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和爱豆结婚了 > 第7章

  人走了,季玥兮才想起来陆修远还在,陡然一惊,竖起的倒刺瞬间缩回去,不知所措地站在原地,微微低着头,咬着唇。
  完了完了,自己刚才竟然在陆修远的面前说了那样的话,他会不会觉得我很刻薄、很咄咄逼人啊?
  我该怎么跟他解释?
  “其实我平时不是这样的?”这样会不会显得太刻意?
  “季老师,刚才谢谢你。”
  季玥兮正在纠结间,头顶就响起了一道清朗的男声,透着些许的笑意。
  他说谢谢?是跟我说吗?他不觉得我很凶吗?
  季玥兮抬头,对上他含笑的眼眸,那双爱笑的眼睛里除了笑意,就只剩下暖意。
  她暗暗松了口气,神情不自觉放松下来,面上依旧是不太分明的淡然情绪。
  “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你是凭实力拿下这个角色的,没必要让人误会。”
  她说得十分认真,那神情就像是在阐述什么真理。
  陆修远眼眸弯弯,眼底的暖意渐浓。被人肯定,总是一件令人愉悦的事情。
  “那也还是要谢谢季老师刚才为我说话。”
  陆修远真心诚意地说道,再一次觉得这位编剧小姐姐就是个面冷心热的小天使。
  季玥兮被他说得很不意思,生怕他再说出什么感谢之词,急忙转移话题:“对了,你刚才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陆修远顿了顿:“今天天气热,已经有人中暑了,吃饭的时候没看到你,想着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所以想来问一句,没想到……”没想到就这样还被人误会了。
  季玥兮的心跳忽然乱了节奏。
  他是在关心她吗?他真的在关心她!
  “我……我没有不舒服,我是回来改剧本了。”季玥兮随口扯了一个谎,垂在身侧的手心里已经起了一层薄汗,微颤的指尖暴露了她此时内心的激动。
  陆修远不疑有他,闻言,倒是放心了。
  “那就好,时间不早了,季老师早点休息。晚安。”
  “晚安。”
  一直到陆修远回了自己房间,季玥兮才不舍地关上房门,她靠在门板上,眼睛亮晶晶的,闪着光。
  她拿出手机,登上自己的微博小号,发了这个星期以来的第一条微博。
  ——@路漫漫:他的眼底缀满星光
  配图是一张陆修远的高清图,是她今天在片场偷拍的,模糊了他身上的服饰,只有陆修远的笑清晰可见,溢满屏幕,透着温暖。
  发完她就退了出来,自然也没看到她发完微博后不久,底下满屏的土拨鼠尖叫。
  【啊啊啊啊,我看到了什么,我的天,哥哥,是哥哥啊。】
  【哥哥这是在拍新戏吗?】
  【只有我好奇漫漫怎么会有哥哥的这张照片吗?】
  【楼上+1,我怀疑漫漫是剧组的工作人员】
  【不管不管,图抱走了,晚上我要抱着手机睡觉。】
  【妈妈问我为什么对着手机屏幕流口水】
  路漫漫这个号是一年半前出现在陆修远的粉丝群里的,平时基本处于潜水状态,也没人注意到她,一直到去年陆修远的生日。
  去年陆修远生日时,粉丝们集资给他做了生日应援,这位路漫漫一出手就是二十万,将群里的人都给镇住了,从那之后,但凡需要集资做应援的,路漫漫都是出手最大方的那一个。
  路漫漫很快就在陆修远的粉丝群里打开了知名度,即便这位神秘的土豪粉丝不常出现,可她的微博底下依旧聚集了一大波陆修远的粉丝,而她发的每一条动态都与陆修远有关,被认定是骨灰级土豪粉。
  那条微博底下,露珠们还在狂欢,顺便猜测一下路漫漫的工作属性,不过这些季玥兮通通不知道。
  这一晚,季玥兮做了一个梦,她梦见自己走在冬日的荒原上,目之所及,只有皑皑白雪和刺骨的寒风。她如一个孤独的旅人,行走在这一片荒原中,看不见尽头,也看不到来时的路。
  就在她几近绝望之时,空中忽然出现了一轮太阳,散发着温暖的光,驱散了寒冷,消融了冰雪。
  那日光离得那么近,仿佛她一伸手,就能触碰到。
  她的眼底出现了渴望,情不自禁地伸出了自己的手……
  ************
  苏沫房间里,陈舒不赞同地看着她。
  “不是让你不要去找陆修远麻烦吗,你怎么总是不听话。”
  苏沫刚刚被季玥兮怼了一通,正心气儿不顺,听了这话,脸色越发难看,脾气也上来了,冷声说道:“不过就是个十八线小演员,我针对了就针对了,怎么了?难道现在我还需要看那些小演员的脸色了?”
  陈舒闻言,冷笑道:“你是爽了,但是你也得罪了季玥兮!”
  “来之前我有没有跟你说过,圈子里不少大导都很看好季玥兮,你没事少招惹她。明知道陆修远就是她介绍给顾导的,你还上赶子找他麻烦,生怕季玥兮记不住你?”
  苏沫不以为意:“大导看重又如何,她只是编剧,不是演员,她还能左右他们选角不成?”
  她这两天会对季玥兮客气完全是因为陈舒的耳提面命,可这两天她热脸贴人家冷屁股,心中早就不舒服了,刚才又被怼了,对季玥兮的不满也达到了顶峰。
  陈舒虚指了指她,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好好收敛一下你的脾气吧。是,现在陆修远确实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演员,但是你要记住一句话,莫欺少年穷,除非他一辈子起不来,不然但凡你今天做的事情传出去,以后对你的名声来说就是一大污点。”
  闻言,苏沫眼眸微暗。她自然明白陈舒这话的意思,娱乐圈里,最不缺的就是捧高踩低,但也不缺一夜爆红。
  陈舒又道:“我也是不明白了,你为什么总是针对陆修远,人家也没招惹你吧?”
  苏沫眼底的暗色浓了两分,眸光渐渐变得复杂。
  为什么针对陆修远?她能说是她心中的隐藏的对陆修远的嫉妒吗?
  回想曾经,她用了多少努力才能得到一个好角色的机会,可是陆修远呢,轻轻松松就得到了《末路》这样的大制作的男一号,这样的运气,即便是她现在已经成名,却也好得让她心生嫉妒。
  陈舒见她不说话,以为她听进去了,加上时间也不早了,拍拍她的肩膀,缓声道:“以后不要总是针对他,毕竟你们之间没有利益冲突。在这个圈子里,多个朋友总比多个敌人好。还有季玥兮,她虽然是个编剧,但你不要小看她,对她能不得罪就不要得罪,我说这些都是为了你好,你要是想要走得长远,就听我的。”
  这已经不是陈舒第一次这么说了,苏沫没忍住,问出了心底的疑惑:“陈姐,我是真的不明白,你为什么这么看重季玥兮,她到底是什么人?”
  她总觉得陈舒对待季玥兮的态度,不像是对待一个金牌编剧,更像是心有顾忌。
  陈舒缄口不言:“这些你不需要知道,总之,你记住我的话,并且照着做,我是你的经纪人,我们的利益是捆绑在一起的,我不会害你。”
  **************
  季玥兮醒来时已经是上午九点了,难得睡了一个好觉,她睁开眼睛时,心情很好,尤其想到昨晚上做的梦,就连平直的嘴角也多了几分上扬的弧度。
  这种好心情一直持续到了片场。
  片场里,正在拍摄苏沫和陆修远的戏份。
  箫鹤与木绫朝夕相对,情愫暗生,只是谁也没有捅破那层窗户纸,可两人相处的每一帧都充满了粉红色的泡泡。
  刚刚在拍摄的一幕是师兄妹两个在院子里练剑,俩人时不时对视一眼,相视一笑。
  季玥兮走到顾末生的身边,看着场中的陆修远和苏沫。不,现在应该是箫鹤和木绫。
  箫鹤与木绫对视,他的眼中满是深情与笑意,那是看着心爱之人才有的眼神。
  “卡。”顾末生喊道,很满意地点点头,“不错,箫鹤的情绪很到位,不过木绫,你刚才的眼神不对,这时候你心中其实也是喜欢箫鹤的,可又有着小女儿的娇羞,所以你看着他的目光应该是少女怀春,希望对方发现又怕对方发现的忐忑不安,紧张羞涩,明白?”
  苏沫顿了顿,点了点头。
  “再来一遍。”
  场记打板,季玥兮的目光落在了陆修远的身上,垂在身侧的手渐渐握紧。有那么一瞬间,她竟然希望被陆修远这样看着的人是她自己。
  她近乎狼狈地收回了视线,垂眸看着脚下的一方土地,一直到这一幕结束,才抬起了头。
  陆修远接过助理递过来的水喝了一口,方晴给他拿着小风扇,可即便是这样,汗水依旧止不住往下淌。
  陆修远无意识地往季玥兮的方向看了一眼,正对上那人的目光,不由露出了一抹笑,可还不等他开口,季玥兮就已经偏过了头。
  陆修远神情微顿,随即失笑。
  “陆哥,你笑什么呢?”方晴问道。
  陆修远摇摇头,笑而不语。
  这时,顾导已经找到了苏沫。
  “苏沫,你会写毛笔字吗?”
  苏沫摇头,这个她哪里会。
  顾末生犯愁,原著中,木绫写得一手好字,有一场戏就是书房里,箫鹤握着木绫的手,俩人在练字。
  顾末生其实之前就找了字替,拍的时候只要拍手部特写就成了,剪辑的时候再将字也剪进去,很多影视剧都是这样拍的。
  可难就难在,原先说好的字替家中有事,来不了了,这一时半会儿的,还真找不到其他人。
  “顾导,要不这场戏我们延后两天,我让朋友过来帮忙,我有一朋友字写得还不错。”苏沫主动说道。
  顾末生摇头:“不行,这场戏这两天必须拍完,后面几天修远不在,时间上赶不及。”
  下周的拍摄计划是早就定好的,场地都跟影视城这边的人协商好了,不能随意更改。
  他的视线在片场中扫了一圈,当看到季玥兮时,眼眸一亮,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