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绍宋 > 第五十五章 人选

  “官家确实想用岳飞?”
  出乎意料,停了片刻之后这一次说话的居然是吕好问,而非是威风日渐显现的吕颐浩。
  “不用他,此时还能用谁?”雪花之下,赵玖负手扭头看了眼北面渐渐牢固的金军主力大寨,然后一声叹气。
  吕好问也好,其余人也罢,先是一怔,然后全都稍显感慨……因为诚如官家所言,此时还能用谁?
  且说,赵官家用岳飞的理由自然不必多言,对他这个穿越者而言,岳飞这两个字就已经是理由了,跟韩世忠这三个字一般是他敢在这年头各自操作的基本胆气。但是即便抛开这层理由,以眼下来看,又有谁可用呢?
  须知道,此时此刻,环顾整个战场,也就是东京留守司还有一些兵马上的余裕,可以做出一些动作了。
  所以,无论是谁都要去东京主持局面。
  宗泽当然可用,但按照赵官家的猜度,应该确实是病重难为了。
  李纲经过靖康和这一回东南大乱,则已经让所有人都对他的军事水平丧失了信心。
  李彦仙绝对可用,但是陕州是中原与关西、河北的连接点,本身就是一处最要害的节点,它的存续事关宋金前线是否能维持到黄河一线。而且别看现在陕州局面稍好,那只是西路军主力没有往陕州来,一旦让李彦仙往东京领兵,会不会立即引来完颜娄室或者完颜银术可对陕州反扑,到时候自开门户,金军东西两路大军合流才叫一个自取死路。
  同样的道理,张俊也不可轻易调度,否则江淮门户大开,忽然有一支金军偏师南下扬州,那乐子可就大了!
  而想来想去,哪怕是在中枢大臣们眼中,京东、京西这里,此时真要说有过一点战绩的,并且稍可信任的,其实也就是这个一年前还是个死囚犯的镇抚使岳飞了。
  所以,用是必须要用的,现在根本没多少战将可用,但却不可能给他一个超阶的名头,否则真就要坏事。
  这一点,看看李彦仙、韩世忠、张俊、曲端,还有东南的叛乱就知道了。
  李彦仙为什么要改名抗金?
  还不是他从一开始就不服气李纲的军事策略,诽谤宰相李纲是个军事废物,以至于被通缉?
  韩世忠在南京看新官家登基,瞅着行在汇集的各路兵马,喝多了说了句心里话——‘咱是天下先’!
  啥意思?
  其余人都是废物的意思!
  至于张俊、曲端,都是老西军了,也都不用多提。
  还有东南的叛乱,你弄个王舜臣上去,名头是够大,可几十年没沾军队,谁服气啊?
  哦,还有个死了的刘光世,他倒是不计较名分,也很少不服气,只是喜欢以邻为壑而已。
  军队里的事情,哪里是那么简单的?骄兵悍将是一回事,但本质上的问题在于,想要那么多人一起把性命交给一个人,总得拿出点凭据来。
  更不用说,东京留守司的兵马十之八九都是河北流民、两京盗匪之流,真要是一个不好,这些人转身做盗匪是没有太大心理压力的。
  不过,有一说一,事情来到眼下这个局面,真的是有些意外,因为赵玖之前在南阳殚精极虑,是考虑到了这种疑难情形的。
  赵官家不知道宗泽历史上的寿命,但大约知道宗泽有在东京悲愤而死这一回事的,再加上这位的年纪摆在那里,所以他一开始便为此事,同时也是为了确保岳飞的发挥,专门设置了一道保险。
  而这个保险,正是京东两路制置使张所。
  张所很早就在滑州一带设行营,跟宗泽相处极好,宗泽的部将有相当一部分从张所手下经手过,更重要的是此人和宗泽一样,都是岳飞的伯乐,对岳飞的信任是毋庸置疑的……那么按照原定计划,即便是宗泽出了岔子,也正好由张所这个就在南京的大员接手东京留守司,而岳飞也绝对会因此获得更强有力的保护与更广阔的的发挥空间。
  但是说这些都没用……孔彦舟临阵叛逃,张所殉国了!
  “这件事情不是这么简单的,得多捋一捋。”大概是等了许久都未等来吕颐浩的言语,吕好问不得不有些迟疑的继续开口。“官家……不知道官家考虑其他各处情形时想过南阳这边一件事情没有?”
  “何事?”
  “此事乃是陈尚书之前提及,臣颇以为然。”吕好问扭头看了眼陈规,这个动作引来另一位吕相公冷眼旁观,而吕好问来不及在意这些,却是在渐渐紧密的雪花下指着北面阴影与灯光而言回头正色言道。“金军畏惧我军砲车,所以不敢近城,也没有攻城动作,但金军真就无力了吗?他们围三缺一自然可以理解,但骑兵这么多,真就不能阻拦信使往来吗?为何直接放任各处信使出入?”
  “朕当日知道他们的意思。”赵玖负手看了眼城外金军大营,坦诚以对。“攻心之计嘛,既然南阳城防出色,便干脆用此计逼迫我们调度起来,而我们一旦调度起来,必然会露出破绽,对他们而言便是战机了……但这是阳谋,总不能说韩世忠岌岌可危,东京留守司死水一潭,关西局势堪忧,都是假的吧?”
  吕好问张了下嘴,但还是最终点头:“官家心里明白就好……但臣还有一问,既然官家明知道城外金军是在攻心,是故意将北面前线困局送来,却为何还要去强行调度?所谓用岳飞又到底是想要做什么?只是接替宗留守,总揽东京事宜吗?以眼下看,宗留守应该只是病重,而岳飞在东京也没有受制之态……”
  “吕相公。”赵玖一声叹气。“陈规只告诉你敌军有诈,可曾告诉你坐守枯城是等死之道?今日南阳局面,还不是有新式砲车这种反击利器?”
  吕好问和陈规一起微微束手,却都没有反驳什么。
  而赵官家也干脆挑明:“朕想救韩世忠……韩良臣不能死!他是朕的腰胆!朕根本不敢想韩世忠一旦死在长社,将来谁能撑大局?岳飞固然是个良才,但你们也说了,他才二十七,而且刀剑无眼,若韩世忠都能盛年朕若,天知道将来他又怎么回事?”
  城墙上,众人相顾无言,却没人觉得意外,按照官家之前对韩世忠的看顾,这个理由绝对可信。
  “官家想救韩太尉当然可以理解,韩世忠国之大将不可不救,但哪来的兵马呢?”就在这时,吕颐浩忽然拢手开口,抢在了吕好问之前发问。“按照这几日枢密院收集的军情,完颜挞懒虽然处处分兵,但他本人却应该是坐镇长社城下,亲自围攻长社,而且周边兵马,从北面中牟的耶律马五,到南面挞懒的女婿蒲察鹘拔鲁,他手上合计也有四万兵马,且多骑兵……那么三五日解围不成,只会被金人大军聚歼于城下……须有大军!”
  “不错。”吕好问也连连严肃点头。
  “东京城内有两三万,开封府南边有三四万,让李彦仙放弃河北,只固守陕州,说不得还可以再聚集一些,再加上刘宝、田师中的残部……都集合起来,十万不大可能,七八万总能有吧?”赵玖正色做答。
  “东京不管了吗?”兵部尚书陈规当即惶急相对。
  “存地失人,则人地两失,存人失地,则人地两存。”回答陈规的乃是枢相吕颐浩。“东京城当然重要,但却不及韩良臣……救下韩良臣,便是东京有失,也迟早能打回去!可如眼下这般耗下去,五河诸城迟早一一沦陷,到时候东京又拿什么保?”
  陈规一时哑然。
  “朕细细想过此事的。”赵玖赶紧制止了二人争斗。“东京距离长社不过两百里,而金军最近东京的乃是中牟耶律马五部,一万人,相距五十里……攻城与解围不是一回事,若能集合兵马救出韩世忠,再折返东京休整,耶律马五来不及攻下东京。”
  众人再度陷入思索。
  而片刻之后却是胡寅认真出声:“官家说的有理,韩世忠本朝名将,不能不救!”
  紧接着,小林学士也不再沉默:“韩世忠确实要救!”
  “臣也以为当救!”一直没吭声的阎孝忠终于也不顾与陈规的交情,毫不犹豫拱手相对。“否则天下人何以见官家之诚?”
  城头上,一位相公,一个内制,一个南阳府尹,一个御史中丞一起表达了对天子的赞同,这件事情就不可转圜了。
  实际上,吕好问也不再坚持,而是拱手而言,回到了问题的关键:“若如此,再加上宗留守病情不可公开,就只能寻一位大臣为宗留守之副,然后督岳飞南下,整合东京留守司了。”
  “也只能如此了。”赵玖沉默片刻,到底放弃了让岳飞直接为帅的可能,但还是有些忧虑。“但只怕东京左近能为帅臣的不能放手给岳飞。”
  “官家勿忧。”吕好问微微一叹。“臣想了想,还是有个好人选的……如今东京副留守权邦彦被困滑州,闾勍太尉被困襄城,那就只有两个人选了,而官家又要一个看顾岳飞的人,就还得再去掉一个跟岳飞有仇的王彦,如此便只有最后一人了,而偏偏这个人选正合适。”
  赵玖心中微动,却来不及多想,反而脱口而出:“朕知道你说的是谁,最后一人自然是前大名府留守、现开封府尹杜充了……可他不是从大名府逃回来的吗?可用吗?敢战吗?朕隐隐听人说他这个人滥杀?”
  “官家,现在的情形是,眼下有这个资历的人就那几个,而此人正当其务。”吕好问倒是娓娓道来。“最关键的是,此人与岳飞是同乡。”
  赵玖一时恍然,这年头同乡本是天大的一层保障,不过他明显对杜充这个名字毫无印象,也不晓得历史形象是怎么一回事,便又赶紧回头去看杨沂中。
  这种场合杨沂中本没有插嘴的余地,但作为赵官家御用的资料查询器,杨统制还是不顾自己肩膀上已经积了一层薄薄雪花,非常迅速的躬身给出了答案:
  “回禀官家,吕相公所言不差,二人本是同乡,且交情颇好……岳飞是武人中少有读书进取之人,而杜大尹年中曾在东京有言,说相州豪杰颇多,但多是粗鲁之辈,能与他以同乡之谊交往的,就只有岳鹏举了……这番话虽然可能是嘲讽同为相州人的东京留守司统制官张用多一些,但多少还是能看出来杜充与岳飞相处不赖。”
  而言至此处,杨沂中稍微一顿,方才低声相对:“非只如此,杜大尹长子杜嵩、三子杜崐,俱在襄阳;而女婿韩汝与次子杜岩,此时俱在城中。”
  这就是有人质可以放心的意思了。
  赵玖一时释然,却又微微摇头。
  话说,事情来到这一步,他哪里还不知道,东京有这么一个现成的好人选,甚至可以说是理所当然的人选,资历、现任官职、籍贯,都是最合适的……而吕颐浩初来南阳不久不清楚人事可以理解,但总揽都省、之前半年亲自参与安排官职的吕好问却拖到现在才提供出来,显然还是保守心态,不愿自己主动出击生事。
  当然了,还是那句话,有法子总比没有强,而吕好问到底是在自己的逼迫之下提供了这么一个合适的人选,那还多想什么呢?
  于是乎,赵官家释然与疲惫之余,却是下了决断:“那便遣使往东京,不用书信旨意,以防被金军截断,让使者入东京去见宗泽,面陈此事!”
  “官家!”吕颐浩赶紧插嘴,稍作补充。“可以发一件加封岳飞官职的无关旨意,再让杜充次子杜岩去做使者……旨意是给东京留守司做真伪之辩的,这样一来,不管宗留守是否清醒,东京留守司上下便都能晓得官家心意;而杜充见到亲子,感激之余自然也能明白官家心意,届时,他便是有畏难之意,其子也能将官家心意转达清楚,断不敢不南下收兵去救韩良臣的,也不好不重用岳飞的。”
  闻得此言,赵玖几乎是彻底放松下来:“如此,便可有所期待了!速速去办吧,让杜岩连夜出城!一刻不要耽搁!”
  众人一起拱手,也都不再多言。
  PS:仔细查了下,杜充应该是从大名府南下后就担任宗泽副手……以他的资历来看,接替宗泽属于理所当然。
  而岳飞当时被人普遍性认为是杜充爱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