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绍宋 > 第三十八章 接连

  徐庆连夜潜行而来,引发了一次不算危机的危机……之所以说不算危机,乃是因为只要岳飞放弃收拢平阴周边百姓,集合兵力反身迎战,既有城又有兵,莫说区区徐庆,就算是孔彦舟和刘麟全军而来怕也要头破血流。
  但是,岳飞想的是身后济州,乃至于南京东京的情况,根本无心理会孔彦舟与刘豫,且在他眼里,徐庆这点军事威胁跟平阴百姓的安危相比真的不值一提。
  中午时分,双方相会于城北十里处的济水北岸,岳飞干脆只引一千五百兵于旷野列阵,而徐庆则是三千兵马,不过后者连夜而来,不免军容不整。
  双方相会,刚一立定,汤怀便勒马来到岳飞身后,低声建议:“哥哥,我知你心意,但眼下看来徐庆部疲惫难安,何妨速速发兵,趁敌不稳一击而胜,待擒了徐庆这厮再做了断?”
  岳飞回头看了眼自家兄弟,只是微微摇头,然后努嘴向前。
  汤怀虽然被拒,却不以为意,反而提枪打马上前,于阵前遥遥相呼:“徐二郎!我家镇抚请你上前搭话!”
  须臾片刻,一阵骚动之中,徐庆果然单骑出列,而见到如此情形,汤怀也放下心来,便勒马归阵掌控军队,而岳飞也同样单骑向前。
  “岳镇抚。”
  徐庆年约三十,可能是连夜而来,所以双目充斥血丝,极显疲惫,见到来人,只能勉力遥遥拱手,却又不免声音稍显沙哑。
  “徐兄弟。”岳飞行到对方身前,交马相对,开口相应,然后微微眯眼,却并不回礼,反而握住了手中铁枪。
  徐庆见状只能一声叹气,然后继续拱手相对:“岳镇抚,当日我领着几千兄弟自河北过来,岳镇抚写信给我,让我去济州,我却以为岳镇抚麾下人才济济,所谓宁为鸡口毋为牛后,所以便受了孔彦舟的约去了兖州,但万万没想到会有今日……岳镇抚,孔彦舟那厮信了刘豫的鬼话,说是金人要让刘豫做皇帝,让刘麟做太子,而刘豫父子则许了他一个兵马大元帅,还反过来又许我个副元帅,但兄弟从河北来,实在是不愿从金人,如今势穷来投,还望收纳!”
  言罢,此人再度于马上拱手,堪称恳切。
  然而,岳飞闻言却只是微微翻着白眼去看对方,既不搭话也不点头。
  徐庆刚要再言,岳鹏举反而猛地一枪朝着对方脖颈方向刺出,惊得这徐庆即刻翻滚下马,以作躲避,待到起身,复又冷汗迭出……原来,岳飞一枪刺出,却是将一支箭矢格挡开来,而这一箭居然来自他徐庆身后。
  非只如此,一箭既来,徐庆又落马,远处徐庆部却是瞬间鼓噪起来,然后又有几十骑蜂拥而来,见此形状,徐庆赶紧想要上马,却发现自己战马已经受惊跑开,不由心下冰凉……他情知自己今日作为是挡了什么人的道,而眼下若不能妥善处置,休说夺回兵权,便是性命都未必得保。
  “是那个红头巾的吗?”就在此时,岳飞依旧不动,只是于马上抬枪一指,却是指向了身前须臾便至的几十骑兵马。
  徐庆听到岳飞提问,心下醒悟,却来不及多言,只能连忙在地上应声:“正是此人!”
  而说时迟那时快,徐庆言语刚说到‘是’字,那岳鹏举便面目一肃,然后横枪取弓,也不管几十骑就要冲到跟前,反而不慌不忙直接搭箭往前一射。
  徐庆尚未看清形势,身后便有汤怀引着数十骑极速赶来,更有人主动让马与他……待到他再度上马,却愕然发现那名暗算自己的戴红头巾副将已然落马,而那几十个冲来的骑兵各自惊惶失措,不敢轻动。
  岳飞回头微微一努嘴,徐庆如何敢再浪费良机,直接打马上前,绕过这尚在茫然的几十骑,对着身后亲信将领奋力呼喊,并直驰入军。
  须臾片刻,两军汇合,擒拿下那副将心腹,一场可能会引发不测后果的动乱便消弭无形之中。
  而经此一事,徐庆对岳飞已经是诚惶诚恐外加感恩戴德,他的反正也变的顺理成章起来。至于孔彦舟,不是没有派出追索部队……实际上这也是那副将动了邪心的胆气所在……但追兵远远闻得徐庆已经汇合岳飞进入平阴城后,摄于岳飞与徐庆的威名,倒没敢再来。
  然而,轻松处置了徐庆来降一事后,岳鹏举举兵护送东平府北面士民有序撤军向南,经过两日到达郓州城(东平府首府,实际上东平府原名就是郓州),见到了从水泊整军出来接应的张荣,却是得到了一个意料之中的坏消息——他下属的广济军首府定陶失陷了。
  没办法,定陶便是当日杨老太尉着急各路豪杰的地方,也是岳飞和张荣结识的地方,然而那座城却在济水与梁山泊的西面、北面,正是金人骑兵南下的路径之上……而守将傅选麾下因为此次出兵的缘故,只领着一千来人留驻。
  实际上,当日金军沿着济水北侧、东侧迅速往西南而行,岳飞在平阴虽然第一时间察觉,却因为隔着一个偌大的梁山泊,连快马抢在敌军前传递消息都来不及,所以全军上下对定陶的陷落早有预料。
  另一边,由于事关人家根据地的安危,张荣也没有多留对方,只是接手对方护送的百姓,又将城中军械送上以作谢意,至于李逵等人的分属也毫不含糊,直接重申了一遍名分,将这些对他失了信心的外地将领一并交予岳飞,便主动催促对方领着新纳几将即刻南下,好收拾局面。
  然而,岳飞留下东平府百姓,整军极速南下,只在半日后便得知了一个噩耗——那便是金人攻破定陶后,即刻渡河,但渡河之后根本没有攻击守备空虚的济州,而是继续直直南下去了!
  换言之,岳飞最担心的情况出现了,金人如此处心积虑,又是潜渡、又是人马分过,根本就是为了打宋人一个措手不及,来一个黑虎掏心,上来便废掉南京(商丘)的张所张制置!
  而接下来,随着岳飞率军进入济州境内,坏消息更是接连不断。
  譬如,拼死逃出的傅选传来消息,说是当日攻破定陶的金军不下万人,他亲眼看见有两路各五六千骑的金军骑兵于那日一起汇合于城下……其中一路从东北方向顺着济水而来,也就是那个阿里万户领着的兵马了;而另一路打着万户讹鲁补旗号的兵马,身上装束没有异常,却是从西北方向野地里而来,却不知道是从濮州还是滑州方向来的了。
  女真不满万,满万不可敌!
  当然,这句话对于与金人作战经验丰富的岳飞而言无疑是荒谬的,他初次从军便是专门应对女真人的,打了四五年,深知女真人也是人,也会死。而且,他从出任镇抚使那天开始,就总想着只要两三年,他便可以练出来与金人上万铁骑当面野战的上万步卒来……
  然而,回到眼前,岳鹏举却心知肚明,莫说自己麾下都才刚刚成军小半年,未必能与女真人当面力战,只说张所的南京那里,根本就只有号称一万五千,实际上只有一万二三的虚弱兵马。
  真的是虚弱兵马,一万二三的兵马中,四五千是降服盗匪,五六千是从寿春带来的新募兵马,只有一两千是所谓西军‘精锐’,却还是那个宛如衙内一般的辛道宗(三辛)领兵。
  按照岳飞所想,若只是五六千人,辛道宗又能警醒守城,说不得还能等到自己和张俊张太尉一起支援;但一万以上的女真兵马,除非他岳飞能引兵飞过去……或者飞过去也不行,因为此时说不得南京已经陷落,而自己恩主张所张资政更是已经凶多吉少。
  一念至此,心中存在万一念想的岳飞根本就是过济州城而不入,直接抛下辎重,让王贵在后拾缀,自己则引兵快速趋向西南。
  但是,他刚刚率军来到单州与济州边界,密密麻麻的溃兵和逃难的应天府(南京所在)与单州士民便将确切的消息果然传到了岳镇抚的跟前——辛道宗仓促迎敌战死,张所因为自己的判断失误为敌所趁,羞愧万分,选择自焚于南京宫殿之中。
  这件事情让岳鹏举遭受了到了前所未有的打击,因为张所对他的恩遇跟宗泽一般上下,这二人对于十九岁便丧父的岳飞而言,是有几分确实父子之义的。
  唯独怒不可兴兵,更何况敌情不明?
  岳飞早在当日相州跟前便明白了这个道理,所以无奈之下,这位济州镇抚使只能小心防范,撤回济州境内,然后依仗着济州西南方向的菏水小心布防,并向着东南方向,也就是被三面包围的济州身侧唯一一个兵力充足的友军张俊张太尉处派出信使,请求指示。。
  但是,坏事情似乎总是扎堆出现,刚刚稳住防线,岳家军内部便起了巨大的内讧!
  PS:今天遇到了一件事情……先发一章……大家早点睡,我马上现码现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