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绍宋 > 第三章 龙蛇

  在淮西贼丁进被发现借着上茅厕机会用小刀自杀之前,殿中侍御史胡寅胡明仲有很多身份,比如说他是行在最年轻的文臣之一,学问好,出身清白,所谓前途大好;再比如说,他也是行在最激烈的抗金派,总是喜欢在最不合时宜的时候提出最激进的抗金方案;还比如说,他还是张浚、赵鼎这二人共同的生死之交外加老小弟,被认为是如今隐隐生分的二位新贵的粘合剂。
  即便是赵官家任用此人,平心而论,也多少是看中他那个显眼的政治立场……想想就知道了,当有人试图软化抗金立场,试图曲线救国的时候,把这位拎出来,又是迎回二圣、又是渡河北伐、又是君父纲常的,谁能顶得住啊?谁敢说话啊?
  说白了,之前他就是个工具人加别人的政治附属品,最多加个潜力股。
  然而,等丁进被随便挖了个坑埋了以后,胡寅这个名字就不必再用别人和某种立场来注释了,胡明仲一日成名,前御史中丞、现东府相公许景衡当时便称赞他是‘真御史’。
  便是大家心知肚明的官家那里,在扭扭捏捏躲过一通冷嘲热讽后,也于第二日来到朱皋镇后正式下达了连番旨意:
  一则扒了张浚的紫袍子,从御史中丞变成了试御史中丞,让这位可能是距离大宋最年轻宰执最近的男人离那个位置又远了三分;
  二则正式以胡寅代替张浚,专项清理韩世忠军队沿途扰民事,并总揽行在军纪;
  三则借着上面两事,正式承认了他赵官家的错误,承认自己过于优容部分功臣,而忽略朝堂制度,并以此告诫行在上下戒骄戒躁……
  旨意下达之后,人人皆知,胡寅昨日弹劾已经起到了现实的效果。
  但这还不算,等到行在继续西行二日,来到光州首府定城正北的淮河畔,汇集了苗傅、刘正彦、刘晏三将,并见到了宇文虚中后,赵官家复又正式召集了所有四位相公,二东二西,专门讨论了选拔人才构绍朝堂的问题。
  而在四位相公的建议下,赵官家稍作修改,最终又发出了一系列新的旨意……却是以时事艰难,国难未已为名,要求各处地方不计出身推举人才。
  其中,关西、东南、荆襄、京东、巴蜀各处每军州各推一文一武外加一名在国难中有特殊表现的气节之士;而各处留守、制置使,允许额外推荐十人;两淮、京西因为临近行在,特许除军州外,每县再推一气节之士。
  这个所谓气节之士,自然是赵官家最在意的‘能抗金了’,也是他强行塞入的私货。
  等这些人到达南阳陪都后,再分文武进行一次小型的考教,以作陪都人才补充。当然了,文武分制这个天大的问题,赵玖还没那个本事改过来。
  除此之外,赵官家还又再发旨意,格外予以了李纲跟前线宗泽一样的便宜人事权力,乃是允许李相公临时任命东南缺额的高阶官吏,只须事后报备讨论便可……不过相对应而言,李纲的心腹林杞却被从吏部改到了户部。
  回到眼前,经此一事,胡御史的大名于行在中再度被拔高了一筹,所有人都知道,这位御史那日弹劾的深意已经达到,此人已经有了推动重大政事的能耐。
  不过,且不提胡御史如何在行在声名日显,也不说行在如何崭新气象,赵官家这里却还是要继续西行的。
  二月底,行在来到淮河光州段最西侧的光山下,因为前方淮水过浅过窄,便正式弃了舟船,往北岸蔡州境内进发……此时就有坏消息从南面传来了,乃是建州(福建的建)发生兵变。对此,赵官家不敢怠慢,立即以苗傅刘正彦二将为御营后军都统制、副都统制,领兵往东南,用护卫太后的名义辅佐李纲维持东南治安。
  而二将既走,又不过一两日,刚刚往蔡州内部深入,左右两边开道的韩世忠、王德便开始遭遇各种各样武装力量,并开始大规模交战了。行在不得不于三月初一进驻之前被金军攻破过的蔡州首府汝阳,然后以此为根据地招抚义军,并静待王德、韩世忠四面出击剿灭叛军,以求开辟所谓回旋之地。
  而也就是这个时候,行在才从义军,以及宗泽派出的使者那里得到了一系列的确切消息,乃是说去年冬日金军那场大规模南下,正如挞懒、兀术带领的东路军基本上秋风扫落叶一般扫荡了京东两路一般,粘罕遥控的西路军也同样在西路造成了极为严重的后果。
  虽然对此早有预料,甚至早在八公山便有很多不确切的消息传来,可真正听到这些讯息,再联想到眼下蔡州满地的叛军盗匪之后,行在上下还是纷纷震动严肃起来,再无之前的那种轻松之态:
  西京洛阳城破,且被金军劫掠后纵火焚烧。
  之前被当做最好陪都选择的长安也早早失陷,却是因为被围城十几日后,同时遭遇到了地震和背叛……叛逃的不是别人,正是李纲当日在南京(商丘)设置的两个帅臣之一,前河东经制副使傅亮。
  此人以精锐数百,夺门降金,是长安城破的最大祸首。
  可笑赵官家之前还专门赦免他,寻他回来,甚至忧心他是不是早就死在溃兵手中,却不知道此人早已经躲入关中,并做了赤裸裸的叛贼。
  长安既破,天章阁直学士、京兆府路经略使唐重以下,陕西转运副使、提刑、判官、机宜文字,几乎全部殉国。
  而后,河南尹孙昭远在从洛阳南逃到蔡州后,见到漫山遍野都是溃兵,有心招抚使用,便喝骂溃兵衣食百姓而为祸地方,结果就在这汝阳城下,被愤怒的溃兵所杀,尸首还是赵官家让人去一个野林子里寻来的,都生蛆了。
  这个时候,行在气氛已经彻底整肃,但又过了两日,随着一个粗布衣服的人被韩世忠匆匆送来,赵官家以下却干脆是再无人能坐安稳了。
  来人是蔡州西面、南阳所在邓州东面的唐州知州阎孝忠,而他居然是从金军军中逃出来的!
  具体如何逃出且不提,阎孝忠却是汇报了一个让所有人都措手不及的讯息——金军万户尼楚赫竟然还在南阳一带劫掠!
  原来,就在之前的殿中侍御史马伸带着张所离开襄阳、南阳一带往行在去见赵官家之后,金军发动大规模南侵,而金军西路军在攻破洛阳之余,专门派出了一支规模约万人的部队由一名万户带领南下,连克汝州、蔡州……这件事情行在是知道的,因为当时这个万户在蔡州停驻了很久,眼瞅着似乎是要在淮西呼应一下东面的完颜兀术。
  此时行在西行,来到蔡州,因为蔡州并无金军,还以为他已经撤兵回太原了呢!
  实际上,此时此刻,按照宗泽、张所、张俊三方接连不断的信息,最起码金军东路军在京东那里是明显有撤军的意图,边角上的青州、潍州的金军驻军已经往河北走了,甚至还有传闻说,济南府降臣刘豫曾嚎啕大哭,请求挞懒留下部分金军驻扎。
  但是谁也没想到,金军西路军却还是这么猖狂。
  “好教官家知道。”
  身材矮小的阎孝忠在汝阳官府大堂中拱手奏对。“尼楚赫是去年腊月破西京后南下的,本就是为官家与行在才出兵,自完颜娄室处得的正经军令似乎也是破邓州而取南阳,反倒是之前来蔡州是他闻得官家在淮上后,私自而为的!”
  大堂之上,赵官家在内的许多聪明人几乎是瞬间醒悟,继而心下一惊——是了,这就对上了!
  要知道,当时我们的赵官家可是正准备和李纲李相公一起往南阳去的!金军西路军这里,无论是粘罕还是娄室,不可能不注意到这件事情,所以在迅速攻破了西京洛阳之后,自然会有守株待兔之意。
  而若是当日没出某件乱子,真要是行在上下快快乐乐的来了南阳,以当时行在的战力,岂不是要被这个万户一锅端了?
  想到这里,营帐中不少人都面色发白,便是赵官家也忽然想起了那具肚子鼓囊囊的尸体——敢情淮西贼丁进还是拯救大宋的功臣?!
  这算不算是刘光世之后,赵官家亲手缔造的又一起大冤案?
  “官家。”稍作踌躇后,阎孝忠抽空略显小心言道。“臣本打算在唐州守城待死,但唐州城小而旧,轻易为金军挖垮城墙,臣也无能为力。又因臣容貌短小、面黑脸丑,宛如侏儒,加上被俘时臣正在城上穿着粗布衣担土,所以金军并不以臣为意,依旧让臣做随军担土民夫,这才有机会趁机逃出,来见官家……官家,臣容貌特殊,必然有金军征发的民夫见过臣,此事一问便知真伪,臣绝未失节!”
  “阎卿的忠心毋庸置疑,且安心随侍行在,待敌退再做任命。”赵玖赶紧颔首安慰。
  当然要安慰!
  旁边随侍的小林学士心中暗笑那阎孝忠太过小心。
  想想就知道了,按照眼下的情报,京西各处挨着金军边的大员基本上已经死光了、降光了,能有个敢守城,敢走上百里路来报信的知州,已经是难得的文臣楷模了,官家又怎么可能会跟你阎孝忠计较什么被俘虏的经历?
  不过,这阎知州长成这样还有这种好处?
  “不过阎卿,”就在小林学士胡思乱想之际,那边赵官家已经继续在问了。“你自尼楚赫军中逃脱,可知邓州情势如何?”
  “幸亏官家来的快,此时京西南转运使,龙图阁直学士刘汲尚在……观文殿学士知邓州范致虚也在。”阎孝忠再度脱口而出。“但这二位怕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不在了。”
  “这是何意?”赵玖听到对方话中味道不对,不免茫然。“金军攻势已定了吗?”
  “回禀官家,不是臣擅自议论同僚!”阎孝忠咬牙切齿,愤愤而言。“臣也是个不知兵的废物,还被金军活捉了过去,但好歹知道据城而守,知道守城要担土使力气,却还没想着用和尚和童子做兵!也不至于把‘长城’修的只有肩膀高!”
  赵玖闻言本能想起了所谓‘六丁六甲’的传奇故事来,却是心下一慌,即刻看向了几位在旁侍坐的相公:“这说的是谁?”
  四位坐着的相公闻言,几乎是一起起身,然后由吕好问尴尬相对:“好教官家知道,范学士幕中军事最依仗一人,乃是一个法号宗印的和尚,当日靖康中范学士为西军统帅,引军十六万往援东京,专选一队和尚兵,号曰‘尊胜军’,又选一队童子兵,号曰‘净胜军’;又在潼关修‘长城’,连结龙门……”
  “然后败的有多惨?”赵玖听到一半就咂摸出味来了,却是直接打断了对方。
  “为完颜娄室精骑一万所破。”经历了寿州一战后,吕好问这些人大概也觉得之前某些事情过于荒唐了,说完这话就赶紧低头了。“范学士也因此失了陕西宣抚使一职,改知邓州。”
  “大宋朝能活到今日,还真是神仙佛祖一起保佑。”赵官家冷笑一声。“若朕当日真往南阳来了,怕是宁亡国也要亲手杀了此人……刘光世真真冤枉!”
  堂中文武听了不对,全都低头不语,便是那身材矮小的阎知州都一时不知所措,赶紧俯首。
  “如此说来,邓州必然来不及救了?”赵玖回过神来,继续询问阎孝忠。
  “这倒也不是。”阎孝忠赶紧再答。“官家容禀,转运使刘龙图忠心耿耿,当日靖康中,他曾孤身往东京赴难,回来接到行在旨意让他整饬南阳以备官家,更是一直辛苦维持到今日……刘龙图或许如臣一般不知兵,却觉不会如范学士那般荒唐,更不是轻易弃城而走。”
  赵玖心下一振,却又赶紧再问:“可知道那个什么金军万户的虚实?”
  “五个女真猛安、两个契丹猛安、一个奚人猛安、一个北地汉儿猛安,一个渤海猛安,但似乎是因为昔日太原大战有所损伤的缘故,却只总共有五六十个谋克!”阎孝忠当即应声。“也就是五六千人主力!其余皆是西军降卒作为补充。唯独他转战西京(洛阳)、汝州、蔡州、唐州,近来降服他的乱军颇多!”
  听到这个数字,堂中一时寂静了片刻,从赵玖以下,四位相公,还有试御史中丞张浚以下的几位御史……总之,除了城府较深的小林学士外,几乎所有从东面一起过来的行在要员都本能而又默契的交流了一下目光,然后不约而同的于心中升起了一个大胆的想法……很显然,经过寿州一战,最起码大家在心态上就跟京西这边的官员彻底不同。
  当然了,到底是一个万户加上一堆降兵,赵官家想了下,还是有这么一点心虚,便复又正色再问:“阎卿,南面襄阳范琼且不提,这蔡州、唐州、汝州、邓州各处可还有什么可用兵马?”
  “回禀官家,虽然京西一片狼藉,但敢与金军作战的义勇之士却还是有的。”阎孝忠眼皮一跳,几乎是瞬间听懂了官家的意思,也明白了刚刚堂中古怪气氛的缘故,却又三分惊吓三分震动三分希冀,外加一分小心起来。“唐州地小民乏,已经尽力,但蔡州这里最西北处,有一家土豪唤做翟冲,与西京大翟小翟二位将军是远远的本家,颇有实力,臣家眷就是放在他家中……请官家给臣一匹马,再派一个内侍带着一个告身文书回唐州,必然有三千精干兵马带回!”
  赵玖听说是大翟、小翟的本家,本能就信了三分……须知道,翟兴、翟进兄弟是西京洛阳此时真正的依仗,几乎是以一己之力在洛阳坚持抗金,赵玖也没少从各处看到关于而这家人的讯息。而非要赵官家来说,他隐隐从这家人的起势根基上联想到了水浒传里的祝家庄、曾头市!
  换言之,这家人根本就宋代版本的超级大豪强,而且是趁乱而起的大豪强!
  只不过,人家从行为规范来说是忠诚可靠的,而且讲究民族大义的!前不久西京守卫战,就是翟氏兄弟一力为之,而老二翟进的次子也在突围战中死于金人刀下。
  所以,在民族矛盾为主要核心矛盾的情况下,翟氏一家是毫无疑问的忠君爱国好豪强!
  “汝州那里,臣本身不清楚,却在金人军中听说过一件事,”就在赵官家心思稀里糊涂飘到水浒传上的时候,那边阎孝忠还在继续往下认真叙说。“彼处有个叫牛皋的勇士在金军过境时趁势而起,屡屡与金人交战获胜,如今颇有兵马……”
  赵玖猛地一怔,差点没反应过来……没办法,大半年了,终于又逮到一个认识的了,有点措手不及。想想此次西行,本以为是西游记,后来发现是水浒传,但最终还是说岳全传。
  “官家,臣以为可下决心行此战了!”就在这时,一直盯着赵官家,穿着一身绿袍的试御史中丞张浚忽然出列。“这不仅是因为行在必须要驱除金人以往南阳立足,更是因为京西纷乱,龙蛇混杂,行在本该趁机筛选此地乱兵,得其忠勇者为己用,驱其杂芜者而尽除!正好一举多得!”
  赵玖缓缓颔首,周围四位相公面面相觑,也一时不能反驳。
  “官家若想行此战,却须小心一事。”眼见无人说话,阎孝忠无奈小心提醒。
  “何事?”
  “好教官家知道,此时有处要害之地,就是武关那里,守将不是别人,正是范学士幕中那个宗印和尚……”
  “刘晏!”赵官家不等对方说完,便忽然扭头向身侧一人下令。“即刻与你一面金牌,不管你怎么带着你的人绕过去、混去过,务必速速赶到武关,抢在此战之前夺了那个和尚的兵权!”
  “官家!”就在这时,小林学士忽然出列。“臣愿以御前近臣之身,前往招抚!”
  赵玖怔了一怔,不由大为欣慰……
  当然欣慰!
  须知道,武关在敌后数百里,隔着金军一个万户主力,又不是去汝州招抚牛皋之类的,可这小林学士却居然主动请缨……前有胡寅,后有林景默,便是张浚刚刚也没因为打击而变得消沉和退缩,可见自己提拔的这些年轻文臣,根本就不是范致虚那种货色嘛!!
  怎么说呢?谢天谢地,大宋看来还是有救的!
  PS:感谢第五十三萌,躁动的火山!这么下去感觉下个月就能进名作堂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