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和爱豆结婚了 > 第6章

  方晴知道自己这是劝不了了,将手机递给了他,磨磨蹭蹭地走远了一些,幽幽地看着他,欲言又止。
  陆修远拨通了楚天瑜的电话,漫长的等待过去,铃声都要结束了,楚天瑜才接了。
  “喂。”楚天瑜的语气一贯的冷淡。
  陆修远顿了顿,才说道:“楚姐,关于那个代言能不接吗?我这里不好请假。”
  楚天瑜连轴转了好几天,人正疲惫着,闻言,眉头瞬间拧了起来,语气也生硬了几分:“你知道为了这个代言,我废了多大功夫吗?你现在让我不要接?陆修远,你现在是有点名气了,但还没到能让你挑三拣四的程度。”
  陆修远好脾地听着,这些年,再难听的话他都听过,现在这程度,根本不算什么。
  等楚天瑜说完,他才温声开口:“楚姐,我很感激你为我争取到的这个代言,但是顾导拍戏有他自己的规矩,我刚进组一个星期就请假,我——”
  楚天瑜不耐烦地打断他:“这个代言是你进组之前就在谈的,现在好不容易谈下来,结果你告诉我不想接?陆修远,顾导的戏是你瞒着公司自己接的,为了你这破事儿,我跟公司周旋了多久?现在你又不接代言,你想做什么?你怕不是忘了,你现在还是合约期内的艺人,你必须听从公司的安排。”
  陆修远脸上的笑意微敛,沉默良久才说道:“我知道了,我会请假回去,不过航班尽量给我订晚上的吧,我拍完就赶回去。”
  楚天瑜闻言,脸色好看了一些,缓了口气,语重心长地说道:“修远,公司对你这次擅自接戏的行为很不满,若不是《末路》是大制作,又是顾导的戏,这次的后果你应该能预料到。”
  陆修远眼眸微暗,“我明白。”
  “既然你明白,那就按时回来,之后的工作我已经给你安排好了,如果你不想再像之前那样,这次你就听我的。”
  “好。”
  **************
  陆修远找顾末生请假的时候,季玥兮就在顾末生的身边,俩人正在说话,见他过来,两人的谈话自然而然终止了。
  陆修远说明了来意,顾末生的眉头果然皱了起来。
  《末路》原定拍摄时间是五个月,顾末生也知道要演员在五个月内完全不参加外界的活动是不可能的,尤其是陆修远这样正在上升期的年轻演员,不过刚进组一周就请假三天,这未免......
  陆修远也知道有些过分,就连惯常的笑容都有些僵硬。
  沉默在三人间蔓延,陆修远尴尬地都要钻地缝了,就听到季玥兮说道:“后面的男女主剧情需要调整,也需要时间,不如先拍配角的戏份。”
  顾末生意味深长地看她一眼:“行,那就先拍配角的部分,顺便把女主单人的部分给拍了。”
  陆修远一喜,感激地说道:“多谢顾导,多谢季老师。”
  顾导矜持地点点头,叮嘱道:“多看看剧本,多揣摩角色。”
  陆修远连连点头,保证道:“这几天晚上我可以拍得晚一些,尽量不耽误剧组的进度。”
  季玥兮说完那句话之后就没再开口,偏着头,似在发呆,一直到陆修远走了,她才轻轻舒口气,一转头就对上了顾末生打趣的目光。
  “你对他倒是好。”
  季玥兮一脸淡定:“我是他的粉丝。”
  顾末生眉梢轻挑,饶有兴致地问道:“哦?你还追星?”
  季玥兮:“我看着不像?”
  顾末生哈哈大笑,别人追星不奇怪,季玥兮追星,那可是奇闻。他是看着这丫头长大的,还是第一次看到她对一个“人”感兴趣
  顾末生笑得不能自已,眼看着小丫头要恼了,他才停下。
  “难怪你会给我推荐他。”
  季玥兮:“那是因为他恰好合适,这一点,您不是也承认了吗?”
  她说得一本正经,当然,要是忽略她泛红的耳朵,这话更有说服力。
  **********
  知道陆修远要离开三天,季玥兮的心中莫名地就多了几分失落。
  她掰着手指头数了数,今天是周二,距离周五还有三天,不对,现在已经是下午五点了,还有两天加一个晚上,他就要走了。
  她的目光不由自主地追随着场中的那道身影。
  依旧是穿着戏服,手上拿着一个小风扇,即便是这样,他的额头上依旧是细密的汗水,男二张思淼站在他的身边,俩人正在说话。不知道他跟张思淼说了什么,张思淼笑得十分开心。
  除了苏沫,陆修远跟组里其他人的关系似乎都不错。
  他脸上挂着明媚的笑,即便已经拍了一天的戏,他也不曾喊过一声苦,叫过一声累,他似乎永远都有办法让自己变得开心,甚至让这份开心影响着身边的人。
  她知道的。
  她一直都知道陆修远就是这样一个犹如太阳一般存在的人,温暖了自己,也温暖着他人。
  那种温暖,是她心中一直期盼的,渴望得到却又不敢伸手触碰的东西。
  季玥兮目光追随着他,却又在对方察觉前匆匆收回。
  她觉得自己此时就像个偷窥狂,亦或是小偷,觊觎着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卑劣,甚至不齿。
  她的唇抿成了一条直线,眼眸中的亮光因为心中升起的想法而渐渐熄灭,被一片幽暗替代。
  “玥兮。”顾末生眼看着身边的丫头脸色发白,有些担忧地叫她。
  季玥兮偏头看他。
  “你的脸色不好,是不是身体不舒服?要不先回酒店休息?”
  季玥兮揉了揉额角,摇头:“我没事。”
  顾末生不放心:“真的没事?”好歹是自己当做晚辈疼爱的人,到底多了几分牵挂。
  季玥兮点点头:“如果我觉得不舒服,我会主动说。”
  顾末生仔细打量了她一眼,见她脸色确实没有那么难看了,才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叮嘱道:“实在不行就回酒店去,这里有我盯着,要是剧本上有什么问题,回头可以再修改,身体才是第一位的。”
  季玥兮心不在焉地点点头,眼角余光却一直注意着另一个方向。
  陆修远察觉有人在看他,疑惑地四处扫了扫,只看到季玥兮离开的背影。
  他摇了摇头,只觉得自己大概是太累了,都出现幻觉了。
  这天一直到晚上十一点剧组才收工。而季玥兮傍晚离开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就连晚饭时间都没有见到她的身影。
  陆修远下戏回到酒店,隔壁的房间门紧闭,他犹豫了一瞬,脚步一转,抬手准备敲门,苏沫的身影就出现在了走廊里。
  苏沫的房间就在他的斜对面,她倚在房门上,看着陆修远的眸光略带嘲弄。
  “送了药又准备送关怀?陆老师可真是个贴心的暖男。下一次还准备送什么?”
  “陆老师”和“暖男”二词,是刻意咬重的重音,透着无尽的嘲讽。
  陆修远神情微顿,脸上虽然依旧带着笑,眼底却没有多少笑意,他是脾气好,但不代表没有脾气。
  苏沫针对他,他可以忍,但牵扯到别人,那就过分了。
  “苏老师,慎言。”
  苏沫嗤笑:“你都做了,还怕别人说?”
  陆修远定定地看着她,淡淡反问:“我做了什么?”
  苏沫看向紧闭的房门,眼中的意思不言而喻。
  “不得不说,你还是有些手段的,不然就凭你怎么可能拿下箫鹤这个角色。”她顿了顿,继续说道,“眼光不错,大腿都知道挑粗的抱。”
  陆修远眼底闪过怒意,正想开口,紧闭的房门就打开了,季玥兮的身影出现在俩人眼前,她的目光越过陆修远,直直地落在苏沫的身上。
  苏沫也没想到季玥兮竟然在,还出现了,一时间有些尴尬,不过到底是演技派,很快就反应过来,笑着开口道:“季老师,原来你在啊,晚上吃饭的时候没见到你,我还担心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呢。”
  她的笑容亲切,语气也恳切,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们两个的关系有多好。
  季玥兮的眸光淡淡的,面无表情地看着她:“我如果不在,怎么能听到一场好戏?”
  她的眸光如有实质,像是一把剑一般,插在苏沫的身上。
  苏沫脸上的笑意一僵,没想到季玥兮竟然这么不给面子,一般人说话不都会委婉一些的吗,这人怎么喜欢打直线球?
  她想回击,可看着季玥兮又心有顾忌。
  季玥兮却没有想放过她,冷冷地道:“我认为作为一个演员,最重要的应该是演技,陆修远能拿下这个角色,是因为他的演技过了顾导那一关。你如果质疑这次的选角,可以亲自去问顾导,而不是在这里跟个长舌妇一样,主观臆测、编排别人。”
  陆修远瞠目,没想到眼前的姑娘战斗力如此彪悍。同时,心底划过一丝暖流,这是第一次有人站在他面前,维护他。
  虽然或许季玥兮刚才那番话并不是为了维护他。
  季玥兮的语气平平淡淡的,甚至不带丝毫情绪,可正是这样,才让苏沫分外的难堪。
  自从她走红之后,已经很久没有人这样跟她说话了,心头的怒气直往上升,正想张嘴回怼,陈舒就走了出来,手按在她的肩膀上,暗暗用了力。
  陈舒赔笑道:“季老师,苏沫今天状态不好,说话有些不过脑子,你别跟她计较。”
  她看了苏沫一眼,示意她不要说话。
  季玥兮眸光轻轻从苏沫的身上划过,眼底是未消地怒气,冷声道:“确实没有脑子。这让我很怀疑她是否能诠释好木绫这个角色。”
  陈舒心一沉,这是想换女主角?换做别的编剧说这话,陈舒只会发笑,但这话却是季玥兮说的,她不得不放在心上。
  她压低声音,对苏沫道:“道歉。”
  苏沫心中十万个不愿意,可又拗不过自家经纪人。忍了忍,强忍住心口的那口血,扯出一抹强笑:“刚才是我失言了,对不起。”
  话音刚落,她也不管季玥兮的反应,直接关上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