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绍宋 > 第六十九章 并旗
“那是啥玩意?”长社城东北方向的金军大营将台,完颜挞懒扭头看向了身后的宋人降官,一脸的荒唐感。“金什么纛?”
  
  “金吾纛旓……”之前那位猜想出胡寅亲征的中年降人语气明显有些慌乱。“稍有常识之人都知道,此纛在处,必然是御驾所在!”
  
  “就是赵宋那年轻官家在彼处的意思呗?”挞懒依旧是那副难以置信的表情。“可赵宋官家如何能在此处?他是飞来的吗?不是你刚刚亲口说,这必然是什么胡寅吗?不能是胡寅借了这面金吾什么旓吗?”
  
  “或许如此吧?”见完颜挞懒追问不及,那降人愈发慌乱起来。“以那位官家的品性,临行前给胡明仲赐了此旗也说不定……”
  
  “你见过赵宋官家?”挞懒忽然盯住了此人。“也认得什么胡半相?”
  
  “是……”此人愈发惊惶。“这京西新任补官多是去年殿试所授,所以不光在下,此间官员得有一半是见过官家和胡明仲的……”
  
  “我记得你叫洪涯,乃是济南人士?”挞懒忽然打断对方。
  
  这降人闻言彻底无奈,只能硬着头皮应声:“正是如此。”
  
  “济南是个好地方啊,刘豫那老小子挺孝顺。”挞懒说着说着忽然变色。“且去前面望一望,看看到底是不是赵宋官家,再回来报俺!”
  
  中年降人,也就是参与过去年殿试授官的济南洪涯了,闻言目瞪口呆,但眼瞅着挞懒黑了脸,还真不敢不去。
  
  于是乎,其人彻底无奈,只能在其余同僚的幸灾乐祸的瞩目下近乎哭丧着脸向前牽马下了将台,然后翻身上马,一步一回头的向着战场最激烈的那股战团而去……而当他第三次回头之时,却又迎上了挞懒拔出刀子的动作,便只能咬起牙关,奋力打马向前。
  
  没办法,谁让他是济南人呢?
  
  去年金军在京东来而复返,正逃难在徐州一带的他自然以为黄河之南都要重归大宋,再加上人到中年都未做的正经官职,不愿错过机会,便拿昔日做过一次举人、又当过县学教授的身份轻易走了张俊的门路去了南阳,然后得以殿试授官,在京西这里当了个正经知县。
  
  但是,谁也没想到,官是当上了,但整个京东,唯独济南死死抱住了金人大腿,金人也唯独没有舍弃对济南的援护,然后秋日一到,连京西也重新沦陷大半。
  
  那个时候,城池被围,家乡又是铁杆的汉奸领地,这洪涯想了几下,便干脆咬牙降了金人。后来在金营听说刘豫刘知府要当皇帝了,他又起了别样心思,主动在金军右副元帅挞懒身前奉承,暗示自己是济南人士,可以当个尚书什么的,还主动去信让自己在徐州的家人转回了济南……谁成想,尚书没当成,这又有因为暴露了家人位置不得不上前去做个观察军情的细作。
  
  然而,此刻战场乱做一团,他一个书生,便是会骑马,身上也批了一套像模像样的皮甲,又如何如何能在万军之中平安穿过呢?
  
  尤其是那面龙纛的位置……
  
  且说,半刻钟之前,当那面金吾纛旓走过浮桥,来到长社城东南方向的岳飞本阵中以后,之前观望了许久的韩世忠就不再有任何犹豫了,他直接下令全城出击,解元、王善两个统制官自东、南两面城门一起冲出,而他本人,也就是堂堂淮西四郡制置使、武成军节度使、御营左军都统制韩世忠了,居然亲自与统领官成闵率区区数百背嵬军直接翻越了垮塌的城墙豁口,率先出击。
  
  而经过了两三个月的对峙,甚至还有数场巷战、突袭等戏码的加成,完颜挞懒对长社城里这位的悍勇已经有了充足的认识,故此,当他见到对方大旗扑出,几乎是惊骇欲死,生怕被对方直接冲到跟前取了脑袋。
  
  然而,不知道是喜是忧,韩世忠率部突出,却根本没有理会位于长社城东北方向的完颜挞懒,而是不管不顾,直接引军朝着那面金吾纛旓奋力而去。
  
  这个时候,就在这一惊一乍之余,完颜挞懒便主动询问那面金吾纛旓的来历这位金军右副元帅特别想知道,为什么韩世忠会觉得,自己的脑袋居然不如那面旗子重要?
  
  这才有了刚才一段对话,与洪参军的战场旅行。
  
  回到眼前,前大宋京西路郑州新郑知县,现金军都元帅府右副元帅帐下参军洪涯,领着七八个汉军随从,走出数百步,便淹没进了乱战的旋涡之中,好不容易躲开一个战团,一回头,七八个随从早已经跑的只剩半个了。
  
  之所以说半个,乃是那人中了一箭直接趴在马上不再动弹,只是被有灵性的战马拖着继续跟随洪参军而已。
  
  见此形状,洪涯战战兢兢,根本没有了往东南方向战场核心部位前进的勇气,那个地方又是大又是岳飞又是韩世忠,还有什么金吾纛旓,他过去是找死吗?
  
  但偏偏又不敢回去!
  
  非只如此,随着宋军不停的,甚至有些疯狂的渡河来参战,战场范围越来越大,便不是那处最要紧的去处,也显得格外激烈和疯狂。洪涯放眼望去,只觉得周围箭矢往来,刀剑闪光,可能是因为战术空间被压制的缘故,金军骑兵再难发动冲击,宋金两军完全陷入到白刃搏杀的地步……整个战场都已经乱成了一锅粥,他便是想回去风险怕也不低!
  
  紧要关头,这位逃过难、做过官、从过军,而且为巴结完颜挞懒专门学过几句简单通古斯话(但是挞懒不喜欢,所以没深造)的洪参军倒是有了一点小聪明,他开始尝试着用侧切的方式逃离战场,也就是硬着头皮擦着主要战场,直直往东面,甚至是往东北方向的河畔而去。
  
  中途遇到金人成股部队从战团中拉出,他便早早用通古斯语奋力大喊:‘莫射箭,我乃右副元帅帐下参军’!
  
  遇到宋军成股部队涌上,便奋力用中原官话大呼:‘莫害我,我乃是大宋新郑知县’!
  
  可能是双方都在血战,根本没人在意一个文士,当然,也可能是这年头大家都比较珍惜双语人才,所以居然让这厮一路厮混逃到了河畔。既到河畔,此人自然便想着趁机渡河而走,远离此处生死是非之地。然而,当他寻到一处浮桥之后,却又愕然当场,因为身前居然有宋军在主动拆桥!
  
  “何人下令拆桥?!”洪涯壮起胆气,在河畔勉力相询。“我是殿试授官,大宋新郑知县,随军从东京而来的……何人下令拆的桥?”
  
  拆桥这种任务必然是将官心腹部属所为,所以,河畔洪涯一问,桥上便有军官即刻应答:“是官家亲自下旨!各处全力渡河,务必在半个时辰全渡,然后便自断浮桥,与金人决战!我乃是王太尉麾下参军范一泓,奉我家太尉之命专为此事,拆了此处后还要去上游继续拆桥呢……你这知县,既是文官,不好参战,却也不许回河东去了!听我一句话,战场上寻个盾牌,就在那边下马等我!随我一起拆桥,也好混个周全!”
  
  洪涯目瞪口呆……却不是呆什么拆桥之事,而是赵宋官家居然真来了!
  
  一念至此,此人不顾一切,勉力再问:“范参军,我刚刚便想问了,金吾纛旓过河,竟然真是官家渡河来了吗?”
  
  “正是官家亲自渡河而来!”范一泓遥遥再对。“可惜,让官家去了岳飞那鸟厮阵中!没来我们八字军阵中!”
  
  洪涯登时觉得天地混沌起来……话说,哪怕他认得那面旗帜,但也本能相信是赵官家赐给胡寅的信物,因为他的常识和他的经验告诉他,老赵家的人不可能这么决然的!但眼前的一切,从韩世忠忽然不管不顾的出击,到整个战场宋军的振奋,全都在告诉他,对方说的是真的!
  
  而混混沌沌之中,此人忽然醒悟,完颜挞懒交代的任务好像已经完成,再加上从此处逃离战场的可能性被阻断,便于茫茫然中勒马折返,向西而去……以至于那边浮桥上,小范参军喊了几声没喊住,只能望着这位闻得官家亲自渡河,便不管不顾要单骑陷阵以报君恩的知县,然后热泪盈眶,继续过河拆桥。
  
  另一边,洪涯走到乱战堆中,迎面本能报了几次身份,然后方才醒悟过来,既然是天子御驾亲征,此番宋军必然大胜,自己本该就势留在那傻乎乎的范一泓身侧的,一看就是个好骗的啊……何至于又走回来?
  
  只是,既然已经走入战团,却也不好折返,因为此时再回去那范参军再傻也会生疑的,便只能硬着头皮继续靠双语才能横穿战场了。
  
  你还别说,不知道是狗屎运还是真没人在意他,这洪涯居然又囫囵的穿过小半个战场走回来了!
  
  “元帅!”来到将台前,整理好思路的洪涯翻身下马,俯身相对。“在下打探清楚了,确系是赵宋官家御驾亲征!”
  
  此言一出,完颜挞懒和他身后的金军军官、降人谋士各自骚动。
  
  而完颜挞懒自己也苦笑相对:“辛苦洪参军了……其实你走这一刻钟,俺光看战局也看出来了,若非是赵宋官家亲至,宋军何至于如此奋勇?大已经向俺去援两次了,要俺将最后两个猛安一起交出去!俺正在犹豫!”
  
  “不可以!”洪涯抬起头来,咬牙相对。“元帅!好教元帅知道,在下刚刚沿途打探的清楚,赵宋官家亲自下旨,要全军无论如何尽快尽数渡河,然后便要各部主动拆掉东面河上所有浮桥!若浮桥尽毁,那便是蒲查万户回来,怕也一时难渡河来救……还望元帅早做决断!”
  
  且说,挞懒的位置居高临下,自然早看到了宋军部分拆桥的行为,但毕竟不能确认事情的本源,但此时听到洪涯报告,却是瞬间浑身冰凉……
  
  须知道,这跟赵宋官家来没来还不是一回事!
  
  赵宋官家来了,只能说明这仗难打了!
  
  而他完颜挞懒的女婿,和他女婿此番出击精挑出来的十个猛安生力军才是这个金军右副元帅在这里顶着巨大压力硬撑的根本底气!
  
  这位金军右副元帅,在这里骑马立了近一个时辰,眼睁睁的看着越来越多的宋军以一种连续不断疾风怒涛般的攻势参战,到了眼下,更是达到了他之前预想的最大困难局面,也就是宋军在战场上形成了五倍于自己一方的惊人数量优势!
  
  这个过程中,身为一军主帅,是需要有强大信念才能在此撑住的,而一直支撑挞懒的信念,就是他坚信他的女婿会随时赶来逼迫宋军终结此战。
  
  所以,当如今有人用确切的言语告诉他,那十个猛安便是回来,也无法参战之时,这位今日心脏受够了惊吓的糟老头子自然就彻底惊恐难耐了。
  
  不过,可能是因为金军将领已经好多年没使用过那个词汇了,完颜挞懒在惊恐之余,一时间居然没有意识到身前这个降人的暗示。
  
  但也仅仅就是一时间罢了。
  
  片刻之后,随着完颜挞懒在一种奇怪的状态中远远目睹韩世忠的军旗以一种一往无前之势穿越整个战场,与那面龙纛还有岳字军旗成功汇合以后,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他忽然醒悟到了这个降人的意思。
  
  又或者说,这个降人提醒了挞懒,让挞懒意识到了自己心里潜藏的意思之前韩世忠忽然从城内突出,直扑龙纛,也是直插大的后背,那个时候,挞懒居然没有主动派出自己本来用来防备韩世忠的最后两个猛安,就是他心里已经起了某种不可言说的心思。
  
  但是这个心思太荒唐了……且说,这个时候要逃不是不行,宋军在东面,准备拆掉东面清潩水所有浮桥,可是长社城西面浊潩水上也是有浮桥的,唯独东面不是金军补给路线,也不是防备宋军来攻方向,所以那边只有一两座常规通行浮桥!
  
  换言之,此时他挞懒逃了是没问题,但一逃便是标准的弃众而走!十几个猛安就要扔在这个地方!
  
  而金军这么多年下来,已经多久没在这种级别的会战中出现主将弃众而逃的事情了?又不是绝境!
  
  回到眼前,想通了这一切以后,挞懒既没有呵斥身前的降人,也没有赞同此人,更没有给大派出自己最后的两个生力猛安充当援军,而是用一种诡异的沉默来应对这场被宋军彻底掌握了主动的大会战!
  
  话说,一日之前,说宋军会主动出击,挞懒必然不信;
  
  上午之前,说宋军会来长社城下找他的主力野战,挞懒也绝对不信;
  
  中午之前,说岳飞会领着两万兵马,不管不顾,渡河先攻,他还是不信;
  
  直到半个时辰之前,挞懒依然不信自己这仗会失了把握;
  
  而一刻钟之前,他还不信赵宋官家真的来到了战场;
  
  但到此时,种种不信被宋军用现实一一击破以后,挞懒已经有些懵了……他已经不敢想,也不敢去做出什么操作来控制场面了。
  
  没错,也就是此时完颜挞懒身侧没有足够资历的金军老将,否则一定会有人直接说出来随着宋军一连串的决然猛攻,老挞懒已经被宋军打懵了!
  
  “官家!”
  
  就在挞懒被打懵的时候,同一时间,韩世忠入得岳飞阵中,直趋龙纛之下,一直看到赵玖本人,方才长呼一口气,然后脱下带着铜面的头盔,泣涕于地。“臣在城上,真不敢信是官家亲至……臣万死,劳动官家至此险境!”
  
  “这算什么险境?”面色还是有些潮红的赵官家赶紧上前扶起韩世忠,又看了眼就在几十步外纵马呼喊指挥的岳飞,说出了一句心底的大实话。“良臣是朕的腰胆,这几万大军是朕的根本,你们都在此处,那此处才是天下最安稳的地方……不说其他,这仗打到现在,良臣以为如何?”
  
  “这仗自官家引龙纛过河之后,便已经胜了!”韩世忠起身抱盔昂然相对。“不过是诸将缺个统一指挥,差最后一下总攻之势而已!”
  
  “正好交给良臣!”赵玖赶紧相对。
  
  “这事臣也做不来,城下东京留守司与那边八字军虽说必然认得臣,但却不属臣辖制……”韩世忠指着头顶龙纛而言。“请官家移龙纛向西北面完颜挞懒将台而去,臣与这位岳镇抚一起并旗扈之,则万事可定!”
  
  “就依良臣所言!”赵玖看了眼勒马过来,驻马聆听却不言语的岳飞,心下醒悟,这是岳飞还不够了解自己,再加上对战局已经很满意,所以还不敢劝自己如此为之,又或者说,此世间此时只有韩世忠敢劝赵官家使出这一招来。
  
  非要举个不恰当例子,按照某些高端游戏里的说法,那就是当世顶级大将中,只有韩世忠算是与他赵官家达成了最高级的羁绊,能够联动他这个官家,使出这一招来。
  
  但不管是谁发动的了,交战了一个时辰又多了半刻钟之后,那面稍有常识之人都知道代表了赵宋天子的金吾纛旓再度在战场上开始移动,却是在左右一面韩字大旗与一面岳字大旗的扈从下,缓缓向西北推进……所有人都知道,那是岳飞和韩世忠,而可怜充当赵官家中军的郦琼与刘晏这两个统制级别的军官,都没资格在这个时候在龙纛旁打起自己旗帜,以免喧宾夺主的,只能远远在侧翼扈从。
  
  而见到龙纛与韩岳两面旗帜一起移动,战场上原本因为仓促渡河而陷入乱战的近七万之众的宋军,开始自发顺着这个方向发动全面的突击,五倍于敌军的优势彻底展现无疑,宋军带动着滚滚烟尘,如潮水一般集中涌动,喊杀声震撼天际!
  
  事实证明,当乱战中一方率先集中起力量后,另一方便再无反抗之力,仅仅是宋军发起全面突击之后,当面的最残破的几个金军猛安便整个溃散,金军前线指挥官大见此也只能长叹一声,纵马而走。
  
  而此时挞懒依旧懵在原地,只是望着那面朝自己涌过来的龙纛喃喃失声……话说,一直到现在,这位金军右副元帅手里居然都还攥着两个猛安一直没有投入战斗!
  
  PS:感谢书友和书友阳光下の牛肉面两位同学……这是本书第六十三萌和第六十四萌……继续拜谢两位同学的支持,感激不尽。
  
  然后推书……不对……这书不需要推……献祭新书榜第一《梦回大明春》
  
  刚刚才注意到界面变黑了……多说一句,我觉得大家做好自己的事情,就是最好的哀悼,希望大家不要被2020年的前半段的艰难所俘虏……总是能迈过去的。毕竟,任何时代,咱们都不缺岳飞和韩世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