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绍宋 > 第五十六章 胡思

  平白冒出来一个杜充这种天降之人,让赵官家心思多少有了些安慰。事实上,这晚下雪,赵玖回到行宫,一面召来杜充次子杜岩发出旨意,一面却又让杜充女婿韩汝入宫,然后加上小林学士、杨沂中在旁,细细问起了杜充履历、底细……显然还是有些不放心。
  但大约听完之后,却只能频频颔首,感叹无言了。
  话说,任何一个人此时指着杜充说是有问题都是一件很荒唐的事情,到此时,杜充身上唯二的问题在于两处,一个是他前期抗金太‘激烈’,在守边境地区的沧州时曾将北面南逃入城的老百姓当做金军奸细给杀了;另外一个是他在大名府的时候曾弃城而走。
  然而,这两件事情在这个年头真不算事。
  宋军内部好杀的大将多得是,便是杜充引来非议,也只是因为他是文官,摊上滥杀二字有些失身份,然后可能是朝中唯一对这种事情敏感的赵玖又对靖康初年的事情不是很清楚,此时听到时隔三年的模糊言语,也不大可能真的知道彼时到底怎么一回事。
  至于从河北逃回来……说句难听点的,谁不是从河北逃回来的?
  而实际上,从此人从大名府逃到东京后,依然保持了待遇,并出任旧都府尹,事实上成为东京留守司高级官员这件事情上,就可以看出上下对此人的态度。
  彼时,当时赵玖尚未拢权,很多事情都是托付给四个相公去做的,而此时他回过头来再去想,却干脆怀疑杜充这个人选恰如他指定的张所一般,本身就是都省指定的东京留守司后手。
  因为太合适了!
  没错,相对于那两个黑点,杜充跟东京留守司合拍的地方就太多了。
  从资历来讲,此人是哲宗时的进士,而且还出任过大名府留守,年龄、履历都太稳了;从籍贯上来讲,他的相州籍贯则尤其抢眼……
  这里必须要强调一下,这个籍贯之所以抢眼,跟他是岳飞同乡无关……赵玖会注意这些,吕好问那些人可不会在意这些……主要是河北相州的籍贯对东京留守司有着莫大意义。
  要知道,军中是分派系的,而对于之前的大宋来说,从来便是按照地域分为西军、河北禁军、东京直属禁军这三处了。
  韩世忠、刘光世、张俊、大辛小辛堂第辛那些人,都是西军。
  而东京留守司的兵马,来历驳杂,全靠宗泽以个人魅力与个人能力捏合,其中有极少部分西军,比如统制官桑仲,就是种师中部下小校;也有不少本地禁军;但大多数敢战、能战的,还是以河北、河东溃散下来的军贼、流民、义军为主,这群人天然带着河北地方色彩,又或者说,正是因为出身河北,才会敢战、能战,因为他们跟金人有切身之仇。
  岳飞就是这个派系地道的中坚力量嘛,而岳飞有个同乡叫张用的,也是在东京留守司当统制。如果算上之前的孔彦舟的话,彼时前线最多的时候,一共有四个相州汤阴出身的统制级别以上官员(还有王贵)。
  可见籍贯问题在彼处的重要性。
  那么换言之,宗泽这个东京留守司事实上的开创者一旦去世,只有河北籍贯出身的大员才能稳住这个巨大的流民军事集团!
  赵玖甚至怀疑,如果张所没死,死的是宗泽,那出身京东的张所都未必能压得住东京留守司的那群兵马,到时候还得杜充出马……君不见,此时宗泽身体应该只是有了状况,还没死呢,这群人就纷纷跑到东京南部地区观望了起来。
  流民集团的天然不稳定性摆在那里,背井离乡之下,同乡这个名号的安全感太重要了。
  至于说他赵官家本人的号召力如何?
  呃,除非他亲自去舍了天子的脸面,否则好像也有点悬,因为东京留守司是不发军饷的!
  没错,赵玖只能尽量支援东京留守司粮食和钱财,实在是没法给那边全额发饷……以半壁江山而言,在没有见到财政改革成果之前,能通过中央财政养十几万御营左、右、后军,已经很了不得了。
  就这,御营右军和后军,都是东南那边直接输送,往南阳这边过个账目而已。
  回到眼前,不知为何,赵官家左思右想,确定杜充确实是合适,而且几乎是唯一人选后,回到后宫住处,都上了床了,却还是难以入睡,还是在担忧时局。
  甚至隐隐中,还夹杂着某种说不清道不明,却又有些熟悉的怪诞情绪。
  且说,一开始来南阳,自然是为了兼顾关中……虽然说一早就预料到了这次入侵,没指望今年就能把关中整理出来,但就曲端、王燮、王庶、折可求这四个关西实际主导者这半年整出来的破事而言,赵官家是真没脸说自己掌握了关中的。
  曲端是跋扈和傲慢到让人恶心的成都;王燮是(跑到汉中邀请赵玖去四川的那个)明显无能;王庶是个看起来很有用的文臣,也是宇文虚中入关中前关中名义上的最高政治人物,也没有畏战的意思,但从他之前的败绩与无法控制曲端、管理王燮来看,这明显是个军事水平约等于李纲、政治水平约等于吕好问的人物,唯一可取之处在于主战立场。
  至于折可求,不想此人也罢!
  除此之外,回顾整个战局,张所身亡,韩世忠被围,虽然都有理由……譬如张所是被金军突袭所致,这里面还有孔彦舟忽然反叛的缘故,甚至还有京东本就被金军去年扫荡过一次的深层原因;还譬如韩世忠去救宗泽,彼时宗泽境况看起来更危险,那场营救谁也说不出话来,正如此时大多数人都赞同去救韩世忠一般。
  然而,从结果来说,毕竟是两场巨大的败绩与悲剧。
  赵玖有时候会禁不住想,如果自己在金军被河北义军迟滞的那段时间,稍微绷紧一点、小心一点,也让张所小心一点,会不会就能避免京东两路的崩盘,会不会就能让张所活下来?
  如果他早些注意到宗泽的异状,或者干脆早在这次战前就与宗泽建立起一个更坦诚的关系,而非是将对方当做一个单纯的‘靠山’,那这次东京留守司的危机,包括之前韩世忠的中伏的事情说不定都可以避免。
  平心而论,对赵玖而言,战争进展到现在,其实比预想中的最差情况好很多,科学技术还是没有欺骗他的,或者说即便是有道祖老人家在天上看着,也依旧讲究一个基本法的。
  所以,杠杆原理下的新式砲车立了大功。
  但是,眼下的情况也比预想中的最好情况差太多……宗泽身体不好其实跟他关系不大,但张所死了,让他难以释怀;韩世忠被围,更是让他有了一种强烈的反差与错愕感,他坚决不能接受自己‘科学’的努力,反而造成这种始料未及的损失。
  更何况韩世忠本身是他来到这个世界后最大的倚仗,二人之间虽然称不上朋友,却也已经难得相识之人。
  但是,这些都只是反思,算是一种常见的情绪,还称不上‘诡异’。而实际上,此时此刻,望着门外雪花飘落的影子,赵玖心里还有两种最后的情绪,也正是这两种情绪让他变得‘诡异’起来。
  其中一个是老生常谈却挥之不去的东西……赵玖还是在妒忌岳飞。
  尽管已经做到了在行动上的最大支持,但这个穿越者内心还是在妒忌那个素未谋面的时代之子。
  原因嘛,赵玖想了这么久,大约也能够说个一二三四。
  但总体而言,无外乎是穿越者和天子身份的结合,让这个年轻人产生了一种强烈的欲望……他想取代岳飞,成为那个挽天倾的人!
  这种欲望,一个正常的赵官家不会有,一个穿越者也不该有,但结合到一起,就显得那么理所当然。
  而要给这种欲望定个性的话也很难,往低俗了点说,那就叫不知天高地厚,甚至有点政治不正确,但非要抬高的话,却也可以称之为某种使命感。
  如果不是想为这个国家和民族做点事,怎么可能会有这种欲望呢?
  躺平在杭州多简单,最多中间多一次海上漂流记嘛,然后等个十几年,等到岳飞进入的黄金年龄,他的岳家军也到了十万之众,披甲者七八万,到时候来个十二块金牌到前线催促进军凑个趣……多干脆?
  但如果能主动去做点事,为什么一定要躺平呢?
  早一年结束战争,会有多少张永珍那种人不必死掉,又会有多少张永珍成功回到家里?难道岳飞不是抱着对家乡的眷恋而形成的朴素爱国主义吗?让岳飞成不了英雄,让他三十岁当着镇抚使就荣休回老家去了,岂不更好?
  能享受太平,当个太平富贵之人,为什么要背井离乡,向死而生?
  实际上,这种妒忌情绪之所以屡屡挥之不去,就是赵玖给自己找到了这个歪理,按照这个思路,越是反思,赵玖反而越是自豪起来……似乎这本就是一种值得自豪的情绪一般。
  但是,这种自豪和眼下的金军大举入侵带来的巨大压力,却又给赵玖带来了另一个,也是最后一种怪异情绪——反思过了头,外加自我解释心里那种妒忌时带来的理想落差,使得他又开始怀疑起自己的努力来了。
  这些日子,赵玖有时候会想,相较于那个给了他这个躯体却的人而言,他明明做了那么多事——明明那个人只会逃跑,一路逃到扬州,然后是东南,然后是海上,而他赵玖却守住了淮河,使得东南和两淮最起码没有糜烂;明明那个人抛弃了中原,只知道在扬州享乐,而他赵玖却选择了南阳,还亲自守城并主持中原抗战;明明那个人只知道拖前线后腿,而他赵玖却对李纲、宗泽、李彦仙、韩世忠、岳飞这些原本在另一个时空被压制、抛弃的抗金英雄做了那么大支持……
  但为什么,局势还是那么难呢?而且还出现了韩世忠这种意料不及的事情?
  到底是哪里犯了错?
  难道说逃避比迎战更合理?
  “你说,朕要是一开始去了扬州又该如何?”赵玖忽然回头朝枕边之人问道。
  无人应答。
  可能是白天做饭太累的缘故,吴瑜早已经睡着了,而赵玖也没有什么惊讶之意。实际上,若不是早知道对方已经睡着,赵官家还不问这句话了呢。
  而这,正是赵官家最苦闷之处了,他心里好多话,好多想法,都是没法说给别人听的,所以这些情绪才会积攒在他心里,日复一日,随着局势艰难而变得复杂晦涩起来,以至于动辄便会如此胡思乱想小半个晚上。
  不过问完之后,赵官家却是终于放弃今晚的胡思乱想,直接吹熄了烛火,转身抱着已经睡着的吴瑜准备歇息了。
  但是,烛火刚刚熄灭不久,门外却传来了一阵急促而又显得有些克制的敲门声。
  “大家!大家可睡了?”
  “官家!还请官家起身。”
  前者是负责后宫的冯益,后者是杨沂中,二人一起来叫门,必然是有事。
  “什么事?”赵玖哪里能睡着,何况听到此二人声音,也是赶紧起身摸黑穿衣。“难道杜岩出去便被擒了?”
  “不是……是吕相公忽然来了,说要私下面圣。”又一个声音响起,赫然是主管前殿机密文字的大押班蓝珪。
  而伴随着蓝珪出声,房门被小心打开,又被关上,俨然是蓝珪、冯益一起入内,亲自来点灯伺候官家穿衣。
  然而,赵玖闻得此言,只觉得脑中一阵浆糊翻腾,反而不解,便遮住刚刚燃起的灯火,蹙额以对:“哪个吕相公?”
  “当然是枢密院吕颐浩吕枢相了。”蓝珪小心做答。“今夜本是吕相公在大殿值夜。”
  “也是。”赵玖恍然摇头,又回头看了眼睡得死沉的吴瑜,便穿上鞋子站起身来。“都省的吕相公干不出来这种事……”
  蓝珪当即俯首不言。
  就这样,赵玖披上衣服,匆匆出门,又冒雪带着杨沂中等人穿过后宫那片早已经砍伐干净的树林空地,准备转入前殿,却不料刚一来到拐角处便看到了独自一人、昂然束手立在彼处的吕颐浩。
  赵玖无奈,却是连杨沂中也屏退,也独自上前。
  “官家!”吕颐浩微微欠身。“好教官家知道,臣刚刚想到了一个事关大局的门路,虽然只是粗疏思索,但或许可行,所以匆匆唤官家起身,想让官家考虑一二……”
  “吕相公请言。”赵玖当然明白对方意思,便强压困倦之意相对。“事情若不能成,朕绝不会说出去的。”
  吕颐浩微微欠身,却是只说出了一句话来,便不再多言。
  而赵玖初时一怔,旋即惊醒,却也并未做答,二人只是微微颔首,确定信息交汇无误,便在前殿与后宫的交界处告辞,然后各自回身休息去了……吕枢相在前殿偏房也是有自己房间的。
  且不提年近六旬的吕枢相回去后是否能睡个好觉,但年轻的赵官家这番回去,却是再度胡思乱想,翻来覆去,久久难眠。
  很显然,吕颐浩刚刚那个建议让他有些心动了……只是眼下没有理由去做而已。
  PS:感谢第五十七萌lin!
  这是小林学士粉丝?
  话说,今天洗衣服的时候,不知道小九怎么进去了……一放水听见喵喵叫……把我给吓死了,然后捞出来以后还给我隔着衣服在胸口划拉开一个口子,血淋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