抛射打击下艰难穿过,也要迎来那个隘口后方数以千计的梁山盗匪,宛如送菜。
  甚至有人狼狈爬回,告知了梁山贼寇在那处隘口后面挖沟渠,用水草、木架、烂泥建立圩子阻断归路的事情。
  回到眼前,远处火光琳琳,汇成一片火海,而火海之下干脆是一片真正的汪洋,而这片汪洋大海的最中间,金军主帅完颜宗里的勇气,早已经随着金军各种花式突围失败而尽丧。
  不过最可怕的那接连不断的渔歌,这些此起彼伏的整齐歌声似乎是有什么魔力一般,几乎击垮了完颜宗里的一切……早在之前,他就联想到了汉人中那个‘四面楚歌’的典故,如今随着夜深,根本就是彻底的失控。
  “我还年轻。”
  完颜宗里忽然落泪,明明脚下还是干涸的砂石,他却已经手脚畏缩起来,却不知在与谁说。“我是宗室,我读的书多……我想过许多次,只要能熬到四五十岁,老一辈勃极烈制度不合适了,大金国要换宰相执政,必然轮得到我掌大权……如何今日便要死在这水泊里了呢?”
  一旁早已经哭过的刘麟沉默以对。
  “我……”
  “体面些吧!”
  完颜宗里还要哭诉个不停,却不料刘麟忽然忍耐不住。“将军体面些吧!事已至此,突围不成,无外乎三条路而已,再露丑态,只会徒劳让人笑话!”
  “哪……三条路?”完颜宗里突然更加畏惧起来。
  “要么现在偷偷弃甲,浮马而走,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刘麟咬牙应道。“要么坐以待毙,等着水匪和宋军来袭,叩求性命;要么……干脆自我了断!”
  完颜宗里张口欲答,却居然无声。
  “废物!”刘麟低声喝骂一声,却是率先起身解开甲胄,往西南方向的水域而去。
  数名中军各族武士面面相觑,却有不少人随之起身解甲,浮马而去……完颜宗里遥遥观望,面露期许。
  然而,仅仅是片刻之后,随着西南方一片骚动,却闻得彼处梁山盗匪欢呼雀跃,似乎又有惨叫声隐隐传来,登时便让缩头滩上的金军上下安静了下来。
  不过,这一次安静没有持续太久,可能是意识到有大鱼在突围,宋军和梁山盗匪很快便发起了总攻!
  大小船只开始围拢,大船在后压阵,小船在前挤压,并开始投掷火把,抛射箭矢!
  零星女真骑士试图反击,他们势大力沉的弓矢也不是没有效果,但黑夜中,浮在水泊上方的火海根本像是无穷无尽的一般,不停的迫近!
  最终,也不知道是隔了多久,完颜宗里开始听到了肉搏的声音,白刃相交的声音……却终于是叹了口气,然后这名年轻的金国宗室鼓起勇气拔出刀来,便在依旧干躁的砂石滩上轻易抹了自己脖子。
  宰相、执政之梦,到此为止。
  同样到此为止的还有金军那微乎其微的逃脱可能性,主帅既亡,金军再无反转余地,战到天明,终于是以全军覆没的结局迎来了这一战的终结。
  正月二十八,距离广济军定陶城中的定计不过五日,济州五千金军宣告了覆灭。
  正月三十,济州城破!
  正月三十一,杨惟忠传完颜宗里首级于四方,号令京东西路各军州据城严守。
  二月初四,正在起砲砸城的完颜兀术一日内挨了重重两拳——辛苦起砲的结果,是尚未启动的砲兵阵地一上午被城内隐藏的砲车反向砸了个稀巴烂;随即就是完颜宗里身死,后路断绝的消息。
  相对应的,赵玖也在同一日见证了两个好消息,白天看了一场精彩砲战,晚上便接到了杨惟忠的报捷文书!
  平心而论,如果不是梁山泊和岳飞这两个关键词,赵玖几乎以为这位老杨太尉在糊弄他……就好像宗爷爷的百万大军一般。
  “议一议吧!”赵玖端坐不动,对着规模日益扩大的行在文武如此言道。
  而开口之际,不知道为何,接受了现实的赵官家居然对那位尚未谋面的岳将军有了一丝妒忌……隔了好几层的下属搞得这么好,让自己这个领导怎么做吗?
  PS: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