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和爱豆结婚了 > 第8章
季玥兮不敢置信地看着顾末生:“我来拍?”
  顾末生笑眯眯:“是啊,不会让你的脸入境,就手的部分和你的字,我记得你的字是你外公亲自教的,写得很不错。与其我再找人,不如你来,省时省力啊。”
  季玥兮毫不犹豫地拒绝:“不行,我面对镜头会紧张。”
  顾末生锲而不舍,笑得就像是一只老狐狸:“真的不考虑,那可是跟陆修远的对手戏哦,你不是喜欢他吗,这么好的机会你舍得放弃?”
  那语气,循循善诱,只是配上那笑,怎么看都像是诱哄小白兔的大灰狼。
  季小白兔微恼:“我没有喜欢他!”
  顾大灰狼点头:“行行行,不喜欢就不喜欢,那你到底要不要?”
  季玥兮犹豫了。
  这可是跟爱豆接近的机会啊,她自然是心动的,可是她没有拍过戏,万一拍不好,岂不是拖了他的后腿?
  这几天他的戏份最重,已经够累了,自己怎么能再增加他的负担呢?
  作为一个合格的粉丝,要做的应该是为爱豆分担压力而不是增添任务!
  可这是跟爱豆一起拍戏的机会啊,这辈子可能就这一次,错过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了,季玥兮,你真的舍得吗?
  季玥兮内心天人交战。
  顾末生直接拍板:“就这么定了,你好歹也是本剧的编剧,剧组需要你的时候,你也要贡献一份力量嘛,走走走,现在就去换衣服。”
  季玥兮半推半就地被带去换衣服。
  季玥兮换了一身与苏沫一样的衣服出来,她的头发只是松松地挽着,并没有做造型,脸上甚至都没有化妆,反正镜头不会扫到她的上半身。
  季玥兮站在陆修远的面前,有些不自在地扯了扯衣袖,见他一直盯着自己看,心中多了几分忐忑,小声开口:“是不是不好看?”
  陆修远温和一笑:“没有,很好看,你很适合古装。”
  她的身姿纤细,换上古装之后,却多了几分缥缈出尘的气质,即便没有相应的妆容,也难掩风姿。
  顾末生看着换完衣服出来的季玥兮,再一次觉得可惜,这是一颗多好的苗子啊,可惜不对这个圈子不感兴趣,不然他绝对有把握将她捧成一线。
  “来,玥兮,简单看一下剧本。”顾末生将剧本塞到她的手中。
  “剧本就是玥兮写的,她还用看啊。”一边的刘能接了一句。
  顾末生拍拍脑袋:“嗨,我差点忘了,玥兮,这段戏能直接开始吗?”
  这是她一个字一个字写出来的东西,季玥兮自然是熟的,可熟并不代表能亲自演出来啊。
  她捏着剧本,不知所措地站在那儿。
  她紧张。
  所有人都看出了她的紧张。
  毕竟是第一次面对镜头,紧张是正常的。
  陆修远想了想,对顾末生说道:“顾导,我先跟季老师对一遍戏吧。”
  顾末生:“行,玥兮,你先跟修远对一下戏,不用紧张,就拍个手和你的字,很快就完事儿了。”
  面对季玥兮,顾末生前所未有的耐心和好脾气。
  季玥兮咬着唇,这根本不是重点好吗,重点是她要跟陆修远拍对手戏!
  “季老师,现在可以开始吗?”陆修远温声问道,因为昨晚的维护,他对她多了一丝亲近,说话的语气也不再似之前那种礼貌中透着疏远的客气。
  季玥兮轻轻点了点头。
  俩人站在书桌后,书桌上铺着宣纸,砚台和笔就搁在一边。
  陆修远站在她的身后,俩人离得极近。等下他要从身后抱住季玥兮,握着她的手写字。
  “季老师,准备好了吗?”他问道,声音轻而温柔。
  季玥兮贝齿轻咬,伸手拿住了毛笔,这才点头。
  身后那人忽然贴了上来,季玥兮的身子猛地一僵。
  啪嗒——
  毛笔就这样落在了地上。
  季玥兮的耳边听不到任何声音,只有自己越来越快的心跳声。
  陆修远已经第一时间放开了她,弯腰捡起了毛笔,递给她。
  季玥兮下意识地接过了笔,整个人却紧张而无措,就连手脚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
  “季老师,别紧张,等下镜头只会扫过我们的手和纸,你就当我不存在就好。”
  陆修远只当她是第一次面对镜头不习惯,温声安慰道。
  季玥兮闻言,心中暗想:这么高难度的事情我怎么可能做得到?
  “玥兮,可以开始了吗?”顾末生问道。
  季玥兮想了想剧本:
  她站在书案前,微微俯着身,纤细的手中握着一支笔,正专心练字。
  写完字,她停了笔,看向身边的人,笑问道:“师兄,你看我这字写得如何?”语气俏皮,眼眸轻眨。
  箫鹤认真看了片刻,指着一处道:“师妹的字自然是极好的,不过这里可以写得更好。”
  木绫歪头,笑:“怎么写?师兄教我?”
  箫鹤笑了笑,“好,我教你。”
  这一段,陆修远和苏沫已经完成了,而她需要做的就是让陆修远抱住她,然后握着她的手写字。
  季玥兮回忆完剧本,见顾末生还在等她,深吸口气,点了点头。
  “《末路》第十场第七镜第一次。”
  季玥兮握着毛笔站在桌案后,视线聚焦在纸上,可注意力却在身后那人的身上。
  身后的身躯慢慢贴上来,她的身子再次僵了僵,耳边是陆修远似有若无的呼吸声。
  “季老师,放松点,别紧张。”他唇角轻轻蠕动,只有她一人能听到的声音,眼眸里是温柔的深情。
  季玥兮嗯了一声,轻如蚊蚋,握着毛笔的手轻轻发颤。
  “等等。”顾末生出声,“修远,你站得太远了,近一点。”
  陆修远走近了一步,抱着她的手微微收紧了一些。她脸上的温度迅速上升,心跳越来越快。
  “再近一点。修远,现在你抱着的是你心爱的女人,你看看你们之间的距离,还能塞下一个拳头,干什么呢,近一点。”
  顾末生的声音回荡在耳畔,季玥兮整个人都要烧起来了,恨不得冲上去捂住他的嘴。
  陆修远感受着怀里姑娘僵硬的身体,心中无奈,微微偏头,在她的耳边轻声说道:“季老师,放松一点。”
  季玥兮红着脸,几不可见地点点头,可身体却没有一丝一毫的放松。
  陆修远握住了她的手,她整个人几乎嵌在了她的怀里,严丝合缝,不见一丝空隙。俩人的姿势极其亲密,她能清晰地感觉到身后那人身上的体温,沿着布料,传递到她的心尖,烫得她整个心都像是被放在了热水中。
  手一抖,墨水就滴在了纸上,微黄的宣纸上,黑色的墨汁晕染开了一个黑点。
  顾末生深深看了季玥兮一眼,让工作人员去换一张新的。
  “写字的时候一定要慢,一笔一划地来,修远,这一场情绪上你是主导,但是写字的时候让玥兮来主导,明白吗?”顾末生只当不知道季玥兮的紧张,对陆修远说道。
  季玥兮浑身僵硬得就像是一块石头,一动也不敢动,她从来没有跟一个人靠的这样近,更不要说这个人还是陆修远。
  陆修远微微垂眸,忽然一怔,这个姑娘的耳朵红得跟红宝石似的,怕是很不习惯跟人这样接触。
  他想了想,低声说道:“镜头只会选取手部的特写,所以很快就结束了。”
  季玥兮哪里听得清他说了什么,她的眼前只飘着几个字——
  他抱我了!我被他抱了!
  她听不到别人的声音,也感受不到他人的存在,她身后站着人已经占据了她所有的注意力。
  她的视线微垂,落在俩人的手上,他的手包裹着她的,比她的大,却骨节分明,他的手温暖而干燥,如他的人一般;耳边是他清浅的呼吸声,却如鼓点一般,一下一下,重重地敲击在她的心上。
  不知道过了多久,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季玥兮才听到顾末生喊“卡”的声音。
  几乎是顾末生的话音刚落,陆修远就放开了她,往后退了几步。
  季玥兮僵硬的身子这才渐渐放松下来,她搁下笔,低着头不敢去看任何人,即便没有伸手摸,她也知道此时脸上是什么样子。
  顾末生正在看回放,确定抓取的特写镜头都完美无缺,这才点头:“好,准备下一场。”
  季玥兮走到了角落里,微微垂着眸,还在看着自己的手,那只刚被陆修远握过的手,她轻轻抓了抓,仿佛要抓住那瞬间的感觉,可掌心里空空如也。
  说不清是失落还是遗憾,她轻轻叹息了一声。
  “季老师。”
  眼前忽然多了一双脚,她抬眸,就撞进了一双含笑的眼眸中。
  她的身子一僵,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随即窘迫地低下了头。