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和爱豆结婚了 > 第2章
【陆修远?糊到十八线了,竟然接演这样的大制作,莫不是在逗我?你们找不到人也不能随便找个人凑合啊。】
  【毁我《末路》,陆修远去死。】
  【实话实说,陆修远的脸是好看,但演技不行,这部剧目测要毁,顾末生和季玥兮的金牌搭档要完。】
  【楼上不了解请不要乱说,我家修远演技好着呢,顾导慧眼识珠。】
  【楼上陆修远的粉丝滤镜怕不是有一百八十米厚吧,就陆修远那尴尬的演技也叫演技?】
  【就陆修远那张整容脸,竟然能参与到这种大制作中,该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PY交易吧?】
  【抢了我家哥哥的角色,不要脸!】
  【不要毁我心目中的萧鹤小哥哥啊,呜呜呜!】
  【顾导这次要马失前蹄了,选角有失水准啊。】
  【话不能这么说,陆修远这次怎么也算是救场吧。总比那位被抓的好,起码干干净净的,没什么丑闻。】
  【楼上开什么玩笑呢,救场?就凭陆修远这名字都找不到的咖位?至于丑闻,谁知道是为了抢角色而故意抹黑原定男主还是真有其事呢,警方都没指名,真实性有待验证。】
  【呵,又是一部被资本掌控的电视剧,不看也罢,就是可惜了原著小说。】
  季玥兮翻了翻评论,大部分都是对陆修远的恶评,还有对剧组冷嘲热讽的,偶尔几个替陆修远说话的评论也被淹没了。
  她好看的眉头拧了拧,好看的眼眸里满是怒气,手指在那些恶评上点了点,正要回复,犹豫了一下,还是退出了微博,来了个眼不见为净。
  **************
  一周后,陵城。
  陵城八月已经是流火的季节,炎炎夏火炙烤着大地,就连空气也多了几分灼热。这样的季节,最合适不过的就是窝在空调房里吃着冰镇西瓜。
  可此时,陵城影视城门口却围了一堆人,正激动地叫着什么。
  季玥兮静静地坐在车里,手指轻轻敲着方向盘,视线却落在那尖叫声发出的方向,绝色的脸上没什么表情。
  透过人群,可以看到被围在中心的男人,笑盈盈地跟人说了什么,又引发了一阵尖叫。
  一直到尖叫声小了,人群散开,她才从车里下来,撑着伞走了过去。经过散开的人群时,还能听到议论声。
  “修远到底是什么神仙男人,这么帅还这么温柔。”说话的女孩子二十出头,明明脸都被晒红了,可眼睛却亮晶晶的,一脸兴奋。
  “是啊,是啊,刚才他真的好温柔啊,还爱笑,你看到他的笑了吗,天哪,我的心差点就要蹦出来了。我要爬墙,立刻爬,马上爬。”另一个女孩子同样激动非常。
  “我早已沦陷在他的温柔中了,我宣布,以后我的本命就是陆修远了。”最开始说话的姑娘一脸痴汉笑。
  两个女孩子还在兴奋地讨论着,季玥兮听了一耳朵,眼眸动了动,撑着伞的手紧了紧,随即不紧不慢地朝着剧组所在的地方走去。
  刚走到门口,就被工作人员拦下了,十分客气地说道:“对不起,剧组正在拍戏,拒绝探班。”
  季玥兮顿了顿,从包里拿出工作证,工作人员一怔,赶紧放了行。
  季玥兮低声说了一声谢谢,只是没走几步,就停下了。
  不远处,那个被人称赞的男人正低头跟身边的人说话,他带着头套,身上却穿着T恤,看着有些不伦不类,却丝毫不影响他的颜值。
  她怔怔地看着他的侧颜,耳边是自己越来越快的心跳,就连空气都燥热了几分。
  这是她第一次站在距离他这么近的地方,而他本人,远比镜头里呈现还要好看,精致的五官毫无瑕疵,简直就是上帝偏爱的艺术品。
  察觉到她的目光,男人偏过头,对上她的视线,嘴角绽放一抹笑,跟她打了一声招呼,“你好。”
  季玥兮心一跳,眸光剧烈跳动了几下,握着伞的手指指节微微发白,面上却不动声色,只是轻轻点了点头,目不斜视地越过他走了,临走前不忘跟他身边的男人点头示意了一下,算是打了招呼。
  陆修远讪讪,摸摸鼻子,偏头问身边的执行导演,“刘导,这位也是我们剧组的演员吗?”
  他虽然认识的人不算多,但那样昳丽的容貌,清冷的气质,要是见过,应该是有印象的,难道是新出道的演员?
  刘能闻言,笑了,“那不是演员,是我们这部剧的编剧,季玥兮。”
  陆修远一怔,竟然是编剧吗,都开机一个星期了,编剧一直没有出现,他还以为这次的剧组没有跟组编剧呢。
  等等,季玥兮?原来她就是季玥兮啊。
  说起季玥兮,圈子里不少人都听过她的名字,五年写了三个剧本,每一部都爆火,尤其是三年前跟顾导合作的那部电视剧,一举夺得了当年的两个最佳编剧奖,还有最佳导演奖,参演的主演也包揽了大大小小各种奖项,可谓是那一年电视剧奖项里最大的赢家。
  直到今天,那部电视剧依旧被人奉为经典,而她自己也一跃成为了金牌编剧。
  她写的三个本子都是改编自热门小说。
  这几年,IP盛行,不少影视剧都脱胎于网络小说,只是质量良莠不齐,多数都被指责改编过大,面目全非的,只有季玥兮的三部作品例外。
  无论是原著粉还是路人,都对她改编的作品挑不出毛病,在充分尊重原著的基础上,保留了原著的精华,又加入了自己的特色,甚至比原著更精彩。
  《末路》则是她的第四部作品,也是她跟顾末生的第二次合作。
  他看过《末路》的剧本,文笔老辣,原以为她应该是个历经风霜的中年人,没想到这么年轻,看着比他还小一些。
  “原来她这么年轻啊。”陆修远轻轻说了一句,恰好被刘能听了一个正着。
  刘能哈哈笑:“玥兮今年才二十四岁,不过别看她年纪轻,本事可不小。她就是性子有些冷淡,不爱说话,倒不是故意不理人,你别介意,她人是很不错的,你跟她相处多了就知道了。”
  刘能替季玥兮解释了一句,他们剧组不是第一次跟季玥兮合作了,对她的性子多少有些了解。
  原来是这样,陆修远暗暗想到。不过才二十四岁吗?那写第一个剧本的时候岂不是才十几岁?
  ***********
  季玥兮离得远了一些,这才停下脚步,长长地舒了口气。她收了伞,手心里已经有了一层薄汗,一向清冷的眼睛里却染上了一丝兴奋。
  刚才陆修远主动跟她打招呼了呢,而且还冲她笑了。
  可随即又懊恼地垂了眸,刚才自己是不是太冷淡了,陆修远会不会觉得自己不待见他?哎,季玥兮啊季玥兮,你看看你这怂样。
  正懊恼间,身后传来一道浑厚的男声:“玥兮?”
  季玥兮回头,见到来人,抿了抿嘴角,轻声开口:“顾导。”
  顾末生哈哈一笑,抬手想要去拍她的肩膀,在即将触碰到的那一刻,又顿住了,随即放下。
  “可算是等到你了,家里的事情都解决了吗?”
  季玥兮:“嗯,都已经处理好了。”
  顾末生:“不是说来时给我打电话吗,我派人去接你。”
  季玥兮:“没事儿,我自己开车过来的。现在拍摄进程还顺利吗?”
  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在她说完这句话之后,顾末生的眼底闪过一丝无奈。
  “怎么了?不顺利吗?”季玥兮关心道。
  顾末生摇摇头:“倒也不是,算了算了,这些问题以后再说,我现在对剧本有了一些新的想法,正想跟你讨论讨论,现在可以吗?”
  季玥兮想了想,正要点头,就见刘能走了过来,身后还跟着陆修远。
  “老顾,你也太心急了,玥兮刚来,你好歹让人家喘口气。玥兮,你说是吧?”
  季玥兮抿了抿唇,勾出一丝浅浅的笑意,“现在工作我也不介意。”视线扫过陆修远,对他轻轻颔首,只是不等陆修远回应,就偏过了头。
  陆修远嘴角还未绽开的笑意僵在了脸上,摸了摸鼻子。
  额,这位编剧小姐姐似乎不太喜欢他。
  顾末生就喜欢季玥兮这性子,对胃口,“走走走,我跟你说,这几天我一直在想......”
  ***********
  季玥兮跟顾末生讨论完出来时,棚里正在拍摄陆修远的戏份。
  他已经换上了戏服,一身月白色的长袍,腰间一条同色的腰带,身形颀长,眉目如画,回眸间盈盈一笑,如春花绽放,万千风华。
  季玥兮的脚步不自觉停下,定定地看着他,心头像是烟花绽放,再也移不开眼。
  正愣神间,就听到刘能喊道:“卡,灯光师,光线不对,重来。”
  七月的摄影棚,即便有空调,也难掩燥热,季玥兮只是站了没多会儿,额头上就沁出了细密的汗,更不要说演员了。
  这短短的几分钟,季玥兮就清楚地看到了陆修远额头上的汗水,顺着脖子淌下,滑过喉结,落进衣襟里,带着不自知的性感与魅惑。
  她的眸光偏了偏,有些不自在。
  趁着灯光组调光的间隙,化妆师赶紧上前给陆修远补妆。
  季玥兮站在顾末生的身边,眸光一瞬不瞬地看着监视器里的陆修远。
  《末路》是根据同名小说改编的一部女频仙侠巨作,原著从连载开始就稳居各大榜单榜首,拥有极高的人气和庞大的原著粉,从卖出影视版权开始就备受关注。
  光是剧本就打磨了两年,加上各种服化道的准备,剧组为了这部电视剧,整整准备了三年时间。
  陆修远饰演的男主萧鹤本是一修仙世家的少主,却一夜惨遭灭门,就在他被仇人追杀,即将身死道消之际,被清灵门掌门木寒所救,醒来后却忘记了前尘往事。
  木寒见他可怜,天资又不错,就收他为徒,萧鹤于是成为木寒的首徒,认识了掌门之女——木绫。
  萧鹤很感激师父的救命之恩,对师命莫不遵从,更是将师父当成了父亲一般的尊敬。
  他与小师妹木绫一起修行,朝夕相处,不知不觉中就爱上了古灵精怪的小师妹。
  就在他准备向师父提亲时,却因意外恢复了记忆,更令他难以接受的是,他发现当年灭他家满门的幕后黑手竟然就是他的师父。而木寒没有杀他的目的仅仅只是因为他家族的至宝——乾坤图还没找到。木寒怀疑乾坤图就在他的身上。
  萧鹤大受打击,心中的感激悉数破碎,被滔天恨意所取代,然而面对天真无邪的小师妹,他的内心又十分煎熬。
  他恨师父的心狠手辣,却又爱慕着仇人的女儿。
  几番煎熬中,萧鹤渐渐从一个单纯的少年变成了攻于心计,冷漠无情的人。多番筹划与算计之下,他与他人联手,终于杀了木寒,夺取了掌门之位,为自己报了仇。
  木绫无法接受这样的结果,当场坠仙成魔,开启了两人相爱相杀的一生。
  原著作者白茶清欢十分擅长描写人物的内心,尤其是男主性格的前后变化,十分之细腻。而里面关于仙侠世界的描写又大气磅礴,情节跌宕起伏,将一出复仇戏码写得惊心动魄,非常具有可读性。
  今天的这一场戏,拍的就是萧鹤拜入清灵门之后,独自在房间里修炼的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