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绍宋 > 第七十一章 或言南北

  晚间的时候,赵玖是在长社城内看到蒲察鹘拔鲁首级的,对此,他的第一反应自然是有些惊异,因为赵官一时不能理解为什么会是挞懒逃走,这个人死掉?
  但很快,当得知大㚖也被人目睹逃出生天后,赵玖反而没有多余心思了,因为这么一来他这个工科狗就觉得合理了,而合理了自然也就心气顺了——按照赵官家的合理化推测,这三个金军主将的命运充分说明,逆势之时,往往是懦弱者得生,尚有勇气者临死。
  实际上,并不能说赵官家的理论是胡咧咧,因为之前数年间,尤其是靖康年间,这个道理已经被宋军和大宋高层给验证了无数次……像韩世忠这种强行靠着水平活下来的,那只能说是真有种。
  怎么说呢?见过首级,确定了李逵和牛皋二人的功劳,尽管对没能抓获完颜挞懒有些失望……毕竟,按照完颜挞懒今日的表现,一旦拿下很可能是活捉,到时候可操作的空间就太大了,意义也非同凡响……但不管如何,经此大胜,有此斩获,从最高级军官到金军主力数量,再到成功战略解围,这一战的成果还是无话可说的。
  而照理说,当此之时,赵官家应该好好坐下来与这些有名有姓的‘名将’交流一下感情,探讨一下此战的意义,论功行赏、封官许愿之后顺势收一波忠心,说不得还可以吟一首‘易安居士旧诗’,以助雅兴。
  但事实上,赵官家来不及去做这些,便陷入到了新的疑难之中——战争还在继续,他必须要利用这次冒险出击成功的政治影响和军事先机,进一步扩大战果才行。
  而这,就势必牵扯到战略抉择的问题。
  现在回头来看,这次宋金大战,赵玖一开始明显是缺乏战略决断的,表现的极为被动。相对而言,之前完颜兀术在朱家区镇埋伏韩世忠成功,然后迅速南下,围困了五河诸城,并前驱扼住了南阳,逼得赵玖不得不豁出命来来此搏一搏国运……不管南阳城如何坚固,但从战略上来说是没有问题的。
  那么回到眼前,赵玖现在必须面对的问题其实很简单,接下来,部队朝哪里去?
  回到跟前,赵官家留牛皋、李逵还有其余今日表现出众的几名军官一起在堂上用了些餐,然后便让这些人回去安抚部众、养伤休息,却留下了这次从军而来的胡寅、林景默、万俟卨、刘晏四人,还有韩世忠、岳飞、王彦三将,众人心下会意,知道这是要商讨要事。
  实际上,刘晏、万俟卨二人早已经主动起身避席……他们留在这里是因为随从官家一路从南阳到此,却非是有资格参与战略决断,尤其是这个决断需要迅速做出,没法花时间细细讨论,不是所谓广纳言路的时候。
  “此事简单!”刘晏、万俟卨二人刚一起身,韩世忠便当仁不让,直接扶着自己的玉带,在案后昂首挺胸出言。“南阳是去不得的……”
  “南阳为何去不得?”谁料,韩世忠刚刚开口,便被一人打断,众人循声望去,却见正是御史中丞胡寅。
  话说,韩世忠今日出了一口攒了三个月的怨气不提,关键是见到赵官家亲自来救,情知官家是真视他为腰胆心腹的,所以自从见到赵官家本人以后,那股子陕北味的泼皮义气涌上来,早就振奋莫名了。
  后来官家入城后,他更是专门将那副玉带系上,语气中俨然又是那副‘天下先’的味道,之前对上岳飞、王彦、东京留守司各部军官,处置分划军务时更是直接拿出了上司嘴脸……这其实没什么问题,他本就是此间唯一建节之将,地位、资历、官职,甚至实打实的圣眷,都远超王彦、岳飞,之前他不在岳飞处置,王彦部下都有不满,如今他韩良臣既然出来,那敢问他不处置谁处置?
  只能说,唯独官家本人在此坐镇,未免稍显泼皮过了头而已……但考虑到他被围了两三个月,也无人计较。
  不过,即便是韩世忠,面对着胡寅也是有些心里发麻的。
  而顿了片刻后,这韩太尉到底是老老实实做了一点解释:“胡老弟不晓得,今日咱们五打一都不稳妥,而完颜兀术那里,须有三万骑,今日两倍数的猛安,还都是拔离速、韩常等金国名将所领,如何能往南阳去?何况经此大战,士卒伤亡颇多。”
  胡寅微微一怔,俨然还是有些茫然。
  “非只如此。”王彦也对胡寅这个座中唯一一位紫袍文官颇显尊重。“好教中丞知道,其实我军兵马数量稍多,虽得缴获,但粮草还是有些不济,偏偏眼下郾城、方城、襄城、西平又尚未解围……故此,若强要去南阳城下支援,便只能求一个速战速决,而一旦不能成功,便要被金军尽数击破于路途之中。”
  王彦既然开口,岳飞自然不由犹豫了一下……他是第一次接触到这个层面的会议,之前一日,赵官家凡事一言而绝,任他施为,固然痛快。但今日冷静下来,仔细环顾,却才发现自己是此处官职最低、资历最浅、年纪最小一个,甚至韩世忠在此,他连军事水平都未必敢自夸,那似乎说什么就都没大意思。
  不过,反过来一想,昨日赵官家直入营中,寻得自己,便将国运相托,虽有穷途末路嫌疑,却也足显信重了。
  于是,稍微思索了一下后,岳鹏举还是小心出言提醒了一下这位号称半相、同时也是当日在御前举荐自己出任镇抚使的恩相:
  “中丞,恕下官直言,今日之胜不可轻易复行……今日之事,乃是我军为杜充所累,战机尽失,把握全无,眼看着大局将坏,官家才孤身至此,行孤注一掷之举……”
  “好了!”
  胡寅忍过了韩世忠,又忍过了王彦,此时见到是自己昔日举荐上来的岳飞,却是终于不用再忍,即刻打断对方。“我知道南阳不可战了!”
  这脾气发的不明不白,也就是闷声不吭的小林学士和站在那里的万俟卨算是猜到一点缘由,大约明白这是胡明仲受够了‘不知兵’的标签,有心改正,偏偏三将如此姿态又坐实他‘误国误军’的名头,所以才难得失态。
  然而,这种思维两个文官精英懂,韩世忠和王彦都不懂,初次接触到如此高层的岳飞更不懂,还以为自己犯了什么忌讳,惹到了这位恩相呢!
  唯独这位恩相位高权重,乃是席间唯一一位紫袍文官大员,真要做决断,按照以往的认知,比韩世忠都顶用,所以岳飞便是心中有气,甚至有些委屈,可为了大局,也只能勉力低声,小心再劝:
  “中丞,其实南阳去不得还有一重……如今完颜挞懒北撤,他手上十个猛安,汇集了耶律马五后便有十七八个猛安,依然战力不弱,南北皆有敌,那么无论南下或北上都须分兵以阻拦另一边,以防二者合流……而一旦分兵,如何还能与南阳强敌相对?”
  胡寅何等人物,不牵扯军事的时候,此人绝对是赵官家身前数一数二的精英人物,此时见到岳飞如此表情与语气,哪里还不懂对方心思?偏偏又不好再发作引起误会,所以只能硬生生的看着对方给自己小心‘讲解’,好像他真能当着官家面干涉军事一般。
  但暗地里,却早已经气的浑身冰冷,一双手也在案下发抖。
  岳飞小心说完,再看胡寅,见到对方不再言语,方才放心,殊不知他家恩相已经气急败坏了。
  不过,幸亏韩世忠也忍耐不住,却是顺势接着岳飞刚才的话继续言道:“其实小岳将军与王将军之前言语已经很有见地了……”
  岳飞怔了一怔,也没敢插嘴。
  “那便是此战虽胜,一来兵力受损、补给受限;二来,此地连结南北,须分一部兵马以作间隔,防金军南北合流。”韩世忠昂首挺胸,终于继续了他在席间的演讲。“而若如此,再行出兵,便须小心起来……往南阳是万万不行的,今日虽胜,臣犹然要说,南阳实在是难胜;但其余往东、往西、往北都是可行的。”
  众人听到‘臣’这个字,一起去看主位上的赵官家,却不料正见赵官家仰头望着头顶天窗出神,不过,这倒不耽误他此时冷静低下头来,微微正色相对:
  “良臣且说说吧!”
  “是,官家。”韩世忠赶紧扶着腰带继续言道。“往北,自然是追击完颜挞懒而去,挞懒经此败绩,已然丧胆,再加上蒲察鹘拔鲁已死,那彼辈虽有十七八个猛安,却未必不能趁势追击……此略最急,风险也最大,但一旦成功,便能彻底了断金人此番南下之事。”
  “蒲察鹘拔鲁已死是不错,但耶律马五又如何?”赵玖稍一思索,不由认真相询。
  “耶律马五不是不行。”韩世忠哂笑相对。“但他的兵马是耶律余睹手中的契丹降兵,而臣之前劝谏官家小心蒲察鹘拔鲁,不仅是因为此人尚有勇力敢战,更是因为此人是挞懒女婿,关键之时,挞懒可以放手将事情托付给自家女婿施为。而眼下呢,挞懒兵败,手中只有十个猛安,耶律马五尚余七八个猛安……故此,我军若明日便极速进军逼迫,他未必信得过耶律这个姓氏!此略最急,且风险最大!”
  赵玖恍然大悟,而岳飞和王彦,乃至于胡寅、万俟卨,此时也都纷纷颔首。
  “至于往东……乃是就食于淮西,联合张太尉,围攻南京之意。”韩世忠继续说了下去。“这个其实最稳妥,但不免失了时机,迟则生变。”
  赵玖再度颔首:“那往西呢?”
  “往西其实并不是往西,而是大军扫荡五河,解围诸城后,固守此地之意。”韩世忠稍微严肃了起来。“但须向西,在汝州布阵,彻底隔绝南阳敌军所有后路……这其实是重拾昔日枢密院旧策,所谓关门断后!”
  赵玖心下明白,却又再笑:“良臣觉得哪个好?”
  “臣私心当然是想往北!”韩世忠微微感叹。“但从大局而言,还是向西,也就是重新在五河之间布阵,逼迫南阳完颜兀术撤军为上……”
  “鹏……子才呢?”赵玖本能想再问岳飞,但看到右手边武将座此,却又先询王彦。
  “臣与韩太尉无二,臣部属皆从太行而来,私心也是想往北!”王彦即刻起身拱手行礼,倒是让韩世忠稍微醒悟,略显尴尬。“但从社稷安危来看,还是当往西,逼迫南阳金军撤兵为上。”
  “鹏举。”
  “臣私心向东,但建议向北。”岳飞即刻起身拱手。
  “为何?”赵玖微微一怔。“为何向北?”
  “臣今日与金军交战最久,之前也与耶律马五交战许久,确系挞懒已然丧胆,也确系耶律马五被挞懒弃置、排挤……臣以为可战!”面对这位目前来看似乎很擅长听取意见的赵官家,岳飞倒是说出了心里话。
  “你们以为呢……不论军事,只从大局而论,向东、向西、向北?”赵玖复又看向胡寅等人。
  “向西!”胡寅干脆拱手做答。“官家仓促而来,便是此战得胜,也已遣使往南阳、襄阳告知,但仍须防二地人心不稳。”言至此处,胡明仲稍微顿了一下,方才继续言道。“此番大胜,南阳那边未必敢信,官家须尤其小心。”
  赵玖重重颔首,却又看向了最后一个人,也就是他最信任的内制,小林学士了。
  然而,小林学士闻得闻讯,却许久不言,反而枯坐不动。
  对此,赵官家并未催促,只是静静等待,其余人无奈,也只能沉默相侯。
  而不知道等了多久,小林学士方才起身相告:“官家,臣以为应当向北!”
  “为何?”赵玖饶有兴致的盯住了自己的这位渐渐有了和杨沂中一样亲近位置的心腹内制。
  “只有向北,官家才能从容还御驾于旧都!”小林学士从容做答。
  “说得好。”
  一直没有卸甲的赵玖似乎早就料到有如此回复一般,却是在堂上几名重臣的呆滞目光中,扶刀起身,从容应声。“朕意已决,岳飞留本部驻扎长社,总揽五河战事,解围诸城、阻击迟滞完颜兀术,而明日一早,韩世忠为正,王彦为辅,即刻统兵向北,联长葛马皋等部,攻打中牟、追击挞懒,而朕要取道鄢陵,往归东京!”
  堂下或坐或站几人,一直到此时还都瞠目结舌,不知该作何反应。
  气氛不对,赵玖略显尴尬,复又认真言道:“朕要在东京过上元节!”
  闻得此言,倒是胡寅,率先泪流满面。
  PS:推书,《赛博英雄传》……很惊艳的故事啊!科幻大佬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