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绍宋 > 第三十章 郊游 续

  “这只是文章罢了,而大苏学士之绝,又何止文章?”官家似乎是许相公给彻底顶住了,真的只是坐在那里一意谈文华风月,这倒是个好迹象。“都说唐诗宋词,唐诗之李白,宋词之苏轼,都是神仙一般的做派;便只是诗,大苏学士也足以称绝于本朝;除此之外,还有绘画、书法,苏黄米蔡中朕学的便是苏黄二位……千古悠悠,圣君名臣不少,立德立功的就那几个,可终究不碍着大苏学士立言,苏学士才去了几年?可苏东坡三字恐怕足以称不朽了吧?”
  众人自然感叹。
  “取来。”赵玖跟着感叹了一阵,眼看气氛正佳,又挥手示意。
  诸人惊愕之中,冯益恭敬捧着一物过来,正是一轴什么字画,而随着冯益和杨沂中小心扯开画轴,众人更是随着赵官家一句话耸动起来:“诸位相公且来看,这就是东坡学士的真迹,《前赤壁赋》……”
  众人再不能抑制,便是许景衡也彻底站不住了,赶紧上前去看,都只是叹为观止。而四位相公只看了片刻,几位学士和尚书便都不耐起来,恨不能立即将这四人轰下去自己去看。
  然而,赵玖似乎根本没察觉到这些人的姿态,反而忽然开口问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马兴祖好了吗?”
  众人莫名其妙,却又见到那押班冯益喊身侧一名内侍小心接过这《前赤壁赋》真迹,然后亲自往远处跑去,片刻之后,更是带着数人自远处小坡上过来,而为首一人正是近来才到南阳的宫廷画师名家,所谓大小马中的小马马兴祖,却是各自一惊。
  “画的如何?”赵玖远远便微笑相询。
  “禀官家,幸不辱命。”马远祖来到跟前,俯首相对,语气稍显兴奋。“已大略完成,只等装裱。”
  说话间,又有数名内侍,小心抬着一个长几来到跟前,上方赫然是一副墨迹还未彻底干涸的长幅画卷……河堤上诸臣工不禁连连跺脚,他们如何不晓得,感情自己刚才吃鱼的丑态都被官家使诈,让这马兴祖给画进去了!
  其实,这就是他们不懂得赵官家的良苦用心了,此时夕阳西下,光照自西而来,将河堤照的干净利索,所谓打光好,什么都好看,马元祖此时坐西临东,来作此画,正得其时。
  当然了,真要是把谁画丑了赵官家也不会在乎的……他赶紧去看那画,先看到自己姿态还算利索和突出,便放下心来认真赏析……不过,赵玖看了半日也没看出什么好坏来,只觉得挺有味道罢了,尤其是白河缥缈,远处留白极多,与那些河堤上姿态各异的渺小人物相映成趣。
  而就在其余人等各自忐忑之时,赵官家看了不知道多久,忽然就在案上提起笔来,然后直接在画卷边角留白处,用自己这个身体习惯的苏式书法,慢慢写上了一段话。
  正是:江流有声,断岸千尺;山高月小,水落石出。曾日月之几何,而江山不可复识矣。
  周围四位相公静静看罢,各自沉默。
  而官家写完之后,复又呼来一人:“苏箪是吧?”
  “草民见过官家!”苏轼长孙赶紧上前下拜于地。
  “起来吧,今日你是主宾。”赵玖轻笑而叹,然后以手指案。“你赠朕《前赤壁赋》,朕感激不尽,却无以为报,只好送你这幅《白河郊游图》,然后题上《后赤壁赋》以作回礼了。”
  苏箪忐忑难安,俨然不知官家心意。
  而吕好问实在是看不下去,却是赶紧提醒:“速速谢恩吧,有此画此字,还有今日官家的八大家之论,还怕大苏学士不能平反吗?”
  苏箪恍然大悟,复又重新下拜,一时泪流满面。
  赵玖见状叹了口气,也是扭头强笑道:“吕相公,朕今日就不给你递条子了,发个旨意,尽废元祐党人党禁!”
  “臣谢过官家隆恩。”听到这里,吕好问居然伏地叩首谢恩,而周围居然没有任何人表示异议,恰恰相反,叶梦得几人也都纷纷仿效,大礼参拜。
  赵玖也没有慌张,而是轻松扶起吕好问……他是知道的,吕相公祖上也在元祐党人碑中。
  不过,扶起自家首相,将那画抬走到苏氏几兄弟身前之后,赵官家反而摇头再笑:“朕还是不明白,朕的首相都是元祐党人,元祐党禁更本名存实亡,你们为何还要紧紧相逼?”
  “官家!”眼见着吕好问心满意足,依旧不愿多言,许景衡犹豫再三,到底是再度严肃拱手相对。“朝堂之上,是非二字,事关重大,所谓名不正则言不顺……”
  赵玖勉强再笑:“朕怕的就是这个……许相公,非得分个是非吗?若按照你们的意思,元祐党人开了禁,是不是元丰党人就要重新禁起来?若是如此说来,李纲李相公的亲父和宗泽宗相公都是吕惠卿一手提拔的,是不是要将他们一起驱逐?”
  许景衡面色难堪,只能俯首再对:“臣绝无此意,只要官家能追封元祐党人,并阐明是非,元丰党人如何,既往不咎便是。”
  吕好问在旁,稍作犹豫,也同样拱手相对:“臣以为许相公所言极是。”
  赵玖差点就把笑意停了,但还是勉强笑了下去:“两位相公,朕今日又是为你们打鱼,又是为你们作画,还借着大苏学士题了字,却不能换你们糊涂一次吗?国家这么危难,你们两个相公为什么不能稍微退让一下?”
  吕好问和许景衡对视一眼,都未说话。
  就在这时,旁边树下的张浚趁着自己酒意尚在,忽然出言:“官家,他们不是要朝争,而是要学争,洛学、新学势不两立……当日靖康中,国家危难已到极致,他们尚要渊圣(宋钦宗)解元祐党禁,挑起争端,今日金人稍作退却,又如何不趁机求官家立洛学为显学,罢新学为异端呢?而以臣来看,二位相公对官家已经足够礼敬了,因为靖康时,和气如吕相公为了这些事都不让渊圣吃饭的,今日连许相公都能容官家吃饭题字了,难道不是已经退让了许多吗?”
  吕好问和许景衡齐齐心下一沉。
  而官家果然也冷笑起来:“是这样吗?”
  “臣没有荒芜国事的意思。”许景衡抢在吕好问之前脱掉软帽,正色言道。“官家,臣以为只有定了是非,国事才能妥当……至于御史中丞弹劾臣逼迫官家过甚,臣愿遵照循例,自请辞去,以证清白!”
  “张悫快死了。”赵玖忽然言道。“今日朕就是为此事提早罢的朝会,也是为此召你们来的……你们以为朕今日这般软下来是为了什么?还不是想让你们相忍为国,维持朝堂稳定?”
  尚在头疼的刘子羽勉强看了张浚一眼,后者却已经后悔自己借着酒意一时冲动了,至于吕好问和许景衡……吕相公倒也罢了,跟张悫几乎是生死之交的许景衡却陡然抬头。
  “不是非要朕给个说法吗?”赵玖勉力含笑言道。“朕今日给你们便是……刚才叶尚书问朕,为何要将王舒王排在欧阳修之前,因为以朕私心推崇,王舒王实乃本朝第一人!”
  吕好问也抬起了头来。
  “不是说学问,而是说为政、为相,大苏学士是立言,而王相公是立功兼立言。”赵玖继续笑道。“若非旧党反复,早去西夏痼疾,哪里有今日之祸?至于蔡京等贼,伪托新党,表面上行的是新政,实际上是残民掠夺,这种人,在旧党也是要害人的,跟王舒王又有什么关系?朕虽年少,却也分得清是非根源……所以,朕今日直言好了,旧党朕可赦可用,但想要朕贬斥新党,尊崇旧党,来定什么是非,朕决计不从!”
  吕好问闭眼叹气,许景衡满眼不解。
  “官家!”
  就在这时,一个许久没吭声的忽然扬声提醒。“官家!你可是元祐太后所立!”
  听到此言,不知道多少人齐齐抽了一口冷气,却又在心中异口同声起来——终于有人把这句话说出来了!
  要知道,若非为这句话,赵官家的那些心腹早就跳出来围殴许相公了,哪里会让局面恶化到这份上?
  “终于有人把这话说出来了。”赵官家听到叶梦得此言,居然不气。“朕知道你们怎么想的!明明当日流离之时朕还将提议削除王安石王爵的人撵去岭南,可你们都还前赴后继……不就是觉得朕乃是元佑太后所立,而元佑太后是仁宣太后(高滔滔)所立。所以,你们便觉得朕迟早会想通,若不能一脉相承、推崇旧党,朕便是悖逆,朕便不足以当国……是这样吗?”
  “臣绝无此意。”叶梦得奋力一击,却没有收获预想的成果,本已慌乱,此时听到官家话重,更是赶紧脱掉软帽,俯首以对。
  “什么绝无此意?”赵玖闻声再笑。“吕相公和许相公今日只是不给朕面子,而叶尚书是将朕脸皮给扒了,哪里还无此意?”
  “叶尚书一时口不择言……”吕好问勉力求情。
  “让叶尚书去做扬州知府吧。”赵玖不以为然道。“让扬州知府吕颐浩来这里做工部尚书……等叶尚书到了扬州,不妨当面问问太后,朕不尊崇旧党,是不是可以废掉?”
  叶梦得面色煞白,连站都不能再站,只能俯身叩首,而吕好问也只能学着身侧许景衡一般脱掉软帽,以作姿态。
  而赵官家却继续说了下去:“你们以为,朕为什么要推崇王舒王?为什么不能将旧党架出来?!还是不是因为朕要抗金?!按着你们的意思,尊崇司马光和苏轼……是尊崇司马光将西夏地盘还回去,还是尊崇苏轼‘卫青奴才’?”
  “官家。”许景衡也面色煞白起来,却是河堤上最后一个尽力之人了。“大苏学士不是在嘲讽卫青,他是在嘲讽彼时幸进之人。”
  “朕知道!”赵玖嗤笑相对。“而且朕以为,以大苏学士的仁心,若能亲眼见到靖康之耻,再重活一会,说不得便要做个武臣去河湟开边呢!可他不是没见到靖康之耻吗?不是不能重活吗?朕若是大大尊崇了苏轼,将他追赠个太师什么的,到时候韩世忠那些人看到‘卫青奴才’,会不会想,官家表面上称他们是心腹腰胆,实际上是把他们看成奴才?!许相公,你们要朕说多少次,当今天下事,抗金为一……朕不要你们顺之者昌逆之者亡,只要你们顺之者起逆之者伏,你们却居然不能做到!”
  “臣等也是看到金人稍退,方才借机论述此事,绝无歹意……”许景衡已经有气无力了。“旧党、洛学,也没有愚蠢到刻意忽视兵备,贬斥武略之意。”
  “你们确无歹意,也非愚蠢,只是习惯成自然罢了。”赵玖失笑而言。“朕再教你们一件事情……靖康元年,金人第一次南下,二月撤兵,朝中二圣旋起争端,结果金人八月复来;第二年四月,金人掳走二圣,朕六月于南京登基,黄潜善与李纲再起争端,结果十月金人第三次南下;如今乃是建炎二年,京东、京西、关中尽溃,金人也是四月退却……我只问诸位相公、学士、尚书,你们觉得他们今年何时会来?你们在这个时候非要闹事,到底图的什么?”
  吕好问、许景衡等人齐齐胸中一闷。
  “朕今日直接说了,不许辞职,不许无故挂冠而去,不许擅自称病,也不许擅自乞休,更不许再论新旧之争……”赵玖难得板起脸来相对。“这是因为国事艰难,金宋尚在交战之中,指不定两个月后金人就要南下了。而朕今日费劲周章,最后还被迫说了这些难听的话,那谁要是这个时候再惹是非,在朕眼里便是和刘光世一般负国了。谁若不服,请去寻叶知府,和他一起联名让太后废了朕,皆是自可施展手脚,如此而已!”
  吕好问、许景衡相对一眼,各自羞惭之中戴上了软帽,而叶梦得却是彻底瘫倒。
  “官家,臣请以叶梦得擅言废立事,黜琼州临高安置。”就在这时,一直没吭声的胡寅忽然出列弹劾。
  听得此言,吕、许、汪、宇文四人,外加御史中丞张浚,还有不少其余大臣,齐齐反应过来,然后几乎是一起从堤上跳起身相对,表示赞同。
  赵玖看了看胡寅,又看了看难得一致的诸位臣子,忽然失笑:“那就这样吧!”
  叶梦得闻言,彻底释然之余不免对胡寅感激涕零……若是没有胡寅,他唯一的出路便是今夜跳百河自杀了。
  天色渐黑,众人各怀心思散去。
  且不提那些臣子们如何做想,赵官家难得没有骑马,而是与吴夫人一起乘车归城。中途,吴夫人眼见着官家眉头紧锁,有心开解,却又不好触及政事,思来想去,却是忽然倚着对方肩膀笑问:
  “官家,你之前说若大苏学士直到今日,然后重活,说不得要去河湟开边?”
  “不错。”
  “那若你为神宗,又该如何安置大苏学士?”吴夫人好奇相对。“也会让他河湟开边吗?”
  “当然不会。”正在想事情的赵玖脱口而出。“而是要将他早几年贬出去……所谓文章憎命达,若非是被贬了半辈子,他哪做的如此好文章与好诗词?至于让他去开边,说不得上阵便死了。”
  吴夫人一时愕然。
  “停车。”
  赵官家没有再与吴夫人多言,而是忽然下令,待车子停到路中,更是直接下车,然后让人打开那《前赤壁赋》的卷轴。
  吴夫人会意,即刻帮忙举灯,冯益也赶紧上前奉上笔墨。
  赵玖接过笔墨,借着灯火之光直接在《前赤壁赋》的北面提笔写了一段话。
  “交给后面许相公,让他替我赏赐给张悫张相公的家人。”赵玖写完这段话,直接掷笔于地,只是对冯益吩咐了一声,就直接上车去了。
  冯益不敢怠慢,小心捧着这珍贵卷轴来到就在官家车架身后不远的许相公车前,并做了说明。
  许景衡本是满腹心事,但闻得此事,也是稍稍振作,然后亲自下车来接,并替张悫谢恩。
  而周围吕、汪、宇文,还有张浚四人车架都挨得近,闻得官家给张悫赐下《后赤壁赋》,而且有题字后,也是赶紧过来,并各自提灯来看官家题字内容。
  然而,几人依次看过,却又依次沉默,非只如此,官家车架已远,后来无数学士、尚书、舍人依次来看,也多无言。
  原来,这几行小字字迹清晰,正是官家所学的苏体,但内容却是来自今日争论极大的王舒王(王安石)的名篇《游褒禅山记》。
  正所谓:
  然力足以至焉,于人为可讥,而在己为有悔;尽吾志也而不能至者,可以无悔矣,其孰能讥之乎?
  PS:诸位晚安……我尽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