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绍宋 > 第六十五章 夜色

  天色已晚,宋军全军都在厉兵秣马,有的甚至已经开始出发或提前行动。
  而因为救援韩世忠才是此战真正的战略目标,黑龙王胜部理所当然的成为了眼下最可靠的一支独立兵马,便被赵玖任命为直属督战队,负责巡查所有大营外围,以防有人走漏消息,又或是临阵叛逃。
  至于作为经历两日夜疾驰至此的一众人,赵官家和几位随从人员还有两百骑士,却难免在此时困乏之态涌上,以至于各自早早安歇。
  不过,这种安歇注定是不能安心的,睡到三更朝后,四更未至,大约睡了个囫囵觉的南阳一行人便纷纷起床。
  赵官家年轻,起的早,却是带着刘晏往鄢陵城上去了,而蓝珪年纪最长,却居然是唯一睡得死沉的一位,至于胡寅起床后,却发现隔壁小林学士与枢密院副承旨万俟卨早已经起床,而且正在这鄢陵县衙侧面公房院中的廊下并列而坐,无言望月。
  今夜不过是正月十二,距离元宵还有几日,抬头望去,月亮说圆不圆,说弯不弯,只能这二人好雅兴了。
  当然了,实际情况是,小林学士例行想事情想入了迷,而万俟卨虽然有意奉承,却对这位林学士有些心里发怵,一直未敢开口,二人方才尴尬并做。
  胡寅当然不知道这种小缘故,他也不需要知道,因为经历了白日那一事,此时三个文官一起半夜起床,从大道理来说,必然是因为同一种思虑,以至于睡不安稳。
  “两位贤兄,愚弟以为官家今日不该如此的。”
  作为三人中年纪最小、官位最大的一人,胡寅随意坐到二人身侧,却是毫无顾忌,直接开门见山,一声叹气。
  万俟卨心中门清,也颇为赞同,便本能想应声。但转念一想,此事不免有‘指斥乘舆’的嫌疑,他官小位卑,不比身侧这两位,要是落得陈东下场,恐怕也无人会在乎,于是居然一时间不敢开口。
  不过,片刻之后,小林学士认真思索一番后,倒是从容开口:“贤弟所言甚是,官家到底年轻,显得有些毛躁了……今日之事,只要官家稍微示意,刘统制自然会为之代劳的,哪里用得着一位天子血溅于身呢?”
  胡寅明显有些怔住……他根本不是想说这个。
  另一边,万俟卨心中如明镜一般,也是内心苦笑不止。
  话说,以万俟元忠的精明,哪里不知道二人的机锋所在?又哪里不知道赵官家白日那一斧子的意义?
  那一斧头劈下去,根本不是杀一个大员祭旗那么简单,也不仅仅是像小林学士避重就轻强调一个天子亲手杀人掉份子那么浮于表面……这件事情其实反而容易解释,赵官家自己说的清清楚楚,他一路至此,从来没忘记为之做诱饵的一万甲士,此行根本是含恨而来,那么手段暴虐直接反而在所有人的预料之中。
  掉份子就掉份子,暴虐就暴虐,这位官家也不差掉份子的事。
  事情的关键还是在在于杀不杀,以及要不要公开杀上面。
  毕竟,这里面有一个深层矛盾——说白了,在大宋几百年的政治传统里,有人的命是比其他人的命贵重一些的,而这位赵官家却觉得在有些人的命未必就比其他人的命稍贵、稍贱……如是而已。
  ……
  不说赵官家那种有些幼稚的想法……仁宗也有过嘛……只说之前的那个传统中,最贵重的当然是天子自己的命,然后是出任过宰辅、成为与天子共天下的那批人的命,然后就是杜充这个级别的资历大臣的命了。
  实际上,这正是杜充摆出那副死猪不怕开水烫姿态的根本缘故……官家真要杀他,他跑不了,但不杀他也就不会杀他了。
  而这,也正是万俟元忠一直渴望做官、做大官,最好做一任两府宰执的根本缘故。
  这种荣耀与根本利益,金人能给吗?你又不姓完颜!
  然而,赵官家终于还是用这种暴虐和直接的手段,公开杀了一个仅次于宰执位置的文臣!
  不说什么破坏规矩,也不说赵官家其实是在拿那把斧头砍他赵官家自己屁股下面的椅子腿,只说一件摆在眼前的事情,那一斧头下去,却是在斩了杜充之余,也砍断了系在赵官家与南阳、襄阳群臣之间一条最稳固的绳索。
  对此,万俟卨当然觉得不满,而且同样觉得小林学士反应平淡了一些,甚至有些为赵官家开脱的意味。
  “说的不错。”一念至此,万俟元忠也肃然相对。“官家到底年轻,不该轻易动手的……便是太祖,当年也不过拿玉斧砍断了御史两颗门牙,却无当众杀人的道理。”
  胡寅愣了一下,几乎以为自己睡这一觉的几个时辰内又发生了什么天大的事宜。但很快,这个素来有什么说什么的人却是摇头相对,直接挑明了事端:“官家杀杜充有失妥当。”
  真正的大佬表明了危险的立场,万俟卨当即闭口不言。
  “杜充不该杀吗?”小林学士望着头顶月影,幽幽一叹。
  胡寅停顿了一下,因为他的良心和儒家素养告诉他,这个问题的答案毋庸置疑,却偏偏违反他的政治常识,于是其人稍作思索,方才缓缓摇头:“为何不能隐诛?”
  “这不又绕回来了吗?”小林学士似乎早就想好了这个问题的答案。“这过年后才算二十二岁的官家,怎么可能忍住?”
  胡寅再度沉默,然后长长一叹:“如此说来,倒是你我三人的责任了,不能提前探查官家的心意,早早劝谏?”
  小林学士尚未做答,一旁万俟卨却在心中气急败坏……这种天大的事情,怎么就有我的责任了?你们两个一个是‘半相’,一个是‘内制’,我一个小小枢密院承旨,还是副的,怎么就能跟你们一起担这个责任,回去几位相公发作起来,你们是能硬抗的,我能如何?
  然而,心中如此作想,却不妨碍万俟卨即刻应声:“胡中丞所言极是,今日事真有言语,也是你我三个为人臣未能尽力。”
  听得此言,胡寅愈发黯然:“我一路上想的太多,根本忘了此事,是我失职。其实,我随侍官家最早,早该有些预料才对……”
  “其实,愚兄倒是早有预料,也想过劝谏,但今日临到堂外,却居然心生异样,主动停在了堂外,以免当面撞上此等事。”小林学士忽然开口,引得左右两边二人齐齐怔住。
  “为何?”隔了半晌,目瞪口呆的万俟卨方才忍不住开口询问。
  话是,虽然一开口就后悔,但万俟元忠是确实难以理解小林学士的言语——一方面是为何不愿劝谏,一方面是为何敢当众说出来?
  三人成虎,而此地已有三人。
  “只是觉得杜充该死罢了。”小林学士不慌不忙,从容答道。
  “我都说了,我不是说杜充不该死。”胡寅终于也开口,却是明显气血上涌。“林学士……我只问你,你想过没有,杜充固然烂命一条,但为他一人,官家却也平白斫断了他与南阳上下的一心!之前大半年,官家在南阳一意维持,堪称千辛万苦,上下方才团结一致,做了那么多事,虽有争执与挫折,但总归是比他处好太多吧?这么多人的辛苦,难道就该被杜充一人牵累到吗?”
  听到这里,便是万俟卨也心有余戚戚焉……他是真喜欢之前南阳的那种气氛,一面不失之前大宋政治传统,一面却能合力做事,而且还升迁通畅,都不用贿赂的,而那种气氛是要天子和大臣还有局势混杂在一起,才能勉力维持的。
  一旦消失,可就再难寻回了。
  “是啊。”小林学士再度一叹。“之前大半年间,官家在南阳的气象,堪称明君风度,宰相以下,诸臣僚虽有龃龉,却也多有昂然奋进之态……如今官家一斧头让他与南阳上下起了裂痕,愚兄也心疼。但胡贤弟,愚兄想问你一事,南阳做的那么好,为什么局势还是到了眼下呢?”
  胡寅茫然一时,却又干脆冷笑:“林学士想说什么?”
  “胡贤弟,你学问是公认的好,愚兄正有一问。”林景默终于不再望天,而是扭头看着胡寅正色相对。“前汉后汉,血脉继续清楚,但是两朝呢,还是一朝?”
  此言一出,小林学士身后的万俟元忠登时变色。
  而胡寅脸色在月光下变幻了一阵后,却反而放松了下来:“光武自成体统,是有光武中兴基业做腰胆的,而官家腰胆尚在下社城内。”
  “你看。”小林学士忽然摊手失笑,相顾左右二人,且言之凿凿。“事情不又绕回来了吗?我虽学问浅薄,但这些日子虽官家颠沛流离,便常常想一事……靖康之后,大宋实已亡,乱世实已至,官家行事,虽有大义支撑,但凡事皆尽力自为,若能自定胜败,自兴基业,祖宗家法这四个字,却是一文不值!”
  听到三人一直避而不谈的那四个字被‘一文不值’,万俟卨神色恍惚之余,只觉眼前这位学士,早非城府二字可论,所思所想,着实让他震动,偏偏又真心信服。
  也是暗自感叹。
  而出乎意料,胡寅沉默了片刻,却也没有反驳,只是仰天一叹:“如此说来,这天下事终究还是要看胜败的!”
  小林学士这次没有再多说,而是继续望天观月。
  与此同时,城头之上,赵官家看了半日城下军营动静,复又仰天看了看月亮,也是不由感叹:“郦卿,你说如此动静,金军哨骑应该已经有所察觉吧?”
  “回禀官家,必然如此。”刚刚闻讯跟来不久的郦琼即刻俯首相对。
  “那你说此战能胜吗?”赵玖负手望天,继续失笑相对。
  “必然能胜!”郦琼即刻严肃做答。
  “是这样吗?”赵玖听得有趣,不由再笑。“你竟有如此把握?”
  “当然有!”郦琼迫不及待答道。“官家,此臣肺腑所发!非刻意恭维奉承!”
  “说来。”
  “好教官家知道。”郦琼赶紧拱手侃侃而对。“臣是相州人,靖康之战事,几乎尽数经历……只觉得咱们与金人相比,不是人数比对方少;不是豪杰之士比对方弱;不是军械器具比对方劣……屡次战败,多是为首之辈比之金军首领相差极多!”
  “有些意思了!”赵玖继续发笑。
  “官家。”郦琼见状赶紧认真解释。“臣当时在河北,虽然没有上阵,却也听过、见过一些事情……据说,金军的元帅、亲王、太子,往往亲自临阵督战,矢石交集之下,指麾三军,意气自若,骄横之余也要承认他们自有一番英雄命世之气。而一旦这些人亲自来到前线,进不避难,金军上下看到,谁敢惜命呢?也正是因为如此,女真人方能所向无前,并吞万里。而大宋帅臣呢?往往才能不及中人。每当出兵,必身居数百里之外,号称持重。督召军旅,易置将校,只不过以一个信使持虚文发谕,号称是决胜于千里之外……如此局面,屡战屡败,国家覆亡,二圣北狩,也不是什么怪事了?”
  “那宗泽与杜充也是如此了?”赵玖忽然质问。
  “这便是臣要说的了。”郦琼恳切相对。“臣恩师宗副元帅,一朝为将,便能身着粗衣,负锅具,卧稻草,做板车于阵中,所以他虽然只是一个七旬老朽,也没有什么兵事经验,连骑马上阵都艰难,却能尽得军心,以至于克敌于滑州,保东京于荒废,周遭贼军也都能在他手中化贼为军;而杜充呢?虽是臣上司,但此番姿态,于靖康中那群人有什么区别?也难怪会上下惶惶,逼得官家亲自至此来正军法了。”
  赵玖微微摇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而郦琼的三段式逻辑推演,终于也到位了:“现如今,官家不避锋矢,穿敌万骑,亲临前线此处,上下振奋,不正是与臣恩师为帅之态相合吗?如今,官家龙纛立起,这鄢陵城下八万之众,谁又敢惜命呢?而八万之众,愿为之赴死,又有什么仗不能赢呢?”
  赵官家再度摇了摇头。
  话说,赵玖并不知道这是此人的真心话,还是说因为与杜充关系心生畏惧,专门来此表忠心而想的马屁话……但不管如何了,事到如今,赵官家也心知肚明,既然他白日那一斧头砍死了杜充,也砍到了他在南阳辛苦大半年营造的根基之上,造成了不可逆转的裂缝,那这一仗他必须得赢!
  因为只有赢了此战,才能继续拥有韩世忠,拥有岳飞的辅弼,并继而掌握东京留守司这个实际上近乎于半独立的河北流亡集团,然后取得一笔无可置疑的巨大政治声望,而南阳那里才有可能假装忘掉什么杜充,继续俯首贴耳。
  当然了,杀完了杜充之后,赵官家其实已经做到了他能做的所有事……很有种贤者时间的感觉,接下来是岳鹏举的时间。
  PS:抱歉……我一度想请假的……晚上吃了一份辣子鸡,然后额头上方疼的厉害……差点以为是高血压什么的,但后来居然慢慢好了。
  还差5.5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