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绍宋 > 第二十五章 解烦
日上三竿,今日起床稍晚的赵官家不顾几位相公、要员可能随时到来议事,一如既往的束紧袖口,然后来到行宫后方左侧的那个小树林中,开始了他日常的射箭练习。
  
  当然了,昨日那位甲士并没有跟来,蓝珪和冯益等内侍也被官家撵去处置前殿后宫之事,此处此时只有杨沂中与刘晏引班直随侍而已……实际上,官家这个从明道宫开始的习惯,宫中上下也早就习以为常了。
  
  “说吧!”
  
  赵官家俨然没有忘记一些事情,一箭射出之后,便忽然开口,引得刘晏和随侍的几名的辽东籍班直莫名其妙起来。
  
  “谨遵官家谕命。”杨沂中情知官家是故意要刘晏听到,却也不做遮掩,直接汇报。“军情一事脉络清晰无误,但到底是有所泄露还是恰好撞上臣却无可辨别。事情是这样的……”
  
  赵官家一边听一边射,一筒箭射完,方才暂时停弓摇头:“朕大概听明白了,此事关键就看这胡闳休的本事……对否?”
  
  “是。”
  
  赵玖一面再度搭弓瞄靶,一面不由失笑:“总之,此人若无本事,那便是当爹的汪叔詹给朕推荐炼金术士,当儿子的汪若海与当女婿的胡闳休又泄露了军情,所谓一家子都是王八蛋;而若姓胡的有本事,那便是咱们的汪太常一个人是糊涂蛋加王八蛋,因为他一面给朕推荐炼金术士,一面却又将自家女婿藏着掖着……是这个意思吧?”
  
  官家一箭强行歪靶,杨沂中也只能硬着头皮点头。
  
  见此形状,赵玖不由摇头再笑。
  
  其实,赵官家何尝又不明白,从那汪叔詹推荐术士的破事就能看出来,这就是个想冒头的混账糊涂蛋。
  
  相对而言,他那个女婿胡闳休却是个履历分明的人……太学生出身,弃笔从戎,守卫过东京城,辗转流离了一年多,从黄河到长江都走过,读万卷书行万里,又上过战场,俨然是个参谋胚子。
  
  只不过,这种人物,又是至亲之人,偏偏在那汪太常眼里,还不如一个炼金术士来的有用。
  
  一句话,汪叔詹根本就是个蠢,真算不上坏。
  
  不过,昨日那个炼金之事太过恶心了,赵官家存心想给汪叔詹留点教训,自然要强行歪靶。
  
  当然了,听到这番算是意料之中的解释,赵官家对于上次‘泄露军情’的事情倒也放了过去。
  
  “还有一事呢。”赵玖心情稍微放好,一面继续弯弓搭箭,一面随口相询。“依着吕相公这几日的糊涂,怕也是个糊涂账吧?”
  
  “这件事情臣也已经彻查。”杨沂中明显犹豫了一下。“从眼下来看,吕相公倒确实是遭了无妄之灾,算是误中副车。”
  
  赵玖微微一怔,却是一箭中的,方才面不改色,从容开口:“是冯益所为,冲着蓝珪去的?”
  
  “臣不敢断言。”杨沂中单膝下跪,低头解释。“臣这里只是查到一些流言源头,寻到了一开始传流言的几个宫外人,他们却都是与宫中有采办关系的商户、近人,也都说是宫中采办小内侍们随口传出的……事关内侍,臣没敢再问,但或许也是小内侍们嘴碎也说不定。”
  
  “是不是吧,反正冯益的嫌疑最大,朕也早就有猜想……”赵玖摇头不止。“蓝珪为此获罪,他便是理所当然的大押班,动机最大;而且那次他看起来恰好随咱们一起避开了这件事,却又显得有些过犹不及了,须知道一开始蓝珪提议此事也是内侍们一起商量的,没他开口,哪会有此事?便是将吴娘子接来,也是他自作主张。”
  
  杨沂中低头不语。
  
  “不过,这里面蓝珪随朕时日多些,知道朕的脾气,有没有冷眼旁观,来个郑伯克段于鄢,便又是另一回事了。”赵玖一发彻底脱靶,便干脆收起箭矢,转回身来。“这种事免不了的,但朕既不能坐视不理,也不能成了这些人的工具……你去将你查到的事情,还有朕刚刚的言语说给冯益听一遍,告诉他,不管有心还是无意,若是再敢牵扯到宰相,朕便请他去五国城伺候太上皇。”
  
  杨沂中欲言又止,却只能应声称命,而旁边的刘晏早已经听得糊里糊涂。
  
  不过,且不提这些宫廷手段,赵官家射完两筒箭,解开袖口,换上崭新的红袍,束上牛皮带,便兀自带着硬翅幞头往前殿去见诸位相公与近臣要员了。
  
  且说,刘汲不在,此时殿中复又变成两东两西四位相公,一个御史中丞的大略姿态。不过,今日不同往日,随着越来越多的文臣汇集起来,中枢各处缺员渐渐补上,赵官家的近臣们,也早非昔日八公山上一个小林学士、几个舍人那么简单了。而是两个殿中侍御史,一堆中书舍人,便是翰林学士都多了三四个,还有什么其他的枢密院和都省(四省合一后的称呼)下属的秘书班子,都是能直接上殿随侍官家与几位相公的。
  
  譬如说胡闳休的妻兄汪若海,便是以承事郎的官阶在枢密院领着差遣做事,和刘子羽一样,理论上属于汪伯彦和宇文虚中所领。
  
  “朕走之前交于诸位相公的几件事都可曾妥了?”赵官家来到殿前,召开御前会议,却是面色如常,好像刚刚并未听到那般糟心事一般。
  
  闻得官家闻讯,吕好问当仁不让,却又一时尴尬:“臣禀过官家,几件事情都颇多疑难……”
  
  赵官家愣了下,却也不急,而是微笑以对:“无妨,一件件说来,从最小的那件事说来,李彦仙还在闹脾气?”
  
  “回禀官家。”负责此事的正是吕好问本人,却是愈发尴尬。“李彦仙再次拒绝了旨意,不愿出任镇抚使。”
  
  赵玖含笑摇头:“到底是为什么?”
  
  “官家。”吕好问俯首以对。“臣让人问的清楚,李彦仙的意思是,他忠心耿耿,请官家按正经次序赏赐升迁便可,如镇抚使这种与岳飞、张荣等杂牌军将同列的事情,他宁死不受!”
  
  官家幽幽叹了口气。
  
  PS:还是那话,不要等,我夜里尽量补……七点多才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