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绍宋 > 第七十四章 观战 上

  尽管之前便有所猜度,可战斗开始后才片刻而已,赵官家便从最直观的角度明白过来为什么韩世忠要临时更改出击时间了……无他,以宋军现在这个状态而言,真的是不足以支撑夜袭。
  须知道,夜袭一旦成功,效果自然惊人,但是反过来说,夜袭想要成功却也要求攻击方必须保持足够的夜间战斗力和纪律性。
  而以眼下而言,赵玖亲眼所见,由于金军大营空旷,外加猝不及防,当宋军趁着日出之时一拥而上后,金军外围小寨、分营,诸如淮河畔护卫水源的水营、看守木料的工坊营、最前方被砸了个稀巴烂的砲车营,几乎是瞬间陷落……但这个过程中让人崩溃的一点是,不少冲锋最前的宋军甲士,在籍着突袭势头获得了一两个首级之后,往往便扭头折返,逆行军阵,试图报功!
  故此,从城头上放眼望去,明明一开始大获全胜,可宋军却忽然在取得一点成果后自己将攻势迟缓下来,甚至有个别部队,因为前军的折返,直接引发了整个部队的掉头!以至于金军核心营盘此时却趁机开始了部队的集结。
  这种军队,要是能在夜袭战中贯彻到底就怪了!
  城头上,观战的些许行在要员神色各异,大部分人懵懵懂懂,依然还在为眼下数万人近距离金戈铁马般的交战而震动,为外围小寨的陷落而兴奋,只有少部分人可能是这些日子恶补了不少知识,见识了一点军旅常识,却是敏感注意到了这一幕,以至于面露忧色。
  但此时,张俊偷眼去看,却发现赵官家依旧是一动未动,既没有振奋也没有忧虑,也只能心中感叹一声官家好定力,然后便让旁边士卒挥舞旗帜,发布军令。
  随着城头上的旗帜挥舞,又一批足足数百人的精锐甲士从城内涌出,却正是张太尉的亲卫部队,但这支部队根本没有参与到攻城,反而是涌上前去充当了督战队,一面当场计点军功,一面却将一股股试图就势撤下来的军队给重新驱赶了回去!
  数名试图讲价还价的军痞,更是当场被斩首示众!
  很显然,身为现场两位指挥官之一的张太尉比谁都清楚宋军的德行,所以早有准备。
  而此举一出,攻势再起,城上城下气氛几乎是瞬间为之一肃,张俊也再度扭头去偷看,却发现赵官家还是面色从容,甚至回首微笑:“张卿看朕数次是何意?莫非也觉得朕这身衣服鲜艳的过分了吗?”
  张俊赶紧俯首请罪:“臣冒昧……臣是想官家可有指示?”
  “你与韩卿尽力去做便是,朕但坐此处观二位破敌。”赵官家轻描淡写道,俨然皇家风度。
  和周围早已经被督战队出现而进入麻木姿态的文武一样,张太尉见状也是一时心折,便应声起身,然后专心于城外战局。
  且说,赵官家如此姿态,真不是什么镇定自若,恰恰相反,这其实更像是某种无能为力的表现:
  首先,赵玖一开始便因为韩世忠的临阵改期而存了心理准备;
  其次,赵玖心知肚明,想要对宋军中种种弊端进行整饬需要的是稳定的后方、严整的士气,以及合理而持久的军律,而眼下奢谈这些还是太早……再说了,眼下这幅场景,总比之前见到金军吓得跳淮河要强吧?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条是,相对于城头上诸多觉得自己可以理所当然坐着观战的人,赵玖基于某种现代道德的本能,却是从内心深处觉得,自己到底是没有资格点评前方正在拿命搏杀的军士们的……他可以诛杀逃兵整顿士气,可以坐在城头当人形旗帜,但那是他发挥最大作用的方式,却不是他自以为是的资本。
  当然了,刘光世那件事除外,那是他真正发自内心的想宰了一个人,而且付诸于实践。恰如他面对张永珍最后的坦诚时,真的是忽然悲从中来一般。
  然而,说一千道一万,无论赵玖秉持着多么伟大和高尚的情操,他也始终难真切感受到下面宋军士卒们的真实心态……须知道,这可是在主动围攻金军大寨,和一年前的靖康之变相比,很多人尚觉得是在梦中!
  至于金军的心态,赵玖就更加感受不到了。
  “汉狗竟敢出城攻俺?!今日竟能见宋狗主动来攻俺?!”
  金军大营正中的夯土将台上,刚刚起床的金兀术语无伦次,正在放肆发作,鞭子抽的啪啪响,无数旗杆、兵器架、帐帷都遭了殃,而周围幕僚、书吏,甚至侍卫早就一个比一个躲得远了。
  而与此同时,无数宋军甲士早已经踏平周边小寨,正如黑褐色的淮河水一般分成波浪,向金军核心大寨扑来!
  话说,由不得四太子如此心态失衡,因为他今日绝不只是遭遇到了宋军强攻那么简单,而是说,他在完颜挞懒、三兄完颜讹里朵的政治压力、以及梁山泊大败的军事压力下,近乎于最后尝试的谋划被对方彻底看破……没错,韩世忠的判断一点都没错,此时阿里与讹鲁补两个金军万户应该正引军在北面集结,准备从北淝水上游的阚潭镇渡河,转顺昌府突袭光州呢!
  那么此时宋军在这个绝妙时机来袭,金兀术哪里还不懂?对方分明是在告诉他,我们早就猜到你要干吗,而且早有准备!现在,正要绝了你的
  如此情境下,望着自下蔡城中涌出、且数量极不正常的甲士,素来骄傲的金兀术心情能不糟糕吗?
  这种这种被人看破一切,而且玩弄于鼓掌之中的感觉,简直是一种羞辱!
  “四太子!”
  一骑沿着中军营帐中宽阔的大道飞驰而来,见此情形远远便呼。“俺们猛安遣俺来问四太子,到底要做何处置?”
  “蒲卢浑从了几十年的军,是俺麾下最亲近信重,也是最勇猛善战的猛安,竟然不知道怎么处置吗?”金兀术勃然大怒。“真被宋人的突袭给弄昏头了?区区突袭,也需要俺来下令?!其余四个猛安怎么没来问?!”
  “四太子!”骑士见状更不敢靠近,只是继续远远相对。“俺们猛安的意思是,这一战是要守,还是要攻?是要平,还是要胜?!”
  完颜兀术微微一怔,旋即在将台上大笑:“俺就知道蒲卢浑是个好样的,不比他人!你回去告诉他,既然他这么想立功,俺也不拦着,中军骑兵千人也调入东寨给他,若此战能胜,俺回去拼了自己定好的元帅不能当,也要抬举他当个万户!”
  骑士受意,立即打马而走,而中军处的诸多谋克闻得这个命令也是松了一口气,然后迅速集合,往营盘东面的蒲卢浑防地而去。
  待众人一走,中军营盘一空,完颜兀术陡然神清气爽,先是在将台上寻个被自己踢翻的马扎摆正端坐,然后复又呼喊周围人上前:
  “来来来,将几案摆上来,俺见着对面城头挂起了龙纛,必然是宋国新皇帝坐到了那儿吃酒,也与俺摆上酒肉,观儿郎们破敌!”
  周围人轰然应诺。
  须知道,中军大营这里,少的了什么都少不了完颜兀术的一顿饭,更何况本是清晨,若非宋军猝然来袭,怕是正该用饭,于是须臾片刻,便有一桌酒菜摆上将台。
  而金兀术刚要动筷,却又陡然觉得无趣,左顾右盼一番后,便指向周围畏缩一人:
  “时参军,对面宋国皇帝必然有无数臣子陪同捧场,此时各处军官都在前面应敌,你来陪俺喝几杯!”
  且说,初春时节,却因为遭此突袭只穿着一件交领夹衫出来的时文彬正在哆哆嗦嗦,但他接触金兀术许久,早已经晓得对方脾气,闻言哪里敢怠慢?便马上强颜欢笑,上前在侧面小心坐下,并主动执壶:
  “俺来为四太子斟酒!”
  PS: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