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绍宋 > 第三十七章 忧虑

  且说,八月十六中秋节刚一过,岳飞便奉命出征,结果刚刚进入北面东平府境内,便迎面撞上了张荣部无数溃军,自然是惊疑交加。然而惊疑归惊疑,岳鹏举依然指挥若定,其人即刻下令,一面让部队抢占身侧位于济水南岸的平阴城,一面又抓紧派出部队收拢败兵、打探军情。
  当然了,毕竟是一起打过仗的,又是标准的邻居,两家关系本就还算不错,所以根本不用岳飞刻意收拢,张荣部的溃军便自动往挂着岳字大旗的平阴城聚拢起来。
  而其中,自然也不乏昔日有过交往的张荣部高阶将领,或者说是梁山泊首领。
  “镇抚!”
  须臾片刻,往东北方向迎面去收拢溃军的中军副统领张显便引一人来到立在城门外的岳飞身前。“李逵统制到了……”
  眯着眼睛望向北面大路的岳飞闻言不由精神一振。
  要知道,岳飞治军极严,出任镇抚使有了一州加一军的立足之地后,兵马迅速扩充到了一万四五千,换成别人,手下早就十几个统制了,但岳飞麾下,除去他自己,却还是只有两个统制官……一个王贵,平素守济州城,一个傅选,平素驻扎广济军的定陶城……都是朝廷正式任命的。
  再往下,却又都止于统领一级,而且还任命极为严格,连汤怀、张显这种心腹都做不到一个正统领。
  那么相对而言,‘别人’,也就是梁山泊张荣那里了,还是江湖作风,却不免滥赏滥加,许多首领,连管船只的、养猪的都有个统制衔……要不是后来张所专门派人警告,他说不得能整出来一百零八个统制。
  而岳飞此时微微一振,不是因为别的,而是说这个出身沂州,先在乱后做了军贼随从他人割据密州,又被那日堂上对刀的李成击败,最后流浪降服于张荣的李逵李统制,恰恰算是个张荣麾下少见的稳重精细之人,也是个正经领兵的,有他言语,多少能知道一些详情。
  “岳镇抚!”这名唤做李逵的精细将领灰头土脸来到岳飞身前,狼狈拜倒,不等岳飞下马便将两个最紧要的军情奏上。“金人来了,孔彦舟那厮临阵反了……”
  饶是岳飞早有猜度,此时闻得这两句语,也是一时微微色变,然后勒马相询:“确定是金人吗?为何之前一点动静都无?”
  “必然是金人。”李逵直起身来,一张白皙的脸上俱是擦出的血痕与灰尘,却又赶紧将自己见闻说出。“虽是打扮成济南府兵马的模样,但骑术和箭矢做不得伪……昨日下午,刘豫的长子刘麟亲自在阵前做遮掩,后面四五千兵忽然上了马,打起了去年来京东的那个万户阿里的旗帜,一冲起来便知道是女真人了!可恨孔彦舟那贼厮,必然是事先得了刘豫言语,先故意落到后面,见到俺们这边大阵一垮,就即刻倒戈与他们一起夹击了……至于怎么来的,眼下还说不清楚,但十之八九应该是装成河北流民过来的。”
  “应该就是装作河北流民过来的。”身后将领中即刻有人表达了赞同。
  “不错,月初不就说金人来不及过河,所以支援了刘豫父子四五千匹战马吗?张相公(张所)也多少是为此才下定决心打一下济南的。而如今金人又有异装,可见正是人马分过,战马先来,然后士卒伪作流民至此……”还有人想到了之前的军情。
  “只是不晓得孔彦舟为何要坏咱们相州人的名声?之前见他起势,还以为这鸟厮改了性子呢!今日看来,却还是当年相州老家时的无赖模样!”素来跳脱的张显更是破口大骂。
  岳飞微微眯了下眼睛,俨然若有所思,却并未多言。
  且说,孔彦舟虽然是京东本地军士出身,但和那个曾与岳飞对刀的李成一样都是河北人,是犯了法流落到南方从军的。而且,正如张显愤愤不平中透露的那般,孔彦舟的老家不是别处,正是相州,所以岳飞军中多有认识他的,再加上他的驻地兖州偏北一些,所以很多相州流民也都投奔了他。
  更有甚者,由于这层老乡关系,加上岳飞名头大、起势早,而孔彦舟治军也有几分手段,双方辖区又近,所以后者一度有过‘小岳飞’的称号……据说,便是张所重用此人也有几分相关缘由。
  “岳镇抚,现在怎么办?”眼见着岳飞不说话,李逵便是再精细也不免焦急相对。
  “先暂驻平阴。”回过神来的岳飞终于开口。“尽量收拢兵马,汇集兵力,并好生防备,以防金人趁胜来攻,关键是要速速找到张镇抚(张荣)……”
  岳飞既然开口,周围人便如同得了主心骨一般松了口气,然后各自行动起来。
  而接下来,一日内诸事居然全都顺利,溃兵纷纷聚拢起来不说,敌军也并未追来,非止如此,到了傍晚时分,便是张荣也有了确切讯息,乃是被金人射中大腿,不敢轻易走小路,只能让人推着沿着济水边的暗沟走走停停。
  岳飞不敢怠慢,便让汤怀守城,自己亲自带着张显还有李逵引数踏白军连夜前去相迎,但见到张荣后,此人却不愿入城了。
  “打的这般窝囊仗,俺哪有脸去什么平阴城主持局面?”张荣坐在一辆板车之上,枕着一堆干草,一条腿被绑在一根木板上,额头上又裹着一条发汗的白巾,再无往日昂然姿态,见到岳飞和李逵后更是将头扭了过去。
  “一时胜败而已,何况是金人偷袭,又有孔彦舟临阵倒戈,张兄不必耿耿于怀。”岳飞无奈上前握住对方臂膀相劝。“而如今情势不明,我猜想金人断不会只从济南来的,沿河各处大军说不得说到便到,届时大局还要兄长处置;而孔彦舟既叛,济南府、兖州又连成一片,东平府首当其冲,张兄现在不去主持局面,此处局势又如何?”
  张荣连连摇头:“你说话越来越文绉绉了……其实,东平府的事情鹏举你不用担心,俺生在梁山泊,长在梁山泊,金人也好刘豫、孔彦舟这种贼厮也罢,俺便是拼了命也不许他们糟蹋周边。但说到什么大局,俺今日却无能为力了……”
  岳飞当即还要再劝。
  “鹏举兄弟不要说了。”张荣抢在对方之前开口道。“你是个有志气、有能耐的人,不然也不会在济州学着作什么词读什么书了,这俺都知道。可说到底,俺却只是一水贼,没法跟你比的。可恨当日走了运道打赢了一仗,又受了赵官家的任命,自己也脑子进了水发起胀来,真把自己当成什么抗金名将了……这一战到底是让俺看清了自己能耐,多少兄弟盯着俺的大旗来投靠,一朝死伤无数!如何有脸再去阴平主持局面?”
  岳飞心下已经明白了对方的意思,但却不好开口,而李逵是个精细的人,却是适时上前拱手作态。
  果然,张荣眼见着李逵出面,却是趁势将自己想法说了出来:“李逵兄弟,若还当俺是个首领,便听俺的命令,随岳镇抚去阴平主持局面……告诉那些兄弟,梁山泊和东平本地的整理起来后,便护送着东平府北面的百姓往梁山泊跟前找俺汇集,俺靠着梁山泊,再难也能保他们;至于其余这些日子来投靠的好汉,都由你暂且收着,收完之后也不要来寻俺,只听岳镇抚安排就是。”
  李逵本就是为这两句话来的,所以干脆一拱手便应了下来。
  见到对方如此姿态,张荣情知道自己确实失了这些外来人的人心,也就更加觉得没趣……唯独岳飞这里,强要人家断后,又要人家给收拾烂摊子,这位梁山泊大首领实在是觉得对不住,就靠在板车上想拉着对方手说几句贴心的话。
  但是思来想去,一来肚子里着实没啥墨水,二来确实羞愧,三来左思右想始终觉得人家啥啥都比自己强,读书作词倒也罢了,连济州那边的生意出息都比东平强,于是乎到底是无话可说。
  最后,为了不耽误对方时间,这张大首领不过是学着江湖中最流行的姿态,也就是握住对方双手,道一声保重罢了!
  二人就此分离,且不提张荣江湖做派,一战而兴,一战而沮,只说得了张荣言语,有了处置名分之后,岳飞、张显、李逵三人便又引踏白军匆匆折返,而其中岳飞一路板着脸无言,倒是让随行人多少有些忐忑。
  而待入得平阴城内,其他人自去休息,张显窥的机会,却是在衙署后马厩中系马时,忍不住借着单独相处的机会开口相询:“兄长今日从听到军情后,就一直心情不顺,可是在愤恨孔彦舟那贼厮丢了咱们相州人的脸?还是觉得张荣这一仗败的太惨,东平的局势不好收拾?”
  “孔彦舟自然活该千刀万剐。”私下对着自家兄弟,岳飞当然没什么好遮掩的。“但这种人从张邦昌、范琼、刘豫之后,绝不会少,说不上愤恨;东平局势自然也是值得忧虑的,但金人既然南下,怕整个中原都要大坏,国家生死存亡大局摆在那里,如何又会对东平一地有所计较?”
  “那就是还记着大嫂的事情?”张显小心翼翼。
  岳飞微微一怔,一时居然没反应过来。
  而张显看到如此,却恨不能抽自己两个嘴巴子……话说,做上镇抚使后,岳飞终于有了足够人手,再加上河北局势大坏,他便先后托人、遣人去寻自家与诸兄弟的家眷,然而前后十八回,终于在上个月将河北相州的家眷取了过来,却发现自己老婆早在一年前便弃了自己老母和几个孩子,独自随娘家一起渡河南下了。
  换言之,岳鹏举被人甩了,而且一年多了,很可能早就被人绿了……这种事情放在别的男人身上,估计能嫉恨一辈子,便是放在小说里也是妥妥的送女,是要被挂起来批判的。
  然而,岳飞此时闻得这话,反而难得一笑:“我自然恨她无情,但彼时局面,人人求生,我先弃她在那种火坑里,又能怪她如何?只是她毕竟是我明媒正娶的妻子,逃便逃,却不该扔下我老娘和两个孩子……这才算是失了节……而如今老娘在济州安顿好了,这事反而不必多理会,以后得到讯息,看她过的好不好,送她一些钱就是。”
  “大哥说的是。”张显赶紧敷衍了过去。
  “不过我今日确实有一个忧心难解之处,还有一个愤恨难平之处。”岳飞说完那闲话,眼看到自家兄弟不信,却也不做解释,只是在马厩立住,然后摸着身前战马头颅微微叹气,将自己一整日心情不佳的缘故交代了出来。“忧心的是,金人一旦南侵,必然是二十万大军全面出击,然后至少一路主力指着南阳去的,而今日济南有一路潜渡的并不可怕,怕就怕其他各处也有,然后前线各处一起崩坏,致使大局艰难。届时,咱们济州区区一万多人,还靠在前面,又要守城,又要作战,怕是根本难以周全……以前的时候,总觉得自己兵少,使得力气不足,心想着若是能管一个军州,领着上万人就好了,而现在官家真破格让我这区区二十五岁的人做了一任镇抚使,领着一州一军,还有万余兵马,凡事还可自专,却还是独木难支,甚至可能连地方都不能保全,不免心中郁郁。”
  张显当即颔首不止……大局之中,独木难支,这个道理他们之前体会的太多了,自家兄长之前一年升官速度宛如梦中,最后却还要如此,自然心绪不平。
  “还有一个愤恨的事情,他们都说济南府的金人是伪作河北流民潜行南下,我也觉得是如此……”岳飞继续感叹道。“那且不提其他各处,只说济南府这四五千金人,他们伪作流民时衣服从何处来的,总不能是买的吧?”
  张显一时怔住,而岳飞却趁势转到一旁,兀自给战马添了夜草,然后便也去休息了,平阴城内难得安稳下来。
  半夜无言,但是,随着时间来到半夜,城内众人却又被探马的马蹄声惊醒,说是在平阴城正北面远远观察到有火光琳琳闪现,俨然是有大股军队连夜行军,不知道是不是敌军准备乘夜来攻……敌人就在附近,岳飞当然不至于没做这方面预案,他即刻起身,一面号令部队全线整备起来,随时预备出击;一面却又让城头不许擅自点起火把,以示不备。
  然而,哨骑接连不断,很快就告知了一个让岳飞彻底色变的详尽军情——确系是大股骑兵在连夜进军,几乎可以确定就是那股由万户阿里带领的金军,但金军骑兵却是在济水对岸顺着济水极速南下,根本没有攻击平阴的意思。
  这本该是个好消息,但早已经汇集的众将却各自紧张起来,因为,对方很有可能是冲着梁山泊身后的广济军、济州而去,是要仗着骑兵之利包抄岳家军后路。
  但是,这种可能依然不足以让端坐堂上、披挂严整的岳飞色变,真正让岳飞感到忧虑的是,根据他对金人作战风格的了解,金人此番南下更大的一种可能是……那个万户阿里作为潜行偷渡的先锋,身上负有更大的战略性任务!
  所以,对方根本就没将岳飞这一万人放在眼里,此行根本就是着急去接应其他各路金军,甚至是要去汇合其他各路偷渡兵马,直接攻打南京的张所或者东京的宗泽也说不定。
  心中想到这一层,岳鹏举丝毫不敢怠慢,翌日一早,便即刻动员全军,一面以张显为先锋引踏白军极速南下,探清情况、传递讯息;一面以让自己本部兵马分头往周边村寨中而去,乃是要他们各自护送平阴百姓和受伤的东平府官兵南下,往梁山泊北岸集合;最后,他自己亲自领着汤怀和李逵带着不足两千中军在平阴继续收拢败兵,兼做断后。
  事到如今,只能指望着刘麟、孔彦舟这二人来的慢些了。
  然而,上午时分,各部刚刚散开周边去收拢护送百姓,便有军情来报,说是孔彦舟麾下大将徐庆已经引兵三千出现在城北二十里外了。
  “徐庆来的好快!”连素来沉默寡言的汤怀都着急了。“必然是昨夜探马都被金人大队吸引,他趁机偃旗息鼓,偷偷连夜行军过来的……”
  “岳镇抚,败兵不足战,要不要让刚刚散去的各部回来一些?”李逵也有些慌乱。“须知道,这徐庆根本不必胜过我们,只要钉住我们,待后方孔彦舟、刘麟皆至,咱们便走不脱了。”
  “既如此,他为何要偃旗息鼓,连夜偷偷过来?”城头之上,岳飞微微眯着自己眼睛,眼白泛起,好像根本瞧不起徐庆一般。“不管如何,此人都是我相州旧日相识,你二人不如随我一起出城向北,主动迎一迎此人吧?”
  汤怀自然无甚言语。。
  而李逵无奈,也只能硬着头皮应下。
  PS:感谢第56萌,沃德乖乖……乖乖,这名字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