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绍宋 > 第二十六章 解烦 续
    赵玖无力吐槽,也没法吐槽。
  
      岳飞是不是杂牌,是不是该被此时的确是前线最得力最出彩的李彦仙看不起且不说,李彦仙这个态度其实是很直接的……人家的意思很明显,请中枢不要把他当外人,像镇抚使这种一听就有点像是安置藩镇的官职是在侮辱他人格。
  
      而且,这里面还有一层意思,那就是如李彦仙这种未接触过赵玖的前线大将,骨子里还是不信他赵官家是真的在放权。
  
      当然了,话还得反过来说,李彦仙这一通古怪脾气,更像是展示忠诚,寻求认可,而非是在故意闹事。
  
      那能怎么办呢?
  
      “如此,这事也算是吕相公你办妥了。”赵官家思考了许久,弄清楚里面的逻辑后,便干脆开口下旨。“他想要正经官职就给他正经官职便是……让李彦仙做陕州知州!”
  
      “官家明断。”来到南阳后,吕好问表现的越来越和气了,也不知道还敢不敢喝多了去摸官家脑袋。
  
      “军器监的事情呢?”一事大略解决,赵玖继续正色询问。
  
      “回禀官家。”汪伯彦上前拱手致意,似乎也颇显惭愧,但不管如何,很显然这件事情的条子吕好问递给他了。“臣与枢密院上下多方讨论,也曾亲自去探查地方,询问人手,却都觉得有些疑难……一则,乃是选址困难;二则,乃是工匠难寻。”
  
      “细细说,慢慢讲。”
  
      “是……好教官家晓得,欲设军器监,先须立炉出铁,而照理说南阳周边有白河,周边也不缺石炭,正好立炉。”汪伯彦正色奏道。“但南阳周边无险可守,之前完颜银术可轻易自西京洛阳突至此处,若将军器监放在城外,一旦战事再起,又有金人乘着骑兵之利来到此处,军器监未免要被轻易毁弃;可若放到城内,南阳城因为行宫、太学、衙署的新建,已经很拥挤了。”
  
      赵玖若有所思。
  
      “至于工匠的事情,倒是简单一些。”汪伯彦继续言道。“无外乎是东京城的工匠多被金人掳走,而南阳此处汇集的工匠又多是巴蜀、荆襄汇集而来,他们为了修筑宫殿已经多日未曾归乡,不欲长久留在南阳。”
  
      赵玖听到这里,只觉得古怪……因为按照汪伯彦的描述,这些问题其实都不是什么问题,毕竟,国家到了这份上,军器监的兵器、甲胄是最要命的东西,一定要不惜代价的。
  
      而在这个指导思路下,不说什么拥挤、工匠思乡这些荒唐言语,哪怕是最极端的情况,也就是真只用了几个月就被金人毁了,难道就不做了吗?
  
      这时候,多一套甲胄都是好的啊!
  
      一念至此,赵官家稍作思索,也懒得与汪伯彦玩你猜我猜你再猜的政治游戏,而是单刀直入了:“那王卿觉得军器监该放到什么地方?”
  
      汪伯彦拱手正色相对:“官家,臣以为不如放到襄阳,在襄阳安家,想来工匠们也能心安。”
  
      赵玖恍然大悟……就是说嘛,汪伯彦,或者说枢密院,又或者说是群臣百僚,怎么可能拎不清轻重,在这种事情浪费时间,原来是一开始就在等自己打下襄阳,那些理由更像是为了确保军器监移动到汉水南岸而特意想出来的。
  
      当然了,放在襄阳也确实是一件好事,赵玖闭上眼睛都能想到几处优点,那里物资运输方便,人员往来方便,而且也确实安全……不过,这件事情的背后,却是以汪伯彦为代表的一大批官员对可能爆发的战争结果不够信任的缘故。
  
      当然了,赵官家也不太信任战争结果,因为人总得面对现实的。
  
      “那便襄阳吧。”赵玖想了一想,犹豫了片刻,还是表示了赞同。
  
      汪伯彦旋即领命。
  
      不过,此事事关重大,赵玖也颇多不甘,所以双方又讨论了好大一通……且说,这赵官家到底是个工科狗,虽然学的东西都是电路之类的偏多,所谓工科实践最多焊过电路板的那种,但毕竟是个工科狗,想法还是有的。
  
      在他意识里,军器监建立后,身为穿越者,即便是不能搞什么惊天动地的发明创造,但学高端网文中推动一下流水线和标准度量衡,试验出配比最佳的火药配方,激励一下工匠,铺个传说中的木质轨道开个驴子动力的火车,弄点大新闻什么的,岂不是理所当然之余利国利民?
  
      然而,赵官家说来说去,却越说越觉得自己言语像是套话,哪怕人家汪伯彦答应的很利索……说白了,经过昨天河畔的闹剧,赵玖却对大宋官僚们的素质和执行能力产生了巨大怀疑。
  
      所以,这些虚的东西说了一些后,赵官家自己便停了下来。
  
      “关西呢?”又一个话题按下,这次不用吕好问指点,赵玖便直接看向了宇文虚中。
  
      “因陕州克复,而韩太尉临西京对峙完颜谷神、耶律余睹之故,再加上武关、洋州(汉中东部地区)通行,臣已经大略得知关西情形。”宇文虚中赶紧相对。“关西方面,敌酋完颜娄室破长安后继续西走,扫荡渭水,却在巩州力尽(今陇西),所以撤军河东……”
  
      “不是力尽,”赵玖闻言一声叹气。“还是李彦仙,若非李彦仙此时克复陕州,完颜娄室何至于一口气撤到河东?若以救时军功而论,李彦仙一己之力几乎不弱于宗留守十万之众,也不弱于淮上韩张与济州岳张四将合力……怪不得人家会闹脾气……任命他做陕州知州的时候,额外转一级军功。”
  
      “是。”宇文虚中拱手以对,却又继续言道介绍了下去。
  
      而赵官家也听了个差不多……原来,完颜娄室扫荡了关中平原撤走后,当地也是一片狼藉,到处都是如之前京西一般处境,义军、盗匪根本分不清楚,几乎割据了整个关中平原。而好消息是,由于撤退的快,大部分西军残余兵力都在关西诸路的山区部分得以保全。而且其中还有鄜延路经略使兼知延安府王庶、环庆路经略使席贡、温州观察使王燮这种高级别官员与将领存活。
  
      至于统制级别的大将,目前确定存活而且还有兵马的,就有曲端、辛企宗(辛家老二)、刘锡、赵哲、刘希亮在内的七八部……不过却都散乱在各处,只是有活动的讯息罢了。
  
      “恕臣直言。”宇文虚中正色对道。“关中平原依然失控,行在鞭长莫及,除非等各部收复凤翔、长安,否则无从聚拢。但等到长安一旦被收复,便应该即刻派大员前往陕西安抚。”
  
      赵玖情知此事确实无奈,便也只能勉励了一番宇文虚中,然后越过此事。
  
      接下来是许景衡负责的元祐党人问题……这件事情牵扯的人事太多,‘不尽如人意’的地方不用也知道,无非是官家的政治姿态问题和官僚们的普遍政治认知起了冲突。
  
      然而,就在许相公准备力谏赵官家一番的时候,赵官家却忽然越过这件事情,只是又与许景衡交流了一番土断之事,然后又与所有人讨论一番数日后召见那些人才上殿殿试之事,恍惚间日头就已经西斜不止了……然后赵官家却也不再犹豫,直接借口时间问题让诸相公散去,然后呼喊小林学士跟上,便也自己转入后宫去了。
  
      翰林学士值守宫中待制,本是常例,所以此举虽然让新来的几位学士稍微妒忌了一下外,也都无话可说,尤其是这位城府极深的林学士刚刚立下大功。
  
      然而,就在诸位相公恭送官家离去,相互拜辞寒暄,折腾了好一阵子以后,正准备各自归家之时,忽然间,小林学士居然在杨沂中和刘晏的陪同下去而复返。
  
      “四位相公留步。”小林学士远远便喊住了其中几位。
  
      吕好问几人听得此言,本已经心中一紧,一回头更是头皮发麻……原来,这小林学士手中居然攥着四张墨迹未干的纸条。而与此同时,周围人自张浚以下,看清楚情形后各自一怔,反而一起加快脚步,纷纷出殿去了。
  
      只能说,这位官家这种逼着人做事的方法,真是让人心惊胆战……当然了,也肯定有人巴不得享受这种纸条待遇呢。
  
      但不管如何了,四人早已经无奈走了回去,吕相公更是硬起头皮要在林景默手中去揭那些纸条。
  
      而小林学士微微一笑,却是先行开口:“官家有言在先,这些都是小事,不是让相公们做的,相公们商议后尽管交予其他人速速处置便可。”
  
      这便只是要四人赋予这四张纸条合法性的意思了,吕好问心中一动,却是动作泰然起来。
  
      而第一张纸条揭开,上面赫然写着‘火药坊’三字。
  
      不等心中疑惑的吕相公主动询问,林景默便干脆解释了一下:“官家有言,要在南阳专设一火药坊,只是一火药坊,独立于军器监,不必多讨论了,就在南阳左近设立,要速速去办。”
  
      吕好问微微颔首,也觉得此事确实简单,简单到他都想将这张纸条握住自己去做了,然而众目睽睽之下,官家又有口谕,他也无可奈何,只能回身去问与此事有关的汪伯彦:
  
      “汪相公以为该交给谁?”
  
      汪伯彦稍一思索,只是瞥到跟着小林学士回转的一人,便干脆应声:“事关军机,让御前班直去做如何,杨统制?”
  
      杨沂中面色如常,便上前拱手相对,吕好问自问糊涂,便即刻将这张纸条递给了好整以暇的杨沂中,然后再去揭第二张。
  
      第二张纸条打开,正是‘胡闳休’三字。
  
      吕丞相哪里知道谁是胡闳休,不过林景默也即刻适时出言:“官家有言,这是最近建言军策的一人,大约是在两位辛统制军中,请寻得此人,最好几日后一起上殿,一同殿试。”
  
      吕好问恍然大悟,更觉得此事不值一提,甚至他都想直接交给刘晏了。但这事毕竟牵扯军中,却是不好不让宇文虚中转手的,而宇文虚中却也干脆,他只是随意接来,便转手递给了刘晏,并无丝毫迟滞。
  
      大概是前两个事情太过简单,吕相公已经兀自揭开了第三张纸条。
  
      而果然,这第三张纸条上的事情也不值一提,甚至在意料之中,却是‘汪叔詹’三字……不用小林学士解释都知道,官家这是要昨日搞出那等事的汪叔詹好看!
  
      不过,吕相公素来与人为善,哪怕汪叔詹自己都猜到要倒霉了,他也不想接手此事。而且,考虑到许景衡许相公昨日还当众呵斥过汪太常,在这件事上态度坚决,那么吕好问很自然的就看向了许景衡。
  
      当然了,许相公也不以为意,只是一瞥,便干脆开口点了一人:“殿中侍御史胡寅本就有意弹劾王叔詹,只是碍于明日选才,方才隐忍罢了,给他,让他议论个罪过出来奏上!”
  
      越过御史中丞张浚直接点名胡寅,吕好问心中稍显犹疑,但既然许景衡已经开口,他也不好多言,只能唤来一名内侍,让对方将这个纸条交给刚刚出殿不久的胡寅。
  
      此事也就此揭过。
  
      而可能是前三件事的过于简单,让吕相公信心大增,第四张纸条他倒是直接取来,放在自己手心中打开,却是‘城防’二字。
  
      “官家说了,南阳扩建仓促,城防不稳,怕是不足以应对战事。”林景默严肃以对。“官家要改建城防。”
  
      吕好问叹了口气,他如何还不明白……这几张纸条乃是官家给那几个心腹近臣的功劳,便也毫不犹豫,直接脱口而出:“让阎孝忠去做吧,我出去自寻他来做。”
  
      小林学士并不以为意,也不置可否,只是微微颔首,便直接退回去了。
  
      就这样,这一日赵官家将锅甩的干干净净,便自去享乐。
  
      然而,当日深夜,赵官家却被人从温柔乡中唤醒,并得知了一个天大的消息——就在数日前,李彦仙在克复陕州之后乘胜追击,越过黄河,据中条山,发兵北击,连续攻克安邑、解县、闻喜,解州也几乎全境为他所复!而解州既复,太行山道路也通了!
  
      赵玖目瞪口呆,继而狂喜……什么宫廷内斗,什么炼金术士,什么流水线火药坊,什么元祐党人平反,都是个屁啊?
  
      这李彦仙到底是哪里冒出来的神仙?自己怎么就没听过呢?!
  
      而就在赵官家回到被窝,几乎兴奋到睡不着的时候,忽然间,又一封加急军情送到——韩世忠兵败西京。
  
      赵官家这次是真睡不着了。
  
      PS:我错了,我复习了一夜的北唐……一口气没停下来那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