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绍宋 > 第四十五章 四丈
    战争是摧残人性的,但也是考验一切的最终利器。
  
      完颜兀术南下以来,虽然推行的总体战略上并没有引来实质上的反对,但在这个过程中他却一直以一种生人勿近的姿态应对所有人,也一直以来遭受着全军上下关于他进军动机上的质疑。
  
      而相对应而言,南阳城内的赵官家更不好受。这些日子,作为势弱者一方的最高统帅,他每天都要接收和消化无数糟糕的前线军报……和原本心理预想中的这一战过程不同,南京的陷落、东京留守司远低于期望的阻击效率,还有之前韩世忠的战败,全都超出了南阳方向的预想。
  
      到最后,还要不要坚持在南阳守城这一既定策略都成了问题。
  
      实际上,之前几日,赵官家自己都一度动摇和失措了。
  
      不过,赵玖真的还算好的,因为他除了重阳节那日一时放浪之外,都还能把这种疑惧藏在心里不外露,以免失态。而其余人就没这么‘镇定’了……从梁红玉梁夫人亲自驰马来南阳汇报韩世忠战败,决心死守长社以后,南阳城上下便开始出现大面积动摇。
  
      且不提必然出现的士民南下风潮,也不说豫山大营前后杀了几百个逃兵,只说赵官家身前身后,中枢那里却也开始渐渐偏向让赵玖本人无条件先行襄阳。
  
      不能说先行襄阳有问题,这本就是原定策略之一。
  
      但是问题在于,前线已经如此悬危,如果赵官家此时主动走襄阳,那前面的已经有全面失序征兆的东京留守司部队,以及五河之间的孤悬的几座城池很可能会瞬间消散……前者会投降,会南下沦为军贼;后者基本上没有生路。
  
      更重要的一点是,赵玖不能想象在岳飞此番打了水漂,连去处都不知道的情况下,自己若再失去韩世忠,那将来还能做什么!
  
      于是,赵官家以最强硬的姿态选择留在了南阳,而整个中枢几乎为之失措,中间的闹出的事端足以单独写一本《建炎二年南阳行在记》。
  
      而这时候就必须要提到另外一个人了,也就是新任枢密副使吕颐浩,这位新来枢相乃是赵官家这一年多时间里,经历的七八个相公中最粗暴,却也是唯一一个在这种事情上主动认可赵官家冒险作风的相公。
  
      得益于此人的存在,以及官家加相公这一绝对权力的组合,都省、枢密院、豫山大营内部的‘襄阳势力’最终没有成功。
  
      当然,赵官家也没有允许吕颐浩在这种事情上追加惩罚……局势到了眼下,所有的分歧和争端都不该对自己一方再造成损耗了。
  
      不过,随着完颜兀术引大军抵达南阳城下,事情以‘另一只靴子最终落地’的方式得到终结,一切都已经尘埃落定。
  
      到此为止,不仅是赵官家和完颜兀术二人逃无可逃,各自决心在南阳继续自己与对方的恩怨,双方也事实上将宋金第四次大规模攻防的最终结果作为赌注,摆在了南阳城上。
  
      十一月十一日,金军抵达南阳城下的第二日,双方便迅速爆发了战斗,但过程和结果乏善可陈。
  
      金人器械都未完备,谈何攻城?无外乎是驱赶京西百姓,强行扑城填河,以此来威慑城内,营造恐怖气氛罢了。
  
      而宋金战事来到第四个年头,甚至马上就要步入第五年了,城上之人也早已经被磨成了铁石心肠,根本没有什么人性上的思索和挣扎,却是攻击不停,不惜一切阻拦填河。
  
      至于完颜兀术和赵官家,也都各自没有前往前线,前者在督造大营,后者在城内巡视安抚人心。
  
      一连三日,都是如此。
  
      实际上,一直到第四日,金人那包括三万五千主力部队,六七千新降汉军,两三万民夫、工匠,累计五六万人的大营方才算是完全落成,而一直到第五日清晨,赵官家也才第一次出现在了城头之上。
  
      “官家且看,这几日我们居高临下,窥察清楚……金军此番有三个万户旗帜,算上叛将张遇部却有四万战兵,其中两万骑兵。”十五日清晨,南阳城城北瓮城仅存的一座望楼之上,刘子羽遥遥相指,为赵玖与随行的两位吕相公(汪伯彦因为支持撤往襄阳,被赵官家遣送到襄阳去了)做讲解。“而他们本可仗着骑兵之利围三缺一,却还是强行四面围住,无疑是决心强吃此城!”
  
      “张遇兵马在何处?”不等赵玖开口,吕颐浩便蹙眉相询。
  
      “在东面,工匠与抓来的民夫也都在东面,由张遇统一约束。”刘子羽即刻抬手一指。
  
      “如此说来,东面最弱?”吕好问捻须而言,似乎意识到了吕颐浩的意图。
  
      “非止如此。”刘子羽稍微一顿,继续言道。“好教两位相公知道,职方司讨论,东面白河畔的豫山大营既然空置,金人无论如何不可能扔下如此好的据点,说不得便是在彼处做了后勤大营。而且,之前陈尚书也有言,说是护城河水虽然来源颇多,但主要还是从白河引来,这几日护城河水位下降明显,却不是填河所致,十之八九也是金军从东面做了截断之类的手脚。但这么一来……”
  
      “这么一来,又显得太过明显了些。”赵玖也算是‘久历兵事’了,闻言不由负手一叹。“好像专门引诱我们去攻一般。”
  
      “不错。”刘子羽蹙眉相对。“东面有白河做阻拦,即便是能出城突袭胜一场,也会被金军骑兵瞬间左右兜住。”
  
      吕颐浩闻得此言,拢手一叹,也放弃了多余的心思,只是依然稍有不甘:“但护城河又该如何?”
  
      “护城河也不必管了。”因为视线缘故,赵玖远远往侧面看去,方才在视野内寻到一段护城河,只见彼处因为塞满了尸首、杂物、冰棱,颜色显得格外诡异,又在清晨阳光微微反光,却是顿了一顿方才应声。“这几日宫中水缸冰结的越来越厚,本就撑不了几日,而完颜兀术如此姿态,根本就是发了狠,说不得再过两日便能看到正经攻势……”
  
      刘子羽欲言又止。
  
      “什么?”白气弥漫之中,吕颐浩蹙眉相对。“有话便说。”
  
      “今日应该便能见到正经攻城器械了。”刘子羽沉声相对。“城东那里,昨日眼见着有无数云梯和几座鹅车送到北面完颜兀术大营方向,而今日护城河就已经结冰深厚……”
  
      赵玖缓缓颔首。
  
      “还有。”刘子羽复又言道。“陈尚书要求今日后便拆除这最后几座望楼……”
  
      “这是什么荒唐言语?”吕颐浩茫然之余不由作色。
  
      “是为了防砲。”不待刘子羽开口,赵玖便从容相对。“过几日金军砲车一起,高墙高楼徒劳沦为靶子,一旦被砸碎,反而容易产生伤亡。”
  
      “陈尚书确是如此言语。”刘彦修颔首以对。
  
      “官家,”吕颐浩终于忍不住了。“臣方来数月,之前又多在豫山,未曾细看此城,今日见到反而不安……恕臣直言,陈规所行守城法式,闻所未闻……”
  
      “你所言闻所未闻,多是朕与他一起定下的。”赵玖直接打断对方言道。“他的法子和路数是绝对没问题的。而且事到如今,吕相公便是有言语,也请稍缓……切不可耽误守城。”
  
      吕颐浩登时气闷。
  
      而片刻之后,随着阳光普照,城内城外炊烟散去,引两位相公和一些重臣并排坐在瓮城望楼上的赵官家等人,却是第一次见到了金军的攻城军势。
  
      相对应而言,金军也是第一次与这个形制古怪的城池产生了亲密接触。
  
      城内必然有砲位,所以金军在距离城墙外足足三百步远的位置修筑了高大土台,而完颜兀术今日第一次出面来看,却也是引三位万户、几十位猛安在此排好座位,从容观看。
  
      照理说,应该没人指望大规模起砲之前便能攻破营建了大半年的一国陪都,实际上,金军此番攻城,依然是以张遇部驱赶民夫为主,不过投入了两个猛安的核心甲士罢了,目标也只是城北一处……显然是一个试探性的动作。
  
      但问题在于,不知道为何,从宋人高官那里来看,从金军将领那里来看,这座城池依然给人一种可以一鼓而下的错觉……
  
      “这南阳城的城墙怎么看怎么觉得有点矮吧?”完颜拔离速在台后前后移动,上蹿下跳,伸手比划了许久方才上台,然后甫一开口便说出了心中疑惑。“咱们这个台子是一丈五高的,这么比划下来,这堂堂宋国陪都的城墙怎么看起来才四丈不到?莫说太原、东京,便是寻常宋国边郡大城也比不上吧?”
  
      周围金将闻言纷纷比出手指去量,唯独上首完颜兀术坐在那里微微蹙眉,好像又在甩脸色……没办法,他几何学有点差,莫说跟对面赵官家还有陈规比,跟自己的下属都有些差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