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绍宋 > 第八十一章 胜了 上
        韩世忠大胜于战场最东端,最西端的赵玖隔得太远,自然宛如雾里看花,除夕听雷一般含糊。
  
      然而当此之时,身为金军主帅,完颜兀术居于战场正中,却是很自然的便得到了消息……这个‘很自然’是必须的,因为韩世忠的动静根本就是在进军金营的途中闹出来的。
  
      对此,金兀术骤喜骤惊之下,他始终没想明白——自己两个最核心猛安凑出来的反击部队,一千五百骑,好大好强的一堆精锐骑兵,刚刚还明明白白在那里的,而且之前一出场就击溃了东面的围攻之敌,仅仅是追出去这一会功夫,怎么就忽然消失不见了呢?
  
      他的两个猛安呢?!
  
      但不管自己的骑兵是怎么消失在东面旷野上的,完颜兀术毕竟算是久经战阵之人,却是即刻认清了一个基本现实——自己的大营此时全然空虚,东侧更是一马平川,而韩世忠偏偏已经来了!
  
      “蒲卢浑误了俺!”
  
      金兀术从望台上跳下来,回到座中,呆滞了两息,却居然说出了一句埋怨的话来。
  
      “请四太子不要耽搁,无论如何,速速着甲为上!”
  
      旁边时文彬微微一怔,却又赶紧咬牙相劝。
  
      此言既毕,旁边立即有早捧着甲胄的亲卫围上来,准备替还是一身绸缎中衣的完颜兀术着甲。
  
      然而,这位金国四太子并未直接起身配合,反而是本能去抓身前酒杯,似乎是准备饮下最后一口再起身。但一抓之下,不知道是喝了酒的缘故,还是因为刚刚在望台上看见韩字大旗往此处而来的缘故,反正是重心不稳,一个趔趄,以至于这位沙场宿将差点从马扎上栽倒。
  
      不过好在几名亲卫都已经围上,却是顺势架住自家主帅,然后立即便开始扶着对方着甲。
  
      另一边,时文彬稍显犹豫,却还是趁机进言:“四太子,此时可需调度南北两面两个猛安分兵向东,稍作抵抗?再把正面(西面)两个猛安唤回来?”
  
      “说甚胡话?!”金兀术立在那里不动,耳听着东面动静越来越大,却是稍微反应过来,然后冷笑相对。“你听听这动静,南北两面分几百兵过来,顶得住吗?正面两个猛安又来的及吗?”
  
      时文彬畏缩一时,面色惨白,却居然还是有些不甘之意,稍顿之后,居然复又俯首恳切进言:“四太子,学生的意思是,若四太子身侧无兵,岂不是更危险?所以依学生看,此时能召多少人便是多少!”
  
      “老时!”
  
      金兀术身上衣甲已经穿了一小半,却是对着身前之人愈发冷笑不及。“别以为俺不懂你的小心思……你家人都在沂水,怕的是俺今日一走,便要暂时全弃了京东西路的地盘,到时候你的家小便要跟你分离,说不得还会被宋人当做罪臣一般逮走,是也不是?而若不是如此,那俺只能怀疑你居心了!”
  
      时文彬登时面上便有些慌乱,却又无法反驳,反而只能落泪。
  
      “哭、哭、哭!有甚可哭?!”金兀术不由烦躁起来,却又因为着甲缘故,不得已转过身去,便双手撑开背对对方呵斥起来。“无外乎是几个女子几个少年,你既做了俺正式的参军,此番一起回去北面,随便送你十几个奴婢便是,就连帝姬也可许你一两个,到时候再生些孩子便是!”
  
      时文彬听得此言,情知金兀术不能给半分承诺,心下自然更加凄然,偏偏又身在局中,完全无奈,只能含泪欲言不言,欲说还休。
  
      但就在时文彬扭捏之际,此时东面动静早已经逼近,耳听着宋军阵阵欢呼如雷之声越来越大不提,金兀术和时文彬在将台上多少还是居高临下,且正对东面,却是亲眼见着烟尘滚滚逼近营寨跟前,俨然是宋军反攻到根本没有半点防守之力的东寨跟前了。
  
      于是乎,二人齐齐慌乱。
  
      且说,时文彬书生打扮,本无力在马上着甲倒也罢了,而金兀术此时刚刚穿了一半,却是上身全副甲胄,下身甲裙根本没有上手,也同样措手不及。
  
      “不要误事了,都速速去牽马来!”不过,金兀术面目狰狞之余倒是当即立断。“你们速速去准备马匹,俺自来穿裙!再让南北两面两个猛安收拾兵力,尽量带上战马,从西面正门出去,接应了正面两个猛安再做决断……告诉北面人,万万不可从北面走,那里必然有绊马索、壕沟等物!”
  
      几名亲卫也知道厉害,赶紧一哄而散,分别行事。
  
      “老时,你又去做甚?”
  
      金兀术下完军令,提着甲裙回身一望,看见时文彬一面正往腰间绑匕首,一面正往下走,更是来气。“回来帮俺绑住腰后甲裙!”
  
      面上尚有泪花的时文彬不敢违背,复又转过身来,俯身为金兀术绑甲裙。
  
      然而,这位时参军,此时一面尚想着要与老妻、幼儿一别经年,心如刀绞;一面又因为宋军反攻进来,忧惧难安;此时更是担心那些女真亲卫不把他放在眼里,待会根本不给他备马,却是左思右想,眼中泪水淋漓,汇集到颌下胡子上后干脆串成了线,哪里能绑的利索?
  
      几下之后,根本就和前面完颜兀术亲自绑的那边抵触起来,甲裙也歪了一半,干脆露出半个屁股来。
  
      金兀术当然觉得不对,回过头来,看到这一幕更是勃然大怒,愤然一脚踹出不说,居然不顾身后宋军已经涌入东面空寨,复又拎起脚下马鞭,劈头盖脸朝对方抽去,乃是借机发作泻火之意。
  
      可怜时文彬抱头鼠窜,试图逃走,却不料一转身便被马扎绊倒,整个人跌倒酒案之上,以至于无处可逃,活活挨了十几鞭子。
  
      “死狗奴,速速回来帮俺重新整好!”一口邪气发泄出来,金兀术匆匆扯下后面甲裙复又急切召唤。
  
      PS:正月初五,先给大家拜年,如果有回城的一定要注意安全,但也要放稳心态。
  
      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